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追风者
作者: quixotic
域名: blog.mitbbs.com/quixotic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501000000 ~ 20130601000000


2013-05-29 19:32:39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七)开水房的故事
开水房好像是二十一世纪之前大学时代的永恒主题。我们这几届见证了这一主题最后的绚烂和消亡,这样的变化对于男生来讲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国人不能生喝自来水,所以打开水就成了男生们对心仪的对象表达爱慕的一种既隐晦又直接,且即使被拒绝也不会伤自尊的一种方式。那时水壶水杯和饭盒应该是上自习时的标准配置。打饭与打开水于是也成了衡量爱情进度的主要指标。据说某个女生宿舍的开水充足程度直接取决于里面女神数量和质量。前几天看到一个小故事,讲的是一个男生在勤勤恳恳的为暗恋对象打了几周开水之后得知女神已经有了男友,气愤之下质问女神既然已有男友,为何还默许自己为其打开水,答曰心疼男友,故让他歇息一下。不幸的家伙,碰上了一个不地道的女神。但由此也可见打开水在那时的重要意义。(历史普及,00级及以后的师弟师妹们,不用谢。)

以前我常常奇怪为何一号楼前有许多碎掉的瓶胆,直到有一天我提着四个满满的水壶回来,看到迎面过来几位青春靓丽的楼友。一个走神便失去了平衡。等我收拾完毕,只剩满眼空旷和渐行渐远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从此后,一号楼前便少了一个若有所思地身影。而作为对比,当我们搬到纯男生的三号楼以后,碎瓶率大大降低。

北医的开水房不算偏远,在图书馆的正对面和学生心理辅导中心的南面。冬季的时候,掀开厚厚的门帘,氤氲的热气中没准就能走出某人心仪的女神。不知道有没有有心的男同胞在这里创造过偶遇的场景。

开水房都配有锅炉房和一个烟囱。自从知道《荒原城堡731》曾在北医拍摄之后,这个东西曾引起过我很多的遐想。那个焚尸炉和开水房的好像阿。那个看管焚尸炉的老鬼子把一具尸体的大腿砍下,然后塞进炉子的场景让我每次去打水的时候都在脑海中重温一遍。后来又有一次吕兆丰在一次大会上慷慨激昂讲到,北医是海淀所有的高校中配置最全的,从产房到火葬场,真正实现了from cradle to grave的全面覆盖。其中精义与传说中的“学在清华,玩在北大,爱在北师大,死在北医大”无不暗合。每思至此,回过头看看正喷发着滚滚浓烟的开水房的烟囱,心中不寒而栗。

后来宿舍楼的条件改善,新建的五号楼每层都配备了两个热水器,开水房后来也成为了历史。估计也没来得及为今年步步攀高的PM2.5做出贡献,幸甚,幸甚。但同时,打开水这一价廉物美的示爱方式也随之无疾而终。不知现在的学院路38号院里,流行的是什么fashion?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2013-05-29 17:18:44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六)图书馆,阅览室,电教
除了小楼,北医的自习圣地当以图书馆的阅览室和电教为首。每逢考试前夕,大家的自习热情高涨,占座的战争便日趋白热化,以至于最后有了挤碎阅览室大门的壮举。阅览室的座位宽大舒适,三面有窗,宽敞明亮。门口就有小卖部,熟食冷饮一应俱全,个人爱好以汉堡和老酸奶为最。看门的大妈(有时候是大爷)每晚会清理那些被意图用来占座的书本,然后,用拖把擦干净桌面。据说此举有效的降低了大家趴在桌上睡觉的恶习,从而大大提高了同学们的学习效率。当然并非所有在图书馆占到座的同学都取得了好成绩,有一次看到平时极为刻苦却成绩平平的支书在那里发奋努力,一会儿作苦思冥想状,一会儿紧皱眉头,一会儿咬着笔头,一会儿仰天凝望,一会儿若有所得。在打饭的间隙从她的桌前路过,摊开的稿纸上赫然写着“XX班五四青年节活动计划”

