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博客 - 未名空间
当前在线人数10973
首页 - 博客首页 - 唐风复兴 [博客首页] [博客论坛] [博客搜索]
欢迎访问TangfengLee的博客 - 唐风复兴
[收藏该博客]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视尘沙
作者介绍
TangfengLee
上站次数:346
经验值 :[2934](长老级)
表现值 :[16](还不错)
创建博客时间:2013-11-08
共发表日志: 109篇
栏目分类
每月档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9月 2019年8月
2019年7月 2019年6月
2019年5月 2019年4月
2019年3月 2019年2月
2019年1月 2018年12月
2018年11月 2018年10月
2018年9月 2018年8月
2018年7月 2018年6月
2018年5月 2018年4月
2018年3月 2018年2月
2018年1月 2017年12月
2017年11月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友情链接
XML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2016-11-18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川普胜选——人类历史更新汰旧之景

川普胜选
人类历史更新汰旧之景

李唐风

引:浪淘沙

故垒耀夕霞
新潮啸浪花
轰然回首处
沧海万年沙


美国总统大选中川普胜希拉里之“出人意料”,这本身正是社会结构全面转变的一个特征:滚滚新潮汰旧朝。

两年前的11月份,台湾地方选举中,资金和舆论明显优势的国民党,“出人意料”地几乎全军覆没。最引人注目的是台北市长,让一个初次参选无党派的政治素人,既非律师又非工商管理人才的医师柯文哲,高票当选。此番“出人意料”进一步导致1年半后,国民党无悬念地在总统选举中失败。


传统媒体全面沦陷


当时国民党很多成员在大陆经商、与大陆官场和媒体关系密切,财源滚滚,而台湾主流媒体几乎都被国民党或大陆的资金所控,在主流精英阶层和媒体宣传中,表现得“优势”明显。然而,时代不同了,很多20到40岁的年轻人,因雨伞运动而了解了真相,积极加入了选举投票反对国民党,这一两代将引领未来的新兴人群,几乎不看报纸、电视、甚至网站新闻,信息接收与流传,几乎都通过手机,通过社交媒体。他们不需要海量的竞选资金,对传统官方媒体的宣传攻势也不感冒。反倒是国民党一方,因为高估了金钱和宣传等传统手段,成为未来历史教科书的保守教材,例证社会潮流的喜新厌旧。

台湾这个小地方,国民党的教训再深刻,也没有引起美国8年强势的民主党的重视,华尔街的财气、主流媒体江河日下的回光返照、白宫八年来对贫富两极阶层的收买、以及很多共和党要员对自己的候选人川普的反感,都让民主党不自觉地踏着一年前国民党走过的同一条路,一直走到黑。

11月11日,《纽约时报》发表评论《预测希拉里获胜的美国媒体,你们错哪儿了?》,勇敢地抖露出自己的窘迫:面对着好似被出卖了的读者愤怒的质问:“你们为啥错得这么离谱?”并引用读者的话,“你们躺在气泡中,漠视着美国同胞”,“这么长时间的大错特错,误导读者,被你们自己的新闻偏执蒙蔽了双眼。”

据报导,美国90%主流媒体,违背了不设立场的新闻准则,选前均一边倒地明确表示支持希拉里,反对川普。


所有“建制派”的滑铁卢


学者陈破空撰文《特朗普惊奇大胜,全世界看走了眼》指出:特朗普击败了所有建制派——共和党的建制派、民主党的建制派,以及建制派的侧翼——主流媒体。”

当建制派的政客,依然打着民主和自由的旗号,却为了选票和私利,不惜放弃美国立国之本、公义与信仰,甚至不惜同世界上迫害人性的政权暗中魔鬼交易,于是,自由突破了人性道德的底线,冲突着法网恢恢;民主,因价值观的污染令社会六神无主。

自由发展与多元妥协,是西方民主社会进入和平期后的短暂实验。主观上,由于政客的贪欲和文化的污染,导致了近年来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民族和信仰的危机,导致该实验进程偏离了方向,后果即将失控。客观上,一个单纯的文化因为善意、包容的价值观,而不断接纳着外来的另类文化,而外来体的不兼容性与顽固性,导致这种杂交中的本体被迫自我变异,自我降低原有价值观。沦落后的价值观里,善意与包容一代代遗失殆尽。

