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07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政治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zz分化与变化——浅谈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关系
[版面:政治学][首篇作者:abyssdragon] , 2020年03月21日15:53:42 ,778次阅读,3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abyssdrago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abyssdragon (疯帽子的茶会), 信区: PoliticalScience
标  题: zz分化与变化——浅谈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关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1 15:53:42 2020, 美东)

以色列和美国因为犹太人群体,而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截止到2010年,全世界共有约
1340万犹太人,其中以色列犹太人约570万,而美国犹太人约530万。由于以色列是犹太
人为主体的国家,而美国犹太人在美国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和商业等领域皆有着重要
的影响力,加之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在中东政策上确实存在着对于以色列的偏袒
和保护,因此人们往往倾向于将以色列和美国犹太人群体等同,甚至认为美国犹太人完
全代表以色列在美国利益。很多人倾向于认为,美国国内犹太选民对于美国总统和国会
选举至关重要,谁越是“亲以色列”,谁就越能得到美国犹太人的支持,谁就越有希望
赢得选举。

但是这种观点在美国历史上似乎并非“铁律”。美国犹太人群体的支持,并不能够决定
美国总统大选的胜负。比如1984年美国大选中,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沃尔特·蒙代尔(
Walter Mondale)获得了将近70%的美国犹太人选票,却仍败给了共和党候选人里根(
Ronald Reagan)。而上一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更是与以色列关系长
期不和,在2011年与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会面时,忘了关掉自己
的麦克风,结果两人公开抱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认为“
他是个疯子”,“难以打交道”。即使与以色列关系不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是奥巴
马仍然能够成功连任美国总统。

与此同时,美国犹太人对于以色列的支持也并不是“无条件”的,更不是以色列在美国
的“第五纵队”和“代言人”。事实上在历史上,尽管美国犹太人群体和以色列之间的
关系非常紧密,但是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之间并非完全“亲密无间”,双方的关系也经
历了历史漫长的演变。一方面,对于以色列的支持,并不代表美国犹太人群体内部在诸
多敏感议题上的观点完全一致;另一方面,对于以色列的支持,不代表完全认同以色列
政府、尤其是以色列右翼政府在巴以问题上的态度。事实上,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之间
的关系既敏感又复杂,需要我们认真的观察和思考。

从相互疑虑到无条件支持

在二战爆发之前,从欧洲不断迁移到巴勒斯坦(今天以色列)的欧洲犹太人和中东地区
犹太人(如也门犹太人)群体,已经被美国犹太人群体所关注。从欧洲前往巴勒斯坦的
犹太人群体,通过自己的劳动,建立有“共产主义”特征的“大集体”农庄,塑造了一
代“爱劳动”“爱生活”的犹太人,被美国犹太人群体所赞赏。而欧洲在二战前夕隐约
显现的“反犹思潮”,更是让美国犹太人群体倾向于将巴勒斯坦作为未来欧洲受迫害犹
太人的一个避难所。

但是美国犹太人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面临着两个问题。一方面,并不是所
有的美国犹太人都支持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未来建立自己的国家,担心一个独立的“犹
太国家”,会影响美国犹太人自己的政治身份;另一方面,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并不欣赏
美国犹太人“作壁上观”,尤其不赞成很多美国犹太人将自己在美国的开拓和巴勒斯坦
犹太人在当地的开拓统称为“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比如后来的以色列开国总
理、当时巴勒斯坦犹太人领导人本o古里安(Ben Gurion)就认为,真正的“犹太复国
主义”应当是通过劳动来在巴勒斯坦建立新的犹太家园,而不是在大洋彼岸自由享乐。

美国犹太人和巴勒斯坦犹太人之间的矛盾,并不影响美国犹太人支持以色列国家的建立
。事实上在1948年5月,正是美国犹太商人艾迪o雅各布森(Eddie Jacobson)的游说,
使得杜鲁门力排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反对,做出了承认以色列独立的决定。以色列的建立
以及美国对于以色列的承认,使得美国犹太人欢欣鼓舞。美国犹太人群体很快组织募捐
,与美国政府一道帮助新生的以色列政权。但是美国犹太人和以色列之间关系并非亲密
无间,一方面美国犹太领袖反对以色列鼓励美国犹太人移民以色列的主张,认为美国犹
太人是美国公民,其对美国的政治忠诚不应被怀疑;另一方面本o古里安也非常警惕来
自于美国犹太团体对于以色列国内政治的干预,害怕以色列成为美国犹太人掌控下的“
傀儡政府”。

