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514
首页 - 博客首页 - 爱哈哈的情欲空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有一种爱叫等待
作者:aihaha
发表时间:2009-11-24
更新时间:2009-11-24
浏览:2983次
评论:0篇
地址:69.
::: 栏目 :::
杂想
无色之文
网友评论
色文
色版记录

1. 赴宴

我,一个人缓缓的走进了浴室, 打开水龙头,屋里很安静,只有花花的水声。
我站在镜子前面, 缓缓的脱去身上的衣衫,白色的小背心被我扔在脚下,顺手脱去窄小的内裤, 镜子里的我,赤裸的站立着,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青春的光泽。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 两年了, 明天就要见到他了,他还会对我感兴趣么? 想着他,我的手,缓缓的抚摸起自己的身体,一只手捧着我那连自己都骄傲的乳房,另一只手, 顺着平滑的小腹,穿过花丛,慢慢的滑进了双腿间,大腿紧紧的夹着自己的手,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 嘴里的热气,伴随着浴室里的蒸汽, 喷在镜子上,镜子里的我渐渐的模糊了, 思绪,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


“Hi, 你今天晚上去不去吃饭?” 好友在qq里问我,
“是咱们实验室的大师兄,你还没见过吧?” 我愣了一下,一直以来听她提起,我确实还没有见过,自从去年和男友分手以后,我都不怎么去实验室的。

“没有,我也不想去”, 我无聊的回复着好友。

“他真的很帅,而且据说没有女朋友啊,呵呵。 他明天就要走了,去北京工作,今天晚上是送别晚宴,你来吧。“

“很帅么?”, 

“哈哈,知道你好色,你来吧,错不了的。“

我正犹豫着, 耳边传来了刺耳的叫声, “小乔! 我爱你!"

心里一阵烦躁, 又是那个讨厌鬼,说了很多次,我不喜欢他,两个人不合适, 可是,他就是不放手。心里一阵厌烦, 我走下楼, “不要叫, 我听见了。” 

“这个送给你?”, 眼前的男人,递过来一只小熊,眼睛呆呆的看着我,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

看着小熊,我笑了,笑声很大,他以为我喜欢,也傻傻的跟着笑了,眼睛还是呆呆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 接过小熊,说,“谢谢, 再见!”

我没有理睬他,转身就走了, 回到屋里,才发现自己出去的时候太急,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背心,白色的运动小短裤,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能露的都露了,怪不得他眼睛呆呆的, “讨厌!”, 心里骂了一句, 随手把小熊扔在床上, 叹了口气, 心想,“男人啊,总是自以为痴情就可以打动一切,有些事情,越痴越坏事啊。 让女人心动的,有的时候,不是痴心,而是那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 哎,想来这些,也不是那些同龄的小男孩能明白的。“

心里很烦,坐在电脑前, QQ上好友已经写了一大堆,都是劝我晚上去吃饭的话, 我心里不爽, 算了,去散散心,顺便,看看传说中的帅帅的师兄,帅能帅到那里呢?

关了电脑,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看着那只没有表情的小熊,突然觉得它也挺可爱的,随手抱在怀里,迷谜糊糊的睡了过去。

熟悉的铃声将我吵醒,电话另外一端,是好友的咆哮, “你还来不来了?”, “啊,刚才睡着了,这就去。”

我打开衣橱,里面都是黑色,或者是灰色的衣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我就喜欢黑色吧。 穿上了黑色的紧身裤, 露出小半截小腿, 披上黑色的蝙蝠衣,松松的, 镜子里的我,表面上似乎还只是个调皮小女孩, 对着镜子笑了笑, 又叹了口气, 提起小包, 飞速的奔向晚宴的餐馆。。。


======================================

2. 心动

风风火火的推开包间的门, 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我一下成了所有目光的焦点, 有点不知所措,小声说了一句, “对不起,我来晚了." 脸觉得有点烫。

“这就是我还没见过的小师妹,小乔吧?”, 一个男人离开自己的椅子,走到我面前, 我似乎只到他的肩膀,他好高,像一面墙,挡住了所有的视线, 我感觉似乎眼前只有这个男人, 很安全。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不大,但是很有神。 面孔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一点也不俊俏,脸很瘦,有点沧桑。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 我姓周, 你放心, 不是周瑜, 单名一个全。”, 
周全...我心里小声念着, “很高兴见到你, 我叫乔欣”, 我伸出去的小手,很快被他握在了自己手里,他的手掌很厚实,很温暖, 也很有力。 我有点留恋那种安全的感觉, 可是他却早早的松开了我的手。 

