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68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性意识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美女教授颜凝的爱 2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性意识] [作者:birdninehead] , 2021年03月18日22:01:16
birdninehea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birdninehead (九头鸟), 信区: Sex
标  题: 美女教授颜凝的爱 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18 22:01:16 2021, 美东)

    美女教授颜凝的爱 2
   
    美女教授完全没料到,这鸟人居然堂而皇之,便喊出了这个令自己不知是该骄傲、
还是该自卑的粗话。自己虽性体验不多,但情色文学中的名篇,如以前的《王语嫣惨失
处女身》,最近的《黄衫女九阴炼九阳》等,也都曾拜读过,自然是知道白虎这个名词
的意义的。

    根据生物学,动物与外界大量摩擦接触的地方,应该是有一些毛发,以缓和皮肤磨
损。按说这里有毛应该是一个进化优势,可自己却偏偏这里毛发稀少,一眼看去嫩白隐
现,一直导致自己难以启齿,甚至曾长期暗中自惭:一切都比别人好的自己,怎么会这
里进化不全?

    可是后来才发现,男人们几乎无一例外都喜欢白虎。甚至连曾仰望的导师,也因此
而与两位花蕊雪白的师妹暗修燕好,结果被自己无意中撞见,从而也间接导致了自己愤
然重回普林塞斯顿的校园,以及师妹的男友把导师从一公变成已宫的轩然大波。这鸟人
的类似表现,是不是再一次证明了,男人这种动物的低俗和劣等呢?

    然而美女教授思维的深邃,并没有能停下鸟人肉欲驱使下的动作。那滚烫的阳具几
秒钟内便刺了十几下,只可惜在美女教授极力鄙视、极力抵制的美腿紧闭之下,愣是没
刺进去。美女教授正在得意,鸟人却已怒了,一把抛开那手中一直紧握着的“圣物”放
大镜,双臂一拧,硬是要掰开美女的双腿。

    颜凝吃了一惊,不是因为鸟人的野蛮动作,而是震惊于圣物的突然失去:没有圣物
?那么你就不是科学的化身,你怎么能亲近我?她陡然间惊慌起来,奋起全身力气,死
死想要闭住美腿,不给对方以可乘之机。可是这个时候的鸟人,却偏偏显示出了猥琐男
惊人的力气,更把男人对女人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硬是一下子就把美女教授掰成了
人字形。

    正在鸟人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那美丽蓬门处,却似有一层看不见但却摸得着的莫
名阻碍,依然顽强地守护着美女玉门。鸟人吃惊地问:“这是什么?”

    美女教授冷冷笑道:“不懂科学,不懂文明,以为女性依然只是弱者?基于生物科
技的月经牌月经带,越带越经带,只要我不同意,你这种低俗家伙永远也不会进来……”

    忽听鸟人大喝一声:“大宝式大保健,大健大保健!”那跃动的阳具立时大发威猛
,呲溜一声,便直直刺入美女教授那久已不曾迎客的花径。

    刹那间,美女教授颜凝呆住了:自己这高高在上,被无数猥琐男羡慕嫉妒恨却又摸
不着的女神,就这样被一个撕去科学外衣的鸟人玷污了?以前的那几次做爱,不论是和
谁,都是自己说一不二,对方只有跪舔和承恩的份,哪里敢这样野蛮粗暴地占有自己?
这不是低俗战胜了高雅,低等动物战胜了高等动物么?朗朗乾坤,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
情发生?

    她毕竟是献身科学的科学家,即使遇到再大的困境,也从来不会相信弱者的眼泪,
更绝不会被这个放肆鸟人看到软弱。可鸟人那根阳具,却完美地诠释了为什么那么多人
说“上床就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其不但在一寸寸死命推进,而且还在自己花径无数
细嫩小肉的咬合下,不断变硬,不断变大,简直都让自己有些生疼。那种无与伦比的痛
并快乐着的感觉,令美女教授一时无法再行思考,只能等待潮水般的快感先退去再说。

    可是鸟人已经尝到了久旷花径的美丽和温柔,哪里舍得这么快便让快感退潮?当下
肥腰猛挺,双手紧揽美女细腰和猛抓翘臀,双腿更是一会儿死死夹住她的一条美腿,一
会儿又死死夹住她的另外一条美腿,拼命配合花径中的阳具,以期压榨出美女的一切温
柔。

