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北方的挺哥
作者: aagent
域名: blog.mitbbs.com/aagen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1101000000 ~ 20101201000000


2010-11-24 16:29:25

主题: 忘情水 vs.相思泉 (3)
孟婆的眼睛深不见底。任何人都会被她莫名的魅力吸引,侃侃而谈的。

“哦, 你要找的女朋友是小玲么?”孟婆问道。

“嗯,是。”

“这样不正好么?你没有了女朋友,小玲又到了你身边。”孟婆说。

“但是,在接到小玲的信之前的那个暑假期间,可能是由于空虚困惑,我接受了另一个女同学的表白,她说她暗恋我很久了。。。”

“哦?”我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孩。他也会命犯桃花?人不可貌相啊。

“嗯。我见到小玲时,是新学期了。她出落成美女了, 里面穿着一件白T恤,和一条有腰身的粉蓝色的连衣裙,脸上满是快乐的站在那里。三年多没见了,她漂亮多了,我都不敢相信这是那个从小就围在我身边的小玲了。我带她出去吃饭,聊起分开的这几年,聊去过去的好时光,聊起现在,也聊起我和女朋友分手,她一直都很快乐还同情的落了泪。我又说起我的新女友,我感到她就不太高兴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处处关照她。很快地,她身边开始有男孩子围着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心翼翼的小玲了,而我发现,每个男孩子在她身边都呆不了太久,据说是对男孩子都很冷淡。于是,“冰美人”的雅号就传开了。而每次和我在一起却很热情,还挽着我的手臂走过校园,害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在别人的眼里,我就成了她的男朋友,尽管我再三解释也无济于事。

消息很快传到我新女友的学校,--我们就隔了两条街,总有一些联谊活动--,新女友来兴师问罪。小玲却又是一脸无辜的样子,躲到我的身后,像小时候。久违的哥哥感觉又回来了, 我劝服了怒气冲天的女友,安抚了受气包一样委屈的小玲,总算化解了一场危机。女友警告我不准再接近小玲。我只好照做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回避她。有几次,我发现她刻意在男生宿舍门前等我就借口回去取东西,躲了。从那以后, 我很少再看到她。

我开始大四了。忽然有一天,小玲来到我的宿舍,对我说,明天她要走了。他爸爸常驻美国,要带她一起走。

她以从不曾有过的不容置疑的口吻对我说,陪我出去走走。 

夏末的南方,月色如洗,桂影婆娑。徜徉在不知名的花的馨馥里,本来是让人愉悦的。可我和她都默不作声。

她带我来到校园边的一棵桂花树下,忽然回过身来,一把抱住我,把头埋在我的怀里,痛哭失声。我当时措不及防,两只手无所适从,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劲儿来,开始用手抚摸她的头发,跟她说,乖丫头,别哭了。看,哭得多难看。我捧起她的脸,月光下,她柔美的脸被泪痕割裂成碎块,又被桂树的影子洒上斑驳,看着让人心痛。我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泪,可她眼泪汩汩地留着,怎么也擦不干。

吻我,她泣不成声但坚定的说。见我迟疑,她用胳膊勾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拉到她的嘴边。我的嘴轻轻地触到她的脸颊。却不意她转过脸来,把冷冷的唇贴在我的嘴上,紧紧地贴着。我尝到她泪水的苦涩,我嗅到她处子的芳馨,我感到了她身体的颤抖,我自己一时也像秋风里瑟瑟的树叶。我从没想过会和她拥抱接吻,可那一刻,被缠绕在她特有的芳馨中,我忽然迷失了,迷失在一种幻觉里,迷失在一种氛围中,我拥着她,紧紧地。那种感觉没有丝毫的陌生,仿佛已经经历了无数;没有片刻的踌躇,仿佛已经期待了很久。 一切都是自然,一切都那么纯粹,一切都是那么的忘我,因为外面的世界依然不复存在,真个宇宙,只有我们两个人和两颗跳在一起的心。。。

我终于吻到你了,我终于吻到你了,她喃喃的说。 真好,真好,我爱你, 我爱你。 你知道么?这是我的初吻,我给你留着的初吻。男孩子跟我在一起,我连手都不让他们摸。我爱你,我愿意给你一切。只要你愿意,就连我一起拿去吧。我不再企求将来能和你在一起,我走也要走得美丽。

她不停的吻着我,絮絮地说着,本来我大学就可以到国外去的,但是我想你,想和你在一起。我说服了爸妈,来跟你在一起。你记得么?爸爸那次见到你的时候,对你的印象很好。 我骗爸妈说你很好,对我很好,我们在一起很幸福。可这次暑假,爸妈催我带你一起回去。我只好承认自己的谎言,他们这才决定要我出国。可我真的不愿意离开你。

