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46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我和莎士比亚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mermaidyu] , 2021年05月04日19:28:05 ,636次阅读,6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ermaidy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ermaidyu (家有三猫:毛团老虎和小咪),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我和莎士比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y  4 19:28:05 2021, 美东)

今天跟一个学生聊天,讲到我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看什么外国文学作品,看不看莎士比
亚?这让我想起一段心酸的往事。

好像是大三大四的时候,我对莎士比亚的戏剧很感兴趣,经常从学校图书馆借人民文学
出版社的那套莎士比亚全集,好像是11本,朱生豪翻译的,然后就产生了自己买一套的
念头,可惜没钱。那时候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50块钱,正是一套莎士比亚的价钱,犹
豫了好久。

有一次在西四的新华书店,终于下定决心要买。当时口袋里有100元,可是一摸才发现
不知道什么时候钱被偷走了!!!好在那次是在回家的路上,北京到天津的火车票已经
提前买好了,剩下的几个钢镚不够汽车票钱,硬着头皮跟司机解释了一下,人家让我免
费坐了。

我就这样与莎士比亚失之交臂。后来虽然有了钱,但市面上已经不见11卷本,但我又看
不上新出的红色封面的5卷本,而且好像对莎士比亚的兴趣也没以前那么高涨了,就一
直没买,直到出国。

然后某年回国,在东单的新华书店偶然又看到了这套书,重印的,质量不太好,价格更
不好,300人民币,但重拾旧梦的念头让我把这套书扛回了家。

(现在我们学校图书馆处理旧书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些名著,我偶尔会挑两本莎士比亚
,常常50美分一本。)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3.]

 
guves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我和莎士比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y  5 01:49:12 2021, 美东)

在大学图书馆里,我似乎从未没看到过完整的莎士比亚全集放在一起----总是零零散散
几本。从普希金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各种苏俄文学书籍,则永远有大量的堆在书架上。
这让人不由产生一种俄国乃是文学第一强国的错觉。实际上则是因为那时候苏俄文学已
经不流行了,所以没人借。那些堆灰的角落实在是太少人,所以我有时候怀疑:
全校可能就我一个人读过卡拉马佐夫兄弟?

【 在 mermaidyu (家有三猫:毛团老虎和小咪)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跟一个学生聊天,讲到我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看什么外国文学作品,看不看莎士比
: 亚?这让我想起一段心酸的往事。
: 好像是大三大四的时候,我对莎士比亚的戏剧很感兴趣,经常从学校图书馆借人民文学
: 出版社的那套莎士比亚全集,好像是11本,朱生豪翻译的,然后就产生了自己买一套的
: 念头,可惜没钱。那时候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50块钱,正是一套莎士比亚的价钱,犹
: 豫了好久。
: 有一次在西四的新华书店,终于下定决心要买。当时口袋里有100元,可是一摸才发现
: 不知道什么时候钱被偷走了!!!好在那次是在回家的路上,北京到天津的火车票已经
: 提前买好了,剩下的几个钢镚不够汽车票钱,硬着头皮跟司机解释了一下,人家让我免
: 费坐了。
: ...................









--
※ 修改:·guvest 於 May  5 04:52:20 2021 修改本文·[FROM: 7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2.]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我和莎士比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y  8 02:10:51 2021, 美东)

哈哈,我也有一次被人偷走100块钱纸钞,是在桂林坐公共汽车时。上车前我从口袋里
摸出钞票,确认带了足够的钱。在车上就感到有人从我身边蹭过去,完全没想到是小偷
。下车才发现钱没了,真佩服小偷的手艺。幸好还有些零钱,不过除了买公园门票和坐
车回住处,就买不了啥纪念品了。很嘲讽的是前一天我朋友带我出门打的,说别省钱。
我还是想坐公车省钱,结果当了个冤大头。

莎士比亚书我家有本英语全集,是以前老板给的奖励,让我在学校书店随便挑本书,我
就想着这本大概最有用。结果好像只看了一个剧本,字太小,也没注释。后来全看网络
版了。朱生豪版的确实好看,一气呵成,痛快淋漓。你搬到美国来没有?

