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追风者
作者: quixotic
域名: blog.mitbbs.com/quixotic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601000000 ~ 20130701000000


2013-06-19 17:11:29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十一)挑战杯-只羡鸳鸯不羡仙
“当年我药学院九十年代末三连冠”,教练师兄的一句话道出了我们药学院足球队的自豪。三连冠霸
气测漏,淡淡的萦绕着高处不胜寒的寂寞,NiuBility是不需要解释的。幸逢其时,当年的辉煌
仍历历在目。写下这些文字的同时,不知不觉间思绪又被带回到那个火热的年代。

基础公卫,谈笑间灰飞烟灭。研究生队和临床才有点对得起一号楼119室里那个常住多年落满灰尘
的奖杯的名字,但是注意一点也不在话下。

但是任何的胜利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我们虽然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却从来没有懈怠过。相信
下面几句话会让一些同志感到一点小温暖的“别闹了,开个会啊。今天咱们TM的开个会,明天就TM
跟临床比赛了。讨论一下TM的战术,他们也没有特别TM厉害的角色,但是那个左前卫还得TM着重
盯一下。鲁能,交给你了。”赛前战术讨论,赛后经验总结(经常在酒桌上)是我党和我们药学院
队共同的法宝。师兄们布置战术,我们一帮小嘎嘣豆没有发言权,都在一边毕恭毕敬的听着。开会
都说了什么,很快就忘了,反正有师兄们挑大梁,怎么都是赢。万一不小心被人进一个,反击时多
灌他们一个就是了。但是等回到宿舍,“TM的”已经不知不觉地流行了起来,而且说得一个比一个
溜。真是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阿。

那时的纯净的校园里没有什么豪车名包的炫富,大家崇拜的都是考场上睥睨众生的学霸和绿茵场上
攻城拔寨的勇士。万军之中面对对方门将轻松穿裆的英雄在北医的象牙塔里永远都是万众景仰的对
象。所以每逢运动会和比赛,球场边永远不缺的是用勺子敲着饭盒为自己心仪的帅锅声嘶力竭加油
呐喊的女生。

有几个师兄很帅,非常帅,相当帅,特别帅,帅的掉渣,帅得让人发指,帅得让人没有脾气。以至
于直到现在许多跟他们当年不在一个年级不在一个学院的姑娘们还念念不忘。人帅,技术又好,再
带上一点点略带颓废的痞劲儿。就连见多识广的学办老师都给弄得五迷三道的,试问这样的魅力咱
们北医的女生又有几个能够抵挡?所以和帅哥一起踢球是一件苦乐参半的差事。开心的是你总会有
很多观众,让你的虚荣心尽情地膨胀吧!郁闷的是明明听到很多人的欢呼,可回过头才发现,很少
有目光是投向你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毕业以后,我觉得挑战杯的观众一下子少了很多。虽
然经常有人打听,我并不知道某帅哥师兄的女朋友到底是谁。当时球场边常有一位留着长发穿着白
色连衣裙的高个女生,在一旁拿着一瓶冰镇汽水安静地等待。长什么样子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一
个画面:有风吹过的时候,她会轻轻将挡住视线的长发的挽到耳后,露出一个恬静的笑容。据说她
后来(或者早就)成了我们的嫂子。

那时教足球的有师老师,夏老师,还有一位张志铁老师。张老师跟足球颇有渊源,据说多年前曾经
在四川踢过职业队,和足坛名宿年维泗作过队友。也是从他那里知道吹哨有那么多的trick。

不知道当年的弟兄们现在还踢不踢球。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看到教练兄道骨仙风的指点着后来者或
者我们的孩子们在绿茵场上驰骋。

