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80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北京大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转载] [菜农]我对王丹,吾尔开希等人的个人评价
[版面:北京大学][首篇作者:tandon] , 2000年06月07日05:48:30 ,2452次阅读,1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tando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tandon (天秤), 信区: PKU
标  题: [转载] [菜农]我对王丹,吾尔开希等人的个人评价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Wed Jun  7 05:48:30 2000), 转信

我很抱歉转载了菜农的评述,我觉得菜农的表述在相当程度上
写出了我的认识和我们那一代人的观点。就算是我重新表述菜
农的观点叭!

【 以下文字转载自 ChinaNews 讨论区 】
【 原文由 bluewater 所发表 】
[菜农]我对王丹,吾尔开希等人的个人评价

**********************************************************

本文属个人观点,请勿转载本文,因为你转载已经不属于说明个人
观点而是用于宣传等目的,严重违反作者本意。

*********************************************************

【 在 euhams (狂飙掠过)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听一下知情者对王丹比较客观和公正的评价。
:
: 对不起,以前不知道王丹因六四做过牢,有些孤漏寡闻,呵呵:)
:
: 另外还有对吾尔开希等人的看法。
:

首先,我想说的是以下的话是我个人的评价,它谈不上客观,也说不
上公正,它只是我目前的看法。我今天是这么想的,明天也许就不这
么想了,我不想宣传某种思想,对平反六四或撼为正确都不感兴趣,也
不想说服任何人,所以我决不要求别人也要和我想的一样。

第二,我不认识王丹,吾尔开希等人。同诸位一样,我对他们的认知
来自于网络上的一些文章以及历史事件的记载,所以我的看法有根本
性错误的可能,如有欢迎指正并敬请原谅。

第三,我是从历史的角度,从人的角度看这个问题的,不一定符合民
主派或小将派们画出来的人物脸谱。


进入正题,从个人好恶上来说,我对这些人物的评价是按如下顺序递
减的:方励之 > 魏京生 > 王丹 > 吾尔开希 >> 柴玲。

这个列表中最有争议的可能就是魏京生的位置了,那么我就先从他谈
起。中国人评价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画脸谱,要么就是“民运之父”
要么就是“跳梁小丑”,其实如果把魏京生当个活生生的人看,也许
能更看得更清楚一些。

大家最不满意“民运”的一点可能就是他们支持藏独台独了,他们为
什么这么做呢?拿了藏独台独的钱?那么如果共产党肯给他们更多的
钱,他们会不会支持共产党呢?

根据我本人的看法,大多数民运人士支持台独藏独的观点不是发自内
心,而是出于对“民族自决”观点的遵从。在西方人眼中,一个民主
人士不赞成民族自决是很奇怪的。

但魏京生与其他民运人物不同,他是真心支持藏独的。这与他本人的个
人经历有关,他年轻时好象有个藏族女友,对方父母却反对两人关系,
因为他们认为汉人给藏人带来了灾难。在与藏人的接触中魏京生接受
了藏人的观点,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他在政治主张上是西藏独立的真
心拥护者。

虽然我不赞成他在这方面的一些主张,但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把他
打入地狱。思想和主张是无罪的,真正的敌人是在北京公共汽车里放炸
弹的人。他在我的排名榜中比较靠前的原因是他二十年前曾是一个很有
思想的青年。二十年前的魏京生是很有政治远见的,可以说他看
到了二十年后的中国,这个就要读读他本人当时写的一些东西了。然
而说句老实话,他现在的思想可是真不值一提。

我觉得这帮人最缺的就是思想的深度,包括方励之在内。这可能是中
国永远的遗憾,在中国政治往往到最后都流于权术,从没有人能用思
想去征服。

魏京生是中国现代民主尝试悲剧的集中体现。一个思想发生了,但就
永远停留在那里,永远不会有更深的思考。也许有人会反驳我说魏被
共产党抓起来了,所以没有机会思考探索,但王丹,方励之呢?