【 在 mermaidyu (家有三猫:毛团老虎和小咪)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跟一个学生聊天,讲到我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看什么外国文学作品,看不看莎士比
: 亚?这让我想起一段心酸的往事。
: 好像是大三大四的时候,我对莎士比亚的戏剧很感兴趣,经常从学校图书馆借人民文学
: 出版社的那套莎士比亚全集,好像是11本,朱生豪翻译的,然后就产生了自己买一套的
: 念头,可惜没钱。那时候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50块钱,正是一套莎士比亚的价钱,犹
: 豫了好久。
: 有一次在西四的新华书店,终于下定决心要买。当时口袋里有100元,可是一摸才发现
: 不知道什么时候钱被偷走了!!!好在那次是在回家的路上,北京到天津的火车票已经
: 提前买好了,剩下的几个钢镚不够汽车票钱,硬着头皮跟司机解释了一下,人家让我免
: 费坐了。
: ...................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我和莎士比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y  8 02:15:44 2021, 美东)

卡拉马佐夫兄弟我倒是在金华的旧书店买过,和死屋手记一块买的。不知道当时怎么心
血来潮;我平时很少买书。或许我们图书馆没这两本;我只记得有罪与罚和白痴,这两
本最常见。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大学图书馆里,我似乎从未没看到过完整的莎士比亚全集放在一起----总是零零散散
: 几本。从普希金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各种苏俄文学书籍,则永远有大量的堆在书架上。
: 这让人不由产生一种俄国乃是文学第一强国的错觉。实际上则是因为那时候苏俄文学已
: 经不流行了,所以没人借。那些堆灰的角落实在是太少人,所以我有时候怀疑:
: 全校可能就我一个人读过卡拉马佐夫兄弟?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xinzha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xinzhai (abao),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我和莎士比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y 23 17:10:11 2021, 美东)

谢谢你。

一个人名,一首歌,一种食物,一个帖子。。。都会把你带回从前的时光, 仿佛是另
一个自己,形象地温习着某些熟悉的场景,在记忆的河流里荡来荡去。

莎士比亚这个名字立刻让我想起了高二高三时的英语老师高老师,也把我拉回了高二的
一节英语课上。

听父母在学校的同学说说高老师曾是高校的英语系教授,由于某些原因,就到我们中学
了。还听说有一次高老师忘了带课本,上课时照样讲课。还听说高老师和我们的语文老
师最好,过年时在高老师家俩人一定都喝的酩酊大醉,有一次高老师醉的还出溜到桌子
底下去了。。。

高老师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不好笑,两年里只记得他笑过两次。一次是他说他的父亲
和哥哥等都是留美的,只有他不想去,“因为我怕飞机掉下来,”说完这句话高老师就
突然咧嘴笑了起来。那一刻,他一脸的凝重荡然无存,像个害羞的孩子。另一次是他说
我们交给他的作业他不知放哪儿了,然后就又咧着嘴笑了。高老师的第二个特点是上课
前十五分钟(有时还要长)不讲课,让我们自己朗读课文。我们咿咿呀呀之时,他就从
容地点上一根香烟,吞云吐雾,在教室里踱着步,拖着的沉重皮鞋声轻重交替节奏均匀。

高二时的一天,一个加拿大代表团(估计就像现在的游学团)一行十几个人来我们班听
课。前一天高老师就告诉我们了,让我们回家准备好课文,上课时会多叫几个同学朗读
课文。
课上好像是在讲be 的用法,举例时,高老师引用了哈姆雷特里的名句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然后他自己译成汉语: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
问题。独白时高老师的声音和表情我还记忆犹新。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莎士比亚,知道be
还可以表示生死概念,而且这两句英语听起来那么有美感。

