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14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同女之舞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夜行者
[版面:同女之舞][首篇作者:Hansel] , 2008年07月29日03:55:16 ,488次阅读,1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Hanse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ansel (hans), 信区: LES
标  题: 夜行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29 03:55:16 2008)

阿亮只是这个城市里的其中一个夜行者。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身上残留著一
点敏感而始终未垮入多数夜行者最后的阶段:麻木不仁。

这是地球上人口最多密度也最大的城市,个人空间最少,寂寞的人最多。雨夜里,
杯中啤酒咸涩不堪,这曾经让阿亮舒心畅怀的欢欣饮品,再也不能使他年轻。白色
的泡沫无力地浮在金黄的液体上,显得那样疲倦。

阿亮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自己在追求什么,从留学、毕业、工作到现在,好不容易有
了一个较为稳定的住所,远在家乡的父母已经辞世,朋友结婚的结婚,离婚的离婚,
再婚的再婚,养孩子的养孩子,其他的因为各种原因颠沛流离,或者和他一样上班
下班存钱供房子,有了一切之后,却发现自己其实什也也没有。

每到晚上,这个城市就有许多夜行者在灯火辉煌的街道或者幽黑的曲巷晃荡,因为
缺乏满足感而采购各种东西,或者因为金钱过多而随意挥霍。他们忙于寻找而忘了
自己在寻找什么,或者忙于求生而没有时间生活。阿亮在他们当中穿梭,摇摆在清
醒与迷失之间。他有时想要答案,有时却更渴望疑问,因为在不知道应该问什么的
状况下,他根本无从回答。

当茫茫人海中的盲盲追求乱了方针,无奈的阿亮便以陌生人的相伴慰藉,或者靠药
房买来的彩色丸子减弱自己的神经敏感度。那些陌生人永远都是那么陌生,和你在
一起的时候会盘算著利益安危。小丸子反而更亲切一些,它们没有心眼,只是凭著
自己本身的效力改变你的心情。有时候,阿亮恨不得躜进丸子里,再也不面对日夜
的焦虑和烦恼。

大城市不乏娱乐节目,从深度文化到原始趣味,几乎没有阿亮玩不起的东西。但是
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让他感到快活的事情,他重复著那些行为,只是因为没有更
好的办法消磨赚钱和休息之外的时间。

阿亮走遍了百老汇的每一家戏院,看过无数场音乐会、歌剧、歌舞剧、话剧。当他
和激动狂呼,拍掌拍照的游客们擦肩而过时,总是忍不住为自己没有了那样的盛情
而悲凉地笑几声。阿亮还是学生的时候,曾经买站票看着蚂蚁大小的演员们在舞台
上歌唱,然后闭上眼睛根据剧情想象演员们的表情,仿佛他们就在自己身边可以触
摸到的距离。那是一种纯粹精神上的快乐,却把他的心窝填满,因为打工而受伤的
身体再也没有了缺口。如今的阿亮,虽然买了最好的位子坐得很舒服,却无可挽救
地发冷。每一场入场时他都抱著再次感受温润的希望,但是每一次都落空。

同事们经常举办派对和卡拉OK,阿亮偶尔也去捧场,通常只是喝酒发呆,拿起麦克
风只是为了打断别人走音走调的吼叫,停止受罪。所有的人都点唱相同的歌,搅进
类似的对话,这些派对去多了便如反覆播放同一出八点档电视剧似地,只能用来催
眠。

实在烦闷而疲倦到头脑完全无法运转的时候,阿亮就去看脱衣秀。有着惑人身材的
脱衣舞娘们,眼神空洞,言语乏味,不过在这个调情被当作商品贩卖的地方,又能
奢望什么?至少阿亮有能力到这里来消费。

“甜心,要我为你跳支舞吗?”一个脱衣舞娘走到阿亮面前,故意把丰满的臀部摆
到他放在沙发上的手边,只要他抬起手就可以碰到,但那是不被允许的。任何对脱
衣舞娘的触摸都是不被允许的,无论她和顾客靠得多么近。虽然身体的距离和内心
的归属感无关,悟性不高的群众还是愿意屈服于短暂的慰藉,不能碰就短距离观望。
阿亮突然感到晕眩,类似服药过多的副作用。他匆匆离开脱衣舞场,拨了一通电话。
来的不是救护车,却是某种意义上的“救护人员”。

手绘的天花板,由底下点亮的玻璃地板,路易十五风格的家具。阿亮挑选的酒吧总
有别致的意境,但陪伴他的女人总是不会欣赏。他为自己点了颇具女性特征的倒三
角形酒杯装的鸡尾酒,为她则点了长杯装的义式奶酪布丁。她把汤匙移开,以舌舀
取布丁。这是阿亮预测到的做法,也是他花钱买的服务夹带的表演。

西城公路上,沿著哈德逊河有一条长达几十条街的高架火车轨道,已被荒废二十多
年,无人管理,虽然面临著拆除,却至今无人动手。阿亮驾车行驶在西城公路上,
觉得自己就像那高架火车轨道,面对众人的只是一个躯壳。步入中年的他仍有一张
年轻而讨人喜欢的脸,同样用躯壳在社会上交际的人不会察觉也没有任何意图察觉
他苍老的内心。他就像一个消失的影子,已经被自己的主体抛弃,就算光源再现也
照不出任何残轮遗廓。

阿亮身边的女人很年轻,举止温柔但表情空洞。她侧身把右手放在阿亮腿上,左手
伸到阿亮脖子后面轻轻挠著他的头发,并靠上前用刚才吃布丁的舌头舔著他的耳根。
她知道对司机这么做非常危险,她也知道阿亮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给予反应。果然,
阿亮立刻把车泊到最近能够停靠的路边,向她索取剩余的服务。一切都发生得很快,
几乎赶得上红灯变绿的等待过程。阿亮的车又回到高速车道上,两人仿佛什么事也
没有发生过,阿亮往前直视,好像车内没有别人,女人依旧表情空洞,但她不再对
阿亮有任何举止。

阿亮带著空荡荡的身体和日益虚弱的心,孤独地驾驶在皇后大道上。眼前的红灯大
得像黎明的太阳,斑马线上出现两只狗。大狗领著小狗过街,走两步就回头,看看
小狗有没有跟来,每个动作都流露著至诚的关怀。两只狗是完全不同的品种,体形
外观都相距甚远,大概是流浪狗的命运使它们走到一起,相互友爱。

阿亮颤栗著,因为他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苦苦追寻的温情。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6.24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同女之舞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