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34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梦里花落知多少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和师妹那些事儿 zz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梦里花落知多少] [作者:Dreamer] , 2016年03月19日02:49:33
Dream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Dreamer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信区: Dreamer
标  题: 和师妹那些事儿 zz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19 02:49:33 2016, 美东)

【红樱桃】

大叔好歹拿到博士之后,做了两年操蛋的博士后。博士后的老板特他妈的混蛋,不然大
叔现在也是人模狗样的大叫兽类了,可以和漂亮女学生玩玩暧昧。这鸟人没啥本事,就
会篡改数据还老发牛叉杂志,跟他顶针他就想办法整你。大叔那时还有天真的梦想和追
求,在测量新东西时给丫过去的东东一测,妈的不得了,都是错的。大叔非常郁闷,也
斗不过那贼,从此开始堕落了,胡乱拼凑些数据好发文章交差,最后很狼狈,老板没事
儿,大叔只好走人,离开学术界去作程序猿。

老板手下一个白人小秘,模样周正体格娇小,只1.6米上下,名叫cherry,就管她叫做
红樱桃吧。红樱桃长得让系里所有男人想入非非,俺听见风言风语说她和系主任以及俺
那操蛋的博后老板都有一腿,心里也想尝尝鲜,可又不敢,只是逮着机会就朝她抛个小
暧昧什么的。大叔那时可不像现在,演雷政富都不用化妆,十几年前大叔肌肉发达脂肪
极少,常去跑步踢球举重扛铃。

红樱桃有时没事跑到俺那个小小办公室,跟俺瞎聊。大叔用很不地道的英语说些很不地
道的不荤不素的小笑话,逗得红樱桃花枝招展乱云飘摇,两个尖尖的红樱桃几乎要把她
薄薄一层奶罩儿戳出两个透明的窟窿。大叔那时从没上过白妞,十分好奇,不知那桃源
洞口和黄种人的究竟有何不同。真是好奇害死猫,淫荡坑爹害娘,大叔一旦惦记上了红
樱桃,就整日寻思怎么搞才好,做梦都一嘴汗拉子。那红樱桃虽浪,却没机会下手。

正郁闷时,红樱桃却来找我,说老板买的一套仪器好像少了些东西,让大叔和她仔细对
照表目。那套玩意儿是老板从NSF骗钱所得,极为先进,但实在太贵,老板也四处评凑
零部件,而红樱桃管账,我们二人忙着忙着就有点晚了,俺厚着脸皮(要是早点这么恬
不知耻大叔也不会痛失吾之一生所爱)邀请红樱桃去dinner,红樱桃随口答应了。上了
俺的贼车,大叔一合计,豁出去了,不成就拉到,问她道:“你想不想尝尝我做的中国
饭菜?”那时老婆在另外一个州工作,隔着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一般一个月我们才见一
次面。红樱桃连连说好,大叔喜出望外,妈的,原来这么简单。

大叔煎炒烹炸溜蒸焖炖生煎活拷鲜汆嫩煮样样拿手,老婆当年被大叔骗上床,一半是因
为贪吃。大叔一个月可以每天都有新鲜的吃法,您绝对在餐馆里都没见过。当然也有尝
试极其失败的,比如奶酪冰淇淋烧羊肉,意大利通心粉炖鱼香茄子,中西合璧却难以下
咽。当晚大叔只稍微施展几下手段,就让那红樱桃大开眼界食指大动还没吃饭就一个劲
儿说fantastic, fantastic! 

大叔知道红樱桃今晚是逃不出俺的魔爪了,坐下来正想慢慢套磁取乐,红樱桃道:“这
么好的dishes,要有酒才行。”大叔特别喜欢红酒,家里总有十来瓶存着,让那樱桃自
己挑了一瓶法国的VDQS,推杯换盏风卷残云之际,红樱桃浪起来,把个媚眼来直勾勾瞅
着俺,大叔竟心慌意乱差点把手里的杯子打了。那荡妇哈哈哈大笑,说你紧张个啥,你
叫我过来不光是显示厨艺请我吃饭喝酒吧。