可你知道么?她的眼泪还在汩汩而流,我吻她的脸,吻她的眼睛,却总也吻不干她的双眼。她说:在这里的每天都是煎熬,因为明知你在我身边却又不能和你在一起。每次看到你和她依偎的背影,我就幻想着那是我自己。我知道你不好见到我,就躲在远处,偷偷地看着你,哪怕是背影,也让我感到很幸福。只要有一天没有看到你,我都会魂不守舍,不知所措。上学期你们到外地实习那几天,我没有看到你,就到处找你的影子, 实验楼,自习室,图书馆,食堂,我还偷偷到你们宿舍去过,我以为你病了,还跑到校医院去了。后来在碰到一个你们系的女孩,告诉我你去实习了,我菜放下心,等着你回来,你回来的时候,瘦了, 我好心疼。看到你和你同学说说笑笑开心的样子, 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幸福。

记得小时候,夏天我们坐在当院儿乘凉,韩奶奶给我们将天上的星星,牛郎和织女的故事。看,记得么,那颗就是牛郎星,两边各有一颗小星星,是他一根扁担挑着两个孩子,和他相对的是织女星。我无数次在梦里这么吻你,无数次在梦里这么抱着你,就这么被你抱着,无数次在梦里这样和你一起看星星。我眼里,脑子里,梦里,生活里飘来飘去的都是你的影子。我真的不要离开你。我爱你,很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她说着说着,我们的嘴唇又粘在了一起。

那天夜里,我们就这样相拥着坐到天亮,听她喃喃不断的说话,和她不停的亲吻。她要我说爱她,喜欢她,她就不走了。可我没有,我没有说出那个爱字。至今我都记得她看着我时的楚楚可怜的眼神。

第二天,小玲走了,也仿佛掏去了我的心,带走了我的魂灵。我已不复存在了。和女友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莫名其妙的想起她,想起她的吻,想起她的唇,想起她月下楚楚可怜的眼神,想起她身上处子特有的芳馨。好几次,我独自一人来到那棵桂树下,怔怔地坐上好几个小时。我的脑海里每时每刻都会有她的影子出现,我发现我已经疯狂地爱上她了。我好像没有办法走出这个无影的魔咒。原来我对一个人的爱也会那么强烈到不可自制。

跟女友的交往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毕业后,我选择了到另一个城市,与女友远远的。这样
我可以夜深人静的时候,静静的想念小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是么?你后来见过她么?”孟婆问道,眼里的关切让你觉得温暖得和煦的春风,与这忘川河畔的凄凉,奈何桥边的肃杀,彼岸花的炫目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一刻,我也被感动得怔在一旁,心里途生一丝莫名的惆怅。。。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emory 版



2010-11-22 20:22:29

主题: 忘情水 vs.相思泉 (2)
“唉,说起来话长了。”小伙子脸上阴云密布。

———————————————————————————————————————
我和小玲是儿时伙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时候,小玲长的弱不禁风,总是怯怯的
样子。我比她大两岁,所以一直以哥哥的身份保护她不受别的小朋友的欺负。

我们从小学到初中,总是一路去上学。而每次在学校小朋友面前,她总是把头仰得高高
的说我是他的哥哥。当然,我的拳头也让那些妄图欺负她的小家伙们心惊肉跳。

当然,小玲在我的面前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她总是很细心的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给我留
下一些,笑眯眯地在一旁看我吃。过年的时候,尤其是每年我的生日, --嘿嘿,我自
己都不记得--,我总能得到她的礼物。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细心的观察我的喜好
。知道我喜欢甜的东西,几乎每天都有糖吃的。 他爸爸好像常年在外地,每次回来匆
匆而来,匆匆而去的。 

我上高中那年,她上初二,不知不觉间,她长成大姑娘了。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听说她
开始莫名其妙的晕倒在课堂上。有几次还送到了医院去抢救。 她妈妈说她得了青春期
综合征。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病。只是觉得她出院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开心的叫我哥哥
,应该没什么。

说句实在话, 我倒也不太在乎,因为我开始喜欢上我们班的一个小姑娘了,我的世界
忽然变窄了,只能容的下那个喜欢的姑娘。我没有勇气向姑娘表白,就在平时的交往中
,告诉了我的这个小玲妹妹。我只顾得自己的心情,却没有发现小玲的脸上越来越阴沉
,后来她好像连哥哥也越来越少地叫我了。可我竟然因为自己的心事完全忽略了这些。