“周全, 周瑜孙权,大小通吃!”, 大家轰然一笑, 我寻着声音看过去,说话的人正是杜赤青, 此时低着头,玩着手里的茶杯,
“他怎么也来了?”, 我也点生气, 却看见他旁边不远处的杨红, 正向我招手, “小乔,来这里坐。”

我有些不情愿,那个给我留下的位子,正好在杜赤青和杨红之间, 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狠狠的掐了杨红一下, 在她耳边小声说, “这就是你QQ上让我来的真正原因?“, 杨红笑着点了点头, “我告诉他你会喜欢小熊的, 给他一个机会嘛, 好歹他也是我的老乡。“

我不再理会杨红, 坐下一个人闷头吃, 气氛有些尴尬,我不想跟旁边的杜赤青说话,又生杨红瞒着我胡来的气。 只听见耳边,大师兄有点沙哑的声音,不停的和其他人说笑, 这些似乎都和我没有关系。 我偷眼不时的瞟了师兄几眼, 可能是喝酒的原因,他的脸有点红, 嘴上挂着浅浅的微笑, 别有一番滋味。

我突然插嘴问道, “师兄明天的火车直接去北京?“

师兄转头看着我,跟着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再次成为目光的焦点,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不,我先回杭州, 过几天原来的中学50年校庆,回去凑凑热闹。“

我心里一动, ”师兄是杭州99中的?“,

“是啊, 你也是?”, 我点了点头, “师兄认识郑老师么,教英语的?”,

“认识啊,她是我的班主任。“

”恩,你比我大三届, 教过我的老师应该都教过你“

“原来早就是小师妹了,哈哈“, 师兄显的很高兴的样子。

“恩,师兄的电话是多少? 兴许我也去校庆凑个热闹,到时候一起看老师。。。“

“130444444...",

"这么多4? “, 我一边说,一边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师兄的电话。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师兄的电话响起,竟然是这么首伤感的歌,我心里一紧, 仔细看了看师兄那有点沧桑的脸庞。

“这么快就打过来了?“, 师兄边说,边关了电话。

“有谁想唱歌么?”, 一边的杜赤青突然插话, 杨红跟着起哄, “小乔啊,小乔唱的可好了。“

我被杨红拉到旁边的沙发上, 杜赤青跟了过来, 没有说话,直接点了一首《感动天感动地》, 唱的很卖力,很投入,好像全世界都应该被他感动似的。 我坐在沙发上, 扭头看了一眼师兄,他似乎并没有关注这里, 一边喝着酒,一边和旁边的朋友聊天。 我有点后悔,为什么穿了这么件宽松的蝙蝠衫,把身材都给埋没了, 我轻轻一咬牙, 脱去了外衣,露出里面淡粉色的小背心, 紧紧的崩在身上, 小肚脐调皮的露在外面,我背靠着沙发,双腿翘在茶几上, 双手垫在脑后,双胸高高的耸起, 我今天连乳罩都没有戴, 小小的乳头,顶着紧紧的小背心, 轮廓清晰可见。

我接过杨红传过来的话筒, 随意的唱着歌, 眼睛看着对面墙上的镜子,我清楚的看见,镜子里的师兄,端着酒杯子, 盯着我这边, 呆呆的看着。 我终于有些得意,哼。

我站了起来, 随着音乐,摆动着身体, 眼睛看着镜子里的师兄,他的视线若有若无的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他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完全暴露在镜子里面。一曲唱罢, 掌声响起, 我回头看了师兄一眼, 得意的冲他笑了。

接着,我抢过了杜赤青手里的遥控器, 点了一首《把背上留给自己》, “师兄来唱吧,师兄应该很喜欢这首歌.", "哈哈,小师妹这是存心让我出丑啊, 好, 唱就唱。“ 师兄走过来,接过我递过去的话筒, 那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点点苍凉, 我看着镜子里的他,眼睛紧紧的闭着,似乎,在回忆,有似乎,在发泄。 那沙哑的声音,好像直接唱到我的心里, 师兄的声音停了, 抬头,目光正好在镜子里相交, 我们都没有躲避,呆呆的看着镜子里面的对方,掌声在耳边响起,良久才唤醒沉浸在震撼中的我。 他, 到底有怎样的过去。