大叔把三角眼一睁狼子野心一横,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横竖最多被那樱桃奸污
一个晚上,立马开剥红樱桃的衣物,跟刚才剥冬笋皮似的,很快她就成了白白嫩嫩的笋
尖,只有红红的两点和金黄的一小片。樱桃解开大叔,掏出那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的巨物
,像啃拷酥的鸡大腿似的咂咂有声,一边啃一边浪叫“this is great!" 大叔连连求
饶,正餐还没开始,俺可不想被点心打倒。樱桃坐在单人沙发上,张开两根葱根一样的
细长大腿,露出那没有包严实的大肉水饺。大叔会意,使出在少林寺大和尚那里学来的
舔功大法,巧舌如簧将那肉饺滋润得肥油直冒淋漓尽致,滔滔滚滚流向不远处金黄的稻
田。

眼看火候已到,樱桃已经不出人声,仿佛花妖狐媚被聊斋的老道剥皮抽筋之前垂死挣扎
着惨叫,大叔轮开套着春卷皮的擀面杖毫不费力就撬开她厚厚的蚌壳,一直杵入包菜心
,那擀面杖被油面筋紧紧裹住,拽不出来塞不经去来来回回倒腾磨几,仿佛浸在一碗放
了几斤冰糖二两陈醋三钱花椒的毛氏红烧肉里,粘乎乎热腾腾酸溜溜麻酥酥,大叔正被
红烧肉腻得头昏目眩分不清西南东北,红樱桃从“fuck me, fuck me"变成了“kill me
, strangle me" 最后连大叔也要被她用刀子切成肉丝到火炉上拷。大叔那时心甘情愿
被她怎么都行,只求擀面杖能再擀几斤水饺皮儿,却不料那物原是空心,里面向红烧肉
喷射一股出锅时用的淀粉汁,却被春卷皮儿变作的油面筋全吸了去。

大叔如愿以偿不久,却被老板驱逐。俺没有和别人告别,只向红樱桃凄切悲婉地说声再
见,拿着自己一纸箱垃圾走人。在扒车场上,大叔觉得这些垃圾也没什么鸟用,随手扔
进trash bin,点上一支良友,打开引擎准备离去,却见红樱桃站在一颗树下,默默向
我挥手。

【LL】

LL是大叔的小师妹,比俺小五岁低两级,只因大叔土硕士毕业才出锅留学,LL土学士一
毕业就出来了。您别以为俺色胆包天连色心包地师妹也泡,大叔一般场合是绝对合格的
伪君子,目不斜视坐怀不乱谦谦君子老老好人,其实两面三刀吃里爬外精神分裂度(微
信测试)为100%。LL进组以后,都是大叔手把手教她仪器调试信号测量,她算俺半个学
生,总是缠着大叔问这问那没完。您没做过实验的绝对想不到有些地方需要某种非常微
妙难以言传的技能,方能总是测着稳定的结果,不受外界干扰。大叔天生手脚利索特爱
专研捉摸,实验室里俺就是实验霸,连老板都调不出来的东东,大叔废寝忘食几个晚上
准保搞掂。

话说大叔流年不利离开了学术圈子,先在赛百味外卖了几个月,开着那辆接过红樱桃的
破车四处转悠,有一次一个老黑不肯给钱,大叔正在自暴自弃绝望中,竟然一点也不怕
那黑家伙,将那人手里的sub一把抢回来,怒目而视,“Shit, fuck you!” 大叔可不
想被老黑日屁眼,转身钻进车开着就走,在红灯附近路边有个黑人乞丐,大叔招手唤他
过来给他sub,然后大叔一边开车一边泪如雨下,恨不得一家伙开上高速逆行被那18轮
子的巨大运货车撞死。大叔国内国外都是名校,结果混成这幅田地,老天爷惨无人道啊
,妈的。还好老婆对俺有情有义,从来没有因为大叔这么狼狈说过一句不好听的话儿。
大叔现在正在忏悔过程中。

然后才找着一份与电脑相关的工作。那是个小公司,欺负大叔当时什么都不会,工资很
低净做些脏活烂活,老是出差,出差费巨抠门,大叔为了省钱老是偷旅馆的面包,唉,
不堪回首啊。俺那时自惭形秽潦倒颓废,几乎不和同学校友联系,除了LL还不时写
email给大叔,告诉俺在哪里开始做博士后了。师妹人长得很甜美,性格非常温和,追
她的人那是不少,但她一直也未婚,直到后来回国成了学术小牛叉,才有了家庭。她志
向远大,不像大叔整日醉生梦死及时行乐毫无长期打算。

