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678
首页 - 博客首页 - 爱哈哈的情欲空间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滑雪山奇遇 11-15 (完)
作者:aihaha
发表时间:2009-10-06
更新时间:2009-10-06
浏览:3018次
评论:0篇
地址:69.
::: 栏目 :::
杂想
无色之文
网友评论
色文
色版记录

11. 分手

迷茫的睁开眼睛,头晕晕的,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在一个Motel里面,打开窗帘,落日的余辉有点刺眼,我竟然睡了一天么?窗口的桌子上摆着一张黄色的纸条:

”Hey Handsome, you were drunk. I already paid for the room.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e.”

原来是她,叹了口气,三年前失恋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口一阵疼痛,像针扎一样。胡乱吃了点东西,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间看见咖啡馆外面,坐着一个暗金色头发的女人,白色的风衣,反射着落日的金光,有些刺眼,却正是昨夜的酒吧女郎。此时一杯冰咖啡在手,薄薄的嘴唇,包裹着绿色的吸管,轻轻的吮吸着。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精巧的iBook, 嘴角还挂着微笑。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坐在她的对面。女人抬起头看见我,呵呵一笑,”You finally woke up?”

“Yeah, I am sorry for the trouble yesterday. Thanks for everything.” 女人背对着太阳,容颜竟有一点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It is ok, I can understand. You just lost your job, got kicked out of your girlfriend's apartment.” 我心中一惊,“What did I tell you yesterday? I don't remember a thing.”

“Ah... I think you told me everything. You were so drunk and funny. You said you tried to make love with her in elevator, you tied her on the dinning table one day and tie her in the shower tub another day. Then you got punishment for 30 days no sex...”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I shouldn't say that. I don't really remember.”,

放下了手里的冰咖啡,女人凑到我的面前,”And, you almost had sex with a super hot housewife...”,

是啊,"almost”是什么意思呢? “So, what's your plan to get her back?” 听到女人的问题,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Come on, it is not big issue. Just talk to her, explain everything. 30 days without sex is insane! Well, if you still love her...”

想起悦儿幽怨的眼神,心中不禁一软,点了点头,“ok,I will try...”

“Yeah, finally, I did something right!”, 眼前的女人显得很兴奋, ”Ok, I have to go to the bar. If I don't see you tonight, have a great sex then. If you failed,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e.”

女人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 “Good luck! Handsome...”, 说着,踏着轻快的步伐走了,白色的风衣,蓝色的牛仔裤,浅棕色的小靴子,女人的背影另人留恋。她兴许是对的,我要了一杯咖啡,坐在女人刚才的位置上,计划着如何向悦儿解释。夕阳西下,月上中天,我捧着一束玫瑰,来到了悦儿的门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要敲门的时候,突然听见里面传来的喧闹的声音,竟然是悦儿的儿子和她的前夫在嬉戏。他怎么在这里,心里突然有什么东西碎了。

我转身上了电梯,来到顶楼,夜风吹过,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月亮很圆,可是在我眼里,却像是一盘碎片。玫瑰花,从我的手里滑落,消失在夜空中。我叹了口气,拨通了悦儿的电话,"悦儿,我在顶楼,能来一下么?“,沉默,还是沉默,良久,只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好吧!”

设想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厉害,心里竟然想马上逃离这里。

“我来了。”我的身体一震,转身看见悦儿,站在我不远的地方,月光映着她惨淡的容颜,眉头拧到了一起。我想上前把她拥入怀中,可是双腿竟然牢牢的被钉在地上。 

“他,为什么在这里?”, 无心的话一出口,却再难以收回。

“小威,我好失望。他两个月前找到我,他说想回来,说他看了医生,参加了一个互助小组,戒掉了以前的毛病。他说他离婚以后,才知道自己失去的可贵。我心里很乱,可是你,让我好害怕。你就像以前的他,做爱的花样一直在翻新,如果你变成另一个她,我该怎么办?”

