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264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我和sasa及ifulemitbbs的三人行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5-03-27
更新时间:2015-03-27
浏览:1522次
评论:5篇
地址:68.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此行非常愉快……先来几个侧面花絮:qicheji问我们会见如何。我说很好很好很好很
好。Qicheji用他一贯的嘲讽口气说,so high啊……ifulemitbbs坐飞机还没到家,我
们就已一路打了好几个电话。sasa开车回家,没法打电话;等他一到家,我俩立刻在
msn上热烈表白,异口同声地说这次见面很高兴,很激动。Ifulemitbbs说晚上睡觉都在
想我们都直笑。直到现在,弟瓜还常常娇声娇气地呼唤阿姨和sasa……

先说ifulemitbbs,她先到我家。Ifulemitbbs颀长窈窕,婀娜多姿,穿长大衣,登长靴
子,头上歪戴个小帽,很有艺术家气质——回头我也要弄个维族小帽来玩玩。她平时灌
水少,见面说话也少。以至于我和sasa互诉衷情后,又异口同声地忏悔自己说话太多,
没好好听ifulemitbbs说话。Ifulemitbbs以后多灌水多说话呀!你们不知道她有多厉害
!她用馄饨皮做的烧卖那么标致,从厨艺到拍照绝不亚于爵猫!ifulemitbbs贴照片bso
一下!她和sasa都是电影高手,两人聊起电影来,我一句话都插不上。她在豆瓣上写的
影评,像aixiaoke的影评一样,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她还写小说,是海明威的冰山风格
,不显山露水,内蕴很多,语言又生动明快,调皮捣蛋。她还写自由诗,连我这种从来
不看诗的人,都觉得很有味道,若有所思。和她说话,总觉得自己很笨——唉不过
qicheji说我的笨是全版皆知的——你只说半句话,她就知道后半句是啥;甚至你不说
话,她就知道你的意思;你还不知道你的意思,她也知道你的意思,面露意味深长的微
笑,搞得我总是很心虚地抗议:神秘兮兮地笑什么!ifulemitbbs聪明,没法对她掩饰
任何东西;但她从来不露锋芒,温柔而体贴。我和sasa高谈阔论时,她悄悄去和孩子玩
,替我看着他们。她喜欢小孩,小孩也喜欢她。她还很好学,包馄饨时非得学我和sasa
的不同手法。出门玩时也东张西望,东问西问,拿着相机不停拍,什么都拍,在我看来
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照片……Ifulemitbbs还很色!《Sex and the City》里说纽约的消
防员很帅,她就巴巴地一个个去找来瞅。Ifulemitbbs还很八卦!她上买卖提不过一年
,知道的文学版、古典版、joke版的一人行、二人行、三人行、n人行的多种八卦,比
我和sasa还多。她还向我普及了什么叫裸聊!不过我们仨都只是瞎猜,没有具体实践过
……ifulemitbbs就是这么个好玩的人,又有才,又不拘泥刻板,聪明但不咄咄逼人,
善良细心又有情趣。男孩们赶紧上!

再说sasa。对了,ifulemitbbs和sasa两人说话的声音,都和我想象的相反。
Ifulemitbbs文字泼辣,我以为说话会像老猫一样脆生生一样刚强。结果却是很软很轻
柔,甚至有点fragile的感觉,是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Sasa是四川人,常灌高深的学
术帖,我就觉得他像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嗓门比较尖。照说余沧海没练避邪剑法呀,我
也不知道哪来的想法。素问觉得余沧海声音尖不尖?直到sasa给我电话留言,嗓音却是
沉着、稳重、厚实,关怀备至。我一下子很喜欢,乐颠颠地跑到版上胡说了一通性感,
被心怀恶意的呆大冤枉到现在。

在此郑重向呆大澄清:我和sasa是清白的!我们的交流,紧扣读书听歌看电影版的主题
:sasa带给我很多书、CD和DVD。他说要回国了,这些东西不能明珠暗投,现在终于找
到值得托付的人——sasa就是这么体贴!这么会说话!明明他恩惠于我,却说得好像我
恩惠于他似的,让我收礼收得心安理得,没有一点思想负担。在以后的两天里,他不断
强化他的能说会道的形象:我们有任何缺点或做错任何事,他都能换个角度,用妥帖冠
冕的借口替我们开脱,或把黑的说成白的。当他自称不善交际时,我和ifulemitbbs激
动强烈地反对。说来有趣,我们仨对自己的评价都很低,都觉得自己笨拙软弱,不善交
际。但都觉得对方很能干很会交际。Qicheji也是这样。缺乏自信不太好;但不自信的
人,是不是更能替他人着想,更善于鼓励、安慰别人?是不是因为这个共同点,我们仨
才聊得特别投机?qicheji说他受到一点鼓励都会很感动。请大家多鼓励我们……

