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唐风复兴
作者: TangfengLee
域名: blog.mitbbs.com/TangfengLe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80201000000 ~ 20180301000000


2018-02-28 21:31:17

主题: 唐风书评:《病隙碎笔》读感之一
唐风书评:
《病隙碎笔》读感之一

李唐风

去年看一篇对已故作家史铁生的介绍,写过一则感言并产生要读他作品的意愿。今天终于读到了他的《病隙碎笔》。下面是对头两页的读后感。

第一页开始,便觉字字珠玑,心弦之上,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回荡着美妙的共鸣。心生快慰:能够这样地成为他的知音,既是对往者崇高的敬誉,也是后生难得的荣幸。

他开头谈到对信仰的理解,分享出的超常智慧,来自于他40年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所承受的苦难,以及超越于苦难的理性与感性合一的洞见。我看到一颗心,宛若镜湖,如此明澈,既透见他的内心,又反映着世界的分明。其内心与世界的映像,竟如此和谐,似给人以内外无别、主客观一体、天人合一的境界。得与失、苦难与福乐、喜与悲、天地人神鬼等等,分明得再难以混淆不清。

一泓止水
无波,映世界之永恒
微文,映世界之永动



附录《病隙碎笔》书摘:





有一回记者问到我的职业,我说是生病,业余写一点东西。这不是调侃,我这四十八年大约有一半时间用于生病,此病未去彼病又来,成群结队好像都相中我这身体是一处乐园。或许“铁生”二字暗合了某种意思,至今竟也不死。但按照某种说法,这样的不死其实是惩罚,原因是前世必没有太好的记录。我有时想,可否据此也去做一回演讲,把今生的惩罚与前生的恶迹一样样对照着摆给——比如说,正在腐败着的官吏们去做警告?但想想也就作罢,料必他们也是无动于衷。



生病也是生活体验之一种,甚或算得一项别开生面的游历。这游历当然是有风险,但去大河上漂流就安全吗?不同的是,漂流可以事先做些准备,生病通常猝不及防;漂流是自觉的勇猛,生病是被迫的抵抗;漂流,成败都有一份光荣,生病却始终不便夸耀。不过,但凡游历总有酬报:异地他乡增长见识,名山大川陶冶性情,激流险阻锤炼意志,生病的经验是一步步懂得满足。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多么清爽。咳嗽了,才体会不咳嗽的嗓子多么安详。刚坐上轮椅时,我老想,不能直立行走岂非把人的特点搞丢了?便觉天昏地暗。等到又生出褥疮,一连数日只能歪七扭八地躺着,才看见端坐的日子其实多么晴朗。后来又患尿毒症,经常昏昏然不能思想,就更加怀恋起往日时光。终于醒悟: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灾难的前面都可能再加一个“更”字。



坐上轮椅那年,大夫们总担心我的视神经会不会也随之作乱,隔三岔五推我去眼科检查,并不声张,事后才告诉我已经逃过了怎样的凶险。人有一种坏习惯,记得住倒霉,记不住走运,这实在有失厚道,是对神明的不公。那次摆脱了眼科的纠缠,常让我想想后怕,不由得瞑揖默谢。

不过,当有人劝我去佛堂烧炷高香,求佛不断送来好运,或许能还给我各项健康时,我总犹豫。不是不愿去朝拜(更不是不愿意忽然站起来),佛法博大精深,但我确实不认为满腹功利是对佛法的尊敬。便去烧香,也不该有那样的要求,不该以为命运欠了你什么。莫非是佛一时疏忽错有安排,倒要你这凡夫俗子去提醒一二?唯当去求一份智慧,以醒贪迷。为求实惠去烧香磕头念颂词,总让人摆脱不掉阿谀、行贿的感觉。就算是求人办事吧,也最好不是这样的逻辑。实在碰上贪官非送财礼不可,也是鬼鬼祟祟的才对,怎么竟敢大张旗鼓去佛门徇私舞弊?佛门清静,凭一肚子委屈和一沓账单还算什么朝拜?

二十五

灵魂不死,是一个既没有被证实,也没有被证伪的猜想。而且,这猜想只可能被证实,不大可能被证伪。怎样证伪呢?除非灵魂从另一个世界里跳出来告密。

可是,却有一种强大的意志信誓旦旦地宣布:死即是绝对的寂灭,并无灵魂的继续,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唯此才是科学,相反的期待全属愚昧,是迷信。相信科学的人竟很少对此存疑,真是咄咄怪事。未被证伪而信其伪,与未被证实而信其实,到底怎么不一样?倘前者是科学,后者怎么就一定愚昧?莫非不能证明其有,便已经是证明其无了?这就更加奇怪,岂不等于是说一切猜想都是愚昧吗?可是,哪一样科学不是由猜想作为引导?

