当前在线人数17444
首页 - 博客首页 - 爱哈哈的情欲空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滑雪山奇遇 6--10
作者:aihaha
发表时间:2009-09-25
更新时间:2009-09-25
浏览:2797次
评论:0篇
地址:69.
::: 栏目 :::
杂想
无色之文
网友评论
色文
色版记录

6. 忘记

我一个人坐在平台上,看着不远处躺在绿叶吊床上酣睡的女人,初生的太阳给本来柔嫩的皮肤,镀上一层淡淡的粉红。女人睡的很恬静,可能是因为吊床有些窄小, 双手轻轻向上,绕过头顶,胸口的两个小乳头,如饱满的粉色花蕾,傲视着满天飞雪, 一条修长的腿,从床边悠然的垂下, 伴着微风, 小腿带着粉足,悠然的摆动。

女人睡的很香, 而我却早早醒来, 回想起昨夜的疯狂,女人给我的惊讶,远远超过了激情的满足。

“不要动, 我不想燎伤,更不想听你的故事。”, 女人骑坐在我的身上, 微凉的小手,轻扣着我的小DD, 缓缓的导入了女人的身体, 那过程,竟然是如此缓慢, 似乎,女人想让我感受她花溪里面的每一个角落,似乎,女人想细细体会空虚被来自体外的欲望充满的感觉。

伴随着完全的深入,女人尖巧的下巴轻轻上扬, 银牙紧紧的咬了一下薄薄的下嘴唇, 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双手按住我的胸膛, 长发垂下, 把我完全笼罩在里面, 在青丝的包裹中,眼前无垠的星空消失不见,取代的,只有女人绝美的容颜, 充满了我的视野,再没有它物。

“看着我,忘记你的过去。”, 女人的声音伴随着小DD的快感,同时传来。 女人缓缓的扭动着娇臀, 小DD在女人的花丛里,缓缓的转动, 任凭柔软的片片花瓣, 轻轻抚过。

和女人对望着,她黑色的眼珠,显得清澈,不含一丝杂质,就像一潭欲望的清泉。女人终于叹了口气, 直起身, 转了过去,背对着我, 长发铺满了她的后背,一直垂到我的胸膛,伴随着她的动作,一点点的撩拨着我的欲望。 女人平静的声音传来, “我不要看你的眼睛,因为里面有着太多的回忆,太多的幻想。我只希望这一夜, 你是你, 我是我。“

声音刚落,快感袭来, 看着眼前的女人,用着自己的节奏,坐在我的身上,放纵着自己, 我的双手, 扣主女人折在自己身旁的小腿,缓缓的抚摸着, 继而顺流而上, 托住那两片娇臀, 不让小DD彻底深埋。 难以深入的感觉,使得女人更加激烈的上下往复, 我顶住女人的双臀,让花道口刚好嵌住龟头,女人想用力向下, 彻底吞噬小DD,却被我的双手牢牢的顶住,只好不断晃动着自己的身体。。。

花道口被完完全全的充满, 可是,里面却空空荡荡, 那种反差使女人疯狂, ”给我!“, 伴随着女人的娇喝, 我双手一松,女人一下坐了下去,那火热的小DD, 瞬间充满了整个花道, 龟头顶住花心,“啊!。。。。”, 女人长长的叫了一声。 我只觉得里面一阵阵的紧缩, 好像是女人要用自己柔软的花道,紧紧的夹住这外来的充实,不肯在放走它, 不肯在回味那空虚的感觉。 一股股热流,从花心涌出,浇在龟头上, 我双手扶助女人的细腰, 感受着女人浑身轻轻的颤抖。 终于,向前趴在了我的腿上, 柔软的乳房, 就顶在我的大腿上,伴着女人身体的颤抖,揉搓着我皮肤。

这么多年, 我似乎都没有那种投入而放纵的感觉, 每每做爱,总会想起当年的种种往事, 慢慢,我都害怕做爱,害怕当年的情伤,伴随着高潮,将我吞噬。

今夜,眼前趴在我腿上的女人,竟然看透了我, 用自己的身体,让我完全的放纵。 还没有爆发的,小DD这时在女人的身体里不自觉的跳了几下。

女人似乎感受到了呼唤, 扭头看着我, 我迎上女人期待的眼神,“好吧,就让我忘记过去!”