民调显示,65%保守派基督徒支持作风不检点的川普。民主党开放了堕胎和同性婚姻等违背其教义的政策,让他们别无选择,尤其看到川普的副总统搭档是彭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奥巴马时期非法难民的合法化、产业外包等让美国就业雪上加霜的现实,让亿万富豪资本家川普,一跃成为工人阶级的代言人。


警惕:强人统治全球冒头


人类社会正在巨变!这种巨变,除表现在人类交流的媒体外,更体现在全球各地不同文化间的冲突与融合,及其承载各文化的民族或国家之间的冲突与融合。如今,文化与民族矛盾、统一的过程正在形成,其标志就是,政治上的强人统治开始在全世界涌现。继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后,中国主席习近平,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美国下任总统川普……深陷难民危机的欧洲各国,除非天象再次巨变,强人政治也可能如雨后春笋般冒头。不论强人们各自坚持的文化理念之善恶对错,当一贯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轮回的天下,因文化和信仰的混乱而加剧了民族和国家内部和彼此间的矛盾时,国家的分合、民族的兴亡、文化的扬弃、强人的生灭,将写入史册。

川普的当选,既是美国全民意识形态对政客们的失望,又是对自由发展之价值观的质疑,更是对文化和信仰多元妥协之方向的颠覆。其实,一些希拉里的支持者在川普胜选后,于美国和其它国家的示威抗议甚至暴力冲突,也是对其自己参与的民主社会多元妥协和全民普选制度的背叛和对强人政治的心理倾斜。


中国,同在潮流下


仅从社交媒体这一新潮流来看,中国的微信虽不像脸书那样更自由、更活力,但是对封闭专制体制内传统媒体的冲击,不亚于脸书。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福克斯、ABC、CBS、CNN等传统媒体,越根深蒂固越财大气粗,不久被淘汰时就越悲壮。中国的那些官方媒体也难例外,在微博和微信群等新兴社会力量的浪潮下,同样面临中国国企早已面临的绝境。

社交媒体族群,对中国强人习近平而言,既可困于危,如洪水猛兽,又可利于行,若汪洋巨舟,取决于自己的选择。在大浪淘沙的历史中,是流波下埋逝的泥沙?还是洗练后彰存的真金?

顺天者,先天下之忧而后无远忧,后天下之利而无往不利。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KU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11-18 18:46:04  |  浏览[213]  |  评论[0]
 
2016-11-07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酒鬼世界漫游记

看中国随笔:
微群论之《酒鬼世界漫游记》

李唐风



品读了60后诗人子艾老哥的《饮酒诗十九首》。虽然和我正在习作的唐诗风格迥异,但仍然吸引我从头读到尾,不知读到第几首开始,我的双目已经模糊。一下子进入了子艾老哥创造的那个酒鬼诗境中,不是酒鬼的,都成了醉鬼,何况我这个多年来滴酒不沾的人。下面是我在里面的梦幻历程:

我是一颗埋入池底淤泥的莲子,想洗净自己,洗去淤泥,探出那不知深浅的污水,去看一看上面那清晰的世界。

许多宗教都说,人的肉体为泥土所化,而灵魂来自于神。于是,我们既有身体又有精气神。灵魂关入泥土的房屋,只有那两扇窗——眼睛,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可是那童年时曾经清澈的窗户外,已经被年复一年积攒的尘埃层层覆盖......泥土覆盖下,一个孤独的灵魂,依然不失童年时的好奇。

于是我找来了酒,那泥土中的生命,经过阳光雨露成长的果实,在煎熬中升华,又一点一滴中提炼出来的生命的清洁剂。用它去麻醉那牢牢抓在视网膜上的尘埃,把他们灌倒,烂泥般趟回地上。于是,我又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一开始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却越来越无奈。

那里熙熙攘攘、走来走去的,虽然大小各异、颜色各异、形态各异、响动各异的,可都是些和我一样的——泥土的房子,把各自灵魂躲藏其中的,房子。他们的眼睛要么和我的一样沾满尘泥,要么装着着各种款式的窗帘,要么染成各种颜色,红的,绿的,蓝的,黄的,杂花的......却看不到窗户里面。

