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83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同女之舞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来吉
[版面:同女之舞][首篇作者:Hansel] , 2008年07月29日03:54:53 ,411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Hanse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ansel (hans), 信区: LES
标  题: 来吉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29 03:54:53 2008)

一场车祸带走了我的姐姐和妹妹。

母亲带著我们三姐妹开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被一个醉鬼撞得七零八落,到了医院
两个姐妹都已不治,而妈妈撞坏了整条右腿,再也没有完全复原,之后总会定期疼
痛。

丧女之痛比身体的创伤更难忍受,心理辅导员劝妈妈康复之后再要个孩子,为自己
也为我。但是,在那样抑郁悲哀的状况下生孩子谈何容易。

后来我有了一个弟弟,和我相差十岁,非常可爱,但那已经是在我孤独地走过那段
包括来吉在内的艰刻日子之后的遥远未来了。

八岁的我本来是个不缺玩伴的夹心饼,突然间寂寞地像山谷里的回声,只能和自己
对话。我想要一个玩伴,一只小狗。

他们,大人们,答应了。可是他们给我一只小得不能再小的狗,脆弱得令人不敢碰,
深怕一碰他就会受伤。

大人们很狡猾。他们不想拒绝我,就给我一条这样的狗。他们是故意的。他们认定
我养不活他,希望我照顾不了他而自动放弃养狗的念头。这样他们就可以说:“不
是我们不让你养,是你没有能力养。”

恰恰相反,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狗,小得可以待在我的脖子上,躲在我的衣领下和
我互相取暖。我给它起名叫来吉(Lucky),“幸运”的意思,我觉得能够拥抱这样
一只小狗,看着他成长,是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我像狗妈妈一样细心地照顾来吉。很小的我已经能感觉到自己发自内心的母爱。来
吉和我一样是混血儿,一身花毛,有黑,有黄,四只脚白刷刷地像穿了靴子。我经
常帮来吉洗澡,他总是很干净,身上的毛有条有理。

和来吉在一起日子过得很快。有他陪伴,我稍稍忘记了失去姐姐和妹妹的痛苦。不
知不觉,来吉已经长到我的腰间,他的大舌头一下就可以舔湿我曾经给他取暖的衣
领。我们一起散步,一起运动,一起吃饭,一起休息。享受著幸福的同时,我万万
没想到来吉的成长正一天天地把他推向不幸。

父亲家是名门,母亲是杰出的大学教授,因此家里经常有些外交官、富豪、明模之
类的人进出。有个穿貂皮大衣的女人,每次见到来吉,总是露出令来吉警戒和排斥
的眼神。我熟悉那种眼神,那是女人们在珠宝店相中一件价格极高的物品,渴望拥
有却不想掏钱的眼神。通常她们接下来会做的就是设法免费取得那样东西,比如勾
搭一个有钱的男人。

貂皮大衣女人想等我把来吉养大,然后把他领走。她曾经向母亲透露这个想法。母
亲是在她带走来吉之后才告诉我的,那天我不在家。

“来吉大了,你也该多花点时间读书了,不能成天和他混在一起。蕾丝阿姨正好需
要一条狗。”母亲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她从我脸上意识到事情有多么严
重。

“你要是想念来吉,我们可以去看他呀!”母亲试图安慰我,虽然她知道这对我并
不管用。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好几个钟头才出来。失去来吉的打击加重了
失去姐和妹妹的痛苦。我还没有从一个永远的丧失恢复过来,就再次经历了一次近
乎永远的分离。虽然母亲说我可以去看来吉,我却预感到,即便再见面,也仅仅是
那么一次,并且是比不见还要痛苦的无奈。可是,我仍然愿意把握任何与来吉见面
的机会。

有一天,貂皮大衣女人蕾丝请母亲去她家作客,母亲带上了我。我一进屋就寻找来
吉,每一个房间都不错过,一边跑一边喊他的名字。虽然我知道在陌生人家这样做
很不礼貌,但是我迫切地渴望见到来吉,已经不在乎是否回家会被父亲痛打一顿。


我跑遍所有的房间,最后到了阁楼。从阁楼的小窗看出去,发现别墅在一个陡峭的
山坡上,山坡底下是机房、车库、储存仓──屋主需要却不愿意靠近的地方。

这时,两道锐光刺入我的眼睛,紧接著是一阵撕心裂腑的狂吠,然后是扭腹断肠的
哭哼。震天的狂吠和哽咽的哭哼交替,教人惨不忍闻。

被拴在铁柱上的来吉,浑身沾满乌泥、机油,各种会粘黏的东西,没有一处看得出
原来的毛色。那四只白靴子般的爪子,早已变成黑乎乎的橡胶鞋。

来吉是我的亲人,我们住在一个屋子里。来吉却是貂皮大衣女人的奴隶,守车库的
奴隶。来吉和我在一起时从未戴过任何人类用以控制别人和动物的工具,如今脖子
上却连个正经的项圈都没有,直接套了一条冰冷无情的铁链。他使劲蹦高,似乎那
样做能更靠近我,哪怕只是多几公分。我仿佛看到铁链在他脖子上划出伤痕。他在
向我求救!他以为我是来救他的!

和来吉见面?不!这不是见面!这是一种折磨!屋里传来貂皮大衣女人寒喧的言辞
和轻笑。那些声响和来吉的呼救重叠,一阵阵地把我摧毁。我的胸口疼得几乎要死
去!

离开那幢别墅时,我用世界上最冷的目光看了貂皮大衣女人。后来那个女人向母亲
抱怨:“哟!你的女儿脾气真不小,态度古怪。她看人的样子恶狠狠的,不说一句
话。”

长大以后,我告诉母亲,我如何在那一天丧失了我的童真和对大人的信赖。母亲除
了说抱歉,别无他言。我并不责怪母亲,只怨成人世界的虚伪和无情。

我不敢想象,当我从阁楼的窗口消失的时候,来吉是怎样地失望和悲伤。他会不会
怨我?他知不知道我和他一样对周遭的一切无能为力?

过了些日子,听说来吉和一只母狗私奔了。貂皮大衣女人说起这件事竟然丝毫没有
表情,这说明来吉在她心中连让她生气的地位都没有。

虽然我再也见不到来吉,心里的伤处总算不再那么疼痛。每次想起来吉,我都会为
他和他的爱情祷告。他是我的来吉,他一定懂得爱情。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6.24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同女之舞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