看着跪趴在我腿上的女人,朦胧的月光下,依稀可见的只有女人柔美的曲线,和正对着我的双腿之间的花唇,残留的淫水默默的反射着满天的星斗, 一切显得淫靡, 又有那么一点神秘。 我的心突然一动, 女人的红鞭的一头,缓缓飘起,将女人的双手绑到一起, 系在吊床一头的树上。 从女人身下缓缓抽出自己的身体, 随手摘下缠在大树上的藤条, 将女人的脚踝, 膝盖, 粉腰, 细颈一一用藤条绑在了吊床上。 随后运功, 在吊床的下面,换出一片冰面。

女人被跪绑在吊床上,从吊床的缝隙看下去,冰面上反射着自己的样子,两个小乳头,从叶子的缝隙中露出, 无力的随着吊床摇摆着。 女人开始挣扎,只是越是用力,藤条上的小刺越是扎进皮肤里面, 痛和麻的感觉同时传来,女人不知觉的呻吟着。

我坐在远处的地上,看着吊床上的女人, 在无尽的星空在无助的呻吟,竟然有了一种快意。 我此时,更是欣赏眼前的美景,竟然忘了本来的目的。

过了很久, 轻微的一声滴答,打破了夜空的寂静, 那是一滴滴的淫水,顺着女人的大腿,悄然滴落地面的声音。 我缓缓的向女人走去, 伸手把女人双腿之间的淫水, 涂遍了她的全身, 借着群星,闪烁着点点淫靡。 火热的小DD, 此时终于一点点的破开花唇,一点点的填充那无尽的空虚。 花道四壁, 迫不及待的紧缩着,不肯让外来的火热再次离去。吊床狂乱的晃动着, 女人看着冰面上反射的自己, 大口的喘着气。 疼痛,酸麻从身体各处传来, 却都无法淹没下身传来的快乐,终于,女人忘情的叫声,在寂静的雪山谷中回荡, 一直到两个人都没有了声息。


此时,我看着眼前熟睡的女人,身上,还留着昨夜捆绑的痕迹。有点奇怪, 自己为什么突然喜欢捆住眼前的女人,是她的爱好,还是我自身隐藏很深的欲望?想起曾经把悦儿绑在餐桌上,心里不禁一痛。忘记,谈何容易。

女人轻轻翻了个身,“咳,怎么这么早起来了?我睡了多久?“

”快中午了。谢谢。“

”恩那,不能只让你给我辽伤,想来你的伤也好不到那里去。“

我看了看平台两边的悬崖,叹了口气,"恐怕一时半会还真无法离开这里。“

“其实,离不离开都没关系,在这里,也挺好的。对了,我饿了。”

我深深的看了眼前的女人一眼,激情的时候忘情,随遇而安,这样的女人,还真不多见。

“好吧,就在这里,先治好伤在说,兴许会有新的突破呢?”, 想着,身形一动,又摘下一个红果,来到女人面前,看着女人赤裸的身体,手禁不住轻轻抚摸着昨夜在她身体上留下的痕迹, 女人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头,似乎在默默的享受着, 时间有如停滞了一样。。。

咕噜一声,女人扑哧一笑,抬起头,咬了一口红果,含糊不清的说,“快放电影吧,等着看呢。”



7.无心

眼前的女人瞪着眼睛,一眨一眨的无辜的看着我, 很期待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 “昨夜要我忘记,今天却要回忆?” 女人伸出右手食指堵在我的嘴上,左手缓慢的在身上慢慢的抚摸着,从胸滑到腹部, 女人的手,柔软而冰凉, 小DD刚刚被惊醒, 就被握在了那冰凉的小手里。 一丝微笑轻轻的从女人的嘴角荡开, 悠然的说, “要想忘记,先要回忆, 不回忆我怎么帮你忘记?”

说着,女人牵着我的小DD, 把我带到树下,我靠着树坐着, 女人就横躺在我的怀里, 小DD顶着女人的脖子,那里的发丝,偶尔调皮的抚摸一下火热的家伙, 带来一点点瘙痒, 淡淡的回荡在小DD四周。

我叹了口气, 冰幕再次出现在悬崖的峭壁上, 只看见我坐在浴池里面, 悦儿就躺在我的怀里,温暖的水泡着我们的身体, 刚刚欢合过后,悦儿的脸,红红的, 有些疲倦的靠着我的胸膛, 轻轻的说, “小威, 咱们什么时候会不再做爱呢?”

