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唐风复兴
作者: TangfengLee
域名: blog.mitbbs.com/TangfengLe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80301000000 ~ 20180401000000


2018-03-17 15:29:08

主题: 搭讪,在一个校园的春天
搭讪,在一个校园的春天
李唐风



很久以前的事了,不知道该算作自己主动搭讪,还是被搭讪。

印象中是大学二年级那年四月的一个早晨。学校离家近,周末常回家。周一返校前,母亲一大早特地煮出来一饭盒茶叶蛋,让带去自己吃外,也给同宿舍的外地同学们尝尝。

骑车进了校门,直接赶去上课。阳光明媚,校园里满是绿树青草,各色大小花枝已在准备着盛夏的莅临。同学们纷纷走出宿舍楼和食堂的门口,迈向各大教学楼。

经过图书馆后,晨风吹来一股寒意。一看还有五分钟,忍不住停下来,脚还跨在车上,从背包里端出饭盒,打开来一阵香气,拣出一个壳儿敲得最破的茶叶蛋,迫不及待地剥开,三口两口地咀嚼着,有着红烧肉的味道却没有红烧肉的油腻,浑身一下子补充了热量。

刚嚼出兴头,考虑是否再来一个,忽然身后空气中传来一波脆生生的涟漪:“嗯……哪……这是什么?好香哎!”接着是另一阵银铃般的清脆:“可不是,嗯……”又是一阵美妙的唏嘘。

我不暇思索地回答:“是茶叶蛋,这儿还有几个……”随即扭头看向身后,是两个不认识的女生,现在已想不清她们的穿戴,应是连衣裙,或是短衫长裙,反正是白色与花色混搭的那些个种类。早晨穿着长袖长裤的我,看着她们的短袖裙子,不但觉不到春风的早寒,反而感到夏日清晨的凉爽提前了两个月,迎面拂来。

她俩正端详着路旁灌木上的几簇鲜花,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凑近了鼻子唏嘘不已,一幅天真烂漫,旁若无人。

我忘了自己刚才的话有没有说完,因为已经和着茶叶蛋,一股脑儿从嗓子眼儿咽下了肚。遂了那一刹那的祈祷,我把自己变成了一尊雕像,不敢惊扰了眼前旁若无人的烂漫。

真是上天造化,女生们总是对花花草草、孔雀蝴蝶,对颜色和香气,特别敏感,难怪她们总喜欢从大自然中采集来,移植到自己的身上、衣服上、首饰上、屋子里和香水中。我天天经过那丛灌木,从未留意过什么特殊的香气,倒是茶叶蛋此时的味道更吸引我些。至于校园里春夏盛开的花花草草,虽然五颜六色,也总觉得,还是校园里那些五彩缤纷、翩翩飞舞的衣裙,更惹人注目。

“哎呀,上课要迟了,快跑……”诺大的花丛,一下子分出两簇来,一串串银铃摇曳,踩着脆生生的涟漪,追着春风,飘飘忽忽地飞远了。

我的头也随着目光扭转,从呆若木雕的魔法中解脱出来,也骑向教学楼。晃一晃微微发木发酸的头颈:刚才是咋回事儿?

真是从未想过的画面:一片春色满园的青葱天地,中心是五彩缤纷的鲜花和两簇旁若无人的如花的烂漫,香气清新,旁边一个脚踩单车呆立的人型木雕,手持饭盒,盒中散着馋而不腻、红烧的五香……置身其中,是幸运儿还是悻悻然?是喜剧般的滑稽,还是雅俗共赏的幽默?

我还是迟到了。

推开教室门,看着黑板前教授鼻梁上加厚了的镜片,以及阶梯教室里不约而同扭过头来的多数陌生的脸,才想起这是几个学系一起选修的大课。不好意思地倒吸了口气,用手指蹭了蹭我那不太灵敏的鼻子。

隐约间,仿佛牵进了一丝似陌生、似熟悉的……淡淡的花香……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emory 版



2018-03-17 15:09:48

主题: 一个将更风骚的骚人……可喜可贺
一个将更风骚的骚人……可喜可贺
李唐风

锐强兄:
春天的花,如果提前在冬季开放,除非在温室里供少数人观瞻,才能孤芳有赏。若开到了广阔天地,只能在众目睽睽下,被严冬瞬间摧残。在冬天随处盛开的,只有冰清心冷的雪花。

匠心经年的陈酿,如果加入工业酒精的行列去清洗油污,或与医用酒精为伍去清洗伤口,想必都不会很胜任,而且成本、代价太大,太浪费。

一个用心灵观世与表达的作家,每一部新作,就是其生命所绽放的鲜花,本应在春夏温暖的天地中贡献姿彩与芬芳;每一部新作,就是其心中酝酿经年的美酒,本应在不需清洗油污的场合、不必清洗伤口的时刻,为健康、自由、快乐和欢聚的人们尽情享受。

当一部优秀作品因不合时宜、不落俗套而暂时埋没,有两个理由,应该恭喜作者。

一、老天眷顾,不愿看到美丽的鲜花被严冬秒杀,却只赢得少数人的怜惜,以及多数人对“理所当然”的冷淡和对“不合时宜”的嘲笑;不愿看到美酒的香气被甲醛与乙醇合谋的刺鼻煞气所窒息,不愿看到优雅的醇厚被血渍与疮脓所玷污。于是,把鲜花藏入温室,把美酒封存地窖。

二、自由的环境有助于自由的思考,让思想更轻灵、更富变幻,但也会让思想更易挥发、漂散、轻浮,而不易专注、凝炼、吸收与结晶。不自由的环境,限制了自由的思考,但只要保持心灵的自由,反而有助于思想的专注、凝炼、吸收与结晶。屈原如果不是因为被楚王及贵族社会埋没,在当世难逢知音,而是能随时畅所欲言,一有作品就立刻被发表、点赞、传颂,又如何锤炼出《离骚》,如何给后世无数知音留存悦耳、赏心、脱俗的共鸣,两千年不衰?

当然,锐强兄已经这样戴着枷锁跳舞多年了,作品中不难流露厚积薄发的风采,动人心情处,足以演戏剧影视,动人心智处,足以传课本课堂。再多埋没些时日,难道不是为了将来,让那一坛陈酿开封时更醇香,让那一位骚人更风骚吗?

不会被不合宜的天气所摧残
不会被流俗的套路所迷陷
一个将更风骚的骚人
……
可喜可贺!

弟唐风拜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