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27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性意识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美女教授颜凝的爱 1
[版面:性意识][首篇作者:birdninehead] , 2021年03月18日22:01:49 ,2559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irdninehea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irdninehead (九头鸟), 信区: Sex
标  题: 美女教授颜凝的爱 1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18 22:01:49 2021, 美东)

    美女教授颜凝的爱 1

    作者:皮村鸟人

    诗曰:《咏颜凝》
    忆昔豆蔻着春衫,也曾青涩梦少年。
    心爱折桂遂步蟾,不羡羽衣月中仙。
    四十不惑犹沧海,卅年未改是花颜。
    唯笑世间芸芸众,不胜微博少女感。

    普林塞斯顿(Princesston)大学生物系的小楼顶层,万人崇拜的美女教授颜凝,
正冷冷望着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校园小路。这里成就了自己的梦想,陪伴了自己的青春,
赢得了自己的名声,更是自己现在和将来要奉献和付出的归宿。虽然由于新冠疫情的影
响,本来就僻静的小路,现在更显得有些冷清,可这与自己的孤高和幽深,不是成了更
好的绝配么?

    自己天生聪颖,加上一路艰辛,终于到了离心目中的爱因斯坦越来越近的境界。也
许,也是有一点点运气吧?但自己的才华和努力,毫无疑问是其中的主导。可这个世界
上,总是有那么些猥琐男,总是苦苦地想要把一个名叫“师已宫”的名字强加到自己身
上,将自己的美丽原罪化,以便自我安慰他们那愚钝的头脑和低俗的心境。

    一直以来,亲友们都劝自己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不理解自己为何还对那些网上的
嫉妒和挑衅作回应。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把那些猥琐男当人,只是在把他们当小狗一
样逗弄。这个世界上,聪明的没有自己漂亮,漂亮的没有自己聪明,他们天生注定只配
成为被自己俯视的芸芸众生,为得到自己的戏耍和逗弄而癫狂兴奋,并且回报以更多的
关注和热情。

    是的,为了坚持这份孤高和自在,自己被许多人惋惜放弃了爱情,放弃了婚姻。但
那些人却不明白,这一切是自己主动放弃的——好吧,实在不想说“嫌弃”二字。一个
皇帝,“放弃”乞丐式的清闲和不管事,需要人同情吗?需要人惋惜吗?需要人理解吗?

    自己早已不是处女了,也时常对此感到羞愧。但这羞愧,却绝不是猥琐男们所盼望
的那种“失身悔恨”,而是羞耻于自己居然曾对男人抱过不切实际的幻想。无论是当年
的男友,还是导师,还是形形色色的同事和学生,其实所有的男人都一个样:一到床上
就成了猥琐男,心内心外全是野兽,只知道疯狂追求低等动物的肉体欢愉。

    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呢?太上忘情般的灵魂交融呢?难道这些男人们发明的名词,
其实都只是穿在他们的衣服上,一旦脱下,就会什么都没有?

    自己出身于青华大学,这个号称集中全国最多最聪明男人的地方,很不幸同时也是
男人心理最阴暗、最猥琐的地方。自己的美貌,在这个著名的理工科和尚庙式的校园里
,绝对算得上是出尘绝俗。但是,那一个个自诩天之骄子的男同学们的眼中,对自己却
没有起码的崇拜和感动,而只有低俗的欲望和冲动。也许成熟的男人会更高尚?也许外
面的世界会更精彩?但事实上,导师用实际行动教育了自己,他和那些男同学们,其实
并没有什么两样。

    当年毅然离开青华大学,重回普林塞斯顿,虽然被许多人猜测和议论,但自己无论
如何也不会后悔。在这里,自己不但可以独掌一派,无需论资排辈,更还可以随意招人
,无人制约。朝那些candidates问摸不着头脑的刁钻问题时,他们的手足无措,和那又
恐惧又崇拜的眼神,总是能为自己带来无尽的快感,总是能让自己尽情享受。既然世界
是不完美的,既然没有能匹配得上自己的灵魂伴侣,那么这里就是自己最舒服的所在。
不是说,此心安处是吾乡么?