“不做?”,我笑着摇了摇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把你抱在怀里,和你make love. ”

悦儿摇了摇头,“傻瓜, 用不了那么久,兴许你就厌倦了悦儿的身体呢?”

“怎么会”, 说着, 我的小DD不满的跳了几下, “你看,它又想要了。”

悦儿摇了摇头, “不是刚做过? 我累了.”

悦儿表面的拒绝,娇羞的脸庞,水下柔软的身体,一切都成了我的催情剂, 我站起身, 小DD高高的举了起来, 悦儿转头看着, 默默的张开小嘴, 将刚刚在自己身体里驰骋的小冤家,一点点的含在了嘴里。 我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悦儿, 心里无限的兴奋, 只觉得自己的小DD在悦儿的嘴里无限的涨大, 悦儿灵巧的舌头,一点点的将那快乐从小DD的根部带向顶端,又在圆圆的龟头上盘旋,随后,用轻薄的双唇,一点点都吞噬着我的火热。 终于,小DD被悦儿的小嘴完完全全的包裹着, 情不自禁的跳了几下。

我知道,再如此下去,恐怕就又要缴枪了。 赶快把小DD从悦儿嘴里退了出来,紫红色的龟头,不经意的在悦儿的鼻尖上晃动了两下,悦儿请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下,跪坐在浴池里面,显得那样的娇小和无助。

不知我那里来的想法,弯腰扶起悦儿, 从旁边拿起悦儿那粉色的毛巾,撕开成两个细条,一个将悦儿的手腕缠绕起来,用另一个把悦儿的双手抬起,吊在喷头上。 我向后退了几步, 远远的看着无助的悦儿,黑色的眼睛里面, 空洞洞的无助。 优美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脚尖点地,站不太稳, “为什么?”, 悦儿小声的问着我, 我却更加兴奋。 上前抱住悦儿的细腰, 将饱满的双乳,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上, 霸道的吻住了四处逃避的双唇, 几乎让悦儿无法喘息。

随后,我的嘴如暴雨一般吻着悦儿的身体,一点点向下,终于,我跪在了悦儿的面前, 将她的一条玉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舌尖向一条小蛇一样,一点点的从下到上轻舔着悦儿的花唇, 有时,会在花蕾上停留,甚至用舌头顶住花蕾,不断的晃动。

感受不到悦儿的反应,我索性把她的另一条腿也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悦儿几乎是骑坐在我的头上, 双腿夹住我的头, 失去了双腿的支撑, 整个花唇紧紧的帖子我的脸上, 我贪婪的允吸着她双腿见的神秘地带, 那粉红的娇羞, 无力的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

悦儿的淫水,缓缓流出, 留在我的脸上,我知道是时候了, 站起身, 双手拖住悦儿的双臀, 小DD粗暴的一挺而入,悦儿无力的叫了一声。 我开始了疯狂的抽插, 被绑在喷头上的女人, 就像暴雨里的一片树叶,任凭我的摆布。

我伸手打开了喷头, 冰凉的水浇灌了下来, 淋湿了悦儿的黑发,水流冲刷着她的身体,那冰凉的感觉,似乎更刺激了我体内的火热, 我加快的抽插着,似乎,天地间,只有我的小DD,在悦儿的花道里发泄着。 。。


躺在怀里的女人,不由自主的恩了一声,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 早就探进了女人的身体, 那里已经被淫水浸湿,女人的身体,变得火烫。 我摇了摇头, 撤回了沾满淫水的手, 故意的停留在女人的双乳上。 被涂上自己淫水的小乳头,在阳光下显得耀眼。

冰幕上的我,终于抱着疲惫的悦儿,躺在了床上。 我轻轻的说, “悦儿,咱们结婚后就买一栋房子吧, 我们可以在房子的任何角落做爱,我们还可以在后园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满天的星斗做爱。 ”

“买个房子,就是为了做爱?”, 悦儿的语气,有些平淡。 而我,却依然兴奋的规划着结婚以后的生活,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 小DD嵌在臀缝间, 觉得温暖而诱惑。

