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800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花姥姥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城里的月光(4)
作者:bigchipmunk
发表时间:2014-06-05
更新时间:2014-06-05
浏览:1923次
评论:0篇
地址:86.
::: 栏目 :::

城里的月光(4)

那晚之后,林立一直没有联系程风,当然,程风也没有联系她。

两个月后的一个周末,她接到陈辰一个电话。放下电话,她又晃回了那片熟悉的校园,
不知不觉中,走过了五四操场,二体,学五,澡堂,开水房。

她突然停下呆立在那里,她看到一个硕大的推土机,正在她曾经的宿舍楼上热火朝天地
翻滚。她仿佛看到几年前那个在众人离校后返回那个熟悉的宿舍的自己,看着空荡荡的
晾衣绳,空荡荡的六个小衣柜,空荡荡的架子床,空荡荡的桌子和空荡荡的脸盆架,什
么都是空荡荡的。

所以,其实,真的是回不去了,她的泪无声地流了下来。拨通了程风的电话,说:“他
们把我的宿舍楼拆了。”

“嗯?”

电话一接通,她就突然抑制不住地号啕大哭起来,好像那个推土机推掉的不仅仅是自己
的宿舍楼。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止住了哭声,平静地说:“他下个周末要结婚了。”

电话那头的程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拍,拍下来。”

“你说什么?”

“我让你把你想记住的景色都拍下来,别把你拍进去,只拍景。”

于是,那个暖洋洋的周末下午,她把那个小黄盒子里放的以前所有的来往信件,小纸条
,都摆了出来,边读边哭,边哭边读。

那天以后,林立和程风又恢复了一两周见一次面的频率,他们的约会依然不咸不淡。她
不再经常回园子里闲逛,只是在家里翻翻照片。

“你为什么从来不劝我不再这样下去?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有一次,她忍不住问他。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他淡淡地说。

“嗯?”

“如果你觉得这样你很开心,我为什么要劝你?什么旁观者清都是瞎扯。”

“嗯。”

“而且,这样的情绪总是有尽头的,即使你再不想,即使身边的一切都保持原样,也总
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心境不再一样 。”

“那你呢?你从你的那份回忆中走出来了么?”

“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去。

他们俩约会的时候,程风的话一般都很少,回答也不外是嗯哦好之类的,林立倒是渐渐
地放松了下来,经常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喂,你以前有没有设想过将来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


“没有。”

“不想提,那我就不问了。”她知趣地停了停,“以前觉得,毕业以后,有一个小家,
不用大,一盏昏黄温暖的灯,下班的路上,知道家里有人在等你,就很满足了。”

“嗯。”

“喂,我说你怎么总是只哼啊哈的,话这么少,这么闷骚,你是不是金牛座的?”

他愣了一下,“亏你还受过高等教育,也这么大人了,居然还信这些东西,不都是骗小
女孩的么。”

“嗯。”她眼睛转向别处,轻轻地说,“人在溺水的时候,是什么救命草都会抓的。”

“你别转移话题,那你到底是不是金牛座的?”

“是。”他不很情愿地承认。

林立和程风越来越熟了,他们会约在谭鱼头李老爹一起大啃鱼头和香辣蟹,也会抱着烤
红薯和糖葫芦逛恭王府,会在辣婆婆抢水煮鱼里的豆芽,也会溜达去簋街剥一大盘麻小
儿。

有那么一次,林立突然觉得那一刻自己很幸福,似乎忘记了以前,于是对程风说,“我
说,如果咱俩到40岁,还都没找到合适的人,要不咱俩凑一起过日子吧。”

“啊?”他差点儿被刚进嘴的麻小儿呛着。

“想什么呢,就是做室友而已,俩吃货,多合适啊。”她对他的反应很不满,鼻子里哼
了一声,“难道很委屈你么?”

“不太好吧。”他慢腾腾地说,“我有洁癖,你家太乱了。”

“啊呸!”

因为不在乎,所以什么都可以恣意地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bigchipmunk写信]  [花姥姥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