作为一个人,现在的魏京生有狂妄和自大的缺点,更要命的他是一个
理想主义者,这就不可救药了。如果我有一张选票我是不会投魏京生
的,因为他并不适合做一个政治家,政治家懂得理想,也懂现实,但
魏京生不懂。

魏京生是一个“民主的拼命三郎”,他可以为了理想可以十年再十年
地坐牢,也可以为了理想在永久最惠国待遇问题上不惜与美国闹翻。
如果以为他是因为恨共产党才这样做就未免太肤浅了。

我认为,某种意义上说魏京生是一个与他历史地位很不相称的人物,
他知道民主重要,却不知怎样去实现民主。他,只是一个民主的呐喊者,
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敢在别人都沉默无言时大声说出他的想法。

说完了魏京生,大家就能比较明白为什么我把方励之排在他前面。这不
是因为方受人尊敬,不是因为方没说过过份的话,更不是因为方是教授
有很高的学术水平与成就。而是因为方励之不仅知道中国需要民主,而
且懂该如何去做。

在中国民运人士中,方励之对历史的影响最大。某种意义上说,没有方
励之就不会有六四(但还会有七四或八四)。六四不是孤立的,是八十年
代末一系列事件的必然结果。按邓小平的话说就是:这场风波是迟早要
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方励之本人是个低调人物,甚至对游行他都反对,但他的威力在于他传
播思想。他不是呐喊者而是播种人。当年他在中国高校声名很大,有
他的讲演一定会水泄不通,听过的人几乎都赞不绝口。我不知具体如何,
但八十年代的方励之几乎与每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都有重大关系,虽然
他本意不是如此。这就是思想的威力,播下去的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
长成的却是参天大树。根据我后来看的一些批判材料与网上的言论摘录,
方励之的“民主观” 与我想的很不一样,他偏向与人道主义与社会民主
主义,一种很欧式而不是美式的观点。

方励之播下的种子中有一颗就是王丹。王师承于方的妻子李淑贤。受这
对夫妇影响极深。如果说魏京生是民主的呐喊者,方励之是民主的播种者,
王丹就是民主的学生。可能没有比“民主的学生”更恰当的词来形容王丹
了。他总在学习,直到今天还在学。有一次我想看看这个著名人物曾说过
什么,想些什么。但翻出来的东西(可在本BBS沙龙版看到)实在让我失望。
王丹没有自己的思想,他与其他的民主追随者没有太大的差别。这就是我
认为王丹不如魏京生之处,虽然魏是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但他毕竟有一
定的思想深度,他的思想在二十年前很有影响。

王丹是一个典型的学生领袖。有一定理想,有一定热血,也有一定局限。
如果在八五年,他也许会组织挑出个“小平你好”的横幅,如果在今年,
出来点和解蜡烛的也许就不姓江而姓王。然而历史把他生在1989年,于是
他就成了那个著名的王丹。如果没有六四,王丹只会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
隐隐的一小点,一个学生领袖,可能某一个类似八七年学潮的组织者,然
后就是一个默默的普通人了。但历史把他推上了舞台,于是他就要背上那
个十字架永远地扮演他的角色。他再也不能回到自己的生活,只能在这个
舞台上继续说“王丹”应该说的话,做“王丹”应该做的事。可惜他只是
个“学生”,现在看来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多可以发展的。他的作为与
其说是在推动民主或影响历史,不如说是在给报纸多一点报道的素材,给
BBS多一点谈论的话题,给某些人一个可以大骂的对象。王丹说他想作北大
的校长,但我觉得他应该早点结束这种“民主的学生”的生活,能真正拿
出几篇有独到个人思想见解的“论文”,从而早点“毕业”,走上由“学
生”到“教授”的道路。可能我有点悲观,我觉得也许这是他永远难以迈
过的一步。

从在塞万提思像下慷慨激词的时刻起,王丹的名字就注定要写入历史记载,
只是王丹这两个字究竟有多大的问题。但吾尔开希和柴玲与民主及历史记录
挂上钩纯属偶然。如果作一个不那么友善和公平的推测,在美国领事亲自出
席以给王丹讲演捧场的那一刻,吾尔开希大概正在宿舍打扑克,柴玲大概正
在读琼瑶或徐志摩。