“还是你们年轻人唱吧.", 师兄丢下话筒, 回到了餐桌旁。

“你们两个来个合唱吧。“ 杨红突然大声说道, 我一看电视,竟然是一首“相思风雨中“。 看着杜赤青拿起话筒, 我心中一阵烦躁。

杜赤青的歌声传来, 其实他唱的挺好的,只是这个时候,似乎听着有些绝望。 我平静的跟着唱着,完全无法融入到歌声里,只希望这首歌早点结束,只希望早点逃离这里。 我瞥了一眼餐桌, 师兄竟然不见了踪影。正寻思中,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 我一看,竟然是130444444, "是他!“, 我心中一喜,赶快借口跑了出去,正看见师兄在不远处冲我招手。

我慢慢走了过去,故意走的很慢, 师兄一直看着我,还是似笑非笑的样子, “打电话找我干什么?”

“里面挺闷的,你不是很想出来透透气么?”

我笑了,他竟然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你陪着我透气么?”

师兄也笑了,“好啊,跟我来”, 跟着师兄,我们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师兄推开了一个包间的门,里面黑黑的, 我站在门口犹豫着,”进来啊, 这里没人,而且景色很好。“

我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师兄站在落地窗前面,看着窗外城市的夜景, 突然沉默了。

我走到他的身边, 师兄叹了口气, “明天我就彻底离开这里了,以后也可能不再回来。“

“师兄有什么放不下的么?"

他叹了口气, “放不下有什么用,放不下,也要放下。“

我心里一动, “师兄的铃声是用的那首歌,是不是师兄刚刚失恋?”

“你这个小丫头,还挺聪明。 也不算失恋吧, 毕业各奔东西,本来就是很无奈的事情。“

师兄再次把目光转向窗外, 黑色的眼睛,深不见底,似乎藏着淡淡的忧伤。

沉默了一会,师兄叹了口气,“谢谢你, 陪我在这里看夜景,咱们也该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和师兄回到了原来的包间, 晚宴很快就结束了。 我在餐馆的门口,像其他人一样,很师兄轻轻拥抱,挥手告别。

我一个人回到宿舍, 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眼前全是师兄那充满了淡淡忧伤的背影, 他到底有什么故事呢? 我下定决心, 周末一个人偷偷回到杭州, 在校庆上给他一个大大惊喜。 可是,我怎么会想到, 感情到来的时候,竟是如此悄然,却又如此猛烈。


3. 手相

天还没亮,我一个人早早的跑到了火车站,去杭州的快车上午只有一班,只是没有了坐票,咬了咬牙,站票就站票吧。来到候车室,空荡荡的人并不多,我四下寻找着师兄的身影,有点失落的收回眼光,一阵困意袭上头来,索性闭上双眼偷偷的休息一下吧。

嘈杂的人声将我惊醒, 迷迷呼呼的睁开双眼,但见那梦里的脸庞,就在自己不远处,充满了整个视野。 “小乔?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确实是师兄,脸突然觉得很热, ”我。。。我。。。我也去校庆。“

眼前的男人,盯着我看,眼光火辣辣的,我缓缓的低下头,不敢迎上他的眼睛,心跳的很快,不知道该说什么。 

”啊! 你也去啊?你在第几车厢?“, 师兄打破了沉默, 我抬起头,他的眼神已经没那么炙热,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 “恩,我的是站票,站那里都行."

"站票?, 那你跟着我吧,我的座位让给你。“, ”好啊,谢谢。“

好容易和师兄上了火车,师兄站在我的身旁,火车开了,自己突然有一种和刚见面一天的男人私奔的感觉,心跳的厉害, 也顾不上说话。过了两个小时,旁边座位的人竟然下车了,我坐在窗户旁边, 师兄终于挨着我坐下。 我看着师兄,四目相接, 轻轻一笑, 窗外的景色,真好。

“你家在杭州么?”