我和sasa聊天,多半是聊书。我这样土的人,吃喝玩乐的享受都不会,只知道看书。如
今居然碰到一个旗鼓相当的书痴,雀跃之情可想而知。Sasa读大学都不知道谈恋爱,只
知道看书。我顿时引为知己,我从大学第二年开始就只泡图书馆。娜娜以前数落sasa在
reader版和我争论尼采,对女孩不够nice。其实我们聊书时一点没有性别意识,还觉得
有争论更好,能打破自身的局限。Sasa聊书的时候,神情极为专注认真。我非常喜欢。
我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听我领导说,我看书时特别严肃,眉毛都像皱了起来。我大概
喜欢严肃投入的人。我最喜欢的水月的照片,也是那张严肃专注的科学家照片。我向
sasa转达小帕的问候,sasa开玩笑说小帕一定把他当女孩。我说绝不是,小帕这样的电
脑专家,怎么可能知道sasa的名字而不去网上搜索出真相。小帕之爱sasa,就像他爱我
和doha一样,是专注投入的书呆子之间的惺惺相惜。

不过我是书呆子,sasa不是。前面说了,他善于和人交流,对人真诚,为他人着想,很
会说话宽解人——对了对了,就是coldwind说的治愈系!他很有亲和力;我和
ifulemitbbs都是和陌生人打交道会紧张拘束的人,但和sasa在一起很放松。sasa说话
很dramatic,语气很夸张搞笑。娜娜以后拍电影,一定别忘了sasa的表演天赋。Sasa记
性也好,很多灌水帖都能原原本本地复述引用,细心而长情,对每个灌水的id都很有感
情;即使像karoun这样冷血的从来没和他对灌过的人,他对他都很喜欢。我想起sasa以
前有个让我看得怦然心动的帖子:说《麦田守望者》这样的小说,不宜太早接触,不然
会让人对外部世界很愤激,缩回到自己的内心,变得孤僻。这是他自己的血泪史。这是
否也是其他人的血泪史?我隐约记得karoun忏悔他曾经内心阴暗;qicheji说他看小帕
和thorsten的帖子,仿佛看从前的自己。Sasa曾经是个怎样愤世嫉俗的孤高少年?又是
怎样的浪子回头,变成现在的博爱众生、一派和祥的活佛样?sasa忙完这阵后,有空给
我们讲讲从前的故事,转变的历程,尤其讲讲和领导从中学到大学从两地分离到终成眷
属的青梅竹马恋爱史……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两天半的欢声笑语之后,我们相拥而别——ifulemitbbs和sasa
有一点很不好,见面的时候都拖着行李箱,一点没有拥抱的表示,让人无从下手。以后
要入乡随俗!此一别,大家都要各忙各的。Sasa要写论文;Ifulemitbbs要赶学位;我
也想多看点书。善解人意的sasa贴了个刘文正的欢快的《散场》;找个P以前就贴过李
叔同的悲欣交集的《送别》。灌水终非长久之计。呆大早说过别灌了,趁有志之年做点
正经事。Qicheji也退出灌水舞台,专心写作。不过此处散场,他处又会相聚;或者今
天散场,明天又会相聚;或者这批人散场,另一批人又会相聚。贴一首陈慧娴的《人生
何处不相逢》,大家安排好各自的生活,有空多版聚!
vhttp://www.xiami.com/widget/0_90657/singlePlayer.swf


2010.1.14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4409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5条评论
1   [wh 于 2015-04-01 15:59:10 提到] [FROM: 68.]
发信人: LeChuck (No Itch No!) ,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五人会,三人行的几点疑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12 10:16:29 2010, 美东)

你们鄙视我吧....我破了戒,读了两篇超过千字的文章。

1.wh千辛万苦买的那个沙发为什么没人提及?
2.wh那台电脑不是才2,3年前买的,灌水应该不至于那么不堪。
作为理工男的洒洒为啥不助人一臂之力?
3.为什么没有关于wh LD的描写?


