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45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扶长剑,一扬眉,清水白石何离离——记素问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3-11-13
更新时间:2013-11-13
浏览:1138次
评论:0篇
地址:69.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素问的这句签名档,出自李白的《扶风豪士歌》,是她最喜欢的金庸人物何足道的开场白。签名如见人:拔剑扬眉,何等潇洒。回想我和素问的交情,也皆因金庸而起。

素问最初被小四拉到上海版报到时,我笑说小四拉客;素问勃然,讥我如此熟悉,可见也是干这行的。可恶的3L还幸灾乐祸地跟帖说原来wh是这种人。我好冤,版上可都是这么叫小四的。每有新人报到,七哥就会吆喝一声:“小四来接客!”小四就会乐颠颠地边跑边喊“来啦来啦”,随后醒悟大骂“我成了什么人了!”素问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敏感,自尊,令人想起荆轲、唐雎那样的冲冠一怒、刀剑相向的侠客。

不久素问的头像换成一古装白衣公子,我一眼便觉得是花无缺,一问果然不差,就此打开我们最喜欢的武侠话匣。当时我正想写上海版的金庸人物谱,素问一听大感兴趣,快手快脚地先写了个示范帖,将版上id与金庸人物一一对应,妙趣横生。比如3L是东方不败,性别不明;bukeneng是慕容复,复国大业失败人疯忒了;我忝居少林扫地僧,乃隐藏级大boss伊讲。最好玩的是七哥,素问说他是令狐冲,我说是杨过。理由却忘记忒了,恰似独孤九剑,遇到高强对手,便会激发出事后完全莫名其妙的高明剑招。在她激励下,我也赶写出我的金庸帖,并由此展开热烈的讨论,从李文秀、程灵素、铁珊瑚、岳灵珊,一直说到海的女儿和茨威格的陌生女人,说她们对爱的孤独的坚守,说人类共有的对某种信念的执着与追求。这种执着未必是好事,素问就从最初的激赏,转而怀疑、嘲讽乃至否定这些“苦情女”,让我想起当年写论文时几经转变的立场,与素问如出一辙。不同的是我从书本中体会,素问从生活中感悟。我论文的最后定调,认为这种孤独的坚守,是一种强烈的生命力的表达,无所谓好坏,在具体的历史情境中才有具体的评价;但不能否认的是,这种来自本能的生命激情,总能让人激动,让拥有它的人心弦相应,惺惺相惜。

素问之看武侠另有高明处,非同我一般看热闹,而是挟深厚之史学功底。她推崇《碧血剑》的后记袁崇焕评传时,我就诧异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喜欢那么枯燥的历史叙述。后来她发《大唐游侠传》书评,皇皇巨作,看得我目瞪口呆,五体投地。文章从书中的儿女情,讨论到历史上的睢阳之战和南霁云、段圭璋等绝代英侠,行文之雄健,令男儿自叹弗如;对历史之熟悉,令老大甘拜下风。此文一举置顶,引来各路英雄豪杰,品评金梁,见地之深,至今难忘。

武侠言情,向不分家。素问的另一长篇代表作,正是言情的《大明宫词》观后感。其文采灿然,“华丽凄美”,令一贯深沉内敛的乐子情难自已地吐露“爱死了”;其经典,令一年之后的jazzcat拜读得心潮澎湃,写下读后感的读后感,并登十大推荐榜。Jazzcat叹服文章激情热烈;我更觉得是激情之后的冷静,成就了这篇文章,使之不浮泛于感情的泛滥,而有缜密的分析、令人信服的评价和统摄全局的气势。说来素问发此帖,正是去年今日,于我还有特殊的意义。此前我断网数日,神清气爽,打算从此不再灌水。素问极力劝阻,说上买卖提就为了看我灌水,说写大明宫词时一直想到我。有人这么看得起我,我感动得唯有放弃初衷,顶帖灌水,一灌灌到现在。

素问在老大任下,曾执浙版板斧,很少发言,总是默默删水、合集。一次兴起,奔,只见一个小女孩在卢森堡皇宫前微笑。老大好没眼力,居然说棒球帽压得太低,遮住了眉眼。殊不知棒球帽正是点睛之笔,于小女孩的羞涩神情中,添小男孩的调皮和英气,两相既济,又俏又帅。买卖提美女无数,然而我最喜欢的,始终是素问的这张照片。

素问为人,亦有侠风。版上某青年才俊,曾造访英伦。素问倾城相待,全陪导游。去剑桥的时候两人都困得不行,负责看地图的青年竟然睡着,醒来时素问说:你继续睡,我撑着。此言令青年才俊感动得一塌糊涂。临走之时,素问指示,若写游记,不得提及她,我和乐子也不得跟帖提起。此乃《侠客行》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之意,再赞素问,古道侠风。

老大卸任、板斧齐撤之后,素问隐姓埋名,披挂马甲,在浙、沪、西北版间晃悠,行踪诡秘。我并不知晓她的马甲,但每每被她的各个签名档吸引,从“地老天荒,是塑料袋的寿命”,到“What do I say, do I say goodbye”,读之黯然。欲将问之,却是无从开口。相交一年,我们只有过一两次MSN长聊,说起共同待过的英国;其余通话的标准格式是:
侬有某某歌伐?
有。
素问向wh发送某某歌。
Wh成功地从素问处接收了某某歌。
再无废话。说来素问对港台歌曲、大陆民谣的全盘精通,令我望尘莫及;她津津乐道的美剧和游戏,我更是一无所知。于是深感其博大精深,高山仰止。一年之前我写金庸帖时,素问要求把她写成何足道。我因相知甚浅,只模棱写了几句,受到娜娜小姐批评,内疚至今。本来想弥补,但正如十年后的张翠山依然难望张三丰之项背,只能“蛋几宁施,各必踢米”了。

素问近为顽疾所困,屡屡于僻静无人处悲伤,今在国内治疗。祝福北京时间的素问生日快乐,乐观坚强;祝药到病除,早日康复;祝感情有托,平安幸福。

2008.11.1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