“我不会!”,悦儿摇了摇头,”所以,我给了你30天的考验,如果,如果你能为我失去sex,哪怕只是30天,我就会跟着你。可是,就差两天了,我好后悔为什么Friday让你一个人去见Melinda, 我恨我自己!“

“我...”,

”小威,不要解释了,我不想听。你走了以后,我想了很久,悦姐是个离了婚,有小孩的人,你还年轻,还爱玩,还没到能结婚当爸爸的时候。你走吧,忘了我吧。。。”

说完,悦儿哭着跑开了,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楼顶,心彻底碎了。


12. 放纵

看着电梯里楼层的数字,快速减小,豪不停留的穿过了悦儿的floor,我知道,这一切恐怕都结束了。茫然的走回了那个小酒吧,吧台前面已经坐满了人, 对着电视喧嚣着,好像很投入很开心的样子,只是,周六的晚上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在酒吧里面说笑,他们内心的寂寞,又有谁知道。 我叹了口气,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呆呆的望着窗外过往的车辆,脑海里一片空白。

“Hey, Handsome, I guess she finally broke up with you?”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看着身边的女人, 白色的背心,粉色的小裙,柔软的小毛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迷离。突然有点想放纵,坏坏的笑了一下,“Well, it might be a new start for me, who knows.”, 自己的鬼话,连自己也不信,故意的坏笑,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挥不去的悔恨。

女人呆了一下,"If you need anything, let me know.”, 留下了一杯冰啤和一缕淡淡的微笑,转身离开了。 看着女人的背影,细腰轻裸,玉臀微翘,粉色的小裙,到底是为了遮掩无限的春光,还是为了勾勒突出那怦然的诱惑?

不知喝了多少,头有点飘飘然了,一点点怨恨突然升起,为什么她要一个人承担?为什么一切都不告诉我?情人间,首先失去了信任,以后还能说什么呢。 一口喝干了瓶子里的酒,好想发泄。 一个人挤到吧台前面,”hey, beautiful, beer please.”, 手里紧握着酒瓶,肆无忌惮的和着周围的人群,看着球赛,叫喊着,怒骂着,我只想忘记我自己,哪怕只是片刻。

夜渐渐的深了,嗓子终于有些沙哑,人群慢慢的散了,也终于到了酒吧关门的时间, 我有意无意的等着那个女人,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点期待。终于等到她出来,女人看见我,并不意外,笑了笑,”Hi, you are still here?”,

女人的笑容,显得很灿烂,我却有一点退缩,“Yeah,I owe you a big thanks. Here is my number. If you need any help, let me know. “, 女人接过我的电话,飞快的按着号码,很快,悦耳的铃声从她的小包里传来, ”Super Sad Guy. Ok, I got it.”

我陪着女人漫步在深夜的街道上,很快到了她的住处, “Where will you go tonight?”
“Hotel probably.”, 口似心非的我,再一次退缩了。 女人看着我,微笑的沉默着, “Ok, if you can't find a hotel...”,

“I will sleep on the street.”, 女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轻轻的拥抱了我一下,“Good night!”

目送着女人消失在视线里,我回到了昨天的旅馆,躺在床上,头晕晕的却无法入睡,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Hey handsome, found a room?”

“Yes, but can't sleep. “, “Me neither.” 和女人一句一句的聊了起来,寂静的夜里,她的声音好像从天边传来,轻轻的抚摸着我的伤痕。

”How did you tie her, exactly?”, 她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心里一动,那欲望终于将我淹没。

“Do you want to try?”, ”How?”

“What are you wearing right now?”

“Well, basically nothing.”

突然,小DD处传来了一阵冰凉的刺痛,我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浑身的汗珠,在月下散发着点点银光, “小威, 我的病,每到月圆时发作,这一次,似乎疼的厉害。”

我赶快将怀里的女人平放在地上,“不要,不要离开,伸进我的身体,抱紧我,我感觉会好些。” 暗怪自己粗心,心中有了计较。 将女人背靠着大树坐下, 我捡起地上的藤条,把女人牢牢的绑在了树上。 藤条交叉穿过女人的乳房, 好像要把那丰满的双峰,从身体上隔离开来。藤条穿过玉腿的膝盖, 把两条修长的美腿,呈M状绑在了树上,女人的花缝, 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我咬紧牙关,冰幕再次出现在悬崖上, 夜空中,只有我威严而不可抗拒的声音,“睁开眼睛!”