电教是上英语课的地方,一个年级的同学根据英语考试成绩重新分班。还记得我的邻桌是一个运动细胞超级发达的女生。那时候我比较懒,每次都是快上课的时候才来,曾经不少次她都“碰巧”帮我占了邻座的座位。当时的外教叫作Nora,是一个来自Illinois的和善的老太太,为人很好,还请我们去过她的外教宿舍聊天吃东西。有一次英语班里排了话剧,记得是《魂断蓝桥》里的一个片断。我演的是男主的叔叔,一个军人。演出的当晚看到有一群金发碧眼的老外在前台就座,大家愈发紧张。演出后老师说我的表演最好,因为我的嗓门大,说得话别人能听到。。听得我是一头黑线。而且后来才知道那几个老外是德国人,根本不懂英语。唉,我们的紧张真的没有必要。当晚还有许多节目,大多忘记了,只记得有个我徒弟参加的,她和另外一人在节目的末尾一起说“浪漫和玫瑰不能当饭吃,爱情与婚姻是两码事。记住大力松鼠的话吧!”(记不太清了,记得的同学请纠正)

电教的教室桌椅独立,很适合个性里喜欢独往独来的北医人。我们年级的学霸同学就喜欢盘踞在其中一个电教自习室,LD曾经遇见她在厕所里刷牙,也有人曾目睹过她在电教里吃包子。消息传出后,众多本来蠢蠢欲动打算挑战学霸地位的同学纷纷偃旗息鼓,转而为年级第二的席位展开厮杀。

图书馆也是自习的好去处。唯一的缺点是关门太早。曾经在图书馆当过义务馆员,帮一位老师整理图书。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图书馆里有好多死角,有人就把好书藏在那里,自己可以好好的享受。结果我就在管辖范围内把那些书一本本的翻出来,拿给相熟的女同学(不要拍我)。后来还帮那位老师的儿子辅导过功课,本来就没有谈过报酬,我想也就是顺便的事情,那位老师还请我吃过几次饭。没想到,结束的时候,老师拿出几张大钞跟我说,这是我的报酬。那可是我第一次当家教挣钱。比起《中国合伙人》里的成冬青,我真是太幸运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2013-05-25 21:36:26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五)一夜听春雨
关于北医的回忆中不能没有小楼,可是现在北医的地图上小楼已经成为了回忆。今天的
北医日新月异,与时俱进,正处在向建成世界一流的医学研究与教育中心的宏伟目标无
限接近中。与校领导们的欢喜与欣慰相比,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失落与惆怅渺如毫末
,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然而雁过留声,小楼总会在北医的岁月里留下些什么,也应该留下点什么

说说属于我回忆中的小楼吧。雨后,清新的空气,春夏之交树叶的沙沙声让人无比惬意
。如何能辜负这大好春光?于是信誓旦旦制定了宏伟的学习目标与生活计划。如何让自
己的成绩赶超那些在电教自习室刷牙吃包子的牛人,如何让自己的大学生活多姿多彩,
如何组织引人注目,意义深远的集体活动,如何打动远方那个思慕已久的女孩的芳心,
如何。。。。直到遐思被一个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背影打断,等身影终于挪开的时候,
眼前赫然几个大字  “本教室今天下午6:00有会!”

当然,把自己的成绩不佳与恋爱失败全部归咎于那些通知占教室开会的同学是不公平的
。在许多个没有会的既不冷也不热的而且没有班会的天气里,直到收拾书包准备回去的
时候,发现本子上写的大多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感春伤秋的句子
,而不是新学的药用拉丁和有机化学。感叹一声,牛人就是牛人,我不及也。

上学的时候小楼没有空调,却冬暖夏凉。记忆中即使那些大教室安了空调,小楼的自习
室也是供不应求。那时班里有个胖胖的同学,某一年夏天的清晨,看到他拿个电风扇,
提着水壶饭盒,挎着书包去小楼占座,我不禁由衷赞叹他旺盛的斗志并且自惭形秽。以
至于下午踢完球路过他们宿舍,根本无法相信那个光着上身趿拉着拖鞋背对着门口正大
呼小叫对着电脑切着侍魂的背影是同一个人。。唉,那快乐的大学时光。