儿子喜欢踢球,给他报了足球班。我们在场边看他们在教练的指导下,穿戴着整齐的护具在真正的
草皮上踢球。中间休息的时候,LD有时会摸着他的头跟他说,知道吗?以前爸爸踢球也很棒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2013-06-03 21:25:05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十)那年夏天-军训生活
与前辈们相比,九十年代的大学生生活中一大特色就是军训。直接原因是那次至今仍然敏感的政治风波。但其实和韩国台湾的同龄人比较一下,也没什么不平衡的。

刚入学就听师兄师姐们说起军训去了昌平防化学院多苦多苦,越野5公里,夜间紧急集合,心下不免惴惴。大一下学期军训之前被赋予了国庆游行走队的任务,于是根据政治需要,军训任务被大大减少了,只有9天,而且一部分时间还被专门用来进行队列训练。没有了越野,好像夜间紧急集合也只有一次。

回到那年夏天,到16教后面的低矮小平房里领回了班里的军训服装。那间屋子里充满了石灰粉和蟑螂药的气味。领回的迷彩服上,许多的领口和袖口还有一层白色的汗碱。结果军训的第一道任务成了洗衣服。穿上整齐的二手迷彩服,和大家一起坐上了大巴,被送往怀柔七道沟,一个离京最近的野战部队。汽车在盘山的弯道上逶迤前行,车上的同学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讨论着高中时的军训,怎么对付教官,女生要格外小心等等。

那个部队的前身是红三团,还记得几句当时的团歌。第一句就是。。。。忘了,然后是“红三团威震敌胆。坚持三年游击战,挺进江北抗日顽。战苏中,克兖州,挺进大别山。。。。” 调子很简单,但几百人一起唱,那个气势恢宏阿。记得当时有个临床的哥们当指挥,他的手势很搞笑,怎么看都像是和面的。后来训练几天之后,就是男女生连队对唱,说是唱歌,更像是调情。“一连唱得好不好?”“好!”“再来一个要不要?”“要!”“呱唧呱唧!”鼓掌,起哄,一帮男生爽的无以复加,女生们也是喊得满脸通红,声嘶力竭,连平时最爱装的那些也没有了一点的淑女风范。

记忆中唱歌贯穿了短短的军营生活的始终,早上集合唱,吃饭前唱,走队休息的时候唱,晚间集合也唱。倒是学了不少军营民谣。最爱的是“离开部队的那一天”。记得离营的时候这首歌唱哭了不少人。

军营的饭菜很香,可能是因为经常很饿的缘故。每次吃饭前在楼下集合,先听到一声凄厉的哨响,然后是”小值日下楼打饭”的吼声。每班一个同学出列排成纵队,去食堂给自己班的同学打好米饭,馒头,鸡蛋等等。这句话如此经典,以至于多年以后和LD做完饭还要大喊这么一声,聊以自娱。班里那个胖胖的同学吃馒头的时候喜欢用三个指头撮着,他吃完的馒头必然要剩下一小块皮,就是原来指头捏着的位置。刚开始班长和其他的兄弟都无所谓,不幸的是有一次某个长官前来视察,看到了他面前的一小堆馒头皮,很是奇怪。问清原因之后,先是狠狠批评了我们的班长,连长,然后讲了一通大道理。结局是领导走了之后,这位同学眼含着委屈的热泪把这些馒头皮全部吃掉。我们后来回想起这个场景还笑得出来,太不地道了

军训中间的某一天,吕兆丰给大家来送西瓜,那个好吃啊。记得他在台前讲话,后面就有人小声嘀咕,西瓜呢?西瓜呢?别废话了,西瓜!