那年深秋, 小玲家要搬到外地去了,她爸爸回来了。还让我去他们家吃了顿饭,那是
我第一次喝到了他爸爸带回来的洋酒,也是头一次跟他爸爸谈了半天话。他问及我的学
习,问及我的理想。小玲坐在一边, 静静地听着,不时地送上削好的苹果。

他们搬家的那天,是个周末,我和同学依约到外地去玩儿了。回来后,妈妈递给我一个
盒子,说是小玲留下的,来我家好几次,都说要亲手交给我。可是后来等不到我回来了
,就让妈妈转给我。她哭得很痛,妈妈说。

盒子里是一些我爱吃的糖果,一叠照片和一封叠着心形信。信里 娟秀的笔迹写着“故
园何人赏明月,明月千里照故人,故人此去音容渺,明月皎皎故人心”。我没太在意。
随后的日子,也快也慢,我终于向喜欢的姑娘表白了。我们开始了甜蜜的初恋。相约一
起上某大学。我考上了,她没考上,上了另一所大学,远在千里之外。

我始终搞不明白,相爱的人为什么会争吵,相爱的甜蜜被长期的分离折磨得体无完肤。
我们因着年轻而赌气,最终使我们柔弱的爱情变得不堪一击。终于,在我手捧花束,风
尘仆仆地赶到她的学校看她时,愤怒的花瓣散落在她和另一个男孩子的面前。

于是,日子变得太难熬了,我用酒精麻醉自己,我用香烟熏烤自己,我用不停的网上游
戏占据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可是精神却仍然飘荡在躯体之外,冷漠的看着远方,找寻着
往日温暖的记忆。在黑暗中,钻进我的梦里,把点点记忆的碎片,拼成啮人心髓影像,
扩散到每一个角落,让人逃无可逃,避无处避。

这时候,我收到小玲的来信,告诉我,她被我们学校录取了。

——————————————————————————————————————
“哦,这么巧?”孟婆的眼睛柔柔地看着他,我怀疑她会催眠术。否则,这样一个粗粗
拉拉的男孩子,怎么会讲这么多话?
我把相思泉水倒上,孟婆示意我先别递过去。因为,她似乎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emory 版



2010-11-21 18:41:58

主题: 忘情水 vs.相思泉
忘情水 vs.相思泉 – 引子------mayvillage (时不利兮吾不奔)

我打量着眼前的景致,暮秋时分,寒风肃杀。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尽,只余下枯枝在呜呜
作响。地上的草倒是半绿半黄,大约有河水的滋润,在薄薄的日光中隐隐透出些生气。
在过去,就是一条河,既不宽,也不深。一座破烂的石桥通向对岸。现下近了黄昏,竟
看不到那边的样子。

“这就是奈何桥了,”我不由的在心里冷笑,“名气虽大,也不过如此。”

所幸的是桥边还有人影绰绰,不必多想,自然是往人多的地方去。其实也只有这一条路
。 

走到近前,看桥头有间不起眼的茅草屋,高挑的幡帘儿,一个斗大的“孟”字。 下面
还有几行小字,待我看仔细了,不由仰天长叹。。。 

幡帘上写的清楚:

忘情水 ,相思泉,
一碗只要十元钱;
解药苦, 毒药甜,
喜欢哪个自己选。

看懂了?看懂了!过桥要交钱!

我以为自己放下了,放的干脆利落,万万没想到钱是不能放下的,无论何时何地。那,
摸遍全身竟没有一个铜子,唉。。。

生活就是一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至理名言总是会被反复证实,比如说,现在。

硬着头皮过去跟老板娘搭讪,“孟MM,这身搭配真不错。。。换了冬装很暖和罢。。“

老板娘正在打盹,听得此话抬起头,笑逐颜开道,“哎呀呀,客人来了!本店添了新品
种,相思泉,客官试一下? 忘情水也推出了新口味,只要十元。。。“

“十元啊。。” 我沉吟一下,决定老实坦白,“孟MM,这个,没钱不喝行吗?”

老板娘缓缓摇摇头,依旧笑颜如花。真有风度。。我开始有点喜欢她了。。。

“你来的正巧。。”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缓缓开口,“我正寻思找个帮手,业
务量大了,一个人忙不开。。。你在这里做三天的工, 如何?“

“Deal! 我该干什么呢?“

“把水打上来, 灌到杯子里,会吗?“

就这样,我开始了孟婆茶社的打工生涯。一边灌水,一边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




忘情水 vs.相思泉 (1)----aagent


有了伴,孟婆来了精神,不再无聊,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这前因后果。

“你看到来时的路了么?”