请解惑,谢谢!
 
2   [wh 于 2015-04-01 15:57:59 提到] [FROM: 68.]
发信人: sasa (上来透口气),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五人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19:45:59 2010, 美东)

奇怪,她们的心怎么跳得那么快,连我都感觉到了?莫非,我风流倜傥,耀眼夺目,连
她们也迷上我啦?

不对,这是要写wh,要写ifulemitbbs,要写和我们一起版聚的弟,还有瓜,怎么又成
了写我的飘逸了呢?这个楼也斜得太快了吧,还没有开始就斜了,回来回来。这下可好
,刚开始,就犯了wh最不喜欢的毛病,油滑。

但我偏要油滑,反正wh不是美女,我不用理她的臭意见,哈哈;ifulemitbbs就好看,
瓜也好看,弟也好看,我也好看。

那天早上我开车出发去wh家的时候,天开始下雪。要开5个小时的长途呢,我却没有犹
豫过。因为我知道,我能参加这个版聚,用掉了很多的rp,我在雪中开这么远,就是要
在wh 和ifulemitbbs心中制造一些同情,把rp给找回来。

这个版聚,是ifulemitbbs因为马上要面临知名id wh一时的怯场,昏庸到竟然拉上我。
我看出了她的要求,就是要时不时唱个小曲,解个闷。我是个很不社交的人,却难得一
次心头透亮,将计就计一口答应,说要把自己打扮成戏班子里的丑角,杂耍捧逗我都能
扛,全然不顾自己经营多年的知识阶层形象。我只有一颗私心,要看看wh,这个传说中
的id,到底啥样。

我以前发过帖子,说在买买提潜水多年,会了wh,才找到了灌水的对象(回头来想,没
有找到地方灌水的id,都是孤魂野鬼)。那当年还是radio版,我是稀客,她对我是每
贴必复,不记咎我们先在reader版因为尼采吵了一气,也不管我贴的是多么无聊无稽,
仿佛这世上就只有我们两人灌水。虽然后来我也时常觉醒,那wh定是将我迷惑,她对谁
都是每贴必复,周到殷勤。我考古看到她以前擒拿的,看到后来那些慢慢掉进深坑的id
,就为他们捏一把汗。然而我却没有坑里的猎物看到前一个下一个掉入陷阱的羔羊带着
的恐惧;而是像小孩子入了迷宫,碰到以前和新进的同伴,眨眼睛,笑。

在版上容易看到wh灌水发帖如滔滔江河,但是她灌水却很不容易。因为她的电脑慢,更
因为瓜弟有无尽的事情,我们两个生人来了,更是人来疯,兴奋至于撒野。弟是很调皮
的,时常乱拉屎尿,弄脏裤子,就算带上尿片,弟也喜欢抓掉。wh很爱对弟说“他妈的
”,这是给弟专用的昵称,而且要用机关枪一样的语速弹出来。我们一次正在饭桌上吃
饭的时候,wh给弟喂着饭,突然抓起弟闻了一下他的屁股,说,他妈的,弟你又拉屎啦
,就把弟揪到厕所里去了。而后wh对付弟的办法,是让弟不穿裤子,无下装在屋里行走
。弟还喜欢乱抓东西,刀、筷子、盒子、口袋,就算放到高处,弟却已经学会了搭凳子
攀高,每当这些恐怖状态来临的时候,wh都要急急的冲上去,用急急的“他妈的弟”来
化解。

弟很聪明,什么玩具,都能拆卸开,家里的电器他都知道怎么开关。但是wh更关心弟能
不能说出“泡妞”这两个字以及能不能真正泡到妞。wh第一晚让弟亲ifulemitbbs一下
,弟就扭捏而终不愿亲。我就说,泡妞的任务看来任重道远呀。到了第二天,弟就亲亲
热热给ifulemitbbs一个kiss,wh高兴,觉得才一天时间弟就和我们混熟了。我想,弟
一定是听懂了我说的要完成泡妞任务的话。