对于男生和教官来说,实弹射击是一项很值得期待的节目。男生嘛,想感受一下真刀真枪,教官嘛,就是可以就近辅导女生。卧姿射击,男生都是被催着打完三发子弹赶快滚蛋,女生可以慢慢摆pose,可以照相,教官还可以手把手的辅导。这种情况下的射击成绩可想而知,大部分兄弟都是0环,而有一位三发子弹打出了四十多环的优异成绩(估计到最后他也不知道多少人做好事不留名,而且帮助人的自己也不一定知道)。

军训将近结束,当然也少不了坑爹的文艺节目。LZ被选去参加表演一个叫什么十送红军的舞蹈。剧情设计是男女生都从舞台的近端上台,表演结束后,“红军”从远端下台,被送走参加了队伍。女生从近端下台,表示回家。当时LZ有些紧张,表演结束,其他的男生都从远端下了,我晕晕乎乎的和女伴一起从近端下来了。还没到后台就听见台下的哄笑声。于是军营里和后来的校园里就流传着一个没有被送走的“红军战士”。以这种方式出了名,当时想死的心都有阿!以致于后来兄弟们和女生们取笑我的时候,都哼着十送红军的调子,窘死了。

我们的教官(当时叫班长)是一个河北的士兵,名字叫朱地雷。年纪跟我们差不多,临走前一天,大家买了啤酒,在宿舍里边喝边哭。大家还约定了,回校后再回来看他。为了避免情绪过于激动,早就通知了返校时班长不准送行。当时兄弟们红着眼圈上了大巴,还没有驶出营房区的时候看到有几个兵站在那里,班长是其中之一。哥几个再也忍不住了,从车上奔下去,和班长拥抱,告别。回来的路上军歌唱了一路,最多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和离开部队的那一天。

后来班长复员还专门到北京一趟,大家一起请他在花园北路喝了一通酒,留了电话。现在很难想象,军训几天竟然可以产生那么深厚的感情。也许只是因为那时的我们都很年轻,没有心防。。。所以至今仍然记得那首歌

离开部队的那一天    天空并没有下着雨
离开部队的那一天    说好你要来送行
要走的人都已上了车
送行的人却不肯走。。。。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2013-06-02 20:52:54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九)咱们的保卫处
以前有人提过不喜欢北医的行政管理机构,但我觉得此处需要加一个括号,保卫处除外。可能因为LZ和保卫处打过一些比较特别的交道,但同时我觉得大部分同学们对保卫处还是有些好感的。

第一次与保卫处打交道是新生入学,学生联防队招人。精神的绿制服,得瑟的武装带,橡胶的警棍,每周晚间几个小时的巡逻,而且,还有津贴。这些条件吸引了诸多的大一新生。记得招人的时候,呼啦啦一间屋都装满了。武装部个子不高的曹部长只好站在桌子上跟大家讲话,还是很多同学看不见他。(我指的是房间外面还有没进来的,请表误会。)总之因为人太多,所以优先考虑家境不好的同学,其他人都回去洗洗睡吧。我就跟着大家郁闷的回去了.本来打算如果进了联防队,还能挣些额外的福利,比如深夜巡逻的时候在北医的犄角旮旯里没准能撞见些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师叔师婶啥的。可惜了。曾经进过联防队的校友们不妨和大家在这里分享一下。。。

保卫处的一项主要工作是每年一度的清理自行车。学校的自行车太多,每年都有人丢车,每年都有人毕业,每年都有很多的无主的自行车被日复一日孤零零的锁在那里。保卫处一大善举就是清理这些自行车,凭学办的证明发给那些丢车的同学。因为和LD一起去吃比萨,刚刚丢了自行车的我听闻这个消息,大喜过望。到楼下开了证明,一路小跑来到保卫处。在一位和善的穿制服的大叔(没准就是后来在我以前的宿舍里给我盖章的那位)的引领下,选了一辆黑色的山地车,喜滋滋的回去跟LD表功,并计划再去吃一次比萨。谁知道这辆车后来还差点给我带来了麻烦。

话说某天刚从阅览室出来,拿出钥匙打开车锁,就被几个基础的哥们儿围上了。其中一位以前还认识,曾经在一次跟外校的比赛中从对方的后卫脚下抢断并且传球给他,助攻他进了那场比赛中的唯一一粒进球。结果人家转身就把我给忘了,还语气不善的问我
“你的车?”
“啊,怎么了?”
“跟我们去趟保卫处吧?”
“凭什么?”
“这车偷的吧?”
“不是,领的。”
“那就跟我们去一趟吧”
“去就去,前两天还去过。”