刚入学时老乡会就是在小楼里开的,记得在那里遇到了来自于同一个城市的两个师姐。
高年级的来自护理,低一年级的来自临床。护理的师姐离校的时候还送过我一套走遍美
国的书和磁带,想想那时真不懂事,把别人的关心当作理所当然,也没有请人吃顿饭。
巧合的是,前几天听朋友说起护理的同学提起我,我却不记得那个名字。她笑笑说你也
许不记得,她就是在老乡会的时候见过你,

后来加入了书画社,在小楼办过几期素描班,从林大请的一位大三的同学。每次上完课
,送她回学校。那位大姐最后一节课之后还请我喝过一碗馄饨,话说当时学院路还没有
翻修,路边是高大的白杨,密密麻麻的服装店和大排档。

小楼的一层内容很丰富,有16教,团委录像厅以及老干部活动中心。16教应该算是离宿
舍楼最近的教室了吧,冬天的暖气很足。我一直怀疑是不是因为隔壁就是老干部活动中
心的缘故,老爷子们冬天会更怕冷吧。但是记忆中活动中心总是荒草丛生,开过几次门
还是用来办秋冬服装展销会的。曾经机缘巧合在团委录像厅放过电影,收过门票,好友
或者老乡过来,当然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再后来有了一个卖茶叶蛋和冰棍儿的小
摊,老板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很年轻。晚自习回来,那电饭锅里热着的茶鸡蛋能把你
的馋虫勾出来。

隔壁的团委有一间电脑房做过北医之窗的编辑部,曾经陪一位朋友熬夜加班编辑报纸,
夜宵就是茶鸡蛋加冰红茶,真好吃啊。

后来北医改建,小楼还充当过护理以及2000级药学院一部分班级的临时宿舍。太久远了。

呵呵,致我们初次相遇就注定终将逝去的小楼。



2013-05-22 14:46:40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四)会议中心
最近赵薇的《致青春》火了,毁誉参半。个人觉得场景很逼真,剧情很狗血,有些情节有点夸张,但是可以理解。毕竟电影要卖座就得迎合大众的口味。如果哪天小燕子真能把楼主的这点回忆原原本本的拍出来,真怀疑能有多少观众,弄不好只能从漂在海外的北医人(以及他们的邻居)手里抠些银子出来。电影看完后和自己的大学生活比较一下,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没有实验室,没有军训,没有医院实习,,,,也没有会议中心。

会议中心是新生报到的第一站,像北医的其他建筑物一样,也承载了我们很多共同的回忆。从新生报到到文艺汇演,从电影到音乐会,以及形形色色的全校性会议,西门的会议中心功不可没。

入学不久就有一个什么坑爹的新生风采展示,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个活动的意义在哪里,具体就是各个系的新生挑些靚男美女出来,穿上一些同学们自认为最好看的衣服,向台下的老生和老师们展示一下刚练了几天的猫步。楼主强烈怀疑这活动就是那些老生用来筛选目标的借口。然后没过两天,又是新生文艺汇演,新生里的精英们刚刚换下风采展示的衣服,再次披挂上阵,把高中时的绝活亮一遍。想起我们班的文艺委员排了一个集体舞,三十个人里面凑了十几对拿得出手的,练了几把就勇敢的报了名。结果在院里预选的时候刚跳一半就被当时的文艺部长叫停轰了下去,太悲摧了。我当时有些愤愤不平,但后来文艺汇演时当我们惬意的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二班的同学在舞台上穿着土黄色的演出服卖力地跳一个以黄河为主题的舞蹈的时候,心里无不庆幸万分,同时也没忘了向坐在评委席上神情严肃的文艺部长投去感激的一瞥。

