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164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征文】金安平初印象——在美国上儒家课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3-01-21
更新时间:2013-01-23
浏览:1443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金安平是搞中国历史的台湾美籍教授;大家更熟悉的是她为张家四位才女(元和、允
和、兆和、充和)写的传记《合肥四姐妹》——说来耶鲁几位女教授都拿百岁高龄的同
事张充和做文章,除了金安平写传,孙康宜录其昆曲生涯,作《曲人鸿爪》;编其
书法,作《古色今香》。

以前在讲座上见过金安平,最有特色的是她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似乎永远也睁不开。这
学期开学,试听了她的左传史记、儒家传统两门课,印象刷地一变。她虽然眼睛和声音
都不大,但一开口便流露出对专业的强烈的热爱与信心。她用英语主讲,引用四书五经
时则中英文并举。原文背得既熟,翻译又准确而不带半点模糊;且中英文切换之际没有
丝毫思考余地,脱口而出,显然双语文字了然于心。学生问孔子自己是否用过“儒”,
她说这是个好问题——她很注意鼓励学生——一边回忆孔子说“君子”多,几乎不用“
儒”……突然想起《论语•雍也》篇里说过“君子儒”、“小人儒”(gently/
petty ru)。从背诵、翻译到关键词搜索,如此过硬的专业基本素质令人由衷钦佩。同
时听两种纯熟的语言也几乎是双倍的审美享受。

西方的中国文化课总有意想不到之处。儒家传统课一开始,金安平说“儒”的发音与“
弱”、“柔”、“忍”、“让”相近,意亦相通。《说文解字》里“儒”解为“柔”(
另一解为“术士”,people with professional skills);清代段玉裁在《说文解字
注》里进一步释为“安忍”。可见中国人的哲学并非西方式的strength, bravery,
heroism。“r”的发音果然是有些柔情绵绵;回家查“r”开首的字,大部分确为柔至
中性,有 “锐”、“刃”、“戎”三字为反例。

另一意想不到之处是六艺皆与儒家哲学相关:除了明显的书、数、礼、乐,射是taking
the right aim at the target,是如何选取正确人生目标的问题;御也是steering
in the correct way。金安平笑说孔子总是操心正确性问题(rightness in life)。
我原以为射、御只是基本生活技能;《周礼》提到这些象征意义吗?《礼记》或其他经
书里有?

儒家传统课从《论语》说到孟子、荀子——荀子让金安平眉开眼笑,这是她最喜欢的思
想家,“he’s so so smart”——此句极慢,一唱三叹;同时眼一闭,手一握拳,怡
然心醉。她时不时握拳、挥手,以助感情语势。在史记左传课上,她又说李惠仪(Wai-
Yee Li)的”The Idea of Authority”是最好的关于司马迁的英语论文。我想起
Harold Bloom上美国诗歌课时,说Emily Dickinson是最富创意的西方作家(the most
creative mind in western literature),说完长久无语,状如灵魂出窍。这些大学
者们说起“最”来面不改色,底气十足;心神俱醉,衣宽无悔。

金安平正在翻译、准备出版《论语》的新译本,课堂上对照阅读了刘殿爵(D.C. Lau)
1979年的旧译本和她的新译——她在每一句译文后面都加上一长段commentary,解释背
景、分析语义,十分认真——两种译文味道很不一样。试比较“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
矣”一句:
刘译为:A Gentleman who is attached to a settled home is not worthy of being
a Gentleman.
金译为:An educated professional who longs for [the ease he finds at] home
does not live up to the name of an educated professional.
“an educated professional”意思更准确,用词更现代,让人一下子觉得与自己
相关,而不是陈旧遥远和模糊的古董。中国古典文化实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现代阐释者
,尤其是中文阐释者,给它注入新的生命力,不致萎缩至死。以前听过台大中文系的谭
家哲老师上的论语课,别出心裁地把“学而时习之”的“习”解释为实行、实践(后
来才知道这是正解;以前一直以为是“复习”),把整个学而的首句(“学
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激情演绎为:
用最青春的时间学习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在当时就能实践,不是很美好么?然而说话者
看不到社会的承认,心态已与社会不格;若有朋友自远方而来,则仍可以快乐。外无所
立亦不要紧,内心可以快乐;甚至朋友也失去,无人懂我,仍然不愠不怨尤,这不就是
君子么?这样的人,不就是自己的君王么?
这样的自我发挥恐怕很多人会不以为然,可“学而实践之”、“得不到社会承认”、“
无人懂我而不愠不怨”这些话当时打进我的心里,《论语》顿时不再是枯燥乏味、死气
沉沉之物。这是四书中唯一让我感到亲切的书;不是其他的不好,是我再未遇到过谭家
哲那样的老师。

金安平也是这样一位自我燃烧、并燃烧学生的老师。她对学生非常热心体贴。一小半学
生不懂中文,一大半不懂古文。课堂阅读材料全是英文,但她极力鼓励学生学古文,
故意强调说很难很难,你自以为弄懂、自以为前后贯通时其实全搞错了,重新再来过
。如果你有an obsessive nature,你就是学古文的料,会越学越有味道。当你终于弄
通一个问题时,你会对自己说:now I can go out to watch a movie. 她
的“解决问题”的思维显然非常理科式。她说最先引发她对历史产生兴趣的便是《左传
》,这是历史初学者的理想训练场(a training ground for every aspiring history
scholar),当面对数量庞大、来源各异的史料时,如何像作者那样整理分类、用逻辑
分辨真伪。当你把一团乱麻整理成绪时,这是怎样的成就感啊。她不仅教历史,并追溯
求知的动机,激发学生的热情。她鼓励理科生选修此课,不同专业更有互相启发之效;
她自己是数学本科毕业的。这真是牛头马嘴,殊途同归。去年旁听过孙康宜的古典文学
课,深感这几位老师思维开放,没有一点名校名师的架子,只是老老实实、尽心尽力地
把古文这门小众的学问传授给有心的学生;其谦和赤诚之心,让人深深铭记。

儒家传统课的书单以金安平的《合肥四姐妹》和史景迁(Jonathan Spence)的《
Treason by the Book》结尾,金安平没说史景迁是她丈夫,是史界大家,但称该书囊
括了整个课程的所有主题,言下深为其骄傲。下课后,我正好和她一起走出教学楼,看
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静等在路边车旁。金安平趋步上前,笑着道歉说来迟了,课后回
答学生提问,耽误了时间。白发老人也笑而不语,一起进车,两人看上去相敬如宾。
想起金安平在课上说,那些在美国长大的中国二代移民学生上完她的课,说儒家传统和
他们在家受的教育完全不一样。或许中国人离儒家越来越远了,不过在这个暮色四合的
冬夜,在一个照面之间,这对夫妇留在我脑里的形象却正是温文儒雅。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