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94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华人世界 - 芝加哥地区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知青孙立哲的口述
[版面:芝加哥地区][首篇作者:gogo2004] , 2020年04月09日15:45:34 ,358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gogo2004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gogo2004 (挑灯看剑), 信区: Chicago
标  题: 知青孙立哲的口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9 15:45:34 2020, 美东)

孙立哲:1974年,省委书记约谈我:中央出文件了,点了5个人的名,邢燕子、侯隽、
朱克家、孙立哲、程有志,树为扎根农村典型。1974年知青会议,毛泽东圈阅文件。在
几千万知识青年群体里,五人被树为全国的榜样。又通知填表,我和团省委书记韩志刚
两个人一起为候选团中央委员。

1975年延安知青代表会议。我执笔给毛主席写信反映陕北医疗太落后,有彭延、马向东
等六个赤脚医生签名。怎么交?我说我有办法,由谢静宜转交江青。

接着四人帮倒台,人们欢呼,我受审查,中央领导人批示,说我是卫生战线上的四人帮
爪牙。村里知青全去高考或招工,就剩我一个啦。我性质变了,政治上垮了。我想,这
回踏实了,扎根吧,别聊别的啦。

太难受了,在村里房东家喝闷酒,两瓶半西凤酒、一瓶半葡萄酒,一口气干完,后来都
没味儿了。不省人事几天醒来,皮肤和眼睛金黄,村里赤脚医生娃子说你咋变成了金丝
猴。送到延安医院一查,黄疸指数二百多,诊断亚急性肝坏死,死亡率97%以上。大量
打激素,把糖尿病也打出来了,眼睛肿成了一条缝,站也站不起来,人都毁了,成了猪
一样。

出院以后,回清华家里,拄着个小棍儿,慢慢腾腾地迈着方步,脸肿着。听到的都是发
小们上大学的消息,邻居小悦、小茁兄弟俩一起考上了清华,华苏(华罗庚之子)、籍
传恕也上了清华,庞沄上了钢院,周围的人都上大学了。我连考试都不能考。

有一天正在清华家里,寄来了一个箱子,毛主席逝世时结交的那位女友把我给她的书和
信都寄回来了,倒霉的事扎着堆来,心情跌到人生的低谷。想钓鱼散散心,很长时间才
能走到荷花池。我挖蚯蚓连铁锨都拿不动,让爸爸帮我挖。我都二十好几了,看着一帮
七八岁到十来岁的孩子,粘蜻蜓,粘知了,他们有身体,有未来,个个比我强。命运不
知要把我带到哪里?

有一天我的外甥来了。他第一次钓鱼,就钓出来一条半斤多的鲤鱼,平常我只能钓上很
小很小的鲫瓜子。兴高采烈提了条大鱼回家,看到解放军站在门口。军代表宣布:孙立
哲在“四人帮”问题犯有严重错误,立即回延安接受审查交待问题。那时已成立了省地
县三级联合调查组,卫生部长上任,要抓“四人帮”在卫生部代理人,批示说我是“震
派人物”。

只有几天期限要写出交待认罪材料,和“四人帮”有什么关系?见过什么人?一点儿一
点儿挖。给毛主席的信,是通过谢静宜转江青,给江青的信是“效忠信”,抓捕江青时
发现的。

“四人帮”没有接见过我,但迟群和谢静宜老跟我聊,让我作报告啊。我脑子一片混乱
,有苦说不出。好在中学同学史铁生笔头子好,帮我写检查交待材料,文字游戏具体肯
定抽象否定:犯了不可饶恕的政治错误,但是心是忠于革命的。

吴北玲上北大中文系77级了,每天下课就来铁生家帮我写认罪书。临行前她叮嘱我:最
大的罪是思想罪,任何时候都不能承认主观上是反革命的,一承认就不好翻案了。
押回延安,住进地委大院一个黑洞洞的窑洞里,每天上午扫院子劳改,下午接受专案组
询问审查。记着史铁生教的:有病、少说话。那就多抽烟呗,我以前从来不抽烟,交代
问题烟不停地抽,还是双枪,两根并在一起抽。

一盒劣质的烟几个钟头就完事儿,咳嗽、吐痰、手捂着脑门。按铁生教的招儿:就说有
病脑子坏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啦!耗时间呗,让我好好想想。

大礼堂开批判会,横幅大标语,孙立哲几个字倒着写打上叉。两个民兵押送,一进门口
号声响起:“肃清孙立哲在卫生战线上的流毒!”没有老乡,全是卫生局、防疫站的干
部和医务工作者。

我低头拿小本记录,像个黑帮一样。卫生局一个姓温的干事:“孙立哲,想不到你也有
今天!你当了卫生局副局长上任第一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就说:不在其位,不谋
其政。”

我是说,既在其位,必谋其政。我当时兼任卫生革命领导小组第一副组长,管全地区十
多个县以上综合医院,上百个地段医院和公社卫生院。坐着专区唯一的一辆老式救护车
,跟真事似的,到医院视察发指示:大医院医生为贫下中农服务,全部轮流下农村。

那些知识青年出身的医生护士们,都没发言,只低头跟着喊口号,躲着我的目光。

......