“以前在,后来父母去了北京, 现在杭州已经没有亲戚了。“ 

“哦, 那你去杭州住那里?”, 听着师兄的问题,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鲁莽, 嘴一撅, “住旅馆吧。”

师兄笑了, “呵呵, 我真服了你了。 对了,我会看手相,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好啊“, 我把右手伸了出去, ”恩? 两只手都给我。”, 

”为什么, 不是左手看过去,右手看将来么?“

”那都是骗人的, 手纹每个人都不同, 又印上各自的经历, 反应的人的性格和过去。 未来只能推算。“

“听着挺专业的吗。”我将两只手轻轻的递到了师兄面前,师兄摊开他宽厚的手掌,捧着我的双手,像捧着一对精巧的宝物一般小心, 我心里一阵感动, 抬眼偷偷他看着他,此时正认真的看着我的手。

“你的手,很好看,手指纤细,手掌精巧,手纹清晰,手温冰凉,说明你家境很好,平时娇生惯养,嘿嘿, 恩, 敢爱敢恨, 外表冰冷, 内心。。。“

说道这里,师兄突然抬起头,盯着我的眼睛,正好看见我在偷看他, 四目相接,我的脸一下红了, “恩,内心火热。”,师兄坚定的说道。

我一撇嘴,不屑的说,“这些都是假的”, 师兄没有理睬我,松开了我的左手,手指在我的右手手掌上沿着我的手纹,轻轻的滑动着, 一点点痒痒的,酥麻的感觉,从我的手掌处缓缓荡开,突然觉得好舒服。

师兄的之间,顺着一道掌纹, 从手掌的中间,慢慢的滑到了我的手腕处,在那里停留的一下,似乎在找寻根源, 接着,竟然沿着我的手腕, 一直向上,滑到了我的小臂中间的位置, 我有点不知所措,好在师兄很快就收回了手指, 长长的舒可口气, “你的生命线,延长的很深, 应该很长寿, 难得的是, 你的青春线,竟然伴随着你的生命线,一直到了尽头。”

“那说明什么?”, 我好奇的问道, “说明, 你到了100岁,还是个漂亮的小老太太。。。”

“讨厌!”, “是真的,不信你自己看。”, 师兄抓着我的右手,顺着我那长长的生命线滑过, ”真的啊,呵呵。 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

师兄并没有答话,只是继续认真的看着我的手纹,“恩,你的事业线不长,但是财富线不短,呵呵,整个一个不劳而获型。” 我狠狠的捶了师兄的胸膛一下, 没想到, 他的胸膛好结实。 

师兄没有理我,指尖继续感受着我的掌纹,叹了口气, “你的爱情线和情人线,纠缠在一起,又有一点点断断续续,想来你敢爱敢恨,人又漂亮,不愁没有男朋友,只是。。。只是很多事情,不能长久,哎。。。, 有的时候,等待也是一种爱。“

师兄说完后,送开了我的手, 神情有一点点落寞,我的心里却有点震撼。 这个时候,坐在对面的一个40多岁的女人突然开口,“我说这个小伙子,给你女朋友看手相还真像那么回事儿,要不,帮我也看个?”

师兄愣了一下,笑道,“我都是瞎说的,您不生气,我就帮你瞎看看。”

窗外的景色,飞驰而过。


4. 寂寞

眼前的景色越来越熟悉, 眼看就要到杭州了,我的心情突然紧张起来, 如果下车就分手了,我该说什么。 正胡思乱想着, 师兄突然说, “对了, 你到杭州, 还没找好旅馆吧?”

我点了点头, 心想我那里会想那么多,师兄笑了,笑的很诡异, 摇着头说, ”你们这些小女生, 我真是服了, 这样吧,我姐姐有一套房子, 她全家去美国玩了, 空着,你先住那里吧, 放心,免费的。“

”那你呢?“,

“我。。。我。。。我就去睡大街吧. 哈哈, 放心, 我本来也没打算去我姐姐那里住。",

出了车站, 夜风迎面吹来, 师兄俊郎的脸庞,在霓虹灯下,显得有些神秘。 钻进出租, 师兄似乎有意躲避我, 坐在了前排,我一个人坐在后面, 长椅,显得空荡荡的, 风吹过我的脸庞,看着街道旁边的高楼,一切显得有些陌生,这才三年没有回来。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欲往何处, 像一只寂寞的小鸭子,任凭河水带我飘向未知的远方。

跟着师兄走进了门, “就是这里了, 你住在客房吧, 主卧就别进去了,客房的景色不错,这边是洗澡的地方,好了, 你也有我的手机, 有事了,害怕了,就叫我啊。 你早点休息吧, 我走了。“

我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师兄已经关上了房门,我背靠着房门, 一阵失落, 难道他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么?