“嗯,很凄凉。”我蓦然回首,恍如隔世。

“那就是黄泉路,路边开满了彼岸花,无边无沿的,火红火红的像人的血,接引着人们
来在这忘川河畔,奈何桥边。”孟婆喃喃的说着。

黄泉路,彼岸花,忘川河,奈何桥,难道我真的进入了冥界?

“彼岸花,彼岸花,生于深秋满天涯,其叶也如雾,其花也如霞。
花开不见叶,叶生没有花,花叶两不见,生生交错加。
花香沁心肺,路人复想家。我汲忘川水,煮做孟婆茶。
孟婆茶五味,甘苦辛酸咸,路人饮此茶,忘忧驱清寒。
更有多情客,恨离思家园,我制甘露水,名为相思泉。
昨日尚缱绻,今朝隔黄泉。此去红尘隔,一别情思乱。 
梦里难相舍,何日再相见,饮我孟婆汤,重续来世缘。”

孟婆低吟着,幽幽的歌声,随着萧萧的寒风,荡漾着,低徊着,使我想起月下幽怨的秋
声。不知不觉,我已忘情,一滴泪掉进我手中茶碗之中。。。

“来碗茶,真的还走累了。”我的第一个客人进来了,是一个身材中等,短发精干的年
轻人。

“客官,这忘情水,相思泉,你要喝哪个?”我问道。

“什么怪名字,我听都没有听说过,有农夫山泉,给我来一个?”他大大咧咧的说。

“对不起,这孟婆茶社只有这两种饮品,口味却不同,酸甜苦辣咸,你可以自选。”我
说着,一边打量在一旁孟婆。

“有什么分别么?”小伙子问到。

看到我面露难色,孟婆上前言道“客官,这忘情水呀,让你忘掉今天的烦恼,这相思泉
么,让你得到明天的幸福。”

“这么好,不是吹吧,我能不能每样来一碗?”

“当然,当然,十元一碗,您随便选。”

“哦,这么贵,应该有道理的。”小伙子摸摸口袋,掏出一叠钞票,抽出两张,甩在桌
子上,“那就一样一碗。我要甜的。”

“好了,您是先要忘情水,还是先喝相思泉?”我问道。

“有什么讲么?”

“呵呵,没什么,就是先寻来世福,还是先忘今生苦的顺序问题。”孟婆又一次搭腔。
看来我这还真得实习一段才能熟练掌握业务。。。

“这个,那就先相思泉,后忘情水吧。”小伙子沉吟片刻,说道。

“得嘞,你就等好吧。”我一边答应,一边拿出两个茶碗,递给孟婆。。。

“客官,这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呀?”孟婆将两个茶碗摆在桌上,一边打量着小伙,
一边问到。

“找我女朋友,七天了,到处都找不到,真怪,过了前边那个牌楼,就到处是人,一个
个垂头丧气的,失魂落魄,路上这种花以前也没见过,这地方我从没来过。这到底是什
么地方啊?”

“啊,这里是孟婆茶汤馆,那边有个望乡台,前面是三生石。你和女朋友怎么闹僵了?
”孟婆轻描淡写的说了。

“咳,别提了,她走了,留了一句话,说我‘不理解她’,让我‘别再找她’。”小伙子说。

“噢?为什么不理解她?”孟婆饶有兴趣。

我从后面拎来了两个茶壶。开始沏茶。。



2010-11-19 12:16:01

主题: 新政初建,我来油一个?尽管砸砖。我正缺砖盖房子,呵呵。。
油得有点乱,不及狼兄文才之万一,心有愧焉。。。


恭候佳音至
喜风扣北窗
老骥伏旧枥
狼兄立新纲
执槊论英雄
掌书啸玄黄
新历荡清音
政顺起烁光
我赠歌一曲
愿比九霄长
文章岂有命
情愫亦无常
影乱任他去
色空又何妨
长歌天地间
久徊到故乡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2010-11-18 08:36:52

主题: Re: 感恩节单身party
赠虬髯客:

夜暮清寒一盏灯,漫数繁星。泪眼盈盈,却道云遮看未清

【 在 fenghuolun (虬髯客)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是啊,
: 夜已深,还有什麽人,让我这样醒着数伤痕,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
: 兄台慢慢游玩,老纳先去休眠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iebridge 版



2010-11-17 11:01:24

主题: Re: 沉吟
七弦泠泠松风寒
古调自珍多不弹
今日与君歌一曲
酒酣昂首仰长天


【 在 bigsail (河马·枷)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边看 paper 一边随便听些啥,听到这首,触动于中,呆了半晌。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GMVemnbFdw
: vhttp://www.youtube.com/v/FGMVemnbFdw
: 这是吕培原先生去年录于加州的一首《忆故人》,相传为琴僧竹禅所作,又传出自蔡邕
: 。呵呵,蔡邕啊,真是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
: 说是故人,似是初识。如此邂逅何?如此粲者何?
: 虽不是空山,尚不是满月,一样的沉吟。从古,从今。
:  -- 那谁,你看,你看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emory 版