感受到我的动作, 悦儿轻轻的说道, “我累了, 早点休息吧。”, 说着,翻身睡了。 我打开自己的怀抱, 有点失望, 毕竟还没有尽兴,自己简直是迷恋悦儿的身体,小DD又直直的顶向天花板, 糊里糊涂的睡了过去。。。


8. 惩罚

怀里的女人,轻轻的摇了摇头,“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哎,连你也是一样。”

我苦笑了一声, “到不如说男人是因为下半身而根本不思考。”, 我看着冰幕上悦儿熟睡的背影发呆,这一次的回忆,果真和以前有些不同,兴许,人都只能记得伤害自己最深的东西,而忘记了自己曾经无心犯的错。 ”想要忘记,却先要回忆.” 我再次低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 那一潭深黑色的眼睛, 永远也看不到底, 却清清楚楚的反射着我的样子。。。

“别发呆啊, 我猜后来她开始惩罚你了?”, 女人的话再次唤起了我的回忆, 冰幕上景色一变, 只见我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想把身旁的女人搂入怀中,却扑了个空。 心中一惊, 赶快爬起来,才发现悦儿正在浴室梳洗,身上穿着薄薄的白色睡衣,我赤裸着身体,轻轻的向她走去,从后面突然抱住了悦儿,娇柔的身体隔着丝质的睡衣,柔软而光滑。 猛然看见悦儿手腕上淡紫色的伤痕, 心中一惊, “疼么?”

悦儿转过身, 双手钩着我的脖子, 眼里全是幽怨, “我要惩罚你,一个月不能碰我!”
“一个月?那我不如当和尚去”,我依旧没有感受到悦儿的心情,自顾自的开着玩笑, 
“难道除了make love, 你就不爱我别的了么?“

悦儿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看着悦儿的背影,我却还琢磨着晚上如何的挑逗她。这一次,我真的是错了,悦儿好像决心很大。连续一个星期,她只允许我抱着她,却不能前进一步。终于,我无法忍受晚上悦儿的决绝和冷漠,我赌气不再和她同床睡觉。

”这又是何苦呢?“,怀里的女人幽幽的说道,我叹了一口气,”是啊,何苦呢?“,可是当局者迷,只因为一点点赌气,一点点义气,使得裂痕越来越大,终于不能挽回。

”你真的一个月守着你的悦儿当和尚? 那难受不难受。”, 女人调皮的笑着,却问到了我的痛处, “你看吧,一切在那一天,都变了。”

”小威!“,冰幕上的悦儿叫住了正要出门的我,”孩子生病了,我也有事情,不能上班了,下午你自己去找Melinda看房子吧。“

我点了点头,一个人踏上了去公司的地铁,叹了口气,想想已经快30天了,不知悦儿是怎么想的。出了地铁,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气,让人透不过气来。随着美元的逐渐崩溃,美国迎来了比08年还严重的经济衰退,公司里人心惶惶,保住一份工作似乎变得越来越难。公司里同样勾心斗角,我却视而不见,不能也不肯参与其中。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想着几天以后解禁,应该如何面对悦儿,小DD早就在桌下挺立起来。手轻轻的拍了拍,喃喃的说,“快了快了。。。”

正发呆中,电话响起, “Vic? Come to my office now.” 电话是Donyelle打来的,大概两个星期前,她再次回到了我们的部门,只是这次,她已经是我老板老板的老板了。整理了一下衣服,我走进了她的办公室。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一身深蓝色的紧身长裙,包裹着她健美的身体,领口开的有些低,露出了小半个乳房,圆滑而饱满。她抬起头看着我,露出一丝微笑,”Close the door, then sit down. “

“How are you, and how is Joyce?”, 我伸出手,“We are engaged!”,
“Congratulations!”, 眼前的金发女人,一点都没有改变,依旧是充满活力。我却有一点怕她,她淡蓝色的眼神中透出的火辣,使得我总觉得无处可藏。 
”I have a bad news for you.“ 结束了寒暄,终于到了正题, 我的心中一紧, ”Your department has to reduce headcount. So I just ask you...”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没有等她说完,我脱口而出,“I quit!”

对面的女人并不觉得惊讶,只是淡淡的说,“It is not easy to find a job!”,
“At least, I should take more responsibility. Thank you!” 突发的事件,使我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我站起身,就要离开女人的办公室。刚刚走到门口,女人叫住了我,"Vic, wait!”

