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585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朝圣者的灵魂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0-05-10
更新时间:2013-07-15
浏览:3073次
评论:2篇
地址:71.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前两天贴以前攀岩野营的照片,想起那天认识的一个朋友。

那次攀岩是另一所大学组织的,我们作为联谊学校派了两名代表参加,就是我和他。学生会主席跟我开玩笑,说他个子很高,体育很好,人也很好,所以派给我当保镖。前一天晚上我熬夜干活到三点多,第二天六七点钟和他一起到车站去等对方学校的校车。车来迟了,我们等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幸好车站有个亭子,我先是坐着,后来困得撑不住,靠在亭柱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因为神志模糊,我记不清聊了什么,只记得他一直站在我跟前,体质果然很好;谈兴很高,看过很多书,很有想法,大大的眼睛很有探究的意味。我搞不清他是电子还是机械专业的,问他做的是什么。他眼睛看向别处,有点含糊其辞。我反正不懂理工科,也没深究。

接下来的攀岩野营很愉快。回来后的深夜,他突然打电话到我办公室——我俩都是夜猫子,喜欢在夜深人静的办公室里干活。他突兀地问了一句:你们学文科的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你很喜欢、很热爱的东西,却没法也不愿意和别人说。

原来那天他没跟我说专业,是因为热爱到这种程度。这种感觉我怎么会不熟悉。我写完论文和朋友一起去黄山玩,朋友问我论文写的是什么,我说了两句就说不下去了。他又追问,我更是眼泪都出来了,吓得他赶紧住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似乎那是寄托了我所有感情的东西,我没法说清楚,也不想说,一说就把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在别人眼前似的。

这样的事还有过几回。一次外教约我们单独见面谈作业。我不记得谈的是什么,说着说着就突然掉眼泪了。外教慌忙问我是不是压力太大,或者生活中有挫折。我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大,我只知道我学得很努力,很投入,从上柏拉图的时候我就很心有戚戚。我对西方哲学真是从心里觉得投合。另一次另一个外教约我们谈古希腊悲剧的作业,我说到尼采,好像又触动了心里什么东西,再也说不下去了。好在外教已经满意,打发我走了。我出门赶紧抹掉快落下来的眼泪,希望他刚才没有看到。后来他教叶芝的诗《当你老了》时,说我很像诗中的“朝圣者”(“the pilgrim Soul”)。我怀疑他终究是看到的。

所以在那个深夜,我虽然有点尴尬,可还是和电话那头的另一个朝圣者说,我也有这种感觉。他很开心,从此时不时在深夜里打来电话。有一次他在看《灵山》,很激动,说写出了别人都没写出来的文革的感受。我们聊过俄罗斯的苦难作品为什么比我们的强,我们的文革作品总是深刻不足,感人不足。可惜我读《灵山》却没有他的感受,也没有机会再和他交流。我读的那本还是他送给我的,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那也是一个晚上,他打电话说要送我一本《灵山》。我正要和另一个朋友下楼,就约他在门口见面。他本来兴冲冲的,见到我朋友有点惊讶。我说他刚从国外回来。他笑着说恭喜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那时其实没有确定什么关系,但似乎没法当面解释。我们又聊了几句,就分手了。

这以后似乎就不太有午夜凶铃了。是不是他觉得我已经离开了朝圣者的道路,不再打扰我了。事实也的确如此,我成了家,出了国,不再做专业。多年以后,我在reader版和sasa讨论尼采,已经完全面不改色心不跳了。可我还是记得那个深夜他问的话;我还是能从字里行间的灌水中,发现一些相似的朝圣的心。朝圣的目标可能不同,或许是文学,或许是音乐、运动、爱情……他们也未必在做自己热爱的东西,但无论他们做什么,似乎总有一种相似的精神和气质,能让你从人群中一眼识别出来。愿天下朝圣人心意相通,各自找到精神的慰藉。


附叶芝《当你老了》一诗,其中那句“朝圣者的灵魂”,也是王家新编译的叶芝文集第一册的书名。

WHEN YOU ARE OLD

W. B. Yeats, 1893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当你老了
  
  袁可嘉译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kathy5133 于 2013-12-25 04:44:00 提到] [FROM: 65.]
愿天下朝圣人心意相通,各自找到精神的慰藉
 
2   [douninwan 于 2011-10-09 15:47:35 提到] [FROM: 173.]
话真多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