局面似乎不好收拾。首先,人出生了,便迟早要死,迟早会对死后的境况持一种态度。其次,死后无非那两种可能,并无第三类机会。最后,那两种可能无论你相信哪一种,都一样不好意思请科学来撑腰。

二十六

但猜想是必要的。猜想的意义并不一定要由证实来支持。相反,猜想支持着希望,支持着信心。一定要把猜想列为迷信,只好说,一律地铲除迷信倒不美妙。活着,不是仅仅有了科学就够。当然,装神弄鬼骗人钱财的,自封神明愚弄百姓的,理应铲除。但其所以要铲除,倒不是看它不科学,是看它不人道。原子弹很科学,也要铲除。一个人,身患绝症,科学已无能给他任何期待,他满心的坚强与泰然可是牵系于什么呢?地球早晚要毁灭,太阳也终于要冷下去,科学尚不知那时人类何去何从,可大家依然满怀豪情地准备活下去,又是靠着什么?靠着信心,靠着对未来并无凭据的猜想和希望。但这就是迷信吗?但这不能铲除。相反,谁要铲除这样的信心,甚或这样的迷信,倒不允许。先哲有言:科学需要证明,信仰并不需要。事实上,我们的前途一向都隐藏在神秘中,但我们从不放弃,不因为科学注定的局限而沮丧。那也就是说,科学并非我们唯一的依赖,甚至不是根本的依赖。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2018-02-17 00:47:52

主题: 现代诗:乡-愿
现代诗:乡-愿
——感《卓日克诗选》
李唐风

俄文楼古树
前世今生铭录
室女座流光
人间世事沧桑
岁月的镰刀,收获彩云的雨穗
大雨,泥泞着故乡土,丰满了家乡水

创业者啊,请远离故乡
创业者啊,请开拓远方

流淌的家乡水,为你一如既往
哺乳你的生命,茁壮你的翅膀
泥泞的故乡土,铭刻你的志向
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丝希望
一步一份乡心,一步一身昂扬

人在路上
云霾后的星河,为何常入梦乡?
八百万年光
恰一箭之遥,猎手射天狼
人马合一,百步徜徉
蓦然回首,室女抚天琴,依稀当窗
看不见素手,听得见悠扬 … …


附:《卓日克诗选:总有一只白鸟飞向远方》

岁 月

刚打开抽屉 看到
旧手机上碎裂的屏
想想 都是岁月

窗外穿过树叶的那些
阳光轻轻打在地上
就像一明一暗的时光
有节奏地来 有节奏地去

嗨 岁月
那高空中的镰刀
究竟想要收割什么
我只是千年前一块凉凉的铁
还有一丝浪漫 一线棱角


室女座

一眼望去
你眼中淡淡的青色
就流淌在整个天空
山川与河流

诸神在清晨起舞
室女座 你的家乡
八百万光年之远
你的星体运行呼啸生风
很多年后 掠过人间四季
厮杀的战场 寂静的山谷

你一眼望过沧海桑田 历史
是茅草屋顶凝满的露珠
墨绿森林的上空生长未来
每个枝杈延伸不同的时空

枝杈前的人们啊 跋涉开拓
或是傍水而居的人们
谁像醉汉般努力控制脚步
谁如被牧的羊随波逐流
很多年前的风 诸神的记忆
是否也曾触摸某个生命
清洗过谁的双眼和胸膛

即便我对未来一无所知
就像陷入无边的黑暗
我知道我看得到你
总有一只白鸟飞向远方
那依稀可见的
自由羽翼上闪烁着的
是你眼中淡淡的青色光辉

大雨

静下来吧 也许
我们会看到声音的颜色
空气中纵横激荡的
无数声音
红色是希冀
蓝色是忧郁
然而四处寂静
无风的雾色的夜
北方的熟睡的城

是不是所有人
都在梦中默默倾诉
爱 欢喜的 担忧的
是不是天空的云已储满了
这座城一整夜的声音
是不是磅礴的雨即将来临
然后是彩虹和新的一天
红色是希冀
蓝色是忧郁
 
