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博客 - 未名空间
当前在线人数11288
首页 - 博客首页 - 唐风复兴 [博客首页] [博客论坛] [博客搜索]
欢迎访问TangfengLee的博客 - 唐风复兴
[收藏该博客]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视尘沙
作者介绍
TangfengLee
上站次数:346
经验值 :[2934](长老级)
表现值 :[16](还不错)
创建博客时间:2013-11-08
共发表日志: 109篇
栏目分类
每月档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9月 2019年8月
2019年7月 2019年6月
2019年5月 2019年4月
2019年3月 2019年2月
2019年1月 2018年12月
2018年11月 2018年10月
2018年9月 2018年8月
2018年7月 2018年6月
2018年5月 2018年4月
2018年3月 2018年2月
2018年1月 2017年12月
2017年11月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友情链接
XML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2016-10-17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微群论之《以人度神》

看中国随笔:
微群论之《以人度神》

李唐风

关于《冯学荣:我为什么不相信宗教》的文章,我同意前面朋友的一句评语:“以人度神”。

作者其实是以一个科学教徒的身份和立场,在判定其它教派的信仰。和其他教派许多信徒一样,虽然对本门教派(科学教)的教条并未深入理解和身体力行,但表现上却非常“迷信”其真理性。然而,其思维逻辑和思想基点,往往离科学教条有相当差距。比如其文中第一个问答:

问:你是无神论者吗?

答:我是一个开放的怀疑论者,目前倾向于不信神,但我的思想保持开放,如果有一天神显灵给我看了,我也许会相信神。我为什么现在倾向于不信神呢?你看看我以下的逻辑推理,你就明白了:

有且只有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性:神存在,而且神希望人们信神,那么神通广大的神必定会时常显灵,使人们相信它,但是神并没有这样做,所以这种可能性很难成立。


首先,如果神显出神通奇迹,我们作为普通人就一定识货吗?就能认出这是神迹吗?就是普通的数理化文史哲的习题,也不可能人人都懂,何况神迹?

其次,如何定义神奇,神通,奇迹?如果一切人力所不及的运动、人脑所不及的道理、人感官所不及的丰富与变化,被人视为神迹的话,神迹其实遍布宇宙,包括我们人类的生存本身及环境的一切。我们却把这一切“神迹”中有所认知的部分称为科学知识,把仍未掌握的部分称为自然现象。于是,神迹魔术般地常在眼前,却令我们视而不见。

其三,多数科学教众都宣称“眼见为实”:“你给我显现,让我看明白了,我才相信你。”这就象每周一到周五,早九晚五都来教堂礼拜,忙于读经兼社交的普通信徒一样,习惯性行为导致了习惯性思维。而那些极少数真正的科学教“圣徒”,如希腊先哲,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等,都信仰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他们相信:

万物皆有源,
万力皆有统,
万有皆通无,
万无皆可寻。

我们普通人一生中难免磕磕碰碰,被杂物砸疼个肩背手足,可是有谁能象牛顿一样,脑袋被苹果砸一下,就看出不平凡,就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开创了科学经典?可以说,万有引力被人类发现的一瞬间,就是神迹的闪光。然而,那一瞬间之后,人类的傲慢把他归于科学的进步、人类的进步和人类摆脱对神迷信的进步,正如那一瞬间之前的久远岁月中,人类一直把其当作自然现象一样,都是“视而不见”。

其四,傲慢会让我们常常冒出以己度神、以人度神的妄念,失了节制、错了方寸。当我们质问造物主为何不能给我们显灵时,犹如花园里的草质问园丁为什么不象它们那样半截儿入土,头顶绿帽,夏日淋雨,秋天枯黄?犹如一名乞丐要求亿万富翁穿戴和自己一样褴褛,再过来施舍,才相信他真正富有。

最后,同意一个朋友的说法,就是人不光只能以人度神,而且以人度万物。确实如此,人无法通过否定自己的能力与无能,来摆脱自我。但是,人格的大小高低,却能够自我选择。不信神,却信进化论假说,本身就已经在贬低自我。当我们把自己看成高级动物,言谈行事遵从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时,是一种信仰。当我们把自己看作万物之灵、有神圣起源、有精神、有信仰、有人性、通天理的生命时,是另一种信仰。每一种信仰都以自己的价值观衡量,认为自己的最好,最正确。

所以同样名曰以人度神,涵义却不同,因为心境不同。当我们“以人度神”时,相由心生:满怀近物之人心,以人度神,心中失神,实乃格物。而满怀近神之人心,以人度神,心中敬神,方可明神。