2010-11-17 08:29:44

主题: 挺哥 郑重 申请NWWolf领导下的温情影色板芙。。
是否已阅读:1)《站规》2)《版务操作简易手册》?
已读

[申请ID]:
aagent

[申请版面]:
LoveNLust(文情影色)

[申请职务]:
版付

[版务经验]:
以前没有,以后会有


[申请纲领]:
辅助Nwwolf做好版务。活跃版面。并完全遵守Nwwolf的办版纲领如下:

服务广大版友,维护版面和谐,积极鼓励原创,倡导深度讨论,并循前例
不刻意排斥谈天说地。总之,尽力提供最佳论坛环境,保持现有“茶坊”色
彩。

[版规草案]:
尊旧例,推陈出新,随时而变。依斑竹与前规为纲来张目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oard 版



2010-11-17 07:57:35

主题: 采桑子
采桑子
巫山云雨苍海水,如梦山盟。如醉痴情。繁华浮沉月缺盈。
白驹过隙人生促,莫问前程,莫信幽冥。且看长空万点星。



2010-11-16 23:03:09

主题: Re: 瓶子座的人很难打交道的吗?
楼接白云端,
问云何绵绵
云诉相思苦
化雨泪涟涟


还在长。。

呵呵
【 在 anir (白云意如何)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楼居然又长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strology 版



2010-11-16 12:36:47

主题: Re: 心湖 —— Finding Sukha
瓶子, 嗯。。。

心里满是辛酸,
却仰着倔强的脸,
挂着不停的泪水
看着云起云飞的蓝天。。。

怕低头
看到自己的形单影只
和心灵深处的孤单。。。

更怕坚强的外表,
被泪水浸透,变软。
因而, 释放出
内心的缠绵。。。



【 在 weewow (梭影清遊)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請參見本人簽名檔~~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strology 版



2010-11-14 21:04:29

主题: Re: 心湖 —— Finding Sukha
很好的画。。赞。。。

我的心象天一样高
我的心像湖一样兰
我的心在天的尽头
我的心在山的那边

路途遥遥,不畏风寒
千山万水,何惧艰难

因为希望就在
我的心间


【 在 anir (和小猫一起回家) 的大作中提到: 】
: To my beloved Sagittarius friends :)
: Where the snow falls,
: Where the wind roars,
: Where the lake shines,
: Where Sukha hides.
: http://bluebooklet.files.wordpress.com/2010/11/sacred-lake-copyl1.jpg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strology 版



2010-11-13 20:04:45

主题: 高楼赋
巍峨万丈楼
直上接玉钩
摇得银河落
洗清千古愁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strology 版



2010-11-09 00:01:43

主题: Re: 【十月江湖】 茶烟(集作 似真似幻-更新17,18!)
接着充数。。。。



天涯芳草皆春风(下)

原来,这梦如是她的化名,她本是当今西域王的亲孙女,大王子的亲女儿石鸾公主。因为是家里的老大,大王子待她如掌上明珠,她从小就在府中受到高薪聘请的中土名士的教育,更是请来高手传她神功。及至她长大出落成美丽无比的大姑娘之后,她心里就长了草似的野了。在父王不知道的情况下,常常男装到市井游玩。当她无意中看到孤剑的时候,立刻被他那飘洒孤诣吸引了。她远远的欣赏着他,就像欣赏一瓶花。他无意中扫过来的忧郁一瞥,让她的心颤到浑身瘫软。她觉得这辈子注定是他的人了,就为那惊人的一瞥。

于是,她退去男装,扔掉华富,穿上粗布衣服,出没在孤剑时常出没的地方,她的优雅举止,谈吐不俗,很快让孤剑注意到了。然后就是她几次顽皮的诡计,让家人扮成流氓当街欺负她,引得孤剑出手相救。于是爱情在两人之间如水一般的交融了。。。

在孤剑睡着的时候,她偷看了他的宝剑,才意识到自己有幸结识到一个真正的英豪:名镇江湖的“孤剑一萍”。他为自己能跟这样的英雄在一起感到高兴。

她偷偷的从王府溜出来,与孤剑来到这世外桃源过起了男耕女织的日子。有了美丽的小宝宝。生活对于她来说就是梦中的美好。不想,父王派人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他们。父王的管家出了个馊主意,绑架小豆豆,利用孤剑去盗取神笔。