女人艰难的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淫荡的样子,被映在整个悬崖上, 满天的星辰都在注视着她,心中一阵羞愧, 扭头闭上了双眼。 女人紧咬着牙, 浑身的疼痛, 眼前的娇羞,让女人浑身颤抖着。 ”睁开眼睛!”

女人在一次挣扎的睁开眼睛,冰幕上除了她自己,竟然出现了那个酒吧女郎,此时自己正把自己绑在床的靠背上,双腿呈同样的M状, 花缝被一个黑色的阳具所充满,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一手磨搓着自己的阴蒂。

”跟着做!“, 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山谷,威严而不容质疑。 女人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双手,握住自己的乳房, 跟着冰幕上的女人,自慰起来。

我艰难的维持着冰幕的运转,坐在女人对面,小DD直指着女人的花洞,我却知道还不是时候,我要用绝对的高潮,去压制女人体内的痛苦。

冰幕上,金发的女人,突然浑身一阵颤抖,黑色的阳具被挤了出来,淫水,沿着优美的曲线,汩汩而出,竟然长达半分钟而不停,随后瘫软在床上。

”给我!“,月下的女人尖叫了一声,头发早已经被汗水浸湿, 满身的汗珠,映着柔软的皮肤。我的手伸进了她的身体,疯狂的搅动着 ,”啊。。。“的长长一声尖叫, 手被挤出了花道,淫水终于喷射而出,喷在我的脸上,身上,小DD上。 女人颤抖着身体,双手瘫软的垂下。

我解开藤条,抱起女人,女人双手紧紧的钩着我的脖子,双脚缠绕在我的腰上。小DD轻松的挺进了刚刚高潮的花丛。 ”不要。。。“, 啪的一声,手掌狠狠的落在女人的娇臀上,
阵阵的回声打断了女人的拒绝。 我霸道的吻着女人的全身,咬着两个勃起的小乳头,小DD疯狂的在女人的身体里抽插着,不管女人的叫喊,不管女人的疼痛。 花丛不断的夹紧,淫水不断的流出。 冰幕上,金发的女人还在不断的用自己的手,寻找着高潮,冰幕下,一对男女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过去,忘记到了疼痛,只有那无边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他们。

终于,我无力的趴在女人身上,月也悄悄的退了下去。 女人的身体,早已经没有了知觉。 我抱起怀里的女人,回到了吊床上,女人侧躺在我的身边, 紧紧的抱着我, “你就在电话里面绑了人家阿?”

听着女人无力的声音,我觉得好笑,女人的好奇心,真是没办法阿。 我点了点头,“修息一下吧,今天的疗伤,算是成功了。 难忍的疼痛,激发绝对的高潮,无边的快感,淹没浑身的疼痛。” 女人轻轻锤了我的胸膛一下, “还有脸说,人家最难受的时候,你那样对待人家。。。“,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不可闻。

我紧紧的搂了一下怀里的女人,阳光从树叶中跳了出来,照在脸上,有一点点温暖,多少年了,我终于可以安详的沉睡,不害怕再次醒来。


13. 漂流

睁开双眼,怀里空空荡荡,心中一惊,坐起身来,才发现女人就在不远的平台上,浑身一丝不挂,盘腿打坐,皮肤晶莹闪动着光泽,一头蓝色的发丝,随风飘起,恬然自得,好像完全融入了自然之中。

我轻轻走了过去,在女人对面盘腿坐下,轻声问道,"还疼么?“,红润的脸庞,露出微笑,女人的声音印在脑海里,“你起来了?太阳都快下山了。” 竟然睡了这么久?我看着西下的落日,突然心中一动,双手运功,但见一间小屋,缓缓出现在眼前。女人感受着四周的变化,睁开眼睛,”wow,这次变立体的了?“

我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有些得意,想来这些天运作冰幕,终于有了突破。点点头说,“凝冰成像,聚冰现景,化冰幻虚,融冰回天。现在不过第二层。”想起十年前,灰袍老者的指点,“练到融冰回天,才能救下那个可怜的女人”,片刻的欣喜瞬间消失。

“你的头发,怎么变成了蓝色?”,“不知道!“, 女人随便应了一句,在那虚幻的景象里摸来摸去。我开启了记忆,景象一变,只见那个时候的我,轻轻的扣开了她的房门。

”Hi, Come in, I am waiting for you.”, 我走进房间,有点惊讶眼前的景象,乱啊。 ”Don't be surprised, you made me too tired yesterday, I didn't have time to clean it up.”