因此在1950年8月,本·古里安和美国犹太人委员(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会主
席雅各布o布劳斯坦(Jacob Blaustein)签订了被后世称为“本o古里安--布劳斯坦协
议”的两份声明,强调了以色列不会强迫和干涉美国犹太人的政治生活,而美国犹太人
社团则会继续向以色列提供支持和服务。这份文件,成为了未来美国犹太人和以色列关
系的基础和方向。在“本o古里安--布劳斯坦协议”精神的指导下,美国国内“犹太复
国主义”团体逐渐让位于新成立的、旨在协调美国犹太人和以色列关系的新组织,比如
美国犹太人委员会、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犹太联合委员会(
Council of Jewish Federation)以及美国犹太组织主席会议(Conference of
Presidents of Major American Jewish Organizations)等。在这些组织的运作下,
一方面美国犹太人通过各种形式将大量的钱款转运到以色列,帮助以色列国内的经济、
军事和社会建设;另一方面美国犹太人团体在国会、媒体和学术层面,积极的宣传以色
列的“正面形象”,促使美国在诸多敏感议题上支持以色列。

从1948年到70年代之前,以色列在战场上不断取得军事胜利。以色列从最初的一个在地
缘政治斗争中岌岌可危的小国,不断发展壮大为一个可以自我保护的军事强国,使得美
国犹太人对于以色列的认知“理想化”。尤其是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不仅
击败了周围阿拉伯大国如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的联合进攻,而且还占领了西奈半岛、约
旦河西岸、戈兰高地以及耶路撒冷老城,使得美国犹太人对于以色列感到由衷的自豪。
这一时期,以色列在美国国内尤其是美国犹太人心目中被描绘为一个进步的、左翼的、
世俗的、民主的和热爱和平的国家。以色列变成了犹太人经历“大屠杀”之后,在艰苦
地缘政治环境下“凤凰涅槃”的象征。这一时期,美国犹太群体对于以色列的支持是无
条件的。

以色列形象的变化

但是美国犹太人和以色列之间的“亲密关系”,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逐渐发生了微
妙的变化。首先,上世纪70年代以后,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间的关系逐渐发生了微妙
的变化。在过去的将近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内,以色列一直受到来自于周围阿拉伯国家的
围攻,在这样的背景下,以色列在美国犹太人心中的形象,更类似于一个勇于反抗强者
的“小大卫王”形象,因此其在战场上不断传来的军事胜利,也更加利于塑造以色列在
美国犹太人心目中的良好形象。但是随着1979年阿拉伯世界大国埃及与以色列签署了《
和平协定》,阿拉伯国家针对以色列的直接威胁不复存在,巴勒斯坦人成为了被地缘政
治的“弃儿”。但是巴勒斯坦人仍然坚持反抗以色列,尤其是1987年第一次“巴勒斯坦
大起义”爆发,巴勒斯坦民众开始走上街头,面对荷枪实弹的以色列士兵。一边是手无
寸铁但是形象坚定的民众,另一边是全副武装抓捕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大兵,这样的极
端对比,通过电视画面传遍美国,使得美国犹太人也受到极大的影响,认为以色列是巴
以冲突中的“施暴者”。

其次,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更加损害了以色列在美国犹太人心目中的形象。尽管
很多美国犹太人支持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打击藏匿在黎巴嫩南部的巴勒斯坦武装分子,
但是随后以色列支持的基督教民兵武装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周围的巴勒斯坦萨布拉(
Sabra)和沙提拉(Shatila)难民营内,发动针对巴勒斯坦难民的大规模屠杀,使得以
色列在国际舆论中成为了“屠杀者”。加之从70年代开始,以色列右翼政治团体长期上
台执政,导致了以色列社会世俗和左翼力量影响力不断下降,而右翼的、宗教政治力量
影响力不断上升。这改变了美国国内犹太人心中关于以色列是一个“左翼的”“世俗的
”“革命的”国家这样的“理想形象”。尤其是在上世纪80年代之后,以色列国防军的
对手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阿拉伯国家军队,而是一些周边地区的非政府武装,如加沙地
区的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等,这些“非对称冲突”,
往往造成巨大的阿拉伯平民伤亡,使得以色列在美国犹太人心中的形象不再是过去那个
“大屠杀受难者聚集地”,而成为了“大屠杀实施者聚集地”。美国犹太人群体针对以
色列内政外交政策的批评也不断出现,美国犹太人群体和以色列之间的隔阂开始显现。