    想到这里,美女教授颜凝的脸上泛起了微微笑意,让她那因为成熟而更显妩媚,看
不到多少岁月痕迹的小脸,更加现出令人迷恋和羡慕的“少女感”。感谢父母起这个名
字带来的好口彩,自己的面容就像永远凝结在了十几岁,同事和学生们眼中总是闪着深
深的迷恋,嫉妒,崇拜,嗯,也许还有一点点自卑。自己其实也不忍心如此,不想因为
这样而衬得别人加速老去,可自己毕竟不欠谁一个解释,对吧?

    华灯初上,最勤奋的学生也已走了,偌大的实验室里空空旷旷。可是美女教授却一
点也不觉得孤单,反而倍加兴奋,因为这才是自己真正的家庭时光。总有人问为什么还
不结婚,其实他们不明白,自己早已嫁给了电镜生物学。只有电镜下的细菌、病毒、生
物体系,才不垂涎和嫉妒自己的美色,才能承认自己的聪慧和努力,也才能真正匹配自
己的灵魂。

    颜凝轻轻掠了掠秀发,悄悄从自己的独门办公室取出一份样品,小心翼翼地为它硬
化固定、脱干、垫入、分割和染色。这是从医学院同事那里,取得的临床新冠病毒灭活
样品。虽然自己并没有正式参与这个方向,但这毕竟是轰动全球、令所有科学家都挖空
心思的疑难杂病,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能挑战自己,更能承认自己呢?

    电镜分辨率慢慢调高,各种组织、细菌和病毒的轮廓结构,一点点显现了出来。美
女教授一丝不苟地寻找着那个新冠状病毒,但却一时还不能确信自己已经找到。当然了
,灭活后的病毒应该是会有些不同,只是这个不同,会在哪里呢?

    颜凝望着那些深浅不一的染色结构,眼神慢慢停留到了一条深色的线条上,有点象
一条沟槽。不知不觉中,她久久望着,若有所思,仿佛在搜寻着什么,迷恋着什么。忽
然,她觉得脸上好像有一点点发烫:这是冠状沟……冠状病毒形成的沟吗?

    但她迅速明白过来:“不,这是类似SREBP的蛋白质组织结构,估计也是因为受到
新型冠状病毒的侵扰和破坏,才导致了这种类似冠状……沟的结构。”SREBP可是自己
一生的最爱,更是自己永远的爱情所在。尽管现在自己已经贵为系主任,论文无数,但
却依然会为一篇这方面的文章被接受,而初恋般欢呼雀跃、破处般心潮涌动,甚至还能
因此而想起去登录微博,调戏一下那些看不惯自己,但却早已被自己轻蔑得忘却了的猥
琐男们。

    颜凝静静地望着那条沟,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青春少女时代。一路走过的那些男
人们,虽然也曾令自己心动、身动,但却从来没能象SREBP那样,能令自己“灵”动、
“魂”动。因此,他们早已随着自己的成长,成为了记忆中的团团腐尸。可在SREBP面
前,自己却永远是那个心头鹿撞的清纯少女,永远都在卑微地奉献着肉体和灵魂,希望
能被它尽情地宠幸,更希望能够有一天独占它的恩泽。

    一想到自己心头的无上男神“SREBP组织”,竟然曾在临床上被土肥圆般的新冠状
病毒挑衅侵蚀,美女教授便气的有些浑身发抖。恍惚间,她仿佛化身为一位身披金甲的
美女角斗士,勇敢冲入了电镜空间,四面邀斗,愿意牺牲一切来拱卫灵魂所爱。

    忽然,一声轻蔑传来:“你弄错了。你的SREBP根本就没被影响。我只是在研究冠
状病毒蛋白质的DNA受体而已,你不用这么激动。”

    美女教授吃了一惊:从来都只有自己说别人错,什么时候能轮到别人说自己错?再
一看,一个个子不高、戴着厚厚眼镜的猥琐男,正一脸轻蔑地望着自己,活脱一个大学
里理工科男生们的典型写照。