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她这里,兴许,昨夜的一场电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兴许,连续两天的打击,使得我想放纵,想发泄。眼前的女人,白色的小背心,紧紧的裹在身上,两个小乳头,凸凸的召唤着我,花缝透过白色的小内裤,依稀可见。 我关上身后的门,一下把女人抱在怀里,任凭她的挣扎,粗暴的吻住了她薄薄的两片嘴唇,女人呜呜的挣扎着,双手敲打着我的后背。我的双臂紧紧的把女人搂住,小DD早已经耐不住诱惑,硬硬的顶在女人的小腹上。 狂跳的心,窒息的吻,紧固的拥抱,爆发的欲望,女人的拳头越来越轻,终于无力的搭在我的肩头,火热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彼此再不愿意分离。

我的双手,撕裂了女人的背心,内裤,扔在一边。 女人双手突然推开了我,我被靠着门,女人报复一样的拉出我的衬衣,扣子翻飞,我的胸膛裸露在赤裸的女人面前,女人的双手顶住我的肩膀,嘴疯狂的吻着我的胸膛,双手解开我的裤子,小DD一下得到了释放,跳着跑了出来,被女人紧紧握在手里。 突然,女人狠狠的咬了我的乳头一下,剧痛传来,我啊的一声,手掌狠狠的落在女人的屁股上,啪的一声,红红的掌印烙在那翘起的娇臀上。

女人似乎突然被惊醒,缓缓的跪在我的面前,将那涨的就要爆炸的小DD,含在嘴里,我抓着女人的头发,疯狂的发泄着这两天的怨恨,龟头不断在女人的嘴里冲击着,俏美的脸蛋早已变了形状。 激烈的刺激,多日来挤压的欲望,竟然在瞬间,完全要爆发出来。 我把女人的头死死的压在自己的双腿间,龟头冲入喉咙,一下下的终于将那欲望喷射出来。。。

我的手无力的松开,女人跪坐在地上,头顶着我的大腿,大口的喘着气。 良久,我缓过神, 低头看着脚下的女人,刚刚发泄过的小DD,就搭在女人暗金色的头发上, 屁股上还红红的一片。我俯身抱起她, 女人的嘴角还挂着我白色的欲望。淡蓝色的眼睛,显得迷离。

我把赤裸的女人放在床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衬衫被撕开到两边,裤子褪在膝盖, 小DD半大的低着头,有点跃跃欲试。 摇了摇头,真搞不清谁在暴力谁?

“Hey, handsome, wanna tie me?”

床上的女人,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我笑了,笑的有些邪恶,”Dress up, dance for me.”

“As you wish.”女人一下爬了起来,站在我的面前,双手脱掉我的衬衫,裤子,把我按在床上, 亲了我的小DD一下,"wait for me...”, 赤裸的身体,消失在浴室里。

我坐在床上,小DD在期待中俏俏抬起了头,直直的看着浴室。 突然,我的电话响起,”小威,是我!“, 心里一惊,却不知说什么好, “我刚看了email, 你怎么突然辞职了呢?”, 咬了咬牙, “我不想干了,我想离开这里。”, “不要骗我了,小威,我想再见你一次。” 寂寞的心,突然跳的很厉害,我茫然不知如何回答, 一个“好”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刚刚要说出口,只听见浴室的门开了, “Hey handsome, I am ready to dance!”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诱惑的淫荡,电话断了,只有嘟嘟嘟的声音在耳边回旋。 我无奈的收起了电话,叹了口气,命运就是这样,我抗争能有什么用呢?和悦儿复合的最后一扇门彻底的关上了,我只有随波漂流。

抬起头,眼前的女人,一头暗金色的头发,在浴室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散发着淫荡的光芒,白色的背心,粉色的小裙子,分明是酒吧里的打扮。 双腿微微岔开,我知道,那动感的双腿汇合的地方,隐藏着太多的欲望,焕发着太多的诱惑。

音乐的声音响起,女人踏着爱欲的节奏,一步一步向我走来,细腰带动着饱满的双臀,轻轻的摇摆着,小DD随着女人的节拍,一下下微微的颤抖着。

女人爬上了床,双腿岔开,站在我的面前,我抬头看着女人,只见那粉色的小裙子,沿着修长的双腿,轻轻滑落, 盖在我跃跃欲试的小DD上。女人随着音乐,不断的扭动着身体,白色的小背心,扔在了我的脸上,盖住了我的双眼。如果,我真的看不见这一切,该有多好?