偶尔有几个房子,来到我的面前,和我一样,用那各种滋味的生命之酒洗刷自己。多数的窗子,不对着我,在我面前不断冲刷着屋顶和墙上的泥巴,有的露出光鲜亮丽,有的露出残垣断壁,冲下的泥水有的染污了他们的窗子,有的溅污着我的窗子。

难得的,有那和我心窗相对的,我们可以同时用酒洗刷自己的、彼此的窗户,相互透过彼此的窗户,隐约看到了另一份精气神,另一个灵魂的闪光,仿佛远处黑暗中一面镜子,映出了不曾看到的自己。

我们常常称呼这样两个房子——"知己"。酒逢知己。

可是,仅此而已。命运的山水巷陌中,我们注定是一个个移动的房子,注定分道扬镳,各奔东西,注定孤独常伴,只在侥幸中,久逢知己。

寻觅中,求索中,我决定从此戒酒,不再借酒洗涤我心的窗户。改造那心窗,让它可以任意打开,关上,可以避开雨雪、寒暑,可以透进风光、画进美景、飘进歌声,可以遇到更多知己,可以在看世界的经验中,逐渐学会,不需要通过另一个窗子,去了解另一个房子,不一定只有透过自己的眼睛,才能了解世界……

附:

饮酒诗十九首 ▏子艾

醒来依然清晰的记得我是梦中的阮籍,哭祭稽康兄弟一直到醒

让竖子成名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

我宁愿做一个
每喝必醉的酒鬼




酒场上我总是视死如归

一生的朋友
一顿饭一次大酒
就特么定了

我喝酒的姿态瞒不了
你这个美人堆里
爬出来的酒鬼




小酒馆之歌

一些神秘组织
起事前喜欢聚会
小酒馆
比如纳粹
后来一步步做大

我也喜欢小酒馆
经常呼朋唤友
推杯换盏喝到老板娘
挂起了长脸
她不担心警察
担心酒鬼们喝多了
没人掏钱

有时我也一个人
去小酒馆
老板娘风韵犹存
收银的女儿青春性感
潮汕卤水更加好
我喝到舒坦
亮一嗓子买单

离开时忘记了
结党营私的弟兄们
正从四面八方
赶来小酒馆



浮世

写了一封长信
在雨中
我得把它写完
边喝边写吧
风的夜雨的夜
宜喝酒宜怀念
远行的人

写完一封长信
在雨中
我去天河邮局
把它寄出去
好在三天后
你到达墓园的那一刻
收到它




傍晚难耐

饭已烧好
菜又色又香
酒瓶子已经
坐在桌前
西边的太阳
快要落山了
咱家的傍晚
静悄悄

女儿已经下班
从黄埔大道西
到黄埔大道东
天天都是堵
堵的我想骂政府

酒瓶子你别着急
老子我也在
耐心等待
喝酒的事
咱慢慢来




我在月光下等一个人

月光之下应该写诗
月光之下应该喝酒
月光之下我不杀人

我在月光下等一个人
等一个喝倒我的
无赖。一个流氓
一个百无禁忌的

酒鬼。喝倒我之前
他已倒。在公元前




听见咔嚓

突然想到小招
一跳的剪影
成了生前
咔嚓了的兄弟
化为青烟的那一刻
不与任何人类结伴

我的生前
离你的生前
渐行渐远
兄弟,我的今后
也是余生

继续喝 想到你
听见咔嚓
一夜惊雷一夜雨
一夜无梦到五更




我孤寂,我在等台风

我从家乐福出来
食品被抢光了
我想买一点面包
但是没有

八月的第一天
我很孤独
天空阴沉,人群匆匆
我伤心的是
抢购面包的人们
不关心酒




喝的都是英雄泪

一帮性情的兄弟
一喝酒就成傻逼
我也浸淫其中
无聊且无趣
我与傻逼们喝
一样酩酊大醉
我在大醉中醒着
偶尔找不着家
常常一个人喝
孤独又孤寂
大广州大而无当
小蛮腰实在纤细
纸醉金迷的体育西
喝酒必须继续
兄弟们请放松
喝的都是英雄泪
喝酒时不要撕逼