于是就有了这绑架血案的由来。梦如本人也被蒙在鼓里。当他父王对她坦言之后,她恨自己的父亲,全然不念女儿的幸福,打乱女儿的安逸生活。更为可气的是,父王因为它私自逃婚,有辱门风,让她与孤剑分手,她志死不从,父王就威胁等孤剑盗回神笔后要杀掉孤剑以灭口。梦如感到自己心灰意懒,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边是自己挚爱的夫婿。而父亲的手里还有自己的亲骨肉豆豆。她思忖再三,决定等孤剑回来,把一切都告诉他。

孤剑听完了梦如的叙述,振聋发聩,呆若木鸡。幸福的日子难道真的就这么短暂。
梦如让孤剑发誓不要伤害她的父王。
“好,我答应你。”孤剑拭去梦如的泪。“我们带着豆豆一起远走高飞。”
“嗯。。。”梦如恍恍惚惚的答应着。嗯,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回到过去的平静和安详,那是多美好啊。梦如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的父王就是到天边也要追杀他们的。

说话之间,他们来到豆桥之上,两人依偎在桥栏杆上,看着月辉东升,梦如轻声低吟的唱道:
“云阶风摇花影碎,霜庭漫步微寒。
清辉澄照此心繁。
萧萧枫叶舞,飘锦过栏杆。

举案齐眉金玉梦,儿欢夫敬妻贤。
殷殷悲怆石桥边。
相约来世见,再续此生缘。”

吟罢,她站起身来,对着孤剑轻盈地万福。“请让我用汉人的礼节再来拜见我的夫君。你一定要多多珍重,找回我们的女儿。”

站起身形,她两颗深邃如渊的眼睛看着孤剑,没有悲伤没有哀怨。只有发自内心的微笑,她轻轻理一下耳边的乱发,看了一眼天际星运,孤剑正有些错愕,只见她一个“迎风展翅”飞过桥栏,溪边的碎石见证了梦如的香消玉殒。。。

“梦如。。。。”孤剑疼得昏死过去。等他醒来时,星月满天,脑海里是身穿公主服的梦如的身影“真的是‘飘锦过栏杆’。。。”

孤剑从此在江湖上消失了,江湖上有他的传说,却没有了他的身影。倒是的西狭郡地界多了一个故言寡语,心死如灰的双A捕快。只有他儿时的伙伴西狭太尉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只有孤剑自己知道,十六年来,他一刻也没有放弃对梦如的思念和寻找豆豆的念头。
。。。。。。。

如今,梦如,不,一个长得如此像梦如的人就在眼前。孤剑的心里翻出千尺狂澜。“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抢神笔?”

柔一刀捂着伤口,强喊:“豆豆,这个双A捕快就是你的爸爸,孤剑”

“啊”人群一阵惊乱。孤剑和黑衣人互相打量,孤剑沧桑的眼睛湿润了。黑衣人却冷冷的看着,“你就是杀死我娘的人。我要为我娘报仇。杀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霎那间,三支梅花针向孤剑飞去。身形一变,挺剑刺向孤剑的咽喉。

孤剑心里一惊,本来满腹柔肠,被豆豆一番话说得如一盆冰水浇头。以孤剑的身手,这些暗器和剑刺根本就是轻易就躲得过的,但由于他看到豆豆,想到梦如,早已心冷如铁,就让我死在豆豆的手里,去见我“飘锦过栏杆”的梦如去吧。。。。梦如,我来了,对不起,让你等了十六年,你孤单吧,我也孤单,我们的女儿大了,好漂亮,像你一样。我可以放心的和你在一起了。。。。。。。





【 在 aagent (不接风情的挺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我就不客气地滥竽充数了。。。呵呵
: 天涯芳草皆春风(上)
: 柔一刀和孤剑对话里一段侠骨柔情的江湖恩怨,听得大家如痴如醉。全不料想,从人群
: 中一个黑影闪过,瞬间血光迸溅,柔一刀倒在血泊之中。嘴里呢喃“神笔,帮我抢回神
: 笔”。
: 孤剑从悲情中蓦然警醒,抬头看去,数丈开外的屋脊上,一个身影身轻如燕。那身影是
: 那么的熟悉,曾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里,他不禁脱口大叫“梦如。”话音未落,就地
: 拧身,一个“旋风平地起”,早已立上文清茶馆的房脊。
: “蹭!蹭!蹭!”艾老板,叶青,冒泡泡,太尉,已知和玉生烟,也已从不同的方向。
: 跳上屋脊,把黑衣人围在中间。
: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2010-11-08 19:27:12

主题: Re: 【十月江湖】 茶烟(集作 似真似幻-更新17,18!)
那我就不客气地滥竽充数了。。。呵呵


天涯芳草皆春风(上)

