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追风者
作者: quixotic
域名: blog.mitbbs.com/quixotic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1201000000 ~ 20140101000000


2013-12-13 12:25:25

主题: 卡塔,卡塔
卡塔, 卡塔
地铁进站了
月台上的人群有了一丝的骚动
隧道里昏暗的灯光
顶上斑驳的天花板滴着水
马赛克拼出俗气的站名
裸露的电线和各种各样的管道在纽约的地下暧昧的纠缠
硕大的老鼠在轨道边的污水和垃圾中穿梭

卡塔,卡塔
在歌手沧桑的Field of Gold的歌声里
一个大妈被人推了一下
被人流涌上车厢的时候还不忘回过头来
对身后那个可能的肇事者怒目而视

卡塔,卡塔
我的灵魂在尼罗河的水面上行走
河畔是苇草和台阶间隔
一个犹太女人小心翼翼的把一个提篮放在水面
然后痛苦的看着它漂远
水面倒映出远处的金字塔和宫殿的尖顶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
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孩左右看看
确定周围没有其他的人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样子
从河畔捡起来那个篮子
一只手提着裙摆
向皇宫奔去

卡塔,卡塔
人们插着耳机,白色或者其他什么颜色
睁着或者闭着眼睛
睡着的人们头部随着车厢以同样的节奏一起颠簸

卡塔,卡塔
假装成奴隶贩子的我
像一个骄傲的骑士
和我的伙伴行进在candyland 的大道上
由一个狂热的喜欢法国文化却不会说法语的种植园主引领着
我们穿过奴隶们正在劳作的棉花地和甘蔗田
那人被我们出的高价所吸引
以为我要买下他手里第三能打的奴隶
他不知道
其实我们是赏金猎人
我们是来寻找我的妻子

卡塔,卡塔
残疾人的座位上躺着一个脏兮兮的流浪汉
手上的链条锁连着一个拉杆的行李箱
上面堆了各种的袋子,鼓鼓囊囊的装满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不远的地方的stroller里
露出一双胖嘟嘟的小脚丫,一个还穿着鞋子
一个乘客小心翼翼从地板上捡起另一只
把它轻轻的放在同样已经睡着的妈妈脚下的diaper bag里

卡塔,卡塔
我嚼着口香糖
捧着那盆没有根的植物
跟着我的杀手伙伴匆忙的走在大街上
我们戴着相似的毛线帽
我的背包里还有半个加仑的牛奶
我的小提琴盒子里有一支拆开的狙击枪
和刚刚被房东扔出来的作废了的租约
我们走过97街和Park 大道的路口
一列火车从我们脚下呼啸着穿过
开往Downtown

卡塔,卡塔
地铁到站
人们仿佛闹钟一样准时醒来
茫然的看看周围
深吸一口气
从已经开始关门的车厢里挤出
年轻的妈妈麻利的收起背包
对着帮她拦住车门的大胡子的男人微笑点头
无声又迅捷的推着stroller冲向电梯的方向
车门关上
地铁再次驶出
那一双小脚丫的主人还在甜睡
长长的睫毛
粉红的小脸
小脚丫和地铁的节奏一起轻轻摆动
卡塔,卡塔
卡塔。。



2013-12-09 20:26:25

主题: 我那只属于你一个人的青春《十四》
终于搬完了家,一个人回去打扫清洁。全部清理干净已经十点钟,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公寓里,想
起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样子。有点想哭。鬼使神差给你打了个电话,你说正在打扫卫生,擦地板真累。
我突然笑了出来,你有点訝异,问我原因。我笑着说真是心有灵犀,隔了半个地球还能在同一时间做
同一件事情,这算不算一个另类的灵异事件?

又一天,从地铁出来,看到你5分钟前发的短信。小区里很安静,甬路边的树遮住了从很遥远的地方
旅行来的清冷的月光,曾有一刹那它让我忘记了季节。我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就这样和你用手指交
谈,传递着我曾经以为已经不会再有的思绪。我问你记不记得那年的情人节.我笑着说你真残忍,在
我心里盘桓那么多年却怎么也赶不走。睁开眼睛,你不在身边。闭上眼睛,听着自己的心跳,却又能
清晰的看到你的样子。今晚的月亮很圆,和当年的那轮明月毫无二致。希望你幸福,希望那个人能小
心的呵护你,心疼你。可是想到你在那个不属于我的怀抱里微笑,心中又是无法抑制的刺痛。当月光
透过树叶的缝隙,和楼上那盏专门为我留着的灯光重叠在眼前的时候,我终于释然,原来,只是我太
贪心。



2013-12-03 18:09:10

主题: 《十三》思念的感觉
刚出地铁口的时候
有一个孩子在scooter上从我身边轻盈的滑过
后边是一脸歉意的妈妈
许多的行人会心一笑,
那一定也是有孩子的家长

天气很好
深秋的阳光照在纽约的街头
空气中有thanksgiving的味道
是那种在这个城市稀有的放松的,慵懒的,甜甜的感觉

我有时会想
或许
就在下一个街口
当我的眼光刚刚从那个顽皮的孩子身上移开
当我的脸上还挂着带着阳光的微笑
当我的忧郁被那个孩子的滑轮车轻快的划开的时候
当我抬起头
我会看到你
在这样的街头
看着我
微笑



2013-12-02 12:44:41

主题: 纽约,纽约。
地铁里的大提琴手的弓弦轻易地撩拨出晚归者的惆怅。一个男孩倚在站台的柱子上。上面有一张新帖的告示 油漆未干。一如他脸上稚嫩的忧伤。

地铁的广播不合时宜的响起,there is a queens bound E train one station away.音乐继续响起,刚才的广播仿佛一个绝妙的音符。男孩脸上的悲伤更浓了。列车进站的气流吹起了他的卷发,他的眼神有些遥远。那一个刹那是不是想起了儿时的原野,房前的小溪?母亲唤我回家的声音,房顶上袅袅的炊烟,远处苍茫的天空和似乎无边无际的麦田?空气中飘着的是麦秸烧过之后好闻的香味,隔壁邻居家果实累累的枣树和石榴树就在不远处诱惑着我的舌头。there is a queens bound local train approaching the station. Please stand clear of the platform. 人群从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里涌出,又有一群类似的鱼儿涌入。今天人不太多,至少还有几个空位。我坐在车厢里,看着站台边眼神迷失在时间和空间里的孩子,突然间泪如雨下。

闭上的车门切断了音乐,我能看到大提琴手无声的演奏。弓弦徒劳的摩擦,男孩被音乐的灵魂吸引了,一动不动,忘记了登车,忘记了抢座。我看见车厢外面的他们开始轻轻的移动,越来越快。车厢里灯火通明,我的心陷入一片黑暗。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