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抛砖引玉
作者: QUINN
域名: blog.mitbbs.com/QUINN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901000000 ~ 20101001000000


2010-09-13 13:25:48

主题: 【中秋征文】中秋随想 - 写于2007年中秋
又到中秋了,我抱着女儿,站在客厅的落地窗旁.窗外的大叶枫随着一缕微风轻轻地摇动着,发出"沙沙"声音,仿佛有人小心翼翼地走在落满枯叶的竹林中.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悄地爬到远处的树梢之上.它是那么圆,那么亮.月亮中桂花树也好象随着窗外的风而婆挲摇晃.不知道那吴刚是否还在广寒宫前辛苦地劳作.

妻在卧室里睡下了,女儿也在我小燕子的儿歌声中停止了哭泣,偶尔也伸伸腿来确认还被抱在怀里.她才7星期大,不知道什么是思乡,什么是团聚.她没见过爷爷奶奶,我想也不还认识爸爸妈妈.看着她嘴角露出的微笑,我知道她喜欢温暖的怀抱.看着小生命一天天地长大,我不禁想起远在我中国的父母.他(她)们也是这样看着我一天天地长大.想起儿时骑在父亲的肩膀上从澡堂里出来,手里神气地拿着1毛钱小纸包的花生米.想起放学时和母亲一起回家,她总能从瘪瘪的钱包挤出一个馒头让我充饥.我曾告诉她馒头比包子好吃,其实是馒头比包子大,而且便宜2分钱.想起父亲越来越弱的身体,越来越多的皱纹.想起母亲送别时依依不舍的眼神.爸,妈,您们也在看着这同一个月亮吗?

女儿在朦胧中睁开了眼睛.我轻声地对她说:"宝宝呀,美国的月亮,中国的月亮都是一样的,看着月亮我们就是回家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Travel 版



2010-09-13 13:22:36

主题: 【中秋征文】我的外婆 -07年中秋时写的
外婆去世已5年多了,我在昨晚的梦里又想起她. 她看我的眼神还是那么慈祥,那句充满乡音的" 我的心来"又在我的耳旁荡漾. 外婆, 你在天国还好吗?.

外婆的一生是极其坎坷的.外公去世的早,连我当时年幼的母亲也不记得他的音容笑貌. 年青守寡的外婆带着5个孩子,生活也可想而知.解放前的贫苦生活母亲不曾和我们多提,只是一个字: 苦. 解放后,绝对贫农的外婆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先是我大舅被送去培训后又在外地做了干部.二舅和四舅也日渐长大成人,从而也可以负担家里的劳力.而母亲也得以进学校读书,家中生活也日渐好转.

我记忆里的外婆已经70多岁了.那时父母在城里工作,无暇照顾年幼的我,就把我交给了外婆,一直到我开始上小学.即使上学后,我的暑假时光也大多在山村里与我外婆度过.那时外婆的身体非常好,上山砍柴割草,脚步轻快的连我也赶不上.故乡的山村有个古怪的名字"巴巴山",坐落四面环山的山坳里.村旁的水库直通五大淡水湖之一: 巢湖.在这里,我和外婆度过了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

山村生活是很清贫的.一到夏天,日复一日的红薯稀饭外加泡的发臭的红薯藤.想打打牙祭,我也自有妙招.最简单的就是下河摸河蚌.在齐肩深的河水里用脚先踩,发现河蚌后在一个猛子扎到河底,捞起来扔到岸上.这里的河蚌又大又肥,只是不容易嚼烂,只得将河蚌切成细丝,如果配上几个新摘的辣椒,那真是无比的美味佳肴了.由于水库的水很深而且很冷,外婆其实总不让我下河.但我对自己的"狗刨" 颇为自信,何况还有口舌之欲的诱惑,冲突自然也是难免的. 每当村里人看到外婆举着纳了一半的鞋底满村追着我跑的时候,总是笑着说"这孩子,肯定又下河洗澡了." 当然晚饭时她还是会端上一盘炒蚌丝的.此外,稻田的泥鳅改善伙食的另一选择. 将十几根烧红的缝衣针分两排倒插在用旧的塑料牙刷柄上,再把它栓在一根一人高的竹杆上.到了晚上,沿着田埂用手电筒往稻田里一照,白天躲藏在淤泥里的泥鳅这时一动不动地伏在浅浅水低.这时我一挥竹杆, 泥鳅自然也掏被捉的命运了.