我把小背心抓在手里,眼前的女人,赤裸着酥胸,粉色的小乳头,挺立着,召唤着我。 粉色的小内裤,细细的带子,呈两个蝴蝶的样子,跨在粉腰的两侧。

女人的双手,轻轻拉开粉色的小带子,慢慢的一点点的松开,一片粉色的小布,终于滑落。女人缓缓的坐在我的身上,小DD慢慢的消失在那渴望的花丛里,那里的柔软,那里的温暖,似乎是它唯一可以逃避一切的地方。。。 它钻了进去,再也不愿意出来。



14. 绝吻

“你没有用这个?”, 月下的女人,赤裸着身体,站在我虚幻的小屋里,手缓缓的抚摸着躺在床上的粉色的小内裤,显得很留恋的样子。景色一晃,虚幻的小屋里,金发的女人面对着我,双手抬高,被我分开呈V字,粉色的内裤细带,紧紧的把手腕绑在了壁橱里的铁架上,细带无力的垂下, 双脚脚尖的点着地,吃力的维持着身体的平衡。我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女人的对面,看着她,小DD斜斜的指着眼前的女人。我并不着急,点燃了一只烟,烟雾缭绕,女人的身姿,显得有些朦胧,我的脑子慢慢的清醒,心里却越来越郁闷。 女人似乎有点口渴,烟气的刺激下,不断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不知我还会如何对待她,心里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

“wow“,女人轻轻的叹了一声,走进那虚幻的小屋,身体将将和那金发女人重合,踮起脚尖,双手向上呈V字,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受那无力的诱惑,表情慢慢变得严肃,眉头轻轻拧到了一起。我的心里咔嚓一下,眼前的景像一下变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悦儿,我回到她的家,拿走了自己的东西,提着两个大箱子,走进了电梯,悦儿,就在电梯外面看着我, 眉头拧到了一起,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我看着那门缝越来越窄,悦儿的眼泪终于滑落,我的心突然一软,好想冲出去,紧紧的抱着她,任凭她的挣扎,狠狠的吻着她的嘴唇,对她说,”原谅我,I love you." 可是,
伸出去的手,刚刚碰到冰凉的电梯门,终于颤抖了一下。 悦儿在我的眼里消失。

此时,月下的女人的身影,刚刚和悦儿重合,还闭着眼睛,幻想着自己被绑在衣架上。我走上前,电梯下去了,女人还站在原地,我拥抱着女人入怀,吻上了她的唇,那个吻,沉封在心里太久太久。

怀里的女人,身体一下僵硬,不知所措,像一块木头。我的吻,慢慢融化着女人的身体,终于,她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柔软的身体,完全融化在我的怀抱中。我沉浸在那虚幻温柔中,肩头突然传来剧痛。女人松开我的唇,冰冷的看着我,“这是替悦儿抓的!谁让你就那样走了.”

我苦笑一声,那个时候的我,只觉得自己不在能给悦儿一个幸福的家,自己对自己都失去了信心,想着让她彻底对我死了心。。。叹了一口气,"一切都过去了.”, 眼前的幻境消失不见,只有月下赤裸的女人,看着坐在地上失落的我。

女人走来,跪坐在我的面前,拉起我的手,“既然一切都过去,你又吻了人家,还郁闷个啥?”,听着女人的土话,不禁了笑,抬头看着她, 一头蓝色的头发,突然心里有点明悟,手搭在女人的腿上,慢慢的向上抚摸,女人的腿,紧紧的夹着我的手,不想让不安分的双手,去探寻她的隐秘。 “干什么,人家在安慰你呢,别不老实。”