    美女教授颜凝怒了:“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说我错了?你有什么根据?”那猥琐男
呵呵冷笑:“我?我不过一个鸟人,学识经历半点不比别的猥琐男强,只不过不想象其
他男人那样宠着你而已。你既然也来了,那我就干脆帮你个忙,说点逆耳忠言,助你认
识一下自己。嗯,我不收费的,尤其是对你这样的美女。”

    颜凝听出了他话中“美女”的讽刺,正要反讽,那鸟人却已道:“你一看这条冠状
沟就激动了,对吧?其实,这之是我正要申请funding的禽流感DNA链破碎实验。这里根
本就没有那个什么新冠状病毒。要说有的话,只有我这个‘鸟’状病毒。”说着已是轻
笑起来。

    颜凝眼波流动,怒极反笑:“哟,还有个半瓢水啊。要不要当我的博士生啊?”那
鸟人一呆,居然没有生气,反而笑道:“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你的学识,俺实在是看不
上。不过呢……”

    颜凝哼道:“看不上还是看不懂?不过什么?”那鸟人嬉皮笑脸道:“也许都是吧
。不过俺倒是看懂了你的人:别看你披着金甲,四面叫阵,其实你需要被保护,需要被
崇拜,更需要被宠爱。”说罢猥琐的眼神直勾勾盯着美女教授的身体曲线看去,那目光
简直就是牛顿预言的光之粒子性的最佳证明,毫无遮挡般便透过盔甲防护,放肆地接触
着美女教授那被深深掩藏着的淑乳和美臀。

    颜凝本来早已习惯了猥琐男们的目光,但这个鸟人的目光却全然不同,当真令自己
感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和窘迫,因为他不但一眼就看穿了自己身上的所有遮蔽,更
还像是轻轻易易便剥离了自己心灵上的所有伪装,直透自己的胴体和灵魂深处。自己那
引以为傲、保护了自己小心灵无数个日月的金甲,居然不堪一击就融化了,甚至连衣物
也莫名其妙地越来越透明,简直就象是要消失不见。这一切,都导致那来自鸟人目光的
炽热越来越难以抵挡,更导致美女教授也越来越是不自在,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要干些什么。

    那鸟人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位四十多岁的女教授,却依然身材少女般纤秾合度,皮肤
晶莹柔嫩,一双美腿更是又细又直又紧又长,当真是肤白貌美不逊苍井空,丰乳肥臀不
输奶茶妹。一时间,他似乎也似有些被迷住了,喉中居然莫名其妙蹦出一句涩涩的声音
:“你……一个人来的吧?”颜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还没来得及后悔,那鸟人竟已
真的恶狠狠扑了上来。

    多年未曾被冒犯的美女教授,顿时大是惊慌。过于高高在上、被无数人敬畏的女神
生涯,没有给她对付色狼的训练机会,导致她一下子就被压倒在了那条冠状沟中。但她
还没来得及反抗,那鸟人便一把将一个放大镜放在她面前,喘着粗气道:“我不想强迫
你。你难道不想体验一下做爱时还想着科学的感觉么?”

    颜凝一呆:“这个鸟人扑向美女时,竟然还没有扔掉科学工具,这可是连我导师都
没有做到的啊……难道这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科学伴侣?”但一见那鸟人的猴急和猥琐
,立刻又忍不住心头有些不甘:“这……也太没有少男感了吧?我可是少女感爆棚的哦
……”

    然而男人在美女面前的急迫,从来不是美女所能抵御的。那鸟人不由分说,拿着放
大镜的手已狠狠搂住了她的纤腰,两条腿更死死缠住了她的美腿,另外一只手则粗暴地
撕去了她的文胸,野蛮揉捏着那兀自充满“少女感”的淑乳。眨眼间颜凝便身体多处失
陷,急忙想要挣扎和抗议,可才一张口,一个满是胡子渣的嘴巴便堵了上来,不但狠狠
地戳着、扎着、吮吸着自己那柔嫩的樱唇,更还有一条湿漉漉的舌头,正拼命想要挤进
自己的檀口。

