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唐风复兴
作者: TangfengLee
域名: blog.mitbbs.com/TangfengLe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401000000 ~ 20170501000000


2017-04-29 16:05:25

主题: 歌剧《雄安梦》片断
歌剧《雄安梦》片断

李唐风

 

图片为剧照:虽然异梦,毕竟同床,彼此都觉"有赚"


女主唱《梦开始的地方》

声音表情要求:融合冰冰的妩媚、黛玉的哀婉、凤姐的麻辣、探春的探、迎春的
迎、惜春的惜,以及Gaga的百变不离其宗。


我终于投身圣地——雄安,
心儿象小船儿,躺在了梦的港湾。
憧憬与期盼,
我彻夜难眠。
晶莹的泪珠,泛红的杏眼,
是在品尝未来幸福的甘甜,
还是难忘旧情割舍的哀怨。

雄安,梦开始的地方,
哪里有地,有车,又有房,
哪里就有诗和远方,
哪里就是我的梦乡......


男主角枕头上坐起,梦臆中唱响《我就是梦》

声音表情要求:融合赵忠祥《动物世界》里的野性慈祥、左转《春秋》里的识途
老马、马连良《空城计》里的如实气场。


我是老一辈的农民兄弟,
坚守在雄安根据地,
家有两亩三分地,
下有自生自留的土豆,
上有薄如纱帐的玉米,
罂花盛开,芳草萋萋。

想当年,少年壮志不言愁,
现如今,好事临头。
根据地更名圣地后,
拆除了芳草罂花玉米和土豆,
两亩三分地长出了参天大楼。

雄安,没有辜负坚守阵地的老枪。
我的未来从此辉煌。
百年的乌铜棍,招来了如花的凤凰。
我就是雄英,就是实现的梦想。
雄二代是我的接班人,雄家族从此兴旺。
我不再做梦,我就是成功,我就是梦想......


男女声二重唱《梦与梦的交响》:

声音表情要求:
女声:融合欣欣向荣、专一守信、没有后顾、不计前嫌的牺牲精神;
男声:融合保守勋功、勇走捷径、占领一切、代表所有的主人翁精神。


女:雄安,我跋山涉水投靠你
男:雄安,我痴心不改守着你

女:我追求幸福,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开放的阶梯
男:我身在福中,一步一个趔趄趟进改革的电梯

女:我追求成功,我是追梦人
男:我就是成功,你的梦中人

女:雄安,你就是未来,就是我的梦想,我睡...在梦身旁......
男:雄安,我躺在哪儿,哪儿就是梦乡,我躺...在梦中央......



2017-04-29 15:49:55

主题: 信 封
看中国随笔:
微群论之

信 封


李唐风


欣闻某微信群因言论突出,获有关部门青睐,赐封关场,诗以贺:


江南谷雨谢春风
归雁迟飞西北征
碧海连帆织锦字
斯人微信寄云中
山河地理常相似
世事音书无线程
欲览长安明月夜
今夕迷渡雾开封




-
李唐风的博客 - http://www.mitbbs.ca/pc/pcdoc.php?userid=TangfengLee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视尘沙



2017-04-27 00:38:50

主题: 微信聊斋:老干部之死
微信聊斋:老干部之死

李唐风


前言:

群里传来一篇《我党又一位好干部不幸倒下了》的文章,讲述了52岁的中国某省某市某局局长某某某(隐其名,既是对死者尊重,又给中国其他领导人提供了对号入座的雅兴)因操劳过度,终于一丝不挂的累死在一个20岁女孩的床上。局长光荣牺牲,不留給当地人民更多负担。 有群众送来挽联,

上联:赤条条来,石榴裙中,海棠树上青蛇隐;

下联:光溜溜去,牡丹花下,野草郊外老牛归。

横批:出生入死,精终报国

其家属遂要求法医给个好听的死因。

法医挥笔:舒服死了。

大家议论纷纷,几年前的故事,现在还在流传,老领导永垂多年,人民还在惦记他。大家觉得好惋惜,是不是关键时刻心脏病发作?为什么没来得及吃救心丸呢?带着好奇心,在网上终于搜索到了些原委。下面是网络小说家蒲松龄记载的领导人临终前的心路旅程:


生死与共


福与祸从未如此亲近,相依而来。性福来得太突然,接着是一阵揪心。刚被浪尖冲得七荤八素的大脑,一下子面临生死抉择。他僵持在左右为难之中:我是该救心呢?还是继续迁就心上的人?

“快打左灯......快右转.......快刹车”

看着窗外姗姗来迟的救护车,四五个破门而入的愣头青,冲到床前,他悻悻地离开床,给他们腾出位置。无聊地看着他们打开工具箱,掏出十八般家伙事儿,又是针扎注射,又是砰砰电击着那个躺在床上的朦朦胧胧、赤条条、无动于衷的身体。

他索性坐在马桶上点起一只烟来。从来都觉得无色无味的尼古丁竟然给他带来了比焦油还强烈10倍的醉人滋味。

“瞎忙活啥!左右都是一死。”被尼古丁醉醒了的头脑突然对自己说:“你又是图个啥乐子呢?”接着,恼怒地向床上那个还在被折腾得没完没了的自己骂道:“我呸!早知如此,干嘛不早早消停消停呢?一辈子只知道折腾别人,这下让你尝够了被别人百般蹂躏的滋味......”

一向在下属面前言简意赅的他,竟然象在上级领导眼前,或在小情人面前一样,变得喋喋不休起来。透过美妙清晰的纹理,婀娜冉冉的香烟,他突然对床上那个越发模糊的赤条条感到无比恶心。

一个救治人员,突然转身离开,向他冲了过来,坐在马桶盖上抽烟的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马桶盖毫无痛感地穿过他臀部、双腿,五脏六腑,“砰”的一下掀开。

好一种牵肠挂肚却又无动于衷的美妙!低头看着自己五脏六腑内,一个模糊而陌生的人,正在孜孜不倦地埋头倾吐着五脏六腑中的种种恶心,他渐渐觉得心情开朗了许多,身体好象那婀娜多姿的尼古丁,轻飘飘地松快多了。

那个人头终于停下了马桶上的倾吐,随手拍下冲水按钮,踩着哗哗的水声,脸色苍白地和那几个折磨得精疲力尽的人一起,把不堪人形的赤条条抬了起来。

马桶盖还掀着,他还坐在掀开的马桶上,惜别的目光看着那个赤条条离去的既熟悉又陌生、既可恨又可怜、既可耻又无奈的自己。马桶里的漩涡中心,突然探出一黑一白两只手,把他拽了下去。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寿衣破。黑无常,白无常,抓着赤条条就是好无常......”

送着远去的歌声,漩涡在马桶中欢快地转着,原本恶臭的污浊很快透明清亮起来,最后缓缓停了下来。房间里寂静得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缕阳光透过乌云,象弥漫着烛光的晨雾,从窗外洒进来。空气中,隐隐约约,袅袅婀娜,仿佛淹没着尼古丁一般无色又无味的醉人的清醒与淡雅......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