瓜就很懂事,wh想不起来的事情,就会问瓜,比如wh一下子想不起来给弟用的毛巾放哪
里了,就问瓜,瓜就说,在电脑旁边的桌子上。Wh过去,果然找到。但是瓜知道的事情
太多也不好,比如ifulemitbbs问wh的属相是啥(ifule冰雪,一说属相就知道哪一年生
的),wh不肯说,ifulemitbbs就敏锐的问瓜,瓜就自豪的说出来,wh只好吹鼻子瞪眼
,ifulemitbbs和我就邪恶的笑。那几天天很冷,瓜感冒了,留着鼻涕,老用毛巾擦,
鼻子四周都红红的,我就特别心疼瓜。瓜而且敏感,有次她吃饭慢,我威胁她,说再不
吃完,就不给她玩玩具了,瓜一下子就很伤心的哭,我觉得自己一定戳到了老伤口,不
知道说什么好,就更加心疼瓜。那天晚上睡觉前,wh让瓜亲我一下,瓜不记仇,特别主
动,大大方方给我一个kiss。我知道,瓜一定是看到了我心里面软的地方。

我时常想我和wh最大的一个区别,是我要和别的id聊我知道的电影书歌,wh却是要用她
知道的书歌电影把id们连起来。我们在一起的那两天,在有限的闲暇里,我们聊的最多
的,是其他的id。我使劲捍卫了我喜欢的酒妹读书笔记,wh聊起了给她介绍方方的
qicheji,我给ifule看我保存下来的奔的id的照片(我实在没有存下来几张,恨),
ifule就给我描述刚刚在纽约相会的娜娜和华侨。我们聊去哪些版面,聊id,本版的,
其他版的。原来wh在生活中见过的id也那么少,但是她聊起来个个都是活灵活现。聊着
聊着,我慢慢觉得,我从来没有这样感觉过一个版可以那么大,一个买买提可以那么大
,继之这个世界可以那么大。我就觉得wh和我曾经谈论过的那些叶芝,柏拉图,鲁迅,
尼采,都不是遥远的死人,不是悬挂在外套上的装饰,而是都蹦跳的活在板上,活在面
前。

我们待的前两天外边天下雪,wh因为瓜弟,出门不便,时时感到遗憾,希望ifule和我
能看到那条狄更斯赞美的新英格兰最美的街和学校宏伟的图书馆。她是跑遍河山的人,
说,到了任何地方,我都是绝不待在屋里的。终于走的那天,天放晴,瓜上幼儿园,wh
推着弟,和我俩出去了。走在积雪的街道上,弟特别高兴,虽然很冷,小孩子却也忘了
冻。wh给我们指点景物,说你们终于没有白跑一趟。美丽的校园,精彩的建筑,但我心
里很清楚,就算天天下雪,又有何妨?我想,wh也许并不完全明白她自己的意义。
 
3   [wh 于 2015-04-01 15:57:03 提到] [FROM: 68.]
发信人: ifulemitbbs (浮生若梦) ,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三人行-侧记wh&sasa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1 08:32:29 2010, 美东)

蒙wh盛情,邀我去她家玩。我满口答应,其实心里忐忑。wh健谈,我话少,而且,我最
怕一对一的面对面。正好sasa在俱乐部发帖,我一邀,他就来了,一点都不客气。于是
,就有了新年伊始的三人行。其实,准确说是他俩双边会谈,我,是Leisure版爆料天
王,人称邱毅服了我!wh粉,sasa饭们,给我发包子吧,谢谢!第一轮。

咳咳,sasa饭们看过来。

2009年我还不算sasa饭 。他的贴要么技术性太强,工科男我看不懂;要么太wh体,wh
粉我看不下去。一个南音怎么可以这样呢,直到一个电话改变了我的印象。哇,sasa的
声音真的是。。。。。。声美质磁。孟郊《听琴》曰:飒飒微雨收,翻翻橡叶鸣。wh惊
叹曰:好性感。呆大惊呼曰:wh你开窍了!sasa的声音,确如微风细雨,有让大地回春
的魔力。我问wh,论声音,sasa和版上另外两大声优,乐子扣肉相比,如何?wh不假思
索:sasa好听!我最近有个习惯,看什么书,就想把书中人物的方言找来听,比如,看
《合肥四姐妹》,就想听合肥话,看《魏明伦选集》就想听四川话。可惜总也找不到合
意的。在wh家里,居然被我偷听到sasa在电话里说重庆话,哎呀,你不知道我当时的激
动啊(不过sasa,我真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尽管,sasa事后告之,适合女孩说的应该
是成都话,重庆话相对很硬。我还是很喜欢,比我弟给的宁财神片子里蹩脚的四川话,
好听到哪里去了。