我转过身,才发现女人竟然就站在我的眼前,鼻尖,将将碰到女人的额头,金色的长发,轻轻撩过我的面颊,一丝淡淡的清香钻进我的鼻子,“好香。。。”, 那似乎有一点点情欲的味道,我不禁有点陶醉,不自觉的又闻了几下。

女人伸手抓着我的领带,似乎在帮我整理,却使得我有点无法呼吸。“You know, once you leave this door, you will never come back. And you probably will never see me again...in the gym.”

此时的我,只有沉默,只是,如果department里面一定要走一个人的话,我宁愿那人是我, 本来和悦儿在一个组里也不好。Donyelle终究念旧,提前通知了我一下。

”Maybe this is the last time I see you.“,说着,金发的女人,牵着我的手,走到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面,女人背靠着窗户,看着外面一坐坐高楼,在满天的乌云下,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有眼前金发的女人,红色的双唇缓缓的靠近着我。我头轻轻一歪,女人吻到的我的脸庞,我想伸手拥抱着眼前的女人入怀,可是双手却始终抬不起来。小DD早就进入的状态。我感受着女人的温柔,脸庞轻轻的和女人的脸庞相互磨搓着。

我终于叹了口气,向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的女人,窗外大都市的繁华,都在她美丽的容颜下默默的隐去,”Thanks for everything, but I have to leave now.”

我在后悔之前,飞快的逃离了金发女人的办公室,只留下了许多遗憾。





===================
本想交代一下情节的转折,结果成了赤裸裸的YY, 就这样吧。




9. 香水

一个人走在大都市里那窄小而繁忙的街道,两边的高楼压的我喘不过气,不知不觉中,我越走越快,最后竟然飞奔一样,好像要尽快逃离这个另人压抑的城市。 突然眼前一亮,视野开阔了许多,才发现自己站在了时代广场的边缘。 看着人头篡动,感受着都市的脉搏,我却不知何去何从。茫然的钻进了地铁,来到了曼哈顿岛的边缘,看着近在咫尺的大海, 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毫无生气。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悦儿,也不知道这对我们的婚礼会怎样,眼前的路一下消失了。一个人在海边站了很久,才想起来下午约了Melinda看房子,现在的我,还能买什么房子呢? Melinda, 想起她,心里突然升起一点快意,对,Melinda。

来到了Melinda的办公室,看着她这在和别人谈着事情, 随便招了一下手,坐在沙发上等着。今天的Melinda, 穿了一件米黄色的上衣, 领口微微的开着,头发有一点凌乱,一缕发丝悄悄垂下,平添了一丝风韵。 不禁想起了两年前和她的日子,小DD不知不觉的翘了起来。 摇了摇头,如果不是30天禁欲,小DD也不会如此活跃吧 。

很快,Melinda面前的人离开了,Melinda站起身向我走来, 白色的裙子,不过膝盖, 依旧是那半高根的小凉鞋,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敲打着地面。

“Hi, Vic, you are early today. Where is Joyce.”, 说着,张开双臂和我拥抱,脸狭轻轻相蹭,淡淡的香水味,从鼻尖传来,我心中苦笑,又是香水,这香水入头,总会激起一潭欲望。

看着眼前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She disappeared today.”

“Disappeared?”, 爽朗的笑声传来,“You have to watch her closely. Don't let her run away!”

”Let's me show you the house!”, 说着,拉着我的手, 走到了停车场。

不知什么时候,Melinda换了一辆大红色的敞篷车,车开在高速上,风吹起她的长发,岁月并没有给这个女人留下太多的痕迹,舌尖偶尔轻轻的伸出,舔一下那深红色的双唇。紧身的上衣,似乎不太够长,平滑的小腹,露在外面。白色的短裙,不经意的上翻,露出大半个大腿,偶尔,左腿会轻轻蹭一下右腿。。。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欲望的香气的女人,让我有些害怕。收起贪婪的眼神,扭头看着右侧的风景,只是偶尔总要轻轻一瞥。

车终于停在了一栋house前面,我有些疑惑, ”This house is too big. Are you sure this is the right one?”

Melinda笑着把我拉进了屋门,推在沙发上,俯身按住我的肩膀,脖子上的项链晃荡在我的眼前,"Sit here, wait for me, my little lover.”