我二话不说,双说用力,一下搬开了女人的双腿,托着她的娇臀,向前一拉,女人一下变成岔开双腿,坐在了我的小腹上。小DD毫不客气的挺进了女人的身体,花瓣包裹中,舒服的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运功探去,同源的冰气从女人的体内导向小DD,我恍然大悟,必然是昨日疗伤的时候,冰气融入了女人的身体。

女人的蓝发,随风飘摆,在冰气的刺激下,终于闭上眼睛,“不要停,用力!“,我拖着女人的屁屁,龟头将将嵌在花洞的入口,不肯进入,”干我!“,女人欲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山谷,我的手终于松开,小DD一下被吞噬在女人的身体里,女人疯狂的摆动着身体,我索性躺下。 月光,照着女人,双手拖着自己的娇乳,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只有那欲望的发泄。。。狂浪的叫声回荡在山谷。 我却知道,悦儿,是永远不会如此。。。

女人,终于在忘情的叫声中,迷失了自己,软软的趴在我的身上。 “你就这样离开了她,那个酒吧女人呢?”

酒吧的女人?我叹了口气,如果没有她,一切会改变么?我摇了摇头,该来的,终究躲不过。 ”从悦儿那里出来,我也没有再找过那个女人。当我快离开那个城市的时候,她要我留给她一个记忆,一个永远忘不了的记忆。“

那天,下着小雨,酒吧快关门的时候,我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人三三两两的走完,喧闹的酒吧,只有意外的她,看着坏笑的我,突然显得安静了很多。我找了一个靠窗的角落里坐下,酒吧的灯,灭了,细雨轻轻的洗刷着窗户,偶尔路过的汽车,灯光一闪而过,却没有留意这里就要发生的事情。

女人缓缓的走到我的面前,"What can I do for you?”, 我轻轻吐出了一个烟圈,看着它慢慢变大,消失在女人的眼前,“Take off your clothes!”, 寂静的夜里,简单的命令,显得清晰。 钮扣,一个一个打开,衣服,轻轻滑落到地面。女人轻轻的扭动着身体,月光从修长的双腿间穿过,充血的花唇,微微张开。“Come close to me”, 女人走到我的面前,我轻轻的吻了一下她那光滑的小腹,托起女人一条腿,将手里的一个粉色的跳弹,慢慢的塞进了女人的身体。 ”Dress this.” 女人显得有些惊讶,那是一身红色的紧身皮衣。女人费力的穿上,皮衣紧紧的包裹着女人的身体,闪烁着淫靡的光芒。 我轻轻按动了手里的按钮,女人突然浑身一震,双腿紧闭。 “Get me a cup of Martini.”

身体被紧紧的裹住,而花道却被撑开,女人似乎想撕下衣服,释放难忍的欲望,可是,任凭手指的摩擦,也无法穿透紧紧的皮衣。 “Where is my drink?”, 威严声音再次响起,女人无奈的走到吧台后面,吃力的配着红色的酒水,我坐在吧台前面,轻轻咽了一口女人递过来的Martini,”Climb on the bar!” 红衣的女人,艰难的爬上了吧台,”lay down!”, 我看着吧台上的女人,那充满了欲望的身体,轻轻的拉开了皮衣的拉锁。突然间紧闭身体得到释放,一对娇乳怦然而出,轻轻的跳动着,浑身沾满了汗水。女人,终于赤裸的躺在吧台上,安静的躺着,像是我的猎物,惊恐的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把那跳弹从女人身体里取出,女人的双腿紧紧的并在一起,却也无法填充那突然的空虚,双腿间,早分不清是淫水,还是汗水,浑身变的火烫。

我轻轻把酒洒在女人的身上,红色的酒,顺着女人的身体,缓缓流淌,用自己的方式,勾勒这女人完美的曲线,空气显得淫靡。我拿出酒杯里的冰块,缓缓的在女人身上游走。女人闭着眼睛,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冰块,悠然的环绕着娇乳,粉色的小乳头婷婷而立;冰块,轻薄的挑逗着粉嫩的嘴唇,小小的舌尖,和冰块追逐嬉戏着。 终于,那冰块,慢慢的沿着红色的酒水,缓缓向下,在女人微微隆起的耻骨上滑动着。 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女人的双腿,紧紧的并在一起。 我低头把嘴里的冰块,送进了女人的嘴里,和女人吻在了一起,舌头相互追逐着,女人浑身终于放松,似乎忘记了双腿间的危险。冰块悄悄的滑到了双腿间,“啊”,女人一下撇开我的嘴唇,长长的叫了一声,我的手,被双腿紧紧的夹住,女人的身体拱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终于瘫软在吧台上。