俄文楼古树

我的故事都在这棵树里
这颗巨大的古树
每一个枝杈
都存满这世界的古往今来

在古代 我是一名武士
牵马走过旁边的小溪
邂逅洗衣的姑娘 那一刻
我们的光影被投射在这棵树里

在今世 我曾在这里求学
在夜晚凝视这颗古树
思索生命和死亡
永恒和瞬间

今天 我失意的时候
也来到这里
看看自己的前世今生
领略平和、巍然不动

一切都会过去
一切都被铭刻
一切都是瞬间
一切皆为永恒

致创业者

那天我们谈到深夜
关于如何生存
细节我已记不清了

我只记得离开时
我们在大风里却看不到风的形状
那时我们彼此微笑
眼神 温暖有力

故乡

火车向北
像逆流的河
今夜我要回到这里
时间的起点
我曾是一个少年
从这里离开

今夜我要看千年前的星光
听千年前的声音
琴声呜咽
琴声已漂泊了多久?
我紧锁的眉头
也曾是你栖息的地方

离开

好吧 朋友
我们相忘于此
白色的马和生锈的兵器
你向远方而去

你说当你离开的时候
爱过的一切都出现在眼前
并不是要用幻想驱赶一路荒凉
你的内心始终温热
而藏在深处的伤痕
只有上天才看得到

好吧 朋友
今天我们相忘于此
有一种难过说不出来
只好放在某个地方
没有人知道它曾经存在
没有人知道它已经风干


-

李唐风的博客 - http://www.mitbbs.ca/pc/pcdoc.php?userid=TangfengLee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现尘沙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KU 版



2018-02-17 00:22:50

主题: 聆见《你的模样》,一种难忘,一种淡忘
聆见《你的模样》
一种难忘,一种淡忘

李唐风

一首好歌,不但拥有好的歌词、好的谱曲、好的配乐、好的演唱,还能陶冶出好的听众。《你的模样》,就是这样一首歌,一个简单的demo,不长的词句,低回清悠而不必高亢嘹亮的吟唱,几遍听下来,已经打开了我的眼耳,滋润着我的心灵。

亲耳聆听,开心观赏,让我的智慧摆脱了头脑的束缚,遨游在心的海洋。长江黄河汇入的历史泥沙,不过是无边海岸线旁两处不起眼的黄斑。海底有更高耸的峰、更深沉的谷,以及被淹没的更辉煌久远的文明。水面上飘满的碎金是太阳慷慨的挥洒,此起彼落的潮汐,是月亮多情善感的牵挂。心的海洋啊,你如此浩瀚,接天灌地;你又如此渺小,好似银河苍龙的泪滴。这一滴眼泪,可是来自巨龙的一声悲叹?还是来自无数龙的传人,生生世世的哀怨?一滴情泪,如何亿万年未干?

你的模样,有一种美好,曾经在眼前,映出我心湖的荡漾。刹那前而来,刹那中得见,刹那后离开。然后,留下一缕难忘中的淡忘,渐渐模糊,渐渐缺漏,渐渐留出了空白。那又是一片淡忘中的追忆,于模糊中蔓延,于缺漏中培植青春的花草,于留白处七彩工笔,或在它处泼墨,而让所有留白,越发写意。

你的模样,有千种美好,虽只在空间的一点相遇,时间的刹那错过,却仿佛人间众生的一颦一笑,都留下了你的神态,一花一草都染上了你的姿彩,日月风云都牵挂了你的喜与忧、恨与爱。

你的模样,有一种爱,超越了爱情炙烈的短暂,在岁月的冲淡中越发温暖;超越了家庭与亲情的束缚,在淡忘中坦然,在难忘中圆满。

你的模样,有千种爱,在我心底播下一粒种子,痴情地萌芽,专情地茁壮,开出多彩的花,结出多情的果。

“从容又惆怅的模样”,“成熟而年轻的模样”,“亲近又遥远的模样”,这会是什么样的模样?在广告界、新闻界、美术界,人们常说:画面给出的信息,超过文字千万倍。可是,在歌与诗中,寥寥几个汉字的“你的模样”,该用什么画面、多少画面来展现呢?又该用多少想象来填梦呢?

“在梦中我会一次又一次,回想你清晰而模糊的模样……”听到此处,我顿悟:你的模样,是休想用画面来描述的。至亲至近而无比清晰的模样,不必去描画;时空遥远而无比模糊的模样,无法去描画。

听歌到此时,竟然与演唱者不约而同地唱起了“啦啦……啦…啦……啦啦……”

这是每一次,当我象陶渊明一样得意忘言时,唯一的抒情方式。

附:

你的模样

作词:袁春
作曲:廖岷
演唱:廖岷

是你那浅浅的问候
唤起了未名的悠悠沧桑
你依然难掩的羞涩
是清风中飘逸的你
从容又惆怅的模样

是你那熟悉的音符
拨动着你我甜蜜的忧伤
你依然迷人的纯静
是歌声中款款的你
成熟而年轻的模样

是多年渴望的重逢
青春着尘封已久的泪光
你依然不变的守候
是岁月中流动的你
亲近又遥远的模样

当人潮散去
我仿佛看到你穿过长长的雨巷
又回到那冰封的湖面
你我一同牵挂的远方

当人潮散去
我仿佛看到你穿过长长的雨巷
在梦中我会一次又一次
回想你清晰而模糊的模样

-

李唐风的博客 - http://www.mitbbs.ca/pc/pcdoc.php?userid=TangfengLee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现尘沙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KU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