回头安慰了LD,跟他们一起去了保卫处。那位制服大叔正在,接过他们一棵烟,听那个健忘的哥们慷慨激昂的诉完了案情,回头看看我,又看看他们。当时我那个郁闷阿!幸亏离上次领车相隔不久,他认出了我。大叔最终把车给了他们,转身安慰了我,并且让我再挑一辆。我看着他微笑的眼神,有些犹豫了。。。不管如何,谢天谢地,要是大叔跟那位哥们一样健忘,我都不知道今天还会不会在这里敲字了。

保卫处早就搬迁到翻修过的一号楼了了。关于原址的记忆中,还有在面对体育室靠近开水房的一面墙上有一片爬山虎。北京深秋的时候,很多树的叶子都没了,那面墙上便有了一片殷红,特别美。再过几十年,可能记忆中就只剩下那一抹红色了。

现在的同学不知道是不是还有自行车领。若有,请记得留下领车单据。
-----一位师兄赠言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2013-06-01 18:25:39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八)一些题外话--也是回忆
前两天被悲催的扒光了。本来想就此偃旗息鼓,可在facebook上跟以前的好友聊起的时候,她说读着我的涂鸦就像看连续剧一样,还特有共鸣。这句话触动了我柔软的小心灵。我们又一起回忆了曾经共度的大学里的美好时光。现在大家都是有儿有女,有时候能够听一个人聊聊以前大学年代的生活也算不错。姑且给大家当作给女儿洗完澡或者给儿子辅导完功课后一点小小的休闲吧,如果其中的某个场景能够博得你会心一笑,也算不枉校友一场吧。

还有一种想法,就是“既然被扒光,索性就裸奔到底”

----好吧,我承认以上都是借口,我就是手痒了。和以前的某些ID有同样的感受,对北医的行政管理没有好感甚至深恶痛绝,但是对北医的老师和同学我一直感之甚深。常常后悔,以前上大学时只囿于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错过了那么多的天才和闪亮的灵魂。就在昨天我才发现以前的一位同学是如此幽默。同时也才了解他特别喜欢1号楼前那棵每次起床睁开眼睛时都能看见的小树,以致于至今仍然保留着毕业时留下的一块树皮。同时也才知道他希望所有的女生都能记住他,结果被老友们吐槽。同样也是前不久我才知道女生也会这么色,以致于我跟她们说起我们的队长都不认识,问我YYY(某高年级帅哥)不就是队长吗?拜托,长得帅不一定就是队长好不好。然后我跟她们说我们队长是某ID,人家问我是不是帅哥的ID?是不是帅哥的同班?是不是帅哥的同宿舍的?是不是宿舍后来变厕所的那位?是不是帅哥的XX?跟帅哥有什么XX?XX帅哥XX?XXX帅哥X?X帅哥XXX?

我彻底无语了。好吧,你们这些女生。祝你们春梦了无痕吧

队长,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跟这些女生大学四年,今天才知道。您节哀

还有两句闲话,那位老友因为怕被人肉不愿回帖。那请大家都不要人肉好不好?说实话,前两天被版主回的帖子弄得六神无主,忐忑不安。其实写这些文章的目的都是通过共同的回忆增进大家的感情和如果以后可能见面后的谈资。我也就算了,碰见个脸皮儿薄的以后不写了,岂不是大家共同的损失?想确认好友老同学的,请私信或者邮件联系,好不?海外的生活太寂寞,码了这么多字以后,还是愿意看见大家踊跃的没有顾虑的回帖。 

Love you all

下一章   学院路38号的回忆(九)咱们的保卫处, 敬请期待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