和sasa通电话是一种享受。不仅是那极具磁性的男中音,还有他对wh的那份细致体贴。
怕wh家离火车站远,sasa提议,他从NY上州开车南下,拐到NYC,捎上我一起去wh家,
这样他路上会多花一个小时。给弟弟瓜瓜买礼物,也是sasa的提议。他还特意去考了古
,在网上问,信息及时告诉我。这样,我个丈二和尚进了硕大的玩具城,总算有点头绪
。sasa一下车,就两个大包,一包全是书和碟,给wh的。看得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要么是wh平时提到过的,要么是适合孩子们看的。难怪版上众多sasa饭们对偶像的性
别莫衷一是,这么细心体贴的mm,如今确实稀罕了。

优质偶像sasa,出得厅堂,下的厨房。三人行第一晚的馄饨,号称是我做的,实际是三
人合作的。wh是江南人士,sasa是川蜀人士,都是能吃会喝的出身。我个乡下人,才显
摆了两下,就漏了马脚,sasa委婉的夺下我手中的菜刀,一边剁馅,一边谈笑,转眼间
,虾肉细得跟灰似的,居然木有剁到手。遇着高人了,要淡定!跟着wh和sasa,我有学
会了川浙两种新的馄饨包法,长见识!饭桌上,sasa和wh不仅相谈甚欢,和孩子们也相
处融洽。看到sasa极有耐心的哄瓜瓜吃饭的样子,wh竟然脱口而出:就像她爸爸一样!
我偷笑,被wh拍:笑什么你!


咳咳,sasa饭们休息一下,wh粉们注意了。

Leisure版上wh粉众多,大家有没有幻想过wh长什么样子?我幻想过。不过,后来看到
wh的照片,很郁闷,差的太远了。照片中的wh, 俊眼修眉,眼角几分妩媚,鹅蛋脸,
嘴角一丝甜笑。大雪翻飞中,一身红毛衣,一抹黑围巾,俏然挺立,态度飘逸丰满,像
是有来头的梨园名伶。说实话,我很喜欢这张,看到它,就像被着冬日暖阳,很舒畅。

然后就是通电话咯。wh的声音也很好听。如果说,sasa的声音是我喜欢的男声type,wh
的声音则是我喜欢的女声type。慢慢的,柔柔的,甜甜的,还有一点个嘣脆。总之,wh
外形和声音的组合,是我目前亲见的,最接近我心目中江南女子的形象的。wh自称学艺
无数,这样的资质,还在嵊县待过,居然没学过越剧,真是可惜了。

2号wh开车到车站接的我,带着弟和瓜。和我一步之遥的wh,还是那身红毛衣,容貌和
六年前的照片中差别不大,只是有些岁月打磨的痕迹。流失的丰采都写在后座两个小鬼
脸上。四岁半的瓜瓜,活泼可爱,和我自来熟,一上车就给我介绍她的bedmate。两岁
的弟弟,很深沉,任我怎么逗,在车上就是不理我。到家以后,wh一边招呼吃饭,一边
把她喜欢的童话snow queen拿给我看,我翻了翻,插图真漂亮,可全是E文,我头大,
心想:sasa朗格还没来撒?
sasa就出现了。像个神奇的santa,披着雪花,笑呵呵的从包里掏出了给弟瓜的碟,给
wh的书。sasa以来,屋里一下热闹起来。wh坐在书堆里一本一本的拣,sasa在旁边讲解
。弟弟在一旁把妈妈的书搬过来又搬过去,很忙的样子。sasa一来,瓜瓜和我拆了半天
的玩具包装,三下两下打开!瓜很开心。我很汗。

然后,wh和sasa就开始讨论,很热烈,很阳春,我都听不懂。我就去和弟弟瓜瓜混了。
瓜瓜是个双鱼座小美女(这个星座的女人号称女人中的女人,我这一回,遇着六条鱼,
两个女人中的女人,压力好大!),给我介绍了很多服饰色彩搭配的心得。弟弟是个
bottomless的“恐怖分子”最好玩的是他学舌。
Wh:“弟弟吃饭!”
弟:“弟弟吃饭么?”一副无辜的样子。
wh说,有一次弟弟闯祸,wh的LD大怒,吼弟弟,你能不能有点理性!笑死了!我在想,
要是当时弟弟学一句:理性么?那就更好笑了!

