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追风者
作者: quixotic
域名: blog.mitbbs.com/quixotic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701000000 ~ 20140801000000


2014-07-09 10:21:21

主题: 足球就像生物研究
足球:有自己喜欢/不喜欢的球队
生物:有自己的基因模型

足球:大赛之前然后预言胜/负/平
生物:expect certain phenotype

当结局和预言相同
    足球:怎么样,老子nb吧,BSO以前的帖子,发包子,庆祝
    生物:怎么样,老子nb吧,BSO结果,发文章,庆祝

当结局和预言不同

    足球:被打脸,PIAPIAPIAPIA。牵强解释一番,“足球是圆的”,接着预言,blabla,赌球
    观众:早就知道你不行
    LZ: 事后诸葛亮,sb
    观众:XXX,sb


    生物:被打脸,PIAPIAPIAPIA。牵强解释一番,“生物体系是复杂的” 接着预言,做试验,申请   
         基金
    观众:早就知道你不行,lalala
    LZ: 事后诸葛亮,sb
    观众:XXX,sb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4-07-02 20:01:24

主题: 桑梓故乡
按有些人的说法,我是穷人富贵命。前半句我承认,后半句不敢苟同。因为对生猛海鲜确实是无福消受。曾经有一次被人带着吃顺峰,看着琳琅满目的粤菜却味同嚼蜡,出来的时候路边又买了一个烤红薯,被请客的长辈指着鼻子骂了一通,不识好歹。可我又有什么办法,从小爱吃生瓜梨枣,这似乎就是遗传来的。

去年这个时候,房产经纪正带着我在一个小区里上蹿下跳的看房子。从一栋房子里出来,蓦然映入眼帘的是墙角一个树枝上一粒一粒红色黑色的莓果。摘了一颗放在嘴里,童年的味道就这样突然在舌尖和脑海中同时绽放。

第一次吃桑葚儿还是小学三年级,放学回家的路上小伙伴跟我神秘的说有个好地方。于是我们就拐过了一个弯,绕到了一个武警部队大院的外面一棵大树下。高高的墙头架着铁丝网。小伙伴三下五除二的爬上了树,过了几分钟,他从树上跳下来,白色的衬衫兜里鼓鼓的。我看着他从里面掏出几个黑色和红色的小果子,给了我几个,然后挑了一个最黑的放进自己的嘴巴。真甜啊,他心满意足的叹息一声,给,你也尝尝。于是我也挑了一个黑色的放进嘴里,真甜,我一边赞叹,一边把手里剩下的桑葚儿一股脑的塞进嘴里。然后捋起裤管,挽上袖子,就开始往树上爬。树下的同党还在不停的指挥,左边,左边还有俩黑的,给我留一个,给我留一个。。于是,那天回家便不可避免的迟了。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母亲正推着自行车从外面回来,一脸焦急的神色。

“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没,没干什么,路上跟同学玩了一会儿。”
“桑葚儿好吃吗?”
“啊?”我低头一瞧,白色衬衫胸前的小兜全是红色和黑色的印迹。妈妈把我拉到镜子前,“自己看看”。天哪,嘴边上也是。人赃俱获,铁证如山,这下子彻底完蛋了。

妈妈最终没有给我更多的惩罚,虽然她费了好大的劲和好多肥皂也没能把那些印迹洗掉。。于是那些痕迹和着桑葚儿香甜的味道,和母亲的宽容和宠爱一起,深深地印在了心底,任岁月一遍一遍的冲洗,始终未曾褪色。

后来长大离家,也像别人一样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小家。虽然一直和家人保持联系,也接母亲来住过一段时间,故乡却已经有小十年没有回去了。故乡在回忆里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最近听到的消息是整个城市都在大兴土木,那个武警大院和后面的桑树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经被抹去了。儿时的好友还劝我趁早回去还能找到一些过去的痕迹,也动了这样的念头,可是最终没有成行。也终于理解了古人说的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最近在单位附近的公园里发现了两棵大桑树,这个季节正是结满了肥嘟嘟的白色桑葚。我已经长高了,站在树下就可以从容的够到许多的树枝。中午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来这里在斑驳的树影里和繁茂的枝条中寻找那些躲躲闪闪的小家伙儿。放一颗熟透了的桑葚在嘴里,脑海中闪烁的是母亲年轻时对我那责备却包含关切的目光,昨天的小伙伴仿佛就在眼前心满意足的叹息,真甜啊。

桑梓故乡,“此心安处是吾乡”。有了绿卡,稳定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故乡,父亲和母亲已经渐显苍老。夜深人静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却始终没有答案,“此心安否”?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NewYork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