此外,另一个重大的影响因素来自于美国犹太人越来越多的对于以色列的切身了解。在
过去,由于地理位置的隔绝和信息交流的不便,很多美国犹太人对于以色列的了解都非
常模糊,更多的是通过一些宣传材料、报刊杂志等“二手资料”来了解以色列社会。但
是随着越来越多美国-以色列航线的开通,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来到以色列访问和学习;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学习现代希伯来语,能够直接阅读以色列的报刊和杂志;电视直
播和网络的普及,使得发生在以色列的大小事项更多更直接的被美国犹太人所了解。比
如在2000年的一份民调显示,大约86%的美国犹太受访者表示,自己对于以色列国内的
政治社会议题“非常了解”。美国犹太人心目中对于以色列的“理想化”形象,开始受
到细碎现实的考验,以色列也越来越真实,也让美国犹太人发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这
也帮助美国犹太人进一步支持和借助美国政治力量,主动的帮助以色列来调整自己的外
交政策。

美国犹太人的分化

在此背景下,美国犹太人在80年代开始支持美国里根政府促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
直接和谈。在1990年,70%以上的美国犹太人支持以色列政府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
(PLO,以下简称“巴解组织”)展开和谈。而且在这一时期,年轻一代的美国犹太人
开始占据美国犹太社会的主力军。这些美国犹太人,并没有经历自己父辈或者祖父辈的
“大屠杀”记忆,因此对于以色列在地区政策尤其是巴以问题上的强硬姿态并不认同。
同样在这一时期,以色列政府则拒绝与巴勒斯坦人展开直接和谈,认为巴勒斯坦解放运
动成员是“恐怖分子”。以色列政府的这种强硬姿态,遭到了来自于美国犹太人的抨击
和批评。美国犹太人对于以色列仍然支持,但是并不代表美国犹太人会对于以色列所有
的政策都表示认同。在2007年的一项民调显示,大约40%的美国犹太人认为以色列占领
者“其他国家的土地”,而有30%的美国犹太人甚至对于以色列的占领行为感到“羞耻
”。

对于以色列的了解的深入,意味着美国犹太人群体很难再以一个统一的政治观点来对待
以色列相关的敏感议题。比如在巴以议题上,1993年以色列左翼工党与“巴解组织”达
成的“奥斯陆协定”,就被美国国内的右翼犹太组织如“美国犹太复国主义组织”(
Zionism Organization of America)所反对,向美国国会加大了游说力度,要求美国
介入巴以和谈,并且对“巴解组织”提出更多限制条件。而随着巴以和平进程在2000年
后陷入僵局,巴以冲突频发,美国犹太人内部在巴以问题上的“左右分化”越来越明显
。比如美国国内一些“左翼”犹太人群体,如“以色列政策论坛”(Israel Policy
Forum),“正义与和平同盟”(Brit Tsedek V'Shalom)等主张以色列应当与巴勒斯
坦展开和谈,赞成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而一些右翼的美国犹太人团体如“支
持安全以色列的美国人联盟”(Americans for a Safe Israel)、“国家安全事务犹
太研究所”(Jewish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等,则强烈反对建
立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主张在巴以问题和伊朗核问题上采取强硬政策。

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关系的复杂化和多样化关系,其实也反映出以色列国内政治力量从
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不断“碎化”的特点。随着以色列来自于阿拉伯国家的“东方犹太人
”、来自于前苏联地区“俄罗斯犹太人”和来自于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的“黑犹太人
”在政治舞台上开始活跃,传统上受到中东欧犹太人后裔把控的以色列政府和议会,也
不得不在宗教、教育、政治、福利等议题上听从来自于其他族群的声音,而包括宗教力
量尤其是犹太教极端正统派政党,也得以影响以色列的政治决策。在这样的背景下,伴
随着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社会的深入接触,对于敏感政治议题的分歧意见必然会影响美
国犹太人群体自身,加沙战争、犹太定居点、和平进程、少数人群的权利、环境保护和
宗教纷争等问题也必然会撕裂美国犹太团体的意见。

应当指出的是,对于具体以色列政策的分歧,并不影响美国犹太人对于以色列国家的支
持。只不过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犹太人不再是被动的、无条件的支持以色列,而
是更多的带有自身的利益和意识形态考量。美国犹太人尽管对于以色列国家有着一定的
亲缘性,但并不意味着美国犹太人群体支持所有以色列政府所做出的决定。而随着美国
犹太人对于以色列了解的不断加深,一些敏感议题如巴以问题,很容易造成美国犹太人
群体内部观点的分裂,以此进而影响美国犹太人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而这也反映出美
国犹太人群体内部统一性的下降,美国犹太人很难再用“一个声音讲话”。