长叹了一口气, 我走进了浴室, 昏黄的灯光下, 我缓缓脱下身上的粉裙, 还是为了他,早上特地换上了这件粉色的纱裙, 裙子无力的瘫在地上, 有点失望。 镜子里的我,穿着肉色的蕾花内衣, 大半个胸脯都露在外面, 脱下文胸, 我拥有着C++的双峰, 傲然挺立着, 粉色的小乳头, 在我双手的揉摸下,慢慢变硬,我侧身过来, 看着自己翘起的PP, 那小小的内裤,又怎么能包裹的住。 我打开了浴室的门, 外面依旧空空荡荡,再次叹了口气, 脱下小内裤, 一个人默默的拉上欲帘, 任凭冰凉的水,冲刷着我火热的身体, 我竟然幻想着师兄会突然回来,悄悄的走进毫不设防的浴室, 傻傻的看着我的身体。。。

水停, 四周安静依旧, 关上浴室的灯, 屋子里面很黑, 我擦干身上的水珠,把浴巾扔在地上,走上阳台,师兄没有说错,这里景色很好,夜风吹在我的身上,有点冷,我却很享受这种感觉。夜静静的,远处的灯火稀疏,我赤裸着身体,张开双臂,享受着自己和夜色融在一起的感觉, 心中终于有点清爽,恐怕,没有什么人知道, 黑暗的夜空中,有一个裸身的女人,站在高楼的阳台上呢。

终于,身体慢慢变冷,冷的让我有点发抖,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皮肤,凉凉的, 竟然不再光滑,小小的鸡皮疙瘩到处都是。 我转身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 自己从来没有过,跟着一个刚认识一天的男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一切想来不可思议,却又莫名的刺激,双腿夹着柔软的被子,手缓缓的探向自己敏感的地方,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最熟悉,快感,疯狂的袭来,竟然如此猛烈的无法抗拒,高昂的叫声,连我自己听了都觉得震惊。 很快,潮水退去,浑身一阵疲倦,沉沉的睡了过去。

熟悉的铃声,惊醒了我,拿过手机,是师兄的电话, “喂,起来没有? 我在楼下等你,一起去校庆吧。“

“好”, 我爬起来,才看见浴巾躺在地上,自己一丝不挂的在床上, 小小的内衣裤,扔在外面浴室的地上。心里一阵惊慌,还好,要是他直接进来,我不是要羞死?

校庆,其实是很无聊的事情,我也没有机会和师兄一起,各自找寻着同学,各自有着各自的安排,和一些老同学吃完饭,才回到师兄姐姐那里,已经过了10点。师兄在里面等我,看见我回来,迎了上来, “累了吧,早点休息,明天就要坐火车回去了."

我想跟师兄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谢谢你这两天的照顾,我做事情,总是心血来潮,不顾后果。”

”还好,没让我刚认识的小师妹出事,谁让我叫周全呢,做事总要周全一些。“

我站在他的面前,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精巧的十个小脚趾头,不安的翘动着,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我。。。我走了,明天早上来叫你起床,送你去车站。 睡个好觉。“ 师兄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房门嘭的一声关上, 心里猛的一震, 一切就要这样结束了么?


5. 等待

独自一个人洗完澡,穿上白色的睡衣,屋子里安安静静的,突然想哭,想发泄,忍不住拿去了电话,给师兄播了过去。 竟然让留言,这么晚了,他给谁打电话呢?正想着,手机清脆的响了一声, “错过来电。。。“, 我点开一看, ”1304444", 师兄,他刚才也在给我打电话? 心中一阵欣喜,握着电话,焦急的等待着, 那熟悉的铃声终于响起, “130444444..",

"hi“,不知道说什么的我, 只简简单单的hi了一下, “Hi, 挺晚的了,你睡了么?”

“还没有,一个人挺害怕的,所以有点睡不着。”

“啊,我有点话想跟你说,你现在方便么?”, 

“好啊,你来吧,反正我睡不着..."

收起了电话,我跑到浴室的镜子面前,头发还没有完全干,垂直的披在后面, 脸显得白白的,睫毛上似乎还挂着水珠。我挺了挺胸脯, 两个小乳头高高的撑着睡衣, 下面空荡荡的, 睡衣的下摆几乎刚刚盖住那紧绷在我PP上的小裤裤,自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有些得意。

门铃响起,打开门,师兄出现在眼前,象一座山一样,挡住了我全部的视线。默默的关上门,身体突然觉得软绵绵的,只好背靠着门,沉默,死一样的沉默,只能听见师兄粗重的呼吸声。

我低着头,只觉得脸很烫,心跳的厉害,师兄突然双手抓着我的肩膀,“小乔,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喜欢你!”