    狠命抽插的巨大压力,使颜凝痛苦,但也更使她快乐。她仿佛被置身于甜蜜的万丈
波涛之中,一会被憋得喘不过气来,一会却又舒爽无极。她是万人瞩目、只能被人讨好
、根本不需讨好别人的微博公主,欢乐的时候不会叫床,可痛苦的时候自然要抗议。但
大自然仿佛设计好似的,无论是她口舌间的抗议和抵制,还是身体上的扭曲和推拒,都
无一例外地转化成了对男人的温柔和鼓励,导致鸟人的撒野更加低俗和难以忍受。

    不知不觉间,鸟人的阳具龟头已经吻上了美女教授的子宫玉门,每一下抽插都令她
浑身触电般地颤抖,既承受不住,又恋恋不舍。也许,这就是鸟人所说的恰到好处吧?
如果再大,象猪狗驴马那样,八成会把自己的子宫戳穿,让自己这通往心灵的最短路径
彻底破损。而鸟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已把她的身体摆得跟钟爱的SREBP蛋白质结构
平行,导致她有一种在心爱恋人眼前被恶人占有和蹂躏的感觉,既羞耻难当,却又有着
某种莫名的兴奋。

    也许还是物质决定精神,渐渐的,随着鸟人抽动而起起伏伏的甜蜜快感浪潮,终于
逐渐淹没了她顽强而高傲的理智,令她放弃了思考,任凭娇躯在蜜潮中沉浮。美丽的秀
发,随着她臻首不自觉、似是想要逃脱般的摇动,而飘舞飞扬;丝丝秀发迷乱了面容,
更迷乱着鸟人的视线,但却也把同时诱人的发香送向了鸟人,导致鸟人不但鼻子疯狂乱
嗅,甚至头颈处的每一寸皮肤也都急不可耐地想要摩擦身下佳人,仿佛也在争着参与吸
收那充满少女感的幽香和诱惑。

    本应探索神圣微观科学的电镜屏幕上,却显示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猥琐男,放肆地
压在一位高傲而美丽的女教授身上,野蛮地吮吸着美女香舌,纠缠着美女的玉腿,更疯
狂抽插着美女的花径。猥琐男的低俗、野蛮、猖狂和得意,美女的高傲、羞涩、不情愿
和不抵抗,完美地例示了什么叫自然界的野合交媾、过度繁殖和物种起源。也许,这些
都是物种延续的本能吧,如果这些都不配被电镜研究,那什么会配呢?

    终于,鸟人似是再也承受不了太多的美女温柔,忽地全身一震,便如打摆子一般,
一股洪流直直射入美女子宫,力道之大几乎将美女的身体都带得微微一震。美女教授颜
凝也顿如同心灵深处被热咖啡烫了一般,花房内立时涌出一股更宽广也更温柔的阴精,
对其进行反制。阴精阳精在美女花房内交汇着,融合着,仿佛再也分不开,共同侵蚀着
美女的花房;双方交抱着的身体,更是不由自主般同节律颤抖着,让美女教授和鸟人,
都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灵肉交融。

    许久之后,美女教授颜凝终于清醒了过来。望着那瘫软成一滩烂泥的猥琐鸟人,她
心头不知是该羞,该恨,该悔,还是该爱。自己打心底里瞧不起他,他似乎也不大瞧不
起自己,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两个互相瞧不起的人,彼此给了对方最多的爱,最多的快乐?

    她狠狠地望着,忽然一阵气苦,猛地将鸟人摇醒,啪地打了他一个大耳光,在鸟人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厉声喝道:坐下!

    鸟人还没来得及愤怒,就已被扑得坐倒在一个SREBP横纹结构上,而那个令自己欲
仙欲死的美女教授,竟已经野蛮地骑坐到了自己的双膝之上,还恨恨地将一只淑乳塞进
自己的嘴里,狠狠地道:我叫你吸,我叫你吸,看你还敢不敢吸!

    鸟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美女温柔冲昏了头脑,霎时魂飞天外,几乎就要跪舔。但他也
是多年科研出身,基本的自尊总还是要的,居然还是憋出一句:等等,让我找找放大镜
!然而美女教授早已看穿了他的内心小九九,美腿轻挥,柳腰暗折,从小深藏不露的体
操天赋骤然展现,竟从绝不可能的角度,将那猥琐男的圣物夹了过来,轻蔑地在鸟人面
前轻轻摇晃。

    鸟人厚厚眼镜之后的目光,顿时神魂俱散。虽然他内心里无数次提醒自己,应该先
拿回那科学圣物、安定心神再说,但整个眼珠还是无可救药地死死粘在了那白里透红、
水般柔嫩的玉趾上,竟然连嘴巴都忘了闭上。那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的美足和玉趾,仿
佛是发出炫目神光的太阳和月亮,令人全然无可抗拒,只能回报以崇拜和爱慕。一片恍
惚中,鸟人已傻子般倾倒于美女教授那花般绚烂的各式体操体位,发自内心地想要跟随
拜舞,再也没有了任何骄傲、自尊和迟疑,哪里还顾得上自己那充满崇拜和乞求的眼神
,是多么的卑微。

