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唐风复兴
作者: TangfengLee
域名: blog.mitbbs.com/TangfengLe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601000000 ~ 20140701000000


2014-06-03 00:34:43

主题: 李唐风:三三两两 今日民谣
三三两两 今日民谣

李唐风

又是今天,一年复一年,辗转25年。流思,化作三三两两。记忆,与时间消磨至今。主观的感性,无奈地被“客观”与“理性”渐渐抽离。四分之一个世纪,竟有怀古的心境,是因为25年前历史的深刻?还是因为25年来更加波澜沧桑的历史?

今天,能唤起心底更多同情,尽管这一丝同情,难抵每一个二安门父亲母亲万分之一的沉重心情。愿一万个同情,能熔炼出一成分担。愿那千万点流泪守夜的荧荧烛火,能照给黑暗多一丝光明,抚给人间多一丝温暖。愿当年被愚弄的助纣者来得及清醒,应悔悟者勇于悔悟,该弥补者竭诚弥补。

因果皆报应,善恶终有还。千百年来,“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然而,25年前,恐怖令满街喊打之人从此消停。25年后,纵有满仓谷,难饱满仓鼠,硕鼠贪生肉,蝇中称老虎……历史洪流,源远无休。逆天斗者终被天弃,夺民爱者永遭民唾。

敬赋《三三两两 今日民谣》,献给人民,献给历史。

(一)父母心
白头思爱子,
日日度年年。
幸有青春照,
摩挲永笑颜。

(二)守夜烛
萤火暖人间,
燃心二五年。
泪流光欲久,
夜尽海尤咸。

(三)京谣
人民子弟兵,
玐玖进都京。
隆隆鉄履下,
何故血难清?

(四)因果
当年宠物鼠,
杀猫皆由汝。
今已满仓硕,
开荤变老虎。

(五)浪淘沙
昆仑到大海,
万里送流沙。
途横百丈坝,
来葬千堆下。



2014-03-07 00:34:31

主题: 霾从何来 我欲何从
霾从何来 我欲何从
李唐风

日前,大陆雷语少将张召忠雷声再响:“雾霾可防激光武器”,阴霾既不是工业污染粉尘,更不是汽车尾气、甚至炊烟,而是“里面有微小的金属颗粒,这个金属颗粒,你把它放大以后就是一个一个小钢球在空气里头弥漫着”。

雷语少将不但藐视敌人,更轻视自己人,竟然想到如此欲伤人先害己、害己未必伤人的防御武器,敌人来犯则防敌兼伤己,敌人不犯则不防敌只伤己。

然而,其逻辑虽雷,论据却属实,所透露的科学最新发现,引人注目,发人深思。

毒雾阴霾,让我们无法逃避,必须面对。它呈现眼前,更弥漫心中。它来自被长期破坏的环境,更来自被持续污染的心灵。

从月球上看,地球的海陆交界处有一颗黑痣。从人造卫星上看,那里犹如病入膏肓者,愁容所泛的一团惨淡黑气。而深入其中,将一颗颗令人慢性窒息的微粒,再放大看,目之所及,那是一条条爬满红楼、青楼的黑、黄、白,那是龙宫里一张张笑脸肥肉下腥毒满槽的牙龈,那是一件件左手红包、右手柳叶、玩生弄死的白衣,那是一枚枚将衣食父母剥尽衣食的帽徽与肩章,那是一根根要将高尚打成卑鄙、将真善电成假恶的棍子,那是将一具具无怨无恨的无奈者无情焚烧的高原烈火,还有那一幕幕从西到东、从北到南、以暴易暴、以恨添仇的血影刀光……

灰湿雾重成霾,火烧万物成灰,何处火烧?何物成灰?不少网民曾提到,霾的气味不似汽车尾气,也不似厨房烟气,倒更象北京八宝山周围时常散发的焚尸气。是天庭霹雳的震怒吗?还是地狱熊熊无边的冤恨?无论来自天上或地下,那窒息天地间的无数颗粒,不已经在见证着人类脑热、燃情和灰心的一切吗?

赋诗一首,感怀兼警世:
 
臆语召忠茅厕通,京都王气尽霾中。
满城笼罩乌金甲,浓雾蒸腾紫禁宫。
生死斗中观善恶,正邪择后变吉凶。
百年红蜡灰将尽,一任晨光待晓钟。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