只有在wh和sasa谈论八卦的时候,我才凑过去。比如说那个谁,那个谁和谁,那个谁谁
谁,哈哈哈,我都知道了。发封口包子吧。

我以前给wh通电话的时候,那边总是很吵,不是弟就是瓜,要么就是姐弟俩。sasa说,
某个作家说过,生养一个孩子,他为此少写了5本书。那wh,除了那些读书笔记,已经
是十本著作等身了。真不容易。这次,我见识了wh的工作站,就进门走廊间,挨着厨房
的垃圾桶,一台很慢的电脑,旁边堆着书,还有小孩的零食。Wh的读书笔记,生日贴,
灌水都是从这里流出来的。wh说,这么多年,她从没请过babysitter,从没跟ld单独出
去过。只有那么一次,去图书馆还书,就那么几分钟,唯一的一次,手里没有推车,没
有小手,只有书。那一刻,她感到无比自由。她描述的时候,一点没有伤感,反而很雀
跃。希望以后能多看些书,多写些东西。Wh说。那一刹那,我的眼睛有些酸,我有抱抱
wh的冲动。

 
4   [wh 于 2015-03-27 13:20:00 提到] [FROM: 68.]
发信人: Softrain (小树),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读wh,sasa,ifulemitbbs三人行很感动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18 22:28:25 2010, 美东)

自从支持开版收到版主的包子,俺一直是默默的潜水员,偶然跟个帖子,版主们也总是
不忘记给我一个鼓励的回复,心里暖洋洋的。最近的三人行让俺很感动,想起余华的文
章中写的:

“。。。我相信文学是由那些柔弱同时又是无比丰富和敏感的心灵创造的,让我们心领
神会和激动失眠,让我们远隔千里仍然互相热爱,让我们生离死别后还是互相热爱。”

顺便帖一下余华的这篇 - 我为什么写作,觉得最后三段写得超好。

======================================================================
二十年多前,我是一名牙科医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上手握钢钳,每天拨牙长达八
个小时。

在我们中国的过去,牙医是属于跑江湖一类,通常和理发的或者修鞋的为伍,在繁华的
街区撑开一把油布雨伞,将钳子、锤子等器械在桌上一字排开,同时也将以往拨下的牙
齿一字排开,以此招睐顾客。这样的牙医都是独自一人,不需要助手,和修鞋匠一样挑
着一付担子游走四方。

我是他们的继承者。虽然我在属于国家的医院里工作,但是我的前辈们都是从油布雨伞
下走进医院的楼房,没有一个来自医学院。我所在的医院以拨牙为主,只有二十来人,
因牙疼难忍前来治病的人都把我们的医院叫成"牙齿店",很少有人认为我们是一家医院
。与牙科医生这个现在已经知识分子化的职业相比,我觉得自己其实是一名店员。

我就是那时候开始写作的。我在"牙齿店"干了五年,观看了数以万计的张开的嘴巴,我
感到无聊之极,我倒是知道了世界上什么地方最没有风景,就是在嘴巴里。当时,我经
常站在临街的窗前,看到在文化馆工作的人整日在大街上游手好闲地走来走去,心里十
分羡慕。有一次我问一位在文化馆工作的人,问他为什么经常在大街上游玩?他告诉我
:这就是他的工作。我心想这样的工作我也喜欢。于是我决定写作,我希望有朝一日能
够进入文化馆。当时进入文化馆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学会作曲;二是学会绘画;三就
是写作。对我来说,作曲和绘画太难了,而写作只要认识汉字就行,我只能写作了。

在1983年11月的一个下午,我接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长途电话,一家文学杂志让我去北
京修改我的小说。当我从北京改完小说回家时,我才知道我们小小的县城轰动了,我是
我们县里历史上第一个去北京改稿的人。我们县里的官员认为我是一个人材,他们说不
能再让我拔牙了,说应该让我去文化馆工作。就这样我进了文化馆。在八十年代初的中
国,个人是没有权利寻找自己的工作,工作都是国家分配的。我从医院到文化馆工作时
,我的调动文件上盖了十多个大红印章。我第一天到文化馆上班时故意迟到了两个小时
,结果我发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来上班的,我心想这地方来对了。