    美女教授心头一阵快意:YouTube上《男人为什么会恋足》说的果然没错,只要能
让一个男人爱慕你的脚,那么就能让他崇拜你的一切,心甘情愿地永远做你的小舔狗。
想到这里,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的美女教授颜凝,忽又妩媚地回眸一笑,但紧接着却又
报复般地玉腿轻弹,将那放大镜踢得不知哪里去了,冷哼道:“还想冷静?我看你怎么
冷静。”说罢一只玉手粗暴地撸起那又已在蠢蠢欲动的阳具,毫不犹豫便恶狠狠坐了上
去。

    鸟人下体莫名其妙便重入花房,一切简直都是too good to be true,更加欢喜得
连心肝儿都撕成了七八瓣:乖乖,这位美女教授究竟是怎么啦?但眼前淑乳跃动,纤腰
在抱,美色当前,排山倒海的蜜潮已将自己彻底淹没,哪里还能容得细想?当下不由分
说,急忙狠狠抱住颜凝的细腰,不顾一切地随着美女起伏之势而迎合。

    无论多么忙乱,美女的香舌和玉腿总是不会被忘记的。一时间,鸟人的身体就像是
安装了分布式操作系统一般,一部分周旋于淑乳和檀口之间,一部分则全然自主地纠缠
颜凝的美腿,双手更还贪心地想要与美女十指紧扣,尽一切努力最大化两人的亲密接触。

    俗话说,男追女,如隔山,女追男,如隔纱。鸟人先前是自己拼命去追求美女温柔
,大半精力都浪费在如何制服美女之上,可现在这美女竟然主动“强暴”自己,完全不
需要浪费任何心神,全心全意都在尽情体验美好,这该是多么梦寐以求的极乐?

    鸟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早已把那象征着自己尊严和冷静的放大镜抛到了九霄云
外,全心全意拜服在颜凝的明眸皓齿和雪肤花貌之下,完全不顾自己那本来爆棚的自尊
已经降到了负值。美女花径内那千层万层的旖旎花蕊,仿佛最美丽的牡丹花仙,正一丝
丝、一瓣瓣、一层层、一次次地亲吻着自己那丑陋的小头分身,每一次亲吻都让自己的
灵肉被无情熔化。而那若远若近、似迎似避的子宫玉门,更象是一个朦胧而羞涩的百花
精灵,正含情脉脉、欲拒还迎地嬉戏自己,让自己心儿忽高忽低,每一个起伏都无法承
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美女的花径阵阵颤抖起来,羞涩而又紧张地抱紧了鸟人,
一双美丽的白兔更无力地藏入了鸟人的身躯。与此同时,一股似曾相识但却更加温软滑
腻的阴精,浇在了鸟人分身头上,而且还在急切地浸润着龟头马眼,似乎在邀请着马眼
中喷出与自己天生有缘的另一半。显然,没有人能抵挡得住美女这样的邀请。眨眼间,
伴随着收缩和抽搐,马眼果然喷出了期待已久的阳精,再次与对方灵魂交融,融化着彼
此的身躯。两人就这样相互拥着,完全忘记了一切时间和形象,哪里还记得这是一出电
镜内的荒唐。

    许久之后,鸟人终于清醒了过来,望着眼前的美女和那被踢得远远的放大镜,忽然
一阵莫名的悲伤袭来,几乎掉下泪来,忍不住叹息道:

    “人生四大悲,不如此一回。
     今生拜美女,何日复采薇?”

    美女教授颜凝眼波流动,一双妙目似喜似怒:“难道你不服吗?还扯什么人生四大
悲?我怎么没听说过?”

    鸟人凄然道:“有人生四大喜,便有人生四大悲:
    青梅竹马嫁情敌,昔日马仔成上级。
    老婆咪咪不如己,东莞无觅老司机。
    这四样里,哪样不是大悲?但今天我被你征服,神识动摇,只怕再也无心proposal
和funding,难续科研梦想了。这四大悲便是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一悲啊。”

    颜凝美目顾盼,嗔道:要是让你报考我的研究生,你还悲吗?

    鸟人一怔,登时大乐,一把搂住美女教授那柔弱无骨的娇躯,喜道:“太好了!那
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做一对真正的电镜伴侣,在神圣的科学殿堂里,一起做爱做的事了
!”

    (完)

    皮村鸟人作于2021年1月15日星期五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98.]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