与王丹不同,他们是被动地被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推上前台的。如果没有吾
尔开希和柴玲,也会有张三或李四取代他们的位置。如果对那场运动认识深
刻一些就会明白,与其说他们是运动的领导者,不如说他们是学生们选出的
代言人,那场运动不是几个平时名不经传的人就能控制方向的,如果吾尔开
希或柴玲与大多数学生看法不一致,马上就会被无情地抛下。

对吾尔开希或柴玲我从不以一个历史人物去评判和要求他们。更不想他们对
民主对中国有什么深刻正确的见解。我只要看一样东西:良心。他们也许会
因突如其来的世界性关注而飘飘不知所以然,这我理解,一个如你我的普通
人被突然推倒那个位置表现并不一定好多少,但一个人的良心是不可少的。

八九年看电视报道与转播的时候我最不喜欢吾尔开希,因为觉得他最狂。现
在十一年过去了,我对他还是老看法,也没过多指责。他避免不了流血,他
不是说一句话大家就听的毛主席,看了报道你就知道就是什么三君子也要连
哄带骗才能把学生带离广场,何况那时已是早己知道开枪了,周围更是荷枪
实弹的清场士兵。当人们嘲笑吾尔开希在美国大学读不下书等一些事迹时,
我倒看到这个人身上的一点老实,虽然有一阵他也不知自己姓啥了。吾尔开
希还是有良心的。

我鄙视柴玲。柴玲没逃跑,那篇前两天在这个BBS上“我比较相信”的文章原
名叫“我为什么不签名”,老东西了,有关它专门有一次大辩论,在各种证
据面前作者被搞的缩头不出。我也不是因为柴玲说过很多过份的话,毕竟有些
她也是听谣传,可以原谅。但不可原谅的是她良心的缺失。当年她是最“慷
慨激昂”的人,最不怕流血的人,但十年后她竟对着电视镜头瞒怨起中国政府
不让她回国作生意了,而这个政府正是她号召要以血推翻的政府。我想这比那
个谎言更有讽刺性。

其实不需要什么“人血馒头”之类的经不住推敲的谎言。领袖没有死掉是因为
更多热血的人冒生命危险保护住他们,是因为康梁时代就有的对变法者的同情
与外国庇护。谭嗣同如果不是因为立志献身也不会死。六四的精英也抓了一大
批,王丹等人就在其中,只是如今不时兴杀头了。大概作为中国人有些当然是
很不愤这种没考GRE就出国的,还念哈佛,简直就和巩丽没考试就上北大一样让
人难以容忍。可是这条路就摆在那里,你愿以不可预料的结果,以坐牢去避免
一次GRE考试吗?

如果放弃偏见,以历史的角度来看,身在美国的学生本身就有可谴责之处。不是
在运动之中而是在六四之后。他们不是李大师能未卜先知地知道会拿到绿卡。但
他们通过活动却使之变成了现实。他们的哭诉与这一法案对美国民众与舆论有更
深远的影响。

我不知诸位评价这几个人时是怎么想的,我只想说一点:无论是有些人的怀揣护
照煽动流血论,还是我本人的看法,与一百年前我们国家的另一场变法另一场逃
亡相比,我们这个国家在思想上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当我们在谴责统治者的时
候,我们看到了没有,与康梁相比改革者本身的思想也在枯竭与衰亡?我们在骂
人血馒头的时候我们想过没有这就是我们自己的民族吗,不管从何者的角度看,
一百年后我们的国家要么能被几个怀揣护照的人差点颠翻,要么就是连几个有
思想的改革者都出不了,这样的民族还能说是没有病?

也许我们真到了不自我麻醉就难以入睡的时刻了。

**********************************************************

本文属个人观点,请勿转载本文,因为你转载已经不属于说明个人
观点而是用于宣传等目的,严重违反作者本意。

*********************************************************

--
※ 修改:.tandon 于 Jun  7 05:50:45 修改本文.[FROM: 128.125.223.138]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async1-14.remot]
--
※ 转载:.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25.223.13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北京大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