在学校久了,地头也熟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会议中心偶尔放电影,记忆中的有《黄河绝恋》和贾宏声主演的电影 《昨天》。后一个给我的印象很深,因为电影里讲述的是贾亲身的戒毒经历。还有一个片断是让他的父亲给他买唱片,‘The Beatles’, 把老爷子难为的不轻。电影放映结束后主创人员和观众见面,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吸毒的人。会议中心过节也会有一些晚会,见到了许多以前只有在电视电影中的明星们,记得有濮存昕,每次的节目就是诗朗诵《将近酒》。另外也听了几场音乐会,对于从小城市来的我是相当震撼。
最后一次去会议中心是一个关于毕业分配的会,主席台上坐的是恶心的易本兴。记得他当时极其傲慢的说申请出国的人要交一笔培养费(1万),即使最后没有成功也不能退。后来有一次去教育处办事,亲眼目睹一个女生签证被拒后找他求情,想要把培养费要回来,结果他板着一张死人脸把那个女生骂的大哭。当时就有一种给他一板砖的冲动。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痛恨那座行政楼的。2003年的时候培养费就取消了,98级的真亏啊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2013-05-10 19:35:27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三)跃进厅,回民食堂,时缘,聚雅斋
民以食为天,接下来自然就是所有北医人都津津乐道的跃进厅了。版上也有许多师兄师姐回忆过了,而且还有插图(见胡大脸的帖子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BMU/31115895.html),相当形象.仔细观察还有竖在门口的海报和卖水果的‘奸商夫妇’(有个兄弟某次被欺负了之后一怒之下给他们起的外号,后来一直延续了下来)。于是想我回忆中的跃进厅有什么不同,有没有续貂的必要。后来看到farmboy师兄的帖子里提到饭票和辣土豆,这些都是我上学的时候没有见过的,相信时缘和聚雅斋许多师兄师姐也没听说过,所以每个北医人心中应该都有一个独有的关于跃进厅的回忆,或与入学年份相关,或与饮食习惯相关。有精力的同学不妨考虑弄个跃进厅编年史之类的东西。。。扯远了。大家就姑且听我聊聊98-02年的跃进厅吧,如果能有共鸣,就最好不过了。
说起跃进厅,我先想到的是粘粘的门帘,粘粘的地板,好像永远没有人打扫一样。当广播响起的时候,大约80%的北医人拿着各种饭盒开始向跃进厅聚集。沿途绕过买打卡磁带,图书,水果的小贩,社团招新的摊位,登着电影海报和舞会通知的广告牌,在长长的打饭队伍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刚开始觉得跃进厅的菜真不好,最坑爹的是炒鸡丁,看上去肉巨多,吃上一口之后才发现那些看上去像鸡丁的东西原来是土豆。一脸愤慨的楼主向周围望了一圈,师兄师姐们一脸淡然,看着我都露出一幅“新警察吧?”的表情。为了不露怯就快速的吃完,然后也假装出一幅我早就知道的表情,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买这个菜了。可是多年以后想起来觉得味道还不错,特别是自己做菜失败的时候,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像我一样犯贱的。。早餐小窗口的沙拉很好吃,凉菜也不错。冬天的时候,砂锅和涮羊肉前面总是有很多人排队。后来的时候西面的窗口承包了出去,大家可以吃到盖浇饭,炒饭,炒饼。跃进厅重新装修了,舞池和大圆桌条凳都没有了,换了塑料的新桌椅,不久之后也变成粘粘的。冬天还好些,夏天没有空调,每次吃饭之前都要下很大的决心,于是开始在周围寻摸。
职工餐厅就在跃进厅隔壁,二楼是教授餐厅。那里的小炒很是可口,价钱也相应客观。后来经过装修成了时缘餐厅,有了包间和卡拉OK。印象比较深的是麻小(论个卖的)和土豆丝。
回民食堂的饭菜很不错,记得有羊肉串,大盘鸡。98,99年的时候还保持着以前国营饭店的特色,交钱,领饭牌,到窗口交牌拿菜,当然,服务态度也是国营饭店的特色。不知道大师傅们是不是真正的少数民族,每次去那里吃饭必定陪着小心,看着脸色。
聚雅斋的前身是留学生食堂,就在留学生楼一楼,好像在2000年左右承包了出去,开始卖套餐。5块6块一份?相信大多数人去那里吃饭不是因为口味,而是因为环境不错,有空调,新装修,离五号楼最近。
大一大二的时候是在跃进厅,后来逐渐扩展到花园路上的馆子,常去的有至味楼,龙意多多,孙悦饺子馆,田震的湘菜馆,海学市场的大排档,三院对面的火锅店,肯德基,三千里的朝鲜冷面,上海小吃店的杭州小笼包,雪菜肉丝面,粉蒸排骨(说着说着自己都饿了)。马兰拉面也是我们的常驻单位。有一次晚上卧谈会聊到了12点,说起了各自家乡好吃的,一个个十八九的大小伙子饿的眼都绿了,在饥饿的驱使下以特种兵的身手钻过楼道尽头的栅栏,翻过东南门,来到黑漆漆的花园北路。惊喜的发现马兰还开着,于是每人来一大碗面,一瓶燕京,真解馋阿。来美很多年以后听说LA有一家马兰,就跟LD买了去Vegas的机票,开了几百mile在柔似蜜辗转找到了。到达时已是傍晚,先在门口排了照,进门要了一大碗。墙上的招牌和说明跟花园路上的一模一样,可再也没有当年的味道,当年一起翻墙的兄弟也都已经各奔东西。。。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2013-05-08 14:53:18