那天下课后,高老师走过来对我说:你今天朗读课文时,有一个词吞音了,然后告诉我
应该怎么发出那个音。我当时很紧张,觉得高老师怎么听得这么仔细啊。后来有一天下
课后,高老师问我家地址,说告诉你爸爸,我星期天去你家跟他谈谈。我很吃惊,也感
觉不太舒服,老师怎么会去我家。还记得高老师和我爸分坐在两边的沙发上,一边喝茶
一边聊着,而我则在另一间屋里呆着。原来高老师是想让我爸劝我下课后不要再去乐队
练琴了,说我必须考北外,高三了他的课我可以不上,到学校图书馆去学学数学。高老
师可能以为他很了解我,我会听他的话的,可是,当时高老
师的话对我只是耳旁风,因为高二时有个电视台开始入门的吉他讲座,我太激动了。我
爸爸用自行车带着我跑了几个乐器店,都没有想要的红棉吉他。最后买了一把丽声牌的。
我像着魔似的跟着电视学习。而且,我的天性是喜欢安稳,恋家,不想离家太远去上大
学。但是从那以后,我就每年去给高老师拜年。有一年初一早上,我快中午才去,高老
师不太高兴地说:你怎么不第一个来给我拜年。我当时有些尴尬,说先去我大爷家了。
后来大年初一,早上八点之前,我一定到高老师家拜年。再后来得知高老师得了脑瘤,
做了手术。我去医院看他,带着几个水果罐头。他微笑着问候我的父母,不记不得还说
什么了,因为他和我都不爱说话。高老师把我送到医院门口,我说高老师我以后再来看
您。 高老师微笑着向我摆了摆手示意让我离开。 。。

世界很大。世界很小。大三时上英国文学史及选读课, 授课的王老师也曾是是高老师
的学生。 当时教精读课的外教是利物浦大学英语系教授,研究诗歌的,上课时也常提
到莎士比亚的名句。王老师就让他给全系学生做了一次莎士比亚戏剧和诗歌讲座。记得
教授反复提到human nature这个词并强调莎士比亚独特的语言特点。从那以后。我记得
就买了好像是根据莎士比亚剧本改编的英语故事简写本,就当泛读材料了,因为特别想
知道莎翁都写些什么内容。大四上了一门语言学课(课程名称虽然如此,但不是严格意
义上的语言学),张老师也会用莎士比亚名句分析字词语法什么的。系图书室有以前外
教带来的 英文版 莎翁四大悲剧,我便跌跌撞撞读了哈姆雷特和奥赛罗。当时感觉自己
的英语水平好差啊,很有挫败感,理解上总是模模糊糊地隔了一层。汉语版只读了朱生
豪版哈姆雷特的一部分。

毕业后和王老师成了同事。有一天在校园里碰见,王老师问我是否知道高老师去世了,
怎么也没通知他。我说过年去高老师家拜年时才刚得知消息的。师母说只通知了几个亲
人。这很符合高老师的性格,他就这样安静地走了,带着他的温和朴实和对学生真心的
关怀。

现在家里书架上只有英文版的哈姆雷特和奥赛罗了。看到这个帖子,又想起了高老师
。回想自己从小到大,后又跟着老公来美国居住,遇到很多关心我的老师和导师。可是
,心里真想见面坐下来聊天的老师只有高老师和现在已退修的导师。想想生活多奇妙啊
,一个比较年轻一些的中国老头儿,一个白发苍苍的美国老太太,在不同的时空,用不
同的语言,竟说出同一句话,说把我当他们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高老师是那天给我爸
说的)。我常常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像人性,语言,思想和人的成长一样,是个
谜,明明知道这些迷自己永远也没有能力解开,可不知为什么还是一直被什么力量吸引
着去接近它们。。。

现在想来,那些时候对莎士比亚极少量作品的阅读和理解虽很皮毛,但开眼界。可能由
于天性,也可能由于莎剧中的人物,还有所有其他不可名的因素, 特别是结了婚有了
女儿之后,就开始想一个人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坏的
人,或许他们都只存在于像莎剧等经典的文学作品中吧。同时又感觉好像这些年主动被
动所跨的学科似乎兜兜转战地地能归结到这一个思考方向上来了。不过还是弄不明白,
而且经常感觉更糊涂了。每当想起心理学家等对人生阶段的理论分析,就觉得莎士比亚
对人一生七个阶段的描述更形象:

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They have their exits and their entrances;
And one man in his time plays many parts,
His acts being seven ages. At first the infant,
Mewling and puking in the nurse’s arms;
And then the whining school-boy, with his satchel
And shining morning face, creeping like snail
Unwillingly to school. And then the lover,
Sighing like furnace, with a woeful ballad
Made to his mistress’ eyebrow. Then a soldier,
Full of strange oaths, and bearded like the pard,
Jealous in honour, sudden and quick in quarrel,
Seeking the bubble reputation
Even in the cannon’s mouth. And then the justice,
In fair round belly with good capon lin’d,
With eyes severe and beard of formal cut,
Full of wise saws and modern instances;
And so he plays his part. The sixth age shifts
Into the lean and slipper’d pantaloon,
With spectacles on nose and pouch on side;
His youthful hose, well sav’d, a world too wide
For his shrunk shank; and his big manly voice,
Turning again toward childish treble, pipes
And whistles in his sound. Last scene of all,
That ends this strange eventful history,
Is second childishness and mere oblivion;
Sans teeth, sans eyes, sans taste, sans everything.