我抬头看着师兄,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突然融进了师兄火热的怀抱,嘴唇被牢牢的吻住,无处躲藏。 我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傻傻的任凭师兄吻着自己,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 

师兄突然退了开去,"对不起,小乔。。。“

我终于慢慢的走向他,双手钩着他的脖子,”我也喜欢你。“, 唇再次相接,这一次,我们激烈的吻到了一起,几天来挤压的情感,伴随着舌尖的接触,一下爆发了,在也无法熄灭。 我轻轻一跳,双腿盘绕在师兄的腰间, 师兄的大手,托起我的PP, 把我顶在墙上, 疯狂的吻着我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睡裙,我白色的小内裤,被他粗暴的扯下,我只记得,自己像一只汪洋里的小船,完全淹没在师兄激烈的海浪里。 不知什么时候, 他抱着我躺在了床上, 我只记得,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狠狠的咬在他的肩头, 我只记得,他一下伸到了我身体的最里面,随后,我就淹没在他狂风暴雨版的爱恋中,淹没在那一波有一波高潮的侵袭里, 好像被师兄抱着,飞上了天,躺在软软的云彩上,再也不愿意下来。。。

终于,一切的疯狂,伴随着我高昂的叫声,和师兄低沉的吼叫,结束了。

我躺在师兄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一下下的, 让我觉的安全。 我轻轻的掐了他一下,”你就是这么欺负刚认识三天的小师妹的?“

师兄紧紧的搂着我,轻轻的说,


那天,我第一眼看见你,心里就没来由的一动,我不相信一见钟情,我把你带到了那个包间,那是我和她分手的地方,我要提醒自己,对你的感觉,是因为自己的寂寞,是因为你的眼神,有那么一点点像她。

那天分手以后,我脑子却里都是你的影子,你的歌声,我想这只是一瞬间的好感,兴许,过几天就会忘记。

第二天在火车站的候车室,我一眼就看见了一身粉裙的你,在人群中是那么显眼,我坐在你的身边,你睡着了,一点都不知道。你靠在我的肩头,睡的很香。 我看着你微微张开的小嘴, 红红的嘴唇,真想轻轻的吻上一下。

直到快开车了,我才把你叫醒。

昨天晚上,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可是,我就在门口没有走远。我听着你洗澡的声音,等着你,直到屋子里面黑了灯,才一个人离去。

今天早上,我来到屋子里,本来想叫你,可是一进房间,就看见满地的浴巾,内衣。。。床上的你,光洁的像个天使。 我赶紧跑了出去,在楼下打电话,将你叫醒。

这一整天,我都在抗拒,我知道只要过了今晚,你我的轨迹就再也不会相交,和你的这几天,只会成为我的一个回忆。可是,我有害怕,害怕错过了你,害怕自己以后会后悔。。。

当你站在我的面前,背靠着门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抵挡


我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师兄的嘴唇上,翻身坐在师兄的身上,轻轻俯下,两个小乳头,轻轻的蹭着他的胸膛, “我不后悔,只是,今夜之后,我回到南方继续学习,你去北京开始新的工作, 你我的缘分,兴许只有这一夜。”

师兄猛的坐了起来,紧紧的抱着我, ”不,我要拥有你,一辈子。“,说着,再次吻住了我的嘴唇。。。

========
我缓缓的从回忆中醒来,手上,腿上,到处都是思念师兄的水迹,浴室的蒸汽依旧,两年了,明天,就是我们相约的日子,那天分手的时候,我对师兄说,“两年,两年之后,如果你我还没有忘记对方,我们还在这里相见,那个时候,我就是你的人。”

这两年,我守着自己的身体,守着自己的情心,一切都为他保留着。明天,我就真的可以再见到他了。

第二天,我坐上北上的火车,几个好友来送别, 我把小熊还给了杜赤青,“你,别在等我了。”, 杜赤青点了点头,“我等了你三年,你等了他两年”, 我看了看旁边的杨红,又看了看杜赤青, 眼前这个男人,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稚嫩,心里有一点愧疚,”其实,有的人等了你更长的时间。。。“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aihaha写信]  [爱哈哈的情欲空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