这几年很多外国朋友问我,为什么要放弃富有的牙医工作去从事贫穷的写作?他们不知
道在八十年代的中国,做一名医生不会比一名工人富有,那时候的医生都是穷光蛋,拿
着国家规定的薪水。所以我放弃牙医工作去文化馆上班,没有任何经济上和心理上的压
力,恰恰相反,我幸福的差不多要从睡梦里笑醒,因为我从一个每天都要勤奋工作的穷
光蛋变成了一个每天都在游玩的穷光蛋,虽然都是穷光蛋,可是文化馆里的是个自由自
在和幸福的穷光蛋。我几乎每天都要睡到中午,然后在街上到处游荡,实在找不到什么
人陪我玩了,我就回家开始写作。到了1993年,我觉得能够用写作养活自己时,我就辞
去了这份世界上最自由的工作,定居北京开始更自由的生活。

现在,我已经有二十年的写作历史了。二十年的漫漫长夜和那些晴朗或者阴沉的白昼过
去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写作了。写作唤醒了我生活中无数的欲望,这样的欲
望在我过去生活里曾经有过或者根本没有,曾经实现过或者根本无法实现。我的写作使
它们聚集到了一起,在虚构的现实里成为合法。二十年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写作已经建
立了现实经历之外的一条人生道路,它和我现实的人生之路同时出发,并肩而行,有时
交叉到了一起,有时又天各一方。因此我现在越来越相信这样的话──写作有益于身心
健康。当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欲望,在虚构生活里纷纷得到实现时,我就会感到自己
的人生正在完整起来。写作使我拥有了两个人生,现实的和虚构的,它们的关系就像是
健康和疾病,当一个强大起来时,另一个必然会衰落下去。于是当我现实的人生越来越
平乏时,我虚构的人生已经异常丰富了。

我知道阅读别人的作品会影响自己,后来发现自己写下的人物也会影响我的人生态度。
写作确实会改变一个人,会将一个刚强的人变得眼泪汪汪,会将一个果断的人变得犹豫
不决,会将一个勇敢的人变得胆小怕事,最后就是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个作家。
我这样说并不是为了贬低写作,恰恰是为了要说明文学或者说是写作对于一个人的重要
,当作家变得越来越警觉的同时,他的心灵也会经常地感到柔弱无援。他会发现自己深
陷其中的世界与四周的现实若即若离,而且还会格格不入。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具有
了与众不同的准则,或者说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理解和判断,他感到自己的灵魂具有了
无孔不入的本领,他的内心已经变得异常的丰富。这样的丰富就是来自于长时间的写作
,来自于身体肌肉衰退后警觉和智慧的茁壮成长,而且这丰富总是容易受到伤害。

二十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文学里,生活在那些转瞬即逝的意象和活生生的对白里,生活在
那些妙不可言同时又真实可信的描写里……生活在很多伟大作家的叙述里,也生活在自
己的叙述里。我相信文学是由那些柔弱同时又是无比丰富和敏感的心灵创造的,让我们
心领神会和激动失眠,让我们远隔千里仍然互相热爱,让我们生离死别后还是互相热爱
 
5   [wh 于 2015-03-27 13:19:29 提到] [FROM: 68.]
发信人: Doha2006 (花猫),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我旁听到的wh,sasa,ifule三人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7 10:42:18 2010, 美东)

赫赫,没有人邀稿,我主动出击。

那天wh说sasa ifule妹妹要访问她,我听得十分羡慕,wh善解人意,立刻说,他们来了
,我们可以给你电话。我一听又紧张得不得了!我之前还没有和wh电话过呢。。。

长话短说,那天果真电话我了。正是午饭时间,wh的电话过来,我回答了,她第一句话
说,哎悠,你声音好嫩啊。

ft,我被这一句话雷到了,因为我第一反应是,wh是说我装嫩么?我,我,我一向自以
为很是一个大方人的,不扭捏,不装嫩的。。。不过和不熟悉的人说话,我尽量说慢点
,省得东北口音一下就蹦出来让人听出我是哪出生的。

然后wh就风风火火忙忙碌碌地把我的电话给了sasa,忙活去了。

整个电话过程,我所听到的三人行侧面,就如大家版上所了解的,wh忙得脚打后脑勺,
没有和我说几句话,sasa好听的男中音可以如沐春风一样不停地说,ifule妹妹温文尔
雅,但是话不多。

对了,wh的声音在我听来是好听的,有点点南方口音的清脆的普通话。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