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49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同女之舞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河口之祭
[版面:同女之舞][首篇作者:Hansel] , 2008年08月07日05:02:05 ,705次阅读,9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Hanse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ansel (hans), 信区: LES
标  题: 河口之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ug  7 05:02:07 2008)

春末到初秋的每个周日黄昏,来自各地的探戈迷聚集在南街海港的十六号码头,
《安伯斯号》和《北京号》舰艇之间的甲板上,随著哀怨、渴望地漫游在松缓与紧
凑之间的音符,以彼此的身体共同编织无限可能,分享步步未知,。
  
哈德逊河边的码头,对于起源于港口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探戈来说,是最恰
当不过的舞池,唯一美中不足的只有那不适合旋转的粗糙地板。音响和音乐都是探
戈迷们组织起来免费提供的,因为他们喜欢。
  
在这行走和转动交替的舞中,由两个流浪者拥抱组成的小船在甲板上摆荡风情。
夕阳下的金波浪,稀雨后的银水□,一个在河里,一个在岸上,被双双对对的舞者
感动著却不能相会,如同两个无奈的恋人。
  
初学者打著拍子,心里默念一二三。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生活是音乐而非数字,
舞蹈是音乐的化身而非节拍的组合。资深者演绎著钩、旋、溢、悬、倾、滑、各种
装饰步和腿法,以刚柔并置、急缓相兼的力量,推移、插搁著对方的脚足。
  
热情与冷漠,火焰与冰霜,相遇相离,相依相弃生活中的一切、探戈里的一切,
被这里的音乐、环境、人群展尽露绝。

灯影摇绕、乐雾飘渺中,我总会看见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人,洁雅泰
然地坐在最东面旗竿的水泥底座上。无论我什么时候到达,他都已经在那里。无论
我什么时候离开,他都还在那里。每一次都在同一个位子。
  
他从不在甲板上的吧台买酒喝,而是用保温瓶装满热热的马黛茶,一杯一杯慢
慢饮用。马黛茶特殊的香气我是认得出的,那是一种令人陶醉的树香,可清身提神。

起先,我以为他和其他周日下午到处闲逛的男人一样,是来看热闹的,看那些
女人的华体艳姿。有些女人甚至以厌恶的眼神看他,把他莫须有的注视当作不怀好
意的侵犯。其实,他从来没有向那些女人投射过任何目光。有经验的舞者都知道,
只有想邀请一个人跳舞的时候,才会瞄准那人的眼睛。他只是在茶香弥漫,晚风缭
绕,乐声流淌中,凝神思索,若追若忆而已。
  
他是一个罕见的绅士,而且根据我的猜测,一定是个探戈舞者。他有一双皮革
上满是折痕却亮得发光的皮鞋,如手套般和他的脚吻合,显然是经过细心擦拭,精
心维护的。鞋上的折痕和他脸上的皱纹相映,而那些皱纹又如河面上的波浪一般细
柔,只是,波浪忽隐忽现,皱纹却不会消失。
  
甲板上的景致很耐人寻味,除了神秘的老先生,我也喜欢观察其他舞中舞外的
游人,以及池中池外的事物。如果这个码头是世界,跳舞的人好比经世历俗,风云
一遭的漂魂浮魄。而物在人的情感熏陶下,也有了生命,有了活力。皮包里闪动的
手机和衣袋里休息的手绢,忐忒期待著它们下一次的重逢。由于他们主人刻意的排
放或者无意的疏忽,一双平底凉鞋和一杯生清啤酒在高高的水泥架上成为邻居,对
彼此传述著自己的芳香。沉默的歌,静止的舞,世上有太多被忽略的感动。


探戈不懂歧视,不会排斥,只要敞开胸怀,让自己和它融为一体,每个人都能
展现自己独特的风貌,摆脱社会上被别人锁下的定义。
  
从邻近餐馆下班的服务员,腰上还系著围裙,帆布下的腿已经荡起夜波。平时
放纸笔、钞票、餐具的口袋,现在装满微笑的风。平时端盘拿碗的手,现在拥抱著
可倾之人。瓷器和女人同样易碎,需要细致温柔的照料。
  
从围观到参与,拽个人就跳的女人,肩上还套著皮包,马尾向四面八方甩动。
脚步乱成一团,双手爪子般勾住男人的肩膀。男人惊呼:“我什么都不会,我完全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呀!”女人的魔掌眼看就要掐进男人的皮肉了:“来来来!跳
跳跳!”
  