山村生活是幸福的.这当然不只是河蚌泥鳅,最主要的是那淳朴的民风,可以让我无忧无虑自由奔跑的空间,少了父亲严厉的面孔,多了外婆无需语言表达的爱.虽然她经常满村追打着调皮的我,但记忆里,她的巴掌从未落到我的身上.外婆和我是独自住在一间低矮的茅屋里.外婆性格是非常倔强的,可能与她早年的艰苦岁月有关,也没人能劝动她搬到舅舅家去. 她是村里的长者,自然也受到大家的尊敬.我们的饭桌上经常有邻居叔伯大爷送来的一小碗打来的野鸡,野兔甚至狐狸之类野味.其实外婆对我也是挺严厉的 ,脸上从不见她露出笑容.每次到乡下,她都安排了许多农活,和她一起上山割草,下田插秧,灶下烧火,还有我的最爱-放牛. 和一群山里的孩子一起,把牛赶的飞奔,自己骑在牛背上神气的好像疆场的将军,其实骑牛一点也不舒服, 牛那坚硬的脊梁骨随着奔跑而左右晃动,咯着屁股痛,身体自然也随之晃动,那样子其实一定很滑稽.

后来,二舅因病去世,这对近90多岁的外婆打击很大,随后又摔断了腿而再也不能下地,她不得不搬到我四舅家去了.我也只能在每年的大学的寒暑假里去探望一两次.外婆生性刚毅,即使病躺在床上也没人能劝动她的主见.她说不吃药,没人能让她咽下一颗药.后来眼睛有了白类障,她也坚持不做手术.日子久了她又要回乡下去住.爸妈又让她在我家住了一年,然后只得将她送到了乡下的大姨家去了.

2000年的一月,就在我出国的前2周,我从北京回到乡下的大姨家去看望她.多年的卧床不起已让她的身体非常虚弱了.我不知道自己会在外漂泊多久,当我看到她那枯瘦而布满皱纹的脸庞,我知道这很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她已经看不见我了, 当我大声地告诉她:"是我,孙子旭辉要出远门了,来和您告别来了." 她哭了, 紧握我的手,一声"我的心来"让我的心都碎了.

2002年的冬至的前几天, 母亲在越洋电话里告诉我外婆已去世好几个月了,怕我伤心,一直没告诉我.她说外婆走的很安详,葬礼也很热闹,就埋在村旁的山上.她没告诉我外婆去世的日期,之前我多次梦见外婆,也不知道哪一次是她和我的告别.从小父亲就告诉我:男儿流血不流泪,流泪是懦弱的表现.可是放下电话,我还是无法阻挡眼泪从我的眼角流下来.我仿佛又听到她临别时的哭泣"我的心来".


2007年10月3日于旧金山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Travel 版



2010-01-15 15:01:26

主题: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矛盾,是中国愿不愿意做小弟的矛盾.
日前火爆的\"GOOGLE退出中国\"事件从一开始就是美中两国之间的角斗,GOOGLE只是一枚棋子.

美中两国之间有没有不可调和的生死矛盾?没有.至少我认为没有.双方为各自的利益相互搏击而已.美国作为长期的霸主,在多方面占据优势.中国做为崛起的新秀,自己利益得到扩充的同时不免损害了美国的利益.美国为了保护自己既有的地位和利益,自然想把每一个潜在的挑战对手扼杀在萌芽之中,就就像20年前扼杀日本一样.

有人说:美中两国之间的矛盾是意识形态之间的矛盾.我不以为然.姑且不说中国到底现在是姓\"社\"还是姓\"资\",俄罗斯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美国不也一样的扼杀.沙特还有其他的君主国家,有的妇女甚至还没有独立的,美国也没对他们挥人权大棒.

从美国的角度出发,我是黑老大,我需要服从决不挑战我的小弟.我有肉吃,小弟也有汤喝.英国和日本是目前我目前最得力的小弟,徳法等欧盟是目前的\"盟友\",可以用他们,但得防止他们翅膀硬了自立门户.乌克兰等自己没实力却想跟我做小弟捞实惠的,你们得拿出实际的行动来表达你们的忠心.中国近年来实力大增,如能收为小弟,长远来看,比日本之流还要有用.不知道中国愿意否?晓之一利,封你为\"一字并肩王\",来个\"美中二极\"如何?敬酒不吃别怪我给你吃罚酒.我手里的牌多的很,人权,台湾,西藏,新疆. 要么做我的小弟,要么做我的敌人,没有其他的选择.

中国也不容易.滔光仰晦闷声发财这么多年始终希望能保持闷声发财.不想一个经济危机把自己推到了台前.美国的小弟也不好当啊.一不小心,主子就给脸色看.前不久英国为了利比亚的石油合同放了炸飞机的,看美国主子的脸色多难看!再说,是中国百年来的屈辱史摆在那里,如果现在再认个主子,政权易主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小弟是不能当的,怎么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存\",咱们走一步在看一步吧.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