事实上,如果我们翻看以色列的国家历史,也很容易发现较为类似的现象:由“一个声
音”说话,变为“多个声音并存”。以色列也在从1948年建国时期的“工党”所倡导的
“左翼”“世俗”“欧洲”国家,逐渐转变为一个“宗教的”“右翼的”“中东”国家
。这种转变既有现实政治党派斗争的因素,也有来自于阿拉伯世界犹太移民、俄罗斯犹
太移民和非洲犹太移民的影响。一个单纯的“东欧犹太人”“中欧犹太人”为主体的移
民国家,演变为了一个“世界犹太人移民”汇聚的“大熔炉”。以色列内部的复杂性,
也会反过来影响美国犹太人对于以色列的态度。

碎化的以色列内部政治局面,加上不断分化的美国犹太人团体,使得未来的以色列政治
以及巴以和平进程,更平添了诸多复杂的因素。因此在冷战结束之后的二十多年里,美
国在中东问题尤其是巴以问题上的态度,变得越来越默然,推动巴以和谈进程的动力也
越来越少。这种“默然”当然与巴以问题本身复杂程度息息相关,但是也和美国犹太人
群体关于构建未来以色列内政外交的意见分歧相关。因此当特朗普上台之后,尤其是美
国犹太人库什纳(Jared Kushner)、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等人先后在美
国巴以问题上获得巨大话语权之后,我们既没有看到美国推动巴以和谈的实质行动,也
没有看到美国对于以色列支持的实质性加强。一个碎化的美国犹太人社会,让美国调停
下的巴以和谈,似乎遥遥无期。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14d:4300:b]

 
Yelle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Yellen (MMT负利率Okay), 信区: PoliticalScience
标  题: Re: zz分化与变化——浅谈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关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1 21:44:35 2020, 美东)

尼玛千老果然是弱智,看看本大妈的分析:

【 以下文字转载自 Stock 讨论区 】
发信人: Yellen (加息加到4%), 信区: Stock
标  题: 本大妈说一句吧:拿华人和犹太人比是没有意义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23 01:07:56 2019, 美东)

1. 中国是14亿人口大国,以色列是600万人小国,以色列再强对美国都不构成威胁,中
国现在已经被认为对美国是致命威胁。正因为以色列不对美国构成威胁,犹太裔美国人
再爱以色列都没问题,在美华人极不一样,会被本土人认为是大威胁,这里本土人包括
白,黑,西。

2.相似于华人,阿拉伯人(总人口过亿),或者回教徒(总人口过10亿),一旦与美国
矛盾激化,也会被认为是大威胁。印度人也一样,只不过现在印度还很弱,不对美国构
成威胁。

3.一般来说华人,回教徒,印度人是明显可视少数族裔,走在街上别人一望即知,这比
犹太人是个大劣势,美国犹太人由于长期和白人通婚,大多数不能从外貌一望即知,这
是非常大的优势。

4.一旦矛盾激化,华人只能选边站。其实选边站都是不可能的,最好最安全的办法就自
己进集中营。原因很简单,几百万华人中大概律有一小撮华人民族主义不冷静的,只要
发生一起华人恐怖袭击事件,其他华人就都完了,只占1%人口,走在路上大多数看你都
觉得是敌人,你和家人怎么正常生活下去?进集中营比在社会上安全得多。你们读历史
,因该知道纳粹德国1938年的水晶之夜,知道水晶之夜的导火索是什么吗?法国一个犹
太年轻人枪杀一个纳粹使馆工作人员,这下给纳粹找到了既不对称的暴力对待的借口。

5.911时本大妈已经在美国了,那个时候阿拉伯人,阿富汗人天天过的如芒刺在背。直
到布什入侵伊拉克以后才变好些。其实回教恐怖分子对美国的威胁比中国要小得多。

6.中美矛盾只要不激化,你两边都效忠没有问题。一旦矛盾激化,你想效忠中国,那就
要赶快离开美国。稍微晚一点是走不掉的。想效忠美国也会处处被人怀疑,不如进集中
营避风头。

总之,中美矛盾激化,不论那边赢,美国华人都会是最大的输家,对留在美国不走的华
人最坏的结果是中国赢。失败方的怨毒,将把华人当作最容易的报复对象,理由都不用
找,直接就说失败正是因为华人在内部搞破坏造成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0:1700:9a61:]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政治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