史铁生和北玲一块儿天天商量怎么给领导递材料。北玲在北大逃课跑外线,通过师大女
附中同学关系,找王任重、顾秀莲。同村的知青刘亚岸帮忙找人。最后递给了胡耀邦。
他们说胡耀邦还真是知道我。胡耀邦、胡启立都了解我,明确表示说:这个孙立哲抓错
了,他怎么会是“四人帮”呢?胡耀邦在开会时就找到王震,说:小孙不是“四人帮”
,另外,这个人现在有病,王震同志对陕西干部熟,请王震同志关注一下此事。

王震就不那么斟酌了,抄起机要电话当场找省委书记接电话,开口就是给我查查在延安
有孙立哲没有,他身体有病赶紧给我送回来。

突然那天,地委书记带着副书记、卫生局长一大帮人,黑压压涌进我那个黑窑洞里来。
我已经习惯了,不又是批判嘛,我头低着。地委书记一把抓住我的双手使劲摇啊摇:啊
呀,孙立哲同志,你受苦啦,俄、俄们不了解情况啊……卫生局长拿出好烟:吃烟吃烟
。好几个人忙不迭同时擦火柴。

当天晚上,就住进地委最好的招待所,第二天,飞机直送北京。救护车在机场等着,直
接拉到医院住进单间,就这么厉害。一夜之间,天上地下,你研究了吗?这就是政治。
中央直接打电话,这就很严重,就是个政治态度问题。
......
那时我趴在病床上,期望值低到什么程度?看到护士的脚在床前走来走去,羡慕人家走
路这么有劲,会走路,真好。实习生夹着本书来查房,我觉得:能看书,真好。窗外一
只小鸟叼着一根小草,那广博的天地,那自由,但不属于你。

出院不愿回清华家里,又回到了铁生家。1977年78年接着高考,发小们都上了学。我整
天拄着个拐棍晃悠,我有脸见你们吗?太难受了!

为什么住在铁生家里?一是在农村睡在一条炕上。二是,我两次送他到北京看病。三是
我出事了他家就是救我的联络站。原来你在潮流的浪尖上或者在潮流的中央,极大的个
人膨胀。现在整个被边缘化成了三无四有人员:没学历、没收入、没户口,有病、有前
科……

我无处可去,首先想到的是他,他已经完全截瘫了,比我强不了多少。我政治上完蛋了
,没想还能爬起来。他自己走投无路生活困顿,却全力帮我置之死地而后生。他是我的
救星。
......
转机来了。1978年底,医学院开始招研究生,而且年龄没有26岁的限制。我想,好了。
但我上哪儿报名去啊?没单位、没户口,黑人啊。我就想起了北京第二医学院的副院长
李光弼。

他当年带专家到我们村考察我时,在我的窑洞一个炕上住了不短的时间。李光弼爱下棋
,我是围棋业余高手,一下棋,关系就不一样了。这次他带了一盒虾来看我,要跟我“
手谈”,在庞沄家里,他和庞沄的母亲是北医的老同学。

我试着问想考考你们的研究生,可是没户口没法报名。他说,我给你证明。说办就办,
第二天就亲自带我到科研处,说这个人我认识不用介绍信,给他报名,让他考。这都是
救命之恩。

还有一个多月考试,考5门功课。外语、政治、外科、病理、解剖。我一看,这可和以
前看病动手术不一样。尤其是病理,从来没学过。组织学没看过显微镜,病理解剖都没
学过。

背水一战的时候到了。

......

我报的导师是北京第二医学院院长兼同仁医院院长戴士铭,还有外科主任龚家镇。过了
三个礼拜,戴士铭院长的儿子找到我:你行啊,我爸说你考得好呀!过几天李光弼院长
也打来电话,说我考试名列前茅。

后来才知道,我的总分和三门主课都是全国考生中的第一名,病理96分几乎满分,政治
最差,刚刚及格。命运终于转折了,我的生活奇妙般地重新有了颜色,我和北玲在热烈
的恋爱中又共同憧憬未来。

这期间,兼任清华领导的胡启立曾约见我,转达了胡耀邦的关心。同样是在工字厅,这
命运呀,真是难以捉摸。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05299&page=0

--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我是左派,我怕谁?
※ 修改:·gogo2004 於 Apr  9 22:32:27 2020 修改本文·[FROM: 2600:1008:b007:6]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0:1008:b06d:]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芝加哥地区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