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412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这城市到处流行破碎的爱情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0-02-17
更新时间:2013-02-06
浏览:3808次
评论:5篇
地址:24.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年前向亲朋好友撒出一大把问候,收到的回复有喜有忧。有一对中文系的师兄师姐夫妇,竟然反目成仇。他们曾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夫妻,是我认识的最快乐的一对。

说是师兄师姐,其实并不同系,只是因为读研时宿舍为邻,故有此称。师兄师姐的宿舍从来都是宾客盈门,家门未启笑先闻,大家都喜欢找他们玩。师姐面如画,胖嘟嘟,活泼开朗,笑起来像无锡泥娃娃。师兄则特爱讲笑话。他刚到上海时,朋友请客杏花楼(上海老字号月饼兼饭店)。师兄一脸羡艳:“上海还有这种地方……大城市就是开放!”上海街上熙熙攘攘,师姐走路略有迟疑,被人推搡喝斥“让一让”。师兄好脾气地说:“他们咋那么客气,管你叫娘娘(“让一让”在上海话里像“娘娘”)。”

师兄师姐热爱读书。他们来自山东农村,每个月靠几十块钱的研究生月钱过日子,买书却挥金如土。某个中午,两人兴高采烈地骑车驮着厚厚一摞书归来,是在古籍书店看到的新版的还是打折的二十四史还是资治通鉴,借了钱去买,第二天正好发月钱,可以还上。这是标准的寅吃卯粮。

暑假的时候,我和室友轰到他们家去玩。师兄号称中文系第一才子,带我们周游孔府孔庙,那是如数家珍。在孔林(孔家祖坟)里,我们嬉笑玩闹,原本死气沉沉的孔林,变得生机勃勃。我骑车在最后,拿着相机,他们笑着回头看我,身后是绿色树林和透过树林的阳光。那张照片传为绝唱,真叫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那回我在山东转悠了一圈,又回到曲阜,和师姐同车回沪。火车上,师姐甜蜜地回忆起当年大学时光,追求者无数。师兄貌不出众,脾气又烈,两人曾大吵。事后师兄后悔,写下十几页的情书。那是中文系第一才子的情书啊!师兄终于抱得美人归。我听了很向往,真想看看这才华横溢得要潽出来的情书是啥样的。

师兄师姐来过杭州,那是师姐的母亲来上海治病、他们顺便带老人家来玩的。我作为地头蛇,替他们安排旅馆并提前付了账,然后全程导游,使尽浑身解数逃票。最后一天游灵隐,师兄使劲要把旅馆费还给我,我坚决不从。我们从天竺翻山入灵隐,逃了灵隐的外门票。内门票逃不掉,我把准备好的导游手册交给师兄,让他们自己买票进去,我坐在冷泉亭里看书。等他们出来,一起去坐7路车,他们去城站,我中途下车回家。一路上师兄再也没提旅馆费的事,我隐隐觉得不对,下了车,突然大叫不好,翻开师兄还给我的导游书,里面赫然夹着几张人民币。我心如刀割,这是他们好几个月的月钱呢。后来师兄后悔没去灵隐旁边的天外天饭店,当时嫌贵,但是老人家难得来杭州,以后恐怕再没机会了。我听说后,买了楼外楼的真空速冻保鲜名肴带给他们。他们碰巧不在家,后来师兄给我写信——我终于见识了中文系第一才子的功力,文绉绉的什么“不过屠门而大嚼”,看得我又费劲又高兴。

那时我已离开上海,和他们联系渐少。他们后来有了电子邮箱,但发个信老是编码出错。不过每次放假回上海,总要去他们家玩;每次去他们家玩,总要聊到天昏地暗;每到天昏地暗,他们就热情留宿。我也毫不客气,或打地铺,或挤小床——睡别人家就是比自己家好玩。有一回师兄打篮球摔跤,伤了尾椎骨,趴在沙发上,一起看了个电影《萨德》。那萨德疯狂和女人上床,像师兄一样尾椎受伤,躺在担架上哼唧哼唧。师兄看得气急败坏,几欲挺身抗议;我们笑岔了气,师姐笑红了脸。

那是最后一次见面;我出国后再没见到他们。他们现在吵架已有三四年了,两人脾气都短,易上火。师兄每以凌厉的言词相加——此时才知嫁给中文系的老公不总是好玩的——师姐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昔日欢笑,今日不再。

不知师兄师姐,是否还会和好。祝福他们,也祝福天下有情人,不要互相折磨。

2008-1-1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4条评论
1   [vin2000 于 2010-02-21 17:22:57 提到] [FROM: 24.]
以刃克刚,两败俱伤
以柔克刚,情意绵长....

从来有偏见-不看好两个人同是中文系的姻缘, 文理相配应该更合理。
两个都运用语言太自如的人会伤人更深---有一句话 “没有语言, 世界更美好”。

 
2   [RazorEdge 于 2010-02-20 20:00:01 提到] [FROM: 128.]
“此时才知嫁给中文系的老公不总是好玩的”。看这句话还以为师姐不是学中文的吵架吵不过师兄。

我姐姐姐夫都是学中文的。他们刚刚结婚,还没分到房子的那年,我暑假去他们那个很小的宿舍住了一段时间,周围宿舍也几乎都是中文系的年轻人。头一回跟那么多学文的在一起生活,感触很多,否则我也不老是对学文学理那么敏感了。有一回烧饭,我姐让姐夫剥两瓣蒜,姐夫就剥了两瓣放在桌上,我姐一看就不耐烦了,说“你难道不知道现代汉语里的‘两’在口语中常作‘几个’讲吗?”。脾气发得这么文雅,又不伤感情,可把我乐坏了。我小舅和小舅妈也都是中文系的,我小舅妈特别有魅力,我老觉得我小舅配不上她,她讲话斯斯文文,从来不和我不太像话的小舅吵。她的话听一听句句都是道理。我还以为学文的都这样呢,看你师兄师姐的故事,这学问其实是双刃剑啊。
 
3   [wh 于 2010-02-20 17:03:07 提到] [FROM: 24.]
谢谢。他俩都是中文系……我回头贴一个以前写的“中文系”。
 
4   [RazorEdge 于 2010-02-18 16:09:37 提到] [FROM: 128.]
我很喜欢你写的这个。你师姐是学什么的?是不是两个学中文的在一起会好?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