柔一刀和孤剑对话里一段侠骨柔情的江湖恩怨,听得大家如痴如醉。全不料想,从人群中一个黑影闪过,瞬间血光迸溅,柔一刀倒在血泊之中。嘴里呢喃“神笔,帮我抢回神笔”。

孤剑从悲情中蓦然警醒,抬头看去,数丈开外的屋脊上,一个身影身轻如燕。那身影是那么的熟悉,曾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里,他不禁脱口大叫“梦如。”话音未落,就地拧身,一个“旋风就地起”,早已立上文清茶馆的房脊。

“蹭!蹭!蹭!”艾老板,小青,冒泡泡,太尉,已知和玉生烟,也已从不同的方向。跳上屋脊,把黑衣人围在中间。

“你究竟是谁?”孤剑的眼里满是迷茫和柔情,“可是。。我的梦如么?”眼前浮现出十八年前的情景。。。

十八年前金秋的西域,自是风景迷人,有诗为证:

叶黄黄,林灿灿。一沐秋风,满地铺金毯。
静水微波瑶锦颤,三五残荷,半倚斜阳畔

树萧萧,云淡淡,雾瘴烟岚,隐隐峦山浅。
归雁声催天际暗,新月初升,落落疏星散

孤剑当时流浪到这里,与一个叫梦如的姑娘一见钟情了。那西域女子向来举手投足间,婉转自多情,与中原女子的矜持娇怜相比自是不同。年轻的孤剑真的有“一醉温柔缱绻中,天涯芳草皆春风”了。完全忘记了江湖的是非恩怨,忘记世间“今夕是何年了”。

那梦如姑娘,不只对中土文化了如指掌,更会吟诗作画,抚琴煮茶。更有一身了得的轻工和精妙的剑法。但她对自己的身世讳莫如深,从不言起。孤剑问过几次,辄被其王顾左右而言他遮掩过去。

他们在天上脚下的一条小溪旁住了下来。转眼,他们有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乳名豆豆。长得面如温玉,目似点漆,煞是乖巧可爱,这孤剑梦如自是当她为目中之睛,呵护有加。为了方便出行,他们并请人在水上建起一座石桥,在豆豆两岁那天建成,梦如亲笔写了“豆桥”两个娟秀的字,请石匠放大镌刻在桥上。

那日孤剑从山上砍柴回来,看到自家院里狼藉不堪。到得近前,才看到妻子梦如昏死在当院。急匆匆赶过去唤醒娇妻,梦如醒来,一口鲜血喷出来。“豆豆,还我豆豆。”

孤剑看到门板上订了一封信件,“欲会麟儿面,陡峭神笔现。”梦如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了一下,孤剑才知道,自己苦心孤诣要隐藏的“孤剑一萍”的身份原来走早就在人家的掌握之中。

这中原第一剑“孤剑一萍”并非浪得虚名。身背一柄“朱砂一点红”的神剑,从没有人看到过宝剑出鞘,因为即使杀人也没有见过剑锋滴血。更为绝伦的是他的轻功,江湖神传,一把浮萍撒去,孤剑早已到湖的对岸。
今天一帮歹人冲进家里,带走了豆豆,扬言要孤剑盗得陡峭笔庄的神笔,来换回豆豆,他们打晕了梦如,扬长而去。 

孤剑救儿心切,安顿了梦如,就只身来到这西子湖畔。从这拥有5百年历史的陡峭笔庄盗出了神笔。回到西域家中,见过梦如。此时梦如俨然一付公主的打扮。她第一次向他道出自己身世的秘密。。。

【 在 aihuahua (玉生烟)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高兴(但假装平静地)等待孤剑兄续笔! :-)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oveNLust 版



2010-11-03 15:59:02

主题: 小说:午练
午练


每天中午的例行跑步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

很长时间,我有几个不总是固定的,时常一起跑步的“跑友”,随着天气慢慢地转冷,有几个人就时来时不来了。通常情况下,就我和Tom两个人并肩跑在美丽如画的工业园里,这两天Tom也没来,就我一个人跑了。碰到他部门的人问起,说他请了两天假,在家做honey-do list。今天会来上班。这不,一大早,就收到他的Email:Buddy,I am here, gonna run your ass off today. Lol….我笑笑,你哪是我的对手?