有些疑惑,看着Melinda的背影消失在另一个房间,心里有一点害怕,似乎,更有一点期待。

Melinda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酒杯,”See, I remembered, you like ice.” 茫然的接过酒杯,冰块飘在深红色的葡萄酒上,本来无色而晶莹的身体,被葡萄酒染的粉红。

“Cheers!”, Melinda喝了一口酒, 坐在我的旁边,拉着我的手,说道,“This is my house. Tell me what happened between you two. It is all written on your face. I know that face very well.”

我摇了摇头, ”Nothing, I just lost my job! I don't think we can buy a house now. And probably I can't even get married next Month.”
“Oh, my God. Did Joyce know?” 我摇了摇头,看着Melinda, 只觉得那熟悉的脸庞越来越近,我终于吻上了那深红色的双唇。欲望的香水,催情的红酒,美丽的女人,终于冲垮了我脆弱的防线, 酒杯里的冰块,咔嚓一声,裂成两半。

我紧紧的抱着身边的女人,疯狂的吻着她的嘴唇,火热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欲望在瞬间中爆发。Melinda抱着我身体向后躺下,一只手,松开了我的皮带,探进了我的内裤,紧紧的握住那憋闷很久的火热。欲望似乎像洪水一般,一下找到了出口, 小DD在女人的手里,无限的涨大,轻微而兴奋的跳动着。

我突然心中一惊,头埋在Melinda的胸口,大口的喘着气,良久才平静下来。我直起身,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女人,白色的长裙被我掀了起来,粉色的小内裤,深深的嵌在花缝里面,早已经湿润。我闭上眼睛,”I can't make mistake anymore. You already get back with your husband. And I am going to be married soon...”

Melinda也坐了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进。 “No, everything is different. I was lying to you before. I want you to have a girlfriend, have a real life, not like me. Remember, I ask you to date Nikki, but you gave up?”

我惊讶的看着Melinda,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My husband and I were get back together, only for half a year. Then I found him cheating again. I am so desperate.”

“Vic, you are special to me. I know it is not the right time. But when I saw your sad face in my office, I just can't help myself.”

说着,Melinda骑坐在我的身上,褪去了上衣,饱满而圆润的双乳在我的眼前跳动。我的闭上眼睛,那欲望的香水,完全将我淹没。Melinda头顶着我的头,鼻尖顶着我的鼻尖,热气呼在我的脸上,耳边传来Melinda诱惑的声音,好像远在天边,又好像回荡在我的脑海:

“My little lover, it is only sex.”



10. 情伤

突然一阵虚弱,冰幕上的景象变得模糊, “哎, 别停啊!”, 女人不满的叫了起来. 我看着怀里的女人,落日的余辉映在她的脸上, 平添了一丝粉色的羞涩, 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哎, 你别把人家投影在悬崖上好不好? 还搞的那么大。。。“,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冰幕上,只有女人娇羞的悄脸,此时被我映在悬崖的冰幕上,满天的红霞都失去了颜色,天地间似乎只有这个女人, 嘴角上带着一点点欢喜,一点点羞涩,眼中闪着一丝调皮的灵光,那绝美的容颜,几乎看呆了天下。

“世间娇媚千万种,最难怀中佳人羞。” 冰幕一阵晃动,终于消失不见。

”好了好了,知道你累了,也罢,我也不看了,你就给我讲吧, 后来呢,你到底和Melinda做了没? 是不是象这样?” 说着, 女人翻身跨做在我的腿上, 双手钩着我的脖子,额头碰着额头,鼻尖顶着鼻尖, 细腰轻轻向上一摆, 把我的小DD,压在了双腿之间, 花缝包裹着小DD的周身,轻轻揉抚...