该文作者自称不信神,通篇却为何用了那么多“神”字?当我们高喊口号时,或许不一定清楚,自己灵魂和骨子里真正的信仰。就好象有人总说“我不怕死”。说的越多,越显出“怕”的真实性,越证明“死”的真实性+重要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eijing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10-17 21:44:13  |  浏览[223]  |  评论[0]
 
2016-10-17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飞--《又见薛飞》有感

《又见薛飞》有感



李唐风

扬声万里行
无语满城惊
漠漠江中影
飘飘雁过鸣

附:
《又见薛飞》
https://a.meipian.cn/7hfcbl3?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KU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10-17 21:39:18  |  浏览[1222]  |  评论[0]
 
2016-09-20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包装

看中国随笔:
微群论之《包装》

李唐风


微群里两个朋友聊到人物或品牌“包装”的话题。其中一个朋友不拘一格,问了一个有
趣的问题:包装的重点到底是包?还是装?

以前从未把“包装”一词拆开来想过。刚看到两位聊起,觉得有趣,细琢磨后更加有趣。

字面上感觉,“包”就是人自己当馅儿,在外面套上一层捏出漂亮褶子的面皮儿。褶子
越漂亮,越招人爱,让人恨不得先咬一口尝尝。


“装”就是人自己在外面充当面皮儿,拿别的东西塞入自己的皮儿里,塞得越充实,包
子就越饱满,让吃包子的人越觉得物有所值。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eijing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09-20 00:37:13  |  浏览[232]  |  评论[0]
 
2016-09-19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雷洋案的关键——全民信任危机

看中国随笔:
微群论之《雷洋案的关键——全民信任危机》

李唐风

雷洋案——社会矛盾的集中表现

雷洋案发已4个月依然还是网民谈论的话题。今天看到微信群里很多朋友为此热烈争论。其中一个朋友问大家一个问题:“在事实同样不清晰的情况下,为什么大部分老百姓,对雷洋更倾向于做无罪判断,而对警察则倾向于做有罪判断?”我认为,这个问题正是雷洋案所反映的各种社会矛盾中,更本质、更关键的问题,超过了我们许多人一直纠结和争论的该案件表面的事实和细节。因为老百姓针对雷洋案所表现出的热衷和强烈反应,不只是出于对雷洋案本身,更出于百姓内心淤积情绪的一次借机流露。

全民信任危机

无论百姓对雷洋案的判断是否正确,是否理性,这都表现出一个严重的事实——百姓对政府,对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和全体公务员,以及他们一切行为的原因、过程和结果,都充满了不信任和习惯成自然性的不满。

这是政府行为给百姓长期印象的积累和百姓久经压抑内心的真实流露。这应该是当权者最应该重视甚至敬畏的时刻,当民心与政府相背到这种程度,一个海量燃油库多处泄漏但还未遇明火引爆的时刻。这种普遍不信任的心态,已经远远盛于当年引发文革时的民众心理基础。现在很多老百姓呼唤毛主席,呼唤文革再来,不论他们是否理性,都是需要去理性看待的一种社会心理的表现。

雷洋案已经发生了,已经爆发了,此时,政府或精英、学者还去指责百姓的无理性,既于事无补,又本末倒置。因为根源在当局自己,百姓的心病是政府长期给予的不满、忽视和愚弄所积累的慢性加重的顽疾。

庖丁解牛,动真格绝无侥幸

现在唯一可能尝试的就是一方面政府对自己动真格地开刀,甚至不惜体制性脱胎换骨;另一方面让民间心态和社会风气真正地正向积极地转变。前者如3年多的反腐,又有助于后者矛盾恶化的缓解,而后者的安定又是保证前者能否顺利的必需。

就后者即社会心态的正向转变而言,当政府强调了多年“发展就是硬道理”、“闷声发大财”、“黑猫白猫”,而全面弱化甚至否定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中人性、道德、伦理对社会的良性功能,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所谓“爱国主义”了。可是,在当前官民之间如此不信任的环境下,“爱国主义”已经失灵甚至每每掉入“害国主义”陷阱。此时,唯有开放传统文化,开放信仰,开放言论空间和民怨抒发和缓解(包括自我缓解)的空间。

政府一味强硬,肯定已经不行了。89年时,仅针对北京学生和市民,当局还勉强地险险过关,邓小平在当时却已经把运气、把宝都押尽了,并断言只能将矛盾爆发推迟30年。而现在,通过反腐和腐败之间的3年较量,老百姓都能看出来,即使统治阶级内部,中央与地方互不信任,中央与军队互不信任,军队官兵间互不信任,再加上雷洋案所反应出的民间信任危机,北京当局面临的是全国、全民性的信任危机,已毫无当年那种侥幸空间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09-19 23:45:18  |  浏览[1235]  |  评论[0]
 
2016-09-19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本来面目

看中国随笔:
微群论之《本来面目》

李唐风

今天,微群里又在讨论雷洋案发展到现在依然迷离无解的状态,其中一位学者先生,看到政府在这样一个可以挽回些民心的机会中,却继续向人民表现出无能和无赖的现状,痛心地质问:

为什么国家不思取信于天下?
一定要不断地给自己抹黑、泼脏水呢?
为什么要不断地加重负资产呢?