一只返途的黑蚂蚁
从沣河桥上爬过

我的衰草,我的湖泊
我的荒冢,我的丘陵

我爬回我亲爱的巢穴
用唾液把爪印抹平




其实我也是知道的

女孩说高中时瘦男生
约她看《幽灵公主》
开始半小时他睡着了
于是她把他弃在
电影院独自走了
再不搭理
后来女孩又独自去
看了三遍
她说心底隐藏的悲伤
和愤怒只有森林中的
幽灵们知道

其实我也是知道的
可怜的瘦男生
无辜的瘦男生
看《幽灵公主》
睡觉的瘦男生
惹女孩悲伤愤怒
再不理你的瘦男生
若干年后的
大腹便便的胖先生
你现在哪里高就
我想和你喝顿酒

我现在广州
住在客村




岁末

虚无啊飘渺
那该进入血液的
妻去采购
女儿k歌
我在家喝酒
然后喝高

我的虚无
我的岁末
怎么来说
我的飘渺
让时间倒流
再说然后
这巨大的虚空
我且微博

我的神马
我的浮云
我的大嘴
我的苍井

那进入血液的
虚无和飘渺




浮世

浮世啊十月
凉意毕现
落寞即是落叶
不知名的秋虫
在月光里飞
飞的很低

飞的很低
我也会
在碎落的酒杯




风吹过我的头发

风吹过我的头发
桃花季
我在你家对面的小酒馆
临窗独饮
看飞翔的桃花
偶尔从窗外飞过
我满饮此杯
醉里转身
等风停息
等月升起
随一个名叫苏浅的小女子
出发去乌里
在长安之外
深情的想你
我是在去年的梦里醉着
请恕醉中人
深秋去乌里




模拟一次冬天的对饮

我来自不明星球
我的前世
暧昧不清
这并不妨碍
你我的对饮
我的冬天
北风卷地
白雪三尺
最好是邻街的
小酒馆
首先声明
我看不起
微醺的人
隔着茫茫的酒桌
你可以滴酒不沾
这并不影响
你我的交情
你可以看着我
或窗外的飞雪
时间飞舞而去
老板安静的坐在一旁
不作一声




天上飘着雪绒花

我木讷,不抒情
我借助酒
我不叙事,怜词惜语
我写诗
我不懂爱,且多情
我拜访青草和鲜花
除了冬天,不下雨——

我把诗和骨头
留给春天
准备走得远一点
辽阔一点
我坐下来,听着风声
天上飘着雪绒花
四周空无一人
我喝酒,就着遗世的锋刃




隔着茫茫的酒桌

隔着茫茫的酒桌
等一个人
我有醉眼和迷魂

我说子雨,喝酒
志强说好
不要久等,酒等

昨夜桃花落
今身骨未朽
迟到的人
有事缠身




春风又吹

樱花对桃花说不
蜂群对花蕊说不
女孩对光阴说不
诗人对仓皇说不

或者是,或者不
那么什么被称为似是而非
春天的梨树被风吹来吹去

我是梨树我没有醉
孩子你不必惊惶




我只是喝多了不是去接头

那个尾随我来的
哪个绺子的

做鬼要厚道
你应该现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11-07 21:47:36  |  浏览[247]  |  评论[0]
 
2016-11-05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秋兴——扫落叶之猪八戒随想

秋兴——扫落叶之猪八戒随想

李唐风

下班路上,小区里几乎家家门前路边都排放着一个个大纸袋子,里面装满落叶。
才想到明天城市的垃圾车要来收集草木垃圾。到了家门前,上周末才清理的草地
上,又铺满了金黄的枫叶。天色比上周又早黑了些,夕阳偶尔从云隙中透出几缕
余辉,给远近树上地上、红的绿的黄的,点缀些亮色。

园里地上抄起耙子,到门前清扫落叶。耙子让我联想到猪八戒那把开山刨地、砍
妖锄魔的兵器——九齿钉耙。手上的耙子相比之下轻柔多了,不足六尺却有20多弹
性的细齿,刮扫草地上的落叶,十分便捷。