“baby, come to me...”, 耳边响起了Melinda诱惑的声音, 我终于迷失在那欲望的香水里面, 迎上粉色的婴唇,张开怀抱,把眼前的女人拥入怀中, 相隔多年的重逢, 梦里依稀的激情, 积压多日的欲望, 彻底的爆发了。小DD从内裤中跳出, 粉色的Tback退向一边, 柔软的花唇,轻揉着洞口的欲望,召唤着它,引领着它,去投入那温暖的怀抱。。。

世间的事情,是凑巧,还是天意,谁也无法说清楚。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惊醒了两个就要和二为一的情人。 唇分,Melinda喘着气,饱满的胸脯快速起伏着,一对硬硬的乳头,一下下的敲打着我的胸膛。 Melinda不舍的离开了我的身体,电话,是她的小儿子打来的, 在学校玩的时候,受了一点小伤。 我看着自己的小DD, 龟头红的发紫, 上面早已经被Melinda的淫水浸湿, 眼前突然浮现起悦儿幽怨的眼神,心中一惊, 怎么会这样?

Melinda走到我的面前,一屁股坐在我身边, 轻轻拍了一下不满的小DD, “I have to go.” 我点了点头, 捡起地上黄色的衬衣,照例给Melinda穿上。轻轻的拥抱眼前的女人入怀,最后一次吻向她的红唇。

“就这么完了?”, 坐在我身上的女人显的很不乐意,“我才不信! 应该是这样!“, 说着轻轻起身,微凉的小手握住我的小DD,对准花洞的入口缓缓的做了下去, 直到没底, 女人长长的舒了口气,小DD兴奋的在花从里面跳跃了几下。 ”不许乱动!就这样,接着讲。“

女人依旧双手勾着我的脖子, 只是下身和我连在了一起。 小DD完全的充满了女人的身体,感受着那紧紧的拥抱,留恋着里面的感觉,不愿出来。心中有些无奈,最不愿回忆的往事,终于来到了。

Melinda开车送我回家,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今天其实自己的防线已经崩溃了。 心中有点虚弱,害怕见到悦儿, 该怎么和她说呢,失去了工作,身体上又险些背叛了她。可是,又渴望她的安慰, 哪怕只是一句理解和鼓励,兴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吧。

默默的走进了房间,悦儿站在窗口发呆,我走到她的身后, 轻轻的抱着她, ”看什么呢?“ 悦儿的身体突然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眼泪瞬间滑落。 ”你,和那个女人,下午去了那里,又做了什么?“

心中一惊, 刚想张口解释, 悦儿猛的挣脱我的怀抱,转身将我推开, ”你的身上,全是女人的香水味, 不要再骗我了,sex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么。你走! 我不要看见你,我不要闻你的味道。走啊!“

说着,悦儿把目瞪口呆的我推了出去。 门砰的一声在我的面前关上了, 只听见悦儿失声痛哭的声音。我想敲门向她解释, 可是抬起来的手,终于又落了下去, 心里一阵无力, 如果不是一个电话,我可能已经疯狂过了,现在解释还有什么用呢。 ”悦儿,对不起。“

我默默的转身下了电梯,走出楼门,抬头忘着昏沉沉的天,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处,漫无目的溜达着, 没有方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早晨一切还一如既往,晚上的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恋人,一个人在寂静的街道上彷徨。。。

无意间, 看见一个小酒吧,稀里糊涂的走了进去, 坐在吧台的前面,随口要了一杯冰啤。 冰凉的感觉从嘴一直灌到胃里面, 禁不住突然的刺激,竟然不住的咳嗽起来。

“Hey, handsome, are you ok? “, 略带沙哑的声音将我唤醒,我抬起头, 吧台后面的女人, 穿着黑色的背心,胸脯不是很大,但深深的乳沟, 露在外面,皮肤很白,反射着迷离的灯光。乌金色的头发,乱乱的盘在脑后,凌乱的发丝, 无形的勾勒着女人脸庞的轮廓。

“You seems not feeling well?”, 女人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启,关切的声音传进耳朵,兴许,那个时候的我,最需要的就是一点点无关的安慰。我盯着眼前的女人,那淡的发白的蓝色眼珠,清澈的一下就看到了底。 我惨然的一笑, 学着女人沙哑的声音, ”Hey,beautiful, I just need something to let me forget who I am.”

女人笑了,笑的爽朗,“Ok, handsome, you come to the right place!”

五光十色的酒杯,摆在面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酒, 但是我喝, 我大口的喝着, 眼前的景象慢慢的变得迷离,耳边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 我只记得女人摇着我的胳膊,
”hi,wake up, we are closed...”


vhttp://www.youtube.com/watch/v/BrY9Oa8pVR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aihaha写信]  [爱哈哈的情欲空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