如此这般,甲板上的探戈音乐不断迎来各路人马,让相识与陌生的身体在舞蹈
中交会。不善于说话的我,自从找到舞蹈这样一个表达方式,便不再为无言而苦恼。
所有说不出的话语,理不清的思绪,以及爱人承受不了的情感,我都把它交给探戈,
让它在我手中慢慢融化。和我跳舞的人未必懂得这些,无妨,她们各自的甜酸辣咸,
我都当作美食来尝。

有一个每次都带一盘小椒扁鸡来吃的中国女人,笑起来眯眼咧嘴的,我印象很
深。她好像是来野餐的,吃喝玩乐的动机胜过社交习舞,有时候还带西瓜,一口一
口啜著,西瓜汁东喷西射,我的脸中过几次标。
  
我终于站了起来,暗示她我即将邀请她跳下一首曲子。可是音乐还未开始,她
就伸手抱我。这说明她的经验实在有限,不懂得探戈的规则。
  
探戈的拥抱发生在音乐开始之后,原因之一是,我们不能完全预测下一首曲子
的类别,它也许不是我们能够掌握而愿意委身的。探戈舞的类别有三种:一是速度
较慢的,大家最为熟悉的探戈(tango);另外还有华尔兹(vals)和米兰加(milonga
)。前者的根源是欧洲的华尔兹舞曲,以探戈的舞步根据三拍音乐来跳;后者来自非洲
音乐,是快二加切分音,舞步较为不同,但也可以应用探戈的八步。在探戈舞会里,三
种音乐分类分组轮流放,每一类三至五首,中间以短小的、和探戈无关的过场音
乐让大家休息并替换舞伴。和同一个舞伴跳满一组同类的曲子是公认的规则,在中
间换人是非常鲁莽的举动。
  
音乐开始了,幸亏是小椒扁鸡女人会的探戈,至少不会出现上回那种窘境。前
几个星期有一个女孩紧紧抓住我,然后在华尔兹音乐出现后深情愧疚地地望着我说:
“这是什么?我不会。”结果我们退出舞池到小店里喝了三首歌的啤酒。
  
小椒扁鸡女人是个新手,还不懂得把重心放在脚掌前部,让身体稍往前倾,高
跟鞋跟好几次插入木板缝隙里。她走路不太平衡,却自己在我未领之下作了好几个
不属于自愿装饰,而是需要领舞者带领的动作。她很羡慕那些腿飞臀舞,脚跟四溅
的女人,虽然恰恰是这类人踢了她两脚,令她小腿乌青差点掉下两块肉。

足球和探戈是阿根廷的两大特产,许多老探戈迷年轻时都玩足球。他们把足球
中的一些动作融入探戈,在踢拖勾跃的腿部动作中,可以看到这个不经意的结合。
但是,和踢球一样,我们应当主宰动作,而不是屈服于动作,为了某个步子牺牲独
立的意念和美好的体态。被脚步控制的人,看得人眼花缭乱,似火如焰,但是显得
浮躁,缺乏柔雅的弹性和伸展力。
  
探戈是脸贴脸或鼻尖对鼻尖的舞,根据拥抱的宽紧而定,我们用身体来领舞,
手是轻松的。平时用来侦察路况的眼睛,这时完全交给舞蹈。平时可能要工作的手,
这时完全属于拥抱。
  
我来自一个没有和陌生人甚至家人拥抱和亲吻习惯的文化背景。这些对阿根廷
人来说最平常和自然不过的动作,于我竟是经过长期的自我斗争,才在渴望与排斥
之间找到舒适的平衡点。
  
探戈不仅是舞蹈,是音乐,还是诗歌。探戈是对话,是交流,是理解。两个人
的默契,通常在音乐开始,两人拥抱的瞬间就已明了。良好的默契非常难得,心不
在焉,陶醉于自己,以及缺乏控制力而反带起我的女人居多。
  
曾经有个女孩,从来都是东张西望,仿佛逃避著一场对话。我在和她跳舞,她
却跳着自己的舞。我试图沉默地说话,她却明显地不听。我把两个人拥入歌曲中,
她却独自站在舞台上。她若不愿意看我,是可以闭上眼睛的。我有一定的技巧,不
会撞到别人也不会让对方手忙脚乱,对方完全可以放心地闭上眼睛。可是后来我明
白,闭上眼睛更加需要集中和投入,而那正是她想避免的。那么,她为什么和我跳
舞呢?也许她来跳舞,要的就是分心,而不是另一种专注。她似乎害怕陷入,哪怕
是三分钟的感情,她不想而且不愿认真。
  
我这一辈子,也许都不会遇到与我心灵相通的女人。但是,能够有三分钟的默
契,用彼此的身体分享一首歌,已经是美妙的慰藉了。人生的一切都在音乐中──
旋律、节拍、情感、动感,脚尖给地面的轻吻,脚底对地面的抚摸无酒之醉!

休息的时候,我或坐或站,细细品尝周遭的一切码头的船舶、甲板上的夜空、
紧密的楼房、数不尽的星星和看不完的人群。除了这些,我继续观察著老人。他的
表情变化来得如此及时,仿佛音乐不是驱使他的动力,而是在他脸上放映的电影配
乐。
  
“如果你的黑眼睛愿意看我,生活将如何欢笑!”当DJ播放起Carlos Gardel
《当你爱我的那一天》(El Dia Que Me Quieras),我看见他闪烁的眼睛,绽开的
嘴角,仿佛沉溺在青春的梦里。
  