踩着沙沙的落叶,仿佛登上战国燕王的黄金台,各路人才,或豪言壮语,或舞剑
挥刀。秋风惬意,干劲儿十足。使着耙子,隐隐对猪八戒生出好感来。

这个《西游记》里肥头大耳、贪吃好色又偷懒的二师兄,其实没那么糟糕。西天
取经前,在高老庄天天吃苦耐劳,一个人干出几十人的农活,饭量大也是应该
的。他的勤劳朴实深受高老庄主的赏识,更赢得了高家小姐的芳心。猪八戒与高
小姐婚约之前,并未对高小姐或任何其他女性动过心思,可能唯一的例外就是前
世做天蓬元帅时,酒后对仙女嫦娥情不自禁下失礼,从而被玉帝惩罚打入人间,
错投猪胎,从一个体貌堂堂的天将变成了满身缺点的猪悟能。看来人自己的不足
很多时候都深藏不露,只有在千辛万苦的取经途中,人性和猪性的弱点才会在神
魔鬼怪的催化下,不断放大,暴露无遗。

不知不觉,手上的耙子似十八般兵器如意变换,使出了天蓬元帅的招式,片刻间
遍地黄叶已成堆入袋。
天已暗,峨眉新月羞涩地半躲在云后。心中一动,万事皆有因缘,天宫美景、美
食、美色数不胜数,美不胜收,为何天蓬元帅偏偏跟月里嫦娥攀出了瓜葛,引出
唐僧师徒西天取经这么一段天上人间的盛事?难道他们之间本就有缘?难不成人
间英雄后羿与天蓬元帅前世今生曾经交集?曾经一体?

孩子们的欢笑打断了遐想。满意地回头,草地上除了刚飘落的些许树叶,已打扫
干净。过几个月,这里将覆满积雪,有孩子们堆的雪人、挖的隧道和洋溢的笑
声。不知那时的月亮是满月?还是弯月?会挂在哪儿?心中又冒出猪八戒,西天
取经修成了正果,被如来佛祖封为净坛使者,享受八方香火。不知再见到月宫嫦
娥时,八戒心中的净坛,是否已不再波澜?

适逢微群里诗友们正在游戏,步韵和诗杜甫的《秋兴》,随即兴一首:

秋兴

破暮秋光枫影斜,
斑驳天地醉流华。
午前阵雨相思泪,
叶上余霜挂断槎。
六尺钉耙起戈枕,
十八招式踏胡笳。
黄金尽扫幽州月,
只待嫦娥降雪花。

附:杜甫原诗

秋兴(之二)

夔府孤城落日斜,
每依北斗望京华。
听猿实下三声泪,
奉使虚随八月槎。
画省香炉违伏枕,
山楼粉堞隐悲笳。
请看石上藤萝月,
已映洲前芦荻花。

-
李唐风的博客 - http://www.mitbbs.ca/pc/pcdoc.php?
userid=TangfengLee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视尘沙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11-05 09:48:21  |  浏览[273]  |  评论[0]
 
2016-10-28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天下棋

天下棋

李唐风


四外残秋棋满盘
六中全会正收官
敬龙生死劫争现
群虎囚笼央视观
日月合心光破雾
江河逝水尽垂帘
纵横云子仙人指
左右天平顷刻间

-
李唐风的博客 - http://www.mitbbs.ca/pc/pcdoc.php?userid=TangfengLee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视尘沙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oetry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10-28 23:23:54  |  浏览[240]  |  评论[0]
 
2016-10-21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向问天

向问天
——和问天《六十自寿》

李唐风

风光几多变,山势入云环。
险径何言悔,安岩浑忘闲。
苍松倚壁直,藤蔓向天弯。
前辈登足处,后生手可攀。

附:

问天六十自寿

生年多巨变,花甲险圆环。
性老靡思悔,工休不望闲。
项逢权贵直,腰向圣贤弯。
大道通天处,乘明更一攀。

-
李唐风的博客 -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3893018258_0_1.html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视尘沙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oetry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10-21 18:51:56  |  浏览[179]  |  评论[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访问量 69350 更新时间: 2019-09-22 20:43:20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blog.mitbbs.com/TangfengLee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