我爬上吧台,将女人抱在怀里,女人的双腿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腰,小DD探进了那渴望已久的花丛,突然的温暖,使得女人舒服的轻轻哼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害怕再次分离,花丛不断的收缩着,淫水浸湿了我的双腿。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看着窗外,难言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悦儿,别了!”

vhttp://www.youtube.com/watch/v/UppX6vP3c4g


15. 雪儿

幻景消失,高潮过后的女人,安静的躺在我的腿上,蓝色的长发散开,在月色下显得神秘。 我的手悠然的抚摸着女人光洁的皮肤,看着眼前的悬崖,心中突然一动,厚厚的冰层出现在手上,“好凉!你干什么?“,才发现我的手正搭在女人的小腹上,我坏坏的笑了笑,”要不要在来一次?“

”才不要,刚才把那么粗的冰柱塞进去,亏你也想的出来!”,女人顿了一下,”后来呢?你没有再见过她们么?“,我摇了摇头,”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后来碰到了师傅,就上山了。“

女人哼了一声,”不愿意说算了,才不要听!“。我的确没有对女人讲实话,只是后来的事情,却是我心里永远的痛,不愿回忆,也不能忘记。

“你体内的伤,以后每逢月圆的时候会发作一次,只要你用体内的冰气,把寒毒逼出来就何以了。“,我岔开了话题。

”有什么用?我被你撞下山崖,恐怕要老死在这里了。”

“现在,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说着,我把女人背了起来,用她的红鞭,把她和我紧紧绑在一起。”就当一次蜘蛛吧“,说着,手脚不断幻化出冰块,融在悬崖冰壁上,做攀登之用,顺着悬崖的冰避,缓缓上爬。

离开地面数尺,却觉得内力空空,几乎无以为继,汗水缓缓留下,心中苦笑,”还是高估了自己“,正犹豫间,女人轻轻的吻上了我的脸,一点点将汗珠吻去。我一扭头,女人的唇立刻贴了上来,柔软而火热,只觉得一股清凉顺着喉咙而下,精神为之一振。女人看着我,“你不行就早说啊,不能上去还瞎逞能。 害的人家跟你一起挂在半山腰!”,说着,又再次吻上了我的唇,这一次,却是没有内力传来,只是那样火热的相吻着。。。

终于爬上了山顶,我看着幽深的悬崖,远处的天空有点发白,月也到了要隐去的时候, 长长舒了口气,恍若隔世一般。

女人站在我的身旁,披着一袭白裙,红色的长鞭幻作丝带,轻系腰间,微风掀起裙脚,长发轻轻飘动,此时正默默的看着远方出神,若有所思的样子。 清丽略带着一点冰冷,好像游遍了俗事间的一切,此时看着曾经激荡的红尘,却不知何去何从。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女人突然一笑,”喂,不要把人家大大的映在悬崖上好不好?”, “不是挺好看的?”

女人看着我,手里突然又多了一件灰色的长袍,我心里一震,好熟悉的灰色. “这个袍子太难看了,别人都说是宝贝,我看不出来,送给你吧,别光溜溜的下山!“ 说着,女人走到我的面前,帮我穿好长衫,我刚想抱住眼前的女人,她去突然轻轻飘开。

”我要走了,去一个奇怪的地方修行,兴许以后会再见!不要追我啊?” 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女人转身远去。

“你,叫什么名字?”, 我远远的问道,女人摇了摇头,“要名字做什么?”

看着女人的背影,终于消失在眼中,“你我雪山相遇,我就叫你‘雪儿‘吧。“

(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8ClzqUq9kg
vhttp://www.youtube.com/watch/v/A8ClzqUq9kg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aihaha写信]  [爱哈哈的情欲空间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