  你爱我的那一天
  一切都会很和谐
  黎明是清澈的
  泉水是快乐的
  微风将安静地带来旋律的传言
  喷泉将赐给我们水晶般的歌
  
他恰似懂得每一首歌的歌词。他知道探戈歌曲的歌词是应该被独立尊重的艺术,
而不是能够从它所属的音乐分离出来置之不理的文字。
  
日落月起,金浪变成了银波。河流仿佛瞬间老去,鬓发皆白。在很久以后的某
个夏天,当我老了,寂寞了,也许还会在周日的夜晚到这里来,和陌生人相拥而舞。
也许遇到老同学,也许遇到新朋友。也许那天也会有晴朗的天空和圆润的满月。但
是,那时候我再也不会遇到甲板上的这个老人,这幅美得令人心痛的画面。

一晚,我回去取遗漏的东西,当时已经曲终人散,老人专坐的位子荡然无物,
已没有人,但是甲板上,靠水的那段,却有一个摇绕的影子。那是我多年来见过的
最美的舞姿。他从头顶到脚指尖,都唱著无声的歌。没有过多的动作,没有华丽的
装饰,每一走一步,一行一绕,都袒露著腾空奔放的能量,这些能量却在爆发前被
驯化成悠扬的曲调。不知情的旁人以为他冷漠而严酷,却不知他的舞蹈是心的表述,
他的热情是内敛的,无时无刻不被爱拥抱著的。月光下对影成双,再也分不清他拥
抱的是自己的影子还是另一个人。
  
我看了他很久,直到他走来,搭上街边排队的黄色出租车。忘魂的我竟然叫了
下一辆车,着魔般地随他而去。我的脑海里还环绕著刚才的一幕幕。司机走的是河
滨大道,路上巍巍风光无穷尽,天和水,地和桥,星光和灯火,点缀著已经被他的
舞鞋擦亮的河岸。
  
我仿佛变成老人的眼睛,穿梭于他视野的空间。我怀想著他的心在此时,每次,
许许多多的凌晨一点,看到的又是什么?此后,为了看他的舞蹈,我几次留到终场,
然后跟他走,每次都是一样的时间,一样的路,一样的地方。

老人在四十街和第六大道的公园下车,我也随即跃出。他的步伐严肃而庄重,
比我在河口看到的多了一份辛涩。我的双腿已被催眠,每一步都在缩短我和他的距
离。公园的入口已经关闭,他沿著人行道走,在西北角停了下来。我经过这个公园
无数次,从未注意那里有一个雕像。第二天我才知道那是一个跳探戈的女人,名叫
Pimiento Dulce。
  
老人走到雕像前,脱下帽子按在胸前,似哀似祷,如思如叹地待了十来分,连
站立的样子都是神气的。
  
“我会跳舞了,你知道吗?”老人开口了,声音和他的每个动作一样令人倾倒。
他没有多余的言语,就像他没有多余的舞步。
  
那句简洁明耀的话,却是我所知道的最长最深的情书,因为它是用一生去写的。
但这份情书能够长久,亦是因为它没有幻灭的机会。它的内容不断增长,却从未被
开封,我也只是借用夜的朦胧,在月光穿过信件时,略读呈现在半透明纸面上的字
迹,自行阐释著那些记号。

探戈老人和他的舞,他的舞和他的爱,是艺术给予生活的吻,是生活对于艺术
的拥抱。我几乎怀疑老人不是一个真实的人,只是我的幻觉。一丝悲哀涌上心头,
因为我曾经那样坚定不移地相信美好的事物。无论如何,探戈老人对于我已是不可
磨灭的存在。我不会向任何人说起他,却会在我的探戈中一次次讲述他的故事。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6.246.]

 
Hanse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Hansel (hans), 信区: LES
标  题: Re: 河口之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24 03:07:37 2008)

探戈是十八岁的老人,八十岁的少年,他们的心为同一个女人淌着血。探戈是学会跳舞
的寂寞,学会飞翔的心痛。探戈是不停止的叹惜,叹息中却布满阳光。

探戈是那反覆提起她的离开的女孩真正离开之后,依然在他们漫步过的道路上歌唱的,
傍晚的行人。探戈是那不相信被重申多次的断绝,相信了却依然停留的,海港边的舞者
。探戈是孤独者深夜里缠绵的拥抱,热情环绕的手臂中空无一人,而那拥抱依然温暖。

探戈是为了一场音乐会而熨平,却因为你衣服上的红花而被印着红心的汗衫取代了它的
角色的,崭新的白衬衫。探戈是为了和你多待一分钟,并在你放慢的脚步里肯定了这个
念头,而错过了最后一班车。探戈是在你面前只能以微笑出现的,我的眼泪。

探戈是因为想念他而美丽的,却不会比他的镜头里更美丽的,我的镜头里的你。探戈是
当你告诉我你能给我的只剩下惨淡的笑容,而我却看到一朵绽放的花。探戈是向无限抛
出的凝视,哪怕凝视的只能是你的背影。

探戈是一秒钟作为一小时,一分钟作为一年,一天作为一世的生活。探戈是用心做成的
壶,即使茶淡叶没,壶中之水依然馥郁。探戈还是我的祷告,祷告的内容却永远不会有
人知道。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6.250.]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同女之舞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