这几个问题很不简单,发人深思。在这里试图从先生的这三个问题里面,把一些概念理清,或许答案不言自明:

问题一:为什么国家不思取信于天下?

实际上,先生质问的对象不是“国家”,而是被“代表”了的所谓“国家”的代表,即当局政府和相关政府官员。而60多年来一贯宣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潜移默化中把代表者和被代表者混淆。

那么,如果他们不代表国家,我们质问的对象不妨换成其混淆前的本来面目,比如“窃国者”或“祸国者”。这样一来,答案很明显,因为他们理所当然就是那样的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名正言顺地做那样的事儿。

问题二:为什么一定要不断地给自己抹黑、泼脏水呢?

“抹黑”也是一个大家耳熟能详,但习惯于将错就错的概念。

首先,甲物能把乙物抹黑的先决条件是,甲比乙更黑。所以不存在甲给自己抹黑的情况,而当我们这样说时,真实情况是,甲用自己的黑,把与它接触到的,沾上的东西或环境“乙”染黑了。

“泼脏水”同理,我们不会把洗脚水泼到粪坑的行为称为“泼脏水”,除非刚在更粪的水里洗的脚。

所以这个问题更确切的提法是:甲(即上面提到的所谓窃国者或祸国者)为什么一定要不断地给国家(或人民)抹黑、泼脏水呢?

那么问题一出,根据“抹黑”的本来概念,我们问话之人,已经可以明确一点,那就是这个“甲”本身更黑、更脏,所以才能够去抹黑,去泼脏水。

答案可能很多。我们如果把一个素描的黑炭笔放在白纸上,它会很醒目。可是如果这个炭笔把白纸抹黑,它自己再躺在中间,就会给人们纸黑与炭黑浑然一体的错觉。这或许是其中一个答案。答案或许不完全,但同时解答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越是窃国祸国殃民者,越喜欢搞腐败治国?”

自然界中至少有两种利用色相来保护自己的例子:一个是乌贼遇到生命危险时在水中挤出黑色液体,令捕食者短暂失去目标的同时,自己借反作用力逃窜。另一个是蜥蜴、变色龙之类的动物,身体形态和颜色可以根据周围环境调试变换,让捕食者眼花中忽视而过。

记得以前在中学语文里读过一篇俄国作家的小说《变色龙》,讲一个政府官员如何在不同等级人面前变换出各种嘴脸的故事。相比较而言,搞腐败治国的窃国祸国殃民者,更厉害得多,好象乌贼和变色龙杂交演化出的更可怕的异型物种,它既不需要象变色龙那样根据环境变色,又不必要象乌贼那样逃跑,而是直接把所有接触到的周围环境抹黑。而且那种抹出去的黑,既可以麻醉甚至毒害捕食者,又可以象散入水中的无数黑色蝌蚪一般,在蔓延中再迅速繁殖,繁殖后又迅猛蔓延。泱泱大国的官场上,一二十年间繁衍成几乎无官不贪的生态环境,其抹黑能力,大自然中无出其右。

问题三:为什么要不断地加重负资产呢?

因为主语已经确定为“窃国者”、“祸国者”,所以答案很明显,窃国的过程自然就是“国有资产变负”的过程。

以前,因为在窃国、祸国的同时,还有无数国民不断用自己的劳动和智慧维持着国有资本的正向增长,掩盖了少数窃国者加速资产变负的进程。然而,当人民的付出加速度终于被窃国者贪婪的加速度赶超后,达到“殃民”的程度时,我们更经常看到的社会表现,就是问题中提到的“不断地加重负资产”。

所以这个问题的实质是:窃国者、祸国者、殃民者们,你们还有完没完?你们的贪欲还有没有止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eijing 版

TangfengLee 发布于2016-09-19 23:30:44  |  浏览[219]  |  评论[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访问量 69349 更新时间: 2019-09-22 20:43:20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blog.mitbbs.com/TangfengLee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