有一回大叔出差,正好到了她所在的那个不大不小的城市,旅馆距离学校并不远。说实
话俺挺想念LL,不是淫心大作帐篷乱支,只想找个熟人叙叙旧,尤其是师妹绝对不会盛
气凌人或是拐弯抹角损你,但想了又想,还是没有发,只是每天傍晚在学校附近的地面
孤魂野鬼似的瞎转悠,希望逢着丁香一样的姑娘。但运气很差,几天都没有碰见,虽然
我知道她在那个系,但不敢去,那太明目张胆了。

还有两天就要走了,索性也不期盼了,就在学校附近大街上的subway,大叔买了一尺来
长的steak,坐在外面夕光中的椅子上,和一帮子黑人兄弟姐妹打成一片,正专心致志
对付那硕大的事物,忽听有人高兴地叫一声:“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大叔正鼓着腮
帮子卖力地嚼着满口腔的猪肉面包,见是LL,急得俺也不能把嘴里嚼了一半的东西吐掉
,只好用尽力气连吞带咽差点噎死打了七八个嗝儿方才可以说话。

“LL,你好!”

“师兄,真巧啊,你到这里来出差?”

“是的”

“怎么不发个电子邮件给我?我们好几年没有聚了."

"我忘记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了。”大叔撒谎从来不脸红,随口就能瞎掰,只要自己相信
自己的谎言,那连FBI的测谎仪也没用。

“不会吧,几个星期以前我还给你发过电子邮件哩。”

“我不小心将它删掉了。”说完大叔很后悔,LL怔怔地看着俺,一句话也不说,但心里
猜出来我为什么这么笨拙地圆谎。

“对不起,LL。”大叔这次真诚地道歉道。

“我知道师兄不开心。但你也不要总不和我们联系啊。我毕业后临行前,老板还提起你
,替你可惜。我每次给你发邮件,你总是只回一两句话,有时回都不回。”大叔听得那
不争气的眼泪几乎滚下来。

“师兄,走,我们去吃晚饭。”

大叔站起身,随手将那个啃掉一半的sub扔进垃圾堆里。

晚餐很丰盛,师妹也不和我争账单,大叔很感激,落难之时她仍把俺当爱好脸面的男人
看待。二人步出老四川酒家,在附近幽静的长街漫步,说说笑笑仿佛又回到昔日校园。
LL就住学校附近,平常不开车子,来回20几分钟正好步行锻炼。大叔就说送她回去,然
后二人直奔她的寓所。大叔心里非常伤感,一点淫荡的念头都没有,只想送她到门口,
转身就回去,不想LL在门口忽道:“师兄,你要不要进去喝点茶水?”

这一句话难倒了大叔,大叔顿时额头冒出汗来。俗话说心底无私天地宽,要有邪念整日
冒冷汗。俺剧烈挣扎了一小会儿就点头答应了。

师妹沏茶,是上好的龙井,绿油油仿佛春江之水。我们随意闲聊了一阵,说起科研,大
叔又兴奋起来,问这问那,不时冒出一个个愚蠢透顶贻笑大方的想法。师妹却对此意兴
阑珊,二人答非所问了好一阵。大叔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预感到有些不妙,站起身便
和LL道别。师妹一言不发,坐在那里看着茶几桌面,也不回话更不起身与我道别。大叔
被晾在那里,像下雨天忘记收回的衣服,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挠头道:“LL,不早
了,你明天还要上班,我走了。”

师妹抬起头,眼中竟是泪水,无声抽泣起来。大叔一下就慌了手脚,俺可从来没见她哭
过。师妹总是开开心心勤勤恳恳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好像一台世间最理性最完美几乎登
峰造极的机器,不像俺如同老出毛病的伪劣产品。

俺赶紧安慰她说:“你在这里是不是你老板对你不好?”

师妹连连摇头。

“那是这里人生地不熟,华人太少你感到孤单?”

LL还是摇头。

“那是为什么?”大叔自然晓得,但不好说,万一弄错了,那俺君子剑岳不群光辉伟大
的形象就全毁了。

LL看着大叔道:“你就别装了。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真的不知道人家喜欢你吗?”

大叔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呆在那里泥塑木雕了半天。说心里话,没几个男人
不会对LL动心,但大叔自觉,仅仅意淫绝对不敢也不想上她。她太高大上了,不是大叔
这种习惯偷鸡摸狗乱搞胡缠的对象。俺真心实意地说:“LL,你怎么会喜欢我呢?!我
哪里好了?唉,你要知道我真实的另外一面,会吓着你的。”

LL扑哧一声笑了,说:“师兄,你真会胡说骗人。”

“真的,你不要不相信,师兄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大叔真急了。

师妹说:“师兄,我知道你早就结婚了,嫂子也很好,现在我更佩服你了,嫂子很幸福
,你真是个好男人啊!”