中午,到更衣室里换了训练服,跑步鞋,系紧鞋带,来到门外,开始做准备活动,踢踢腿,抻抻腰,这个地方是我们一干人等聚合开始跑步的地方。一般来说,几分钟内,就会有人来加入。今天我作完一整套准备活动,竟没有人来,Tom也没来,心里有点失落,却也只是想想,就开始热身慢跑。

路过技术中心东门的时候,远远的看到有一群人在围观,一定是又有什么新产品出来展示,或者谁收藏的老式汽车拿来展览了,那里每天都有事情发生的。 我心里想着,没有停下脚步。

不知不觉地,我感到有个身影在晃动,回头一看,Tom竟然跑过来了,我心里当然很高兴,放慢了脚步。等着他的加入。Tom 今天的心情好像格外好,像天气一样的晴朗, 他脚步也轻松得很,一边跑,一边絮絮叨叨。没办法,他就是这么个善谈的人。他先说天气真好啊,这种天气还要坐在暗无天日的办公室里简直是浪费生命。再说真讨厌,从Labor Day 到Thanksgiving Day之间竟然没有节日可休,而这期间,Michigan的天气是全年里最好的,色彩也漂亮,北密红叶飞瀑是世界上最棒的景观。还有Sleeping Bear Dune的沙丘和湖滨应该美得一塌糊涂的。可我们却要在这该死的大楼里做奴隶。然后,他说起来,这两天收拾他那个6英亩半的“庄园”,砍伐了几棵大树,收拾枯草,败叶,累到了,比他年轻12岁的娇妻Helen晚上老是叫鸡。身体有点不适,该去看医生了。我打趣说要不要来点伟哥加加力。他说,现在还能对付,估计不久就不济了,到时候请你去帮忙好么?说完,笑得爽朗无比。 

一英里的路程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跑完了。Tom居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依旧轻松自若地跑在我的旁边。我开始暗暗地加了速度,也没感觉他的异常。仍然喋喋不休的说自己的房子烟囱该修了,下雨水都漏到屋里了。房后的木头台子一根支柱朽蚀了,需要换了,估计熬不过冬天。Driveway 上的石屑要再铺点,明年好往上面铺柏油。院子里的路灯杆子该油漆了,灯泡该换了。儿子说Thanksgiving带个女孩子回家来,是个漂亮的中国女孩。背不住是你的老乡,Charles, 也是从北京来的,你也许会认识的。

哦。我喘着气说,你知道么?北京很大,一个城市的人口比整个Michigan和Ohio的人口总和还多,别抱多大希望我会认识她。

一定会的,你这个人很会与人交往的。他跑着说着。

好吧,你可以邀请我到你家的Thanksgiving Party。我也喜欢Helen。我喘着气说。

当然,她也喜欢你,说你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对了,打猎季节快到了,我们可以哪个周末到我家邻居的林子里去打猎了。回来让Helen给我们烤鹿肉吃。

你那么多活要干,哪有时间,你不会是要我给你当奴隶去吧?我不停的叨着气

你真聪明,我喜欢你。帮帮忙,你会有回报的。他说着,我能感觉他调皮地挤眉弄眼的样子。 

No, thanks, I will pass. 我说。

Oh, Come on, Helen will be disappointed. 他说。

It is none of my business, man. I like deer meat, and Helen, but works, no. 我故意激他的说。

剩下最后一英里了,我加快了步伐,以为像往常一样甩开他,他居然一步不落的跟着。嘴里还在絮叨着。前妻和儿子老是找他和Helen的麻烦。没办法。Blah, blah, blah…

最后500米的时候。我慢下来,他仍然跟着,我很诧异Tom这两天的变化,一般来说他是跟不下来的。慢跑变成了快步走,然后是慢走,他还在絮叨。我觉得很奇怪的看看他,脸上是真诚的笑容,没有疲惫的痕迹。

我们经过东门的时候,人群还在那里围着一辆急救车。我们慢慢走过去,想看看究竟。忽然他很诧异地说,Helen来找我了。远远地人群里,我看Tom的娇妻Helen,回头看时,Tom不见了,我以为他挤到人群中去了。我走上前去,向她打招呼,她回过身来看到我,两眼满是泪水。我说Tom刚才跟我一起跑步,还说起你来着,这会儿也许去了洗手间。她惊奇地瞪着我,好像我在痴人说梦:Charles, are you OK?Tom just passed away 30 minutes ago here. How can he jog with you? 

It’s impossible. 我说着,看向四周,人们目光里都是狐疑。Tom也站在那里。刚想叫他,他冲我笑笑,挤了一下右眼,然后就像影像似的透明地幻化进了空气里。



2010-11-02 14:00:06

主题: Re: 此心安处是吾乡
有种无法安静的心情叫渴望
有种无法停留的生活叫流浪
有个无法到头的理想叫远方
有个无法归去的记忆叫家乡。。。


【 在 awaterlily (小水车)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我安慰一下
: 盼了好久的回国之行看来是要泡汤了
: SIGH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Zumba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