    久旷的美女教授一时间有些晕眩,但身为教授的自尊,还是顽强地捍卫着她的尊严
,令她极力扭曲和反抗之余,更愤怒地瞪视着鸟人。鸟人接触到她的眼神,似是稍稍懵
了一下,但随即便用那搂住纤腰的手顶了顶,让她感受到放大镜这个“圣物”的膈应。
果然,美女教授神奇般便冷静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娇躯也阵阵发软:“难道……难道
这就是来自科学的宠幸?自己不是一直都在盼望着么?”

    那鸟人胜利般地一笑,大度地将正侵袭淑乳的咸猪手抽了出来,轻轻地抚摸颜凝的
秀发,柔美得就像是想亲近女朋友,但却又不太敢的纯情初恋。颜凝心里忍不住暗笑,
但随即发现自己的贝齿稍稍松了一隙,顿时后悔不迭,因为鸟人那条黏黏腻腻的舌头立
刻便无情钻入,拼命寻找着自己的香舌。

    多年来,美女教授全心科学,时刻保持着在科学面前的少女感,那香舌自然无比的
清纯芬芳和美味可口。鸟人显然经不起这等致命诱惑,舌头早已伸得恨不得比吊死鬼还
长,终于揽到了美女那温软滑腻的小巧舌尖,立刻便狠狠圈圈缠上,一纳米的空隙都不
肯留下。面对这样洪流般的热烈,颜凝颇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想要咬痛鸟人的舌根,
让他收敛一些,舒缓一些。可这个时候的鸟人,早已将来自美女的一切痛感都化成了爱
意,哪里肯有半点退缩?

    颜凝又羞又急,几乎就想狠狠咬断他舌根,可口内苦苦纠缠着的舌头,也莫名其妙
地传来了难以言传的甜腻之感,导致自己的气愤反抗变成了风光旖旎的轻咬,反而更加
助长和刺激了鸟人的疯狂。几经反复,她终于被迫放弃了口舌反抗,可鸟人居然无耻又
着急地极力朝她示意,舌头更还时不时反过来舔舐她的银牙,似乎是怀念她轻咬自己舌
根的感觉。

    颜凝被他气得娇躯发抖,脸上更是羞得通红:自己不反抗就已经是抬举他了,他怎
么还能要求自己主动去配合?但鸟人眼看佳人抗拒,舌头不但更加放肆,而且突然间狠
狠加力,几乎要搂断美女教授的小蛮腰。颜凝吃痛,本能地想要喘气,但立刻意识到这
该死的鸟人,肯定就是希望自己喘息间银牙微微开合,等同于轻咬他的舌身,赶紧又赌
气式地苦苦忍住,就是不向他投降。

    鸟人眼见美女就要顺应自己欲望,但却又突然停止,哪里还能忍得住粗野?那长期
做题、缺乏锻炼的手臂,也不知从哪里就迸发出千斤力气,几乎就要将身下丰乳翘臀的
美女教授,压成了纸片般的奶茶妹。终于,美女教授撑不住了,只得无奈地轻轻喘息,
美目也被自己的轻咬羞得闭了起来,但又马上不服输般奋力张开,既似仇恨又似轻蔑般
瞪着鸟人,仿佛是在说:原来你也只是在追求肉欲,那还吹什么科学梦想?

    鸟人微微一怔,忽然神秘一笑,居然放弃了颜凝的檀口香舌,转而想要亲吻她那生
气的眼睛。颜凝大出意料之外,急忙闭上眼睛,不肯让他得逞。鸟人哈哈一笑,只轻轻
吻了她的眼皮一下,便又回复到樱唇之上,再次赤裸裸地为肉欲而叩关。

    不知道为什么,美女教授居然鬼使神差般再次张开了樱唇,任由鸟人那吊死鬼般的
舌头在自己口中肆虐。此时的她,心头只有一念,不知是在苦苦支撑,还是自欺欺人:
只要我的舌头不伸到他口中去,我就没有向他认输,更没有被他征服。