大叔摇头道:“LL,我不是这样的人。”俺在浪货面前就是一个十足的流氓淫棍,但面
对淑女大叔绝对是柳下惠,尤其是面对师妹。当下俺一五一十讲述如何尝红樱桃,整日
胡思乱想老天爷惩罚俺才落得这幅田地。说完大叔准备走人,今后也无颜再见LL了。

师妹很惊讶,也很感动:“谢谢师兄这么诚实。你想这个想那个,怎么就对我无动于衷
?”

大叔道:“怎么会无动于衷?那时我一边教你调试仪器讨论科研问题,一边意淫着你啊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真对不起你的信任和尊敬。”

LL好奇道:“你怎么意淫我来着?”

大叔再恬不知耻也不好意思当面具体说,但又不得不说:“我眼睛看你,脑子里想象你
光着身子,然后,嘿嘿……”大叔居然无耻地淫笑起来。那时幸亏俺老穿一条硬邦邦的
牛仔裤,那物暴跳如雷火冒三丈时别人不注意也看不出来,但被紧紧勒得生疼,俺只好
俯身装作调试信号,然后回忆电影里洗涤灵魂催人泪下的悲剧场面情节,方才哄弟弟安
静睡觉。想起当日情景,大叔不禁欲火中烧忍无可忍,满脑子都是把师妹摁倒在床上嘿
咻的图景,但尚存一点理智催促俺快点儿离开,回到旅馆一边性趣贴图一边意淫师妹一
边撸管放炮。

师妹满脸通红,坐在那里盯住茶几桌面不说话。大叔第三次向她告辞道:“LL,我走了
!”

LL站起身,大大方方地拉着我的手,抬头深情地凝视着俺。大叔忽感无限温情,不争气
的泪水哗哗直淌,像委屈的小孩见到母亲那样,几乎要嚎啕大哭起来。师妹是真心喜欢
大叔,不嫌弃俺潦倒颓废一事无成沾花惹草一身坏毛病。大叔自以为很懂女人,其实未
必,比如师妹如此端庄淑雅如高天流云似空谷幽兰,怎么会心甘情愿和大叔这样的鸟丝
琐蓝偷情呢?

大叔想不明白也不去想,一把便将LL临空抱起,直奔卧室。师妹一手抚住我的背一手搂
定我的脖,红着无暇美丽的脸儿幸福地笑了。刚走几步,不知是由于俺太心急还是脚下
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大叔忽然失去平衡向前摔倒,在师妹的惊叫,俺下意识地拼命转
身做一个超高难度的动作,硬是仰面朝天摔倒在地毯上,脑袋磕着茶几边缘,砸得那杯
龙井全扣在大叔脸上,像开了个茶叶铺子。好在俺皮糙肉厚脑壳坚固,虽然一阵眩晕眼
前一黑,但很快就缓过神来,怀里依旧紧紧抱着师妹。

LL爬起来坐在地上,摸着大叔的头关切地问。大叔笑着摇头说没事,但一个大包鼓出老
高,像亢金龙的独角长错了位置,又像畸形的歪瓜粘上一只裂枣。大叔挣扎着爬起来,
向后挪动一点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师妹笑着过来给俺把脸上的茶叶都弄干净了,然后
倒在大叔怀里,我搂着她,两个人一阵傻笑。

这一砸把俺砸清醒了,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问她道:“LL,你是不是还是处女啊?”

师妹害羞地点了点头。大叔道:“那就算了,我们不好那个样子。”

师妹可不像橙子那样浪荡,她也清醒了,靠在我怀中一会儿流泪一会儿笑,跟个毫无顾
忌的小姑娘似的,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大叔第二次将她轻轻凌空抱起,缓缓走进卧
室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转身回到客厅熄灭了所有的灯具,室内一片黑暗安宁。渐渐月光
晓雾般升起,她的面容皎洁头发乌亮,仿佛白桦林中燃烧着雪,而她每一次呼吸都将月
光搅碎,变成林子了纷扬的白雪骤然落下,每一棵白桦都沾上雪痕,像她眼角凝固的泪
,让黑夜的世界安息寂静。而大雪停驻月光消逝,只剩窗外树林上空一片亿万年前的星
光。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匿名天使的家]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