坐在电脑前写了这些字。我写的是什么呢?是高老师吗?高老师三个字在我心里很丰满
,可是可是读者读了这些字,可能知道我脑中的高老师吗? 窗外正下着的小雨,飘着
的风,还有刚才下雨之前树上的那只小鸟可能知道我写的是高老师吧。

“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不过我相信,无论高老师现在以何种形式存在于哪个世界,他都一直在我的心里。如果
他知道我现在在回忆与他有关的过去,他一定会很欣慰吧。。。 我相信不管以我有限
的能力把他描述成了什么样子,我知道高老师也知道莎士比亚的这些话:

“...there is nothing either good or bad, but thinking makes it so.” “This
above all- to thine own self be true 。。。”

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56966/speech-all-the-worlds-a-stage
https://www.bartleby.com/70/3822.html
https://www.sparknotes.com/nofear/shakespeare/hamlet/page_106/
https://www.opensourceshakespeare.org/views/plays/play_view.php?WorkID=
hamlet&Act=1&Scene=3&Scope=scene 

【 在 mermaidyu (家有三猫:毛团老虎和小咪)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跟一个学生聊天,讲到我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看什么外国文学作品,看不看莎士比
: 亚?这让我想起一段心酸的往事。
: 好像是大三大四的时候,我对莎士比亚的戏剧很感兴趣,经常从学校图书馆借人民文学
: 出版社的那套莎士比亚全集,好像是11本,朱生豪翻译的,然后就产生了自己买一套的
: 念头,可惜没钱。那时候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50块钱,正是一套莎士比亚的价钱,犹
: 豫了好久。
: 有一次在西四的新华书店,终于下定决心要买。当时口袋里有100元,可是一摸才发现
: 不知道什么时候钱被偷走了!!!好在那次是在回家的路上,北京到天津的火车票已经
: 提前买好了,剩下的几个钢镚不够汽车票钱,硬着头皮跟司机解释了一下,人家让我免
: 费坐了。
: ...................




--
※ 修改:·xinzhai 於 May 23 17:27:44 2021 修改本文·[FROM: 2601:282:500:cce]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82:500:cc]

 
chebyshev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chebyshev (......),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我和莎士比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24 10:35:11 2021, 美东)

写的真好。美好的记忆不写下来,就没有了。
就好比人心里有事,准确的表达出来则需要能力。
但是不表达也就没了。

【 在 xinzhai (abao)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
: 一个人名,一首歌,一种食物,一个帖子。。。都会把你带回从前的时光, 仿佛是另
: 一个自己,形象地温习着某些熟悉的场景,在记忆的河流里荡来荡去。
: 莎士比亚这个名字立刻让我想起了高二高三时的英语老师高老师,也把我拉回了高二的
: 一节英语课上。
: 听父母在学校的同学说说高老师曾是高校的英语系教授,由于某些原因,就到我们中学
: 了。还听说有一次高老师忘了带课本,上课时照样讲课。还听说高老师和我们的语文老
: 师最好,过年时在高老师家俩人一定都喝的酩酊大醉,有一次高老师醉的还出溜到桌子
: 底下去了。。。
: 高老师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不好笑,两年里只记得他笑过两次。一次是他说他的父亲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2.]

 
xinzha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xinzhai (abao),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我和莎士比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19 13:27:12 2021, 美东)

谢谢你。

嗯,写下来可观静止的时间,让流逝的刹那生动重演。
不写下来不是可以更完整地存在记忆里吗。。。

【 在 chebyshev (......)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的真好。美好的记忆不写下来,就没有了。
: 就好比人心里有事,准确的表达出来则需要能力。
: 但是不表达也就没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82:500:cc]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