主题: 学院路38号的回忆(二)1号楼
一号楼相信99级以前的都不陌生,那是药学院的学生宿舍。99级以后的也不会陌生,2002年的时候改建完毕,发现我原来的宿舍已经变成保卫处了。因为出国要到那里办手续,找到一位穿制服的大哥,就在我原来的宿舍里,拿出一枚公章,然后重重盖在那纸出国证明上。一霎间恍如隔世。。。

98年的那个夏天,在中心楼前报道以后,被老乡带到一号楼。楼前有几丛竹子,一道水沟还有一个自行车棚。楼门口有一个布告栏(后来成为我们宣传部的主要阵地),一块黑板。进楼左手传达室看门的大妈,右手楼梯和电话亭,正对着119(会议室,活动室,器材室,卡拉OK室,多功能室,曾经还和学生会的同仁在里面向新生卖过东西)。下午领了被褥和暖水壶,分了床铺,去食堂打饭。第一次吃食堂,感觉有点失望,也许因为中学离家近没有机会在食堂吃饭,一直对里面的饭菜有很高的期望值吧。

傍晚的时候见到了宿舍的兄弟,大家碰了一下头,吉林,陕西,广东,天津,河南。所以我们就成了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一号楼的岁月是美好的(大一大二最爽了),喧嚣的(四环路正在开工),激动的(我们去中关村攒了一台电脑,弄了一些盘回来),矛盾的(高中时各省市的尖子生们重新排位了),勤奋的(16教给占个座!),迷茫的(刚刚那个冲我笑得女生叫什么来着?),期盼的(哥们,明晚上有狮子座的流星雨),无所畏惧的(新生文艺汇演缺个人,加入我们吧),精力充沛的(军训回来了,你丫还叠豆腐块呢?对不起,对不起,习惯了),充满憧憬的(隔壁就是女生宿舍阿),心情激荡的(电脑被学办收了!!),绝望的(大妈,开门啊,下次我一定早点回来!),窃喜的(别告诉别人,一楼楼道的栅栏我偷偷撬宽了),愤怒的(谁TM又没有冲厕所!啥?XX刚从武汉回来?给我留一块给我留一块,真臭,真好吃。),崇拜的(对面宿舍的94的大哥太酷了,据说在新东方教书?),忙碌的(学生会招新?我下午还有老乡会呢)。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意识到,那个幽暗的楼道,那个破旧的宿舍,会承载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MU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