    口舌之战虽然暂时陷入了胶着,鸟人那无耻的双手,却已从单纯的施压,变得更加
放肆起来。那只拿着放大镜的手依然是定海神针,仿佛知道只要有它在,这位美女教授
就会有一个任由摆布的理由。可是另外一只手,却早已粗野地深入了颜凝的双乳之间,
毫无羞愧地揉搓和按捏那腻人的温软所在,简直就像是要挤出乳汁来一般。

    美女教授羞窘之余,只能极力回想《生理卫生》知识:那里学名是乳腺,不是乳房
;这样揉捏有助于检查乳腺癌等肿块;况且我还有另外一只乳腺他不能同时摸……

    可还没回过神来,那只“空着”的乳腺之“腺头”竟已突然被含住。原来鸟人被美
女娇软柔滑、简直似能缩放无度的丰胸迷得头昏脑涨,居然暂时放弃了香舌,转头一口
含住了身下佳人的咪咪头,狠命吮吸,就像一个急着要吃奶的巨婴。美女教授又气又急
,但还没回过神来,那手和嘴竟然又极快地换了个位置,仿佛要彼此交换对方的感受,
尽情享受佳人的美丽。

    颜凝终于忍不住了,气道:“你……你……”鸟人似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过分,光速
般回头,一口又堵住了美女教授的香舌,眼中更透出不但狡黠、更加无耻的目光,仿佛
是在调侃:哟,原来你不想我揉捏胸部,是因为想念嘴上的感觉了?

    一向高高在上、万人瞩目的美女教授颜凝,哪里能和一个猥琐鸟人一样低俗和无耻
,去与他泼妇般地辩白“自己不是想念那种感觉”?只可惜她口舌被制,酥胸也已被揉
得如水一般,根本无法抗议,只能极力扭动小蛮腰和美腿,又羞又恼。

    这显然给了鸟人以莫大的肢体刺激,导致鸟人更加挺起那被垃圾食品整天养着的肥
腰,便如记忆床垫一般,一丝不空地紧紧耦合着身下美女的精致凹凸曲线。同时,纠缠
间早已被扯下的亵衣和丝袜,也给了鸟人乘虚而入的机会:那因长期久坐而长满赘肉的
腿,毫无顾忌地缠着教授的美腿,居然能够从外侧翻转到内侧,再强行扭动美女的柔软
脚丫,导致两人的腿都象是翻转了360度、完美纠缠一般,一看之下,还以为美女已经
完全被身心征服了。

    能够在肉体狂欢时依然保持头脑的清醒和高傲,是美女教授颜凝独一无二的本事。
鸟人如此贪婪的索取,虽然令她惶急、羞涩并有丝丝快感,可同时也给了她鄙视“男人
”这种低等动物的根据,因为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高尚,最终的目标都是最低俗的:不
就是两腿之间那点事么?难道他们就认识不到科学的美妙,胜过那里不知多少倍?

    仿佛就像被预测一般,鸟人还真的就撕下了一切阻拦,一根不大不小的男性生殖器
直挺挺地暴露了出来,马上就要开始弓身冲刺。颜凝忽然冷哼一声,轻蔑地从喉中嘟囔
:“还以为有情色小说中那么大呢,原来也不过就是平常人。”

    鸟人居然似是听懂了,不但停止了举动,更嘻嘻冷笑:“不错,我是平常人。但说
起来,这根阳具增之一寸则嫌长,减之一寸则嫌短,割皮则太敏,戴套则太柔,却正是
最适合你的。”接着又呵呵道:“你真的以为自己也生活在小说中,并不平庸么?”

    颜凝心头一动,似觉其有深意,然而还没来得细想,鸟人阳具已直刺蓬门,那股肉
肉冲撞、燥热难制的感觉,顿时令她无法再想下去。忽听鸟人一声欢呼:“没想到你居
然还是一个白虎?!”


--
※ 修改:·birdninehead 於 Mar 19 08:58:12 2021 修改本文·[FROM: 9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9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性意识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