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Little student
作者: fckdsb
域名: blog.mitbbs.com/fckds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0301000000 ~ 20120401000000


2012-03-22 13:08:06

主题: 男子能说十多门语言 谈学习外语的7个错误观念
男子能说十多门语言 谈学习外语的7个错误观念
2012年03月21日20:07:22 [新闻大杂烩]


加拿大人Steve Kaufmann能流利地说十多种语言,包括汉语、日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俄语等,甚至在他55岁之后还学会了四门外语。他的这篇小文章相信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和鼓舞。Mitbbs.com

世界上的语言超过6000种,其中有些更重要些,有些则不是很重要。这不是说那些重要的就是更好的或者更高级的语言,而是因为使用者更多、分布也更广。芬兰语对芬兰人很重要,毛利语对毛利人也很重要,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Mitbbs.com

而汉语普通话的使用者有十多亿,而且日语、韩语、越南语中有60%的词汇都来源于汉语,掌握了汉语,学习这些语言会容易许多,这是我的亲身体验。中国文化 ――包括艺术、哲学、技术、饮食、医药以及表演艺术等――几千年来不断影响着世界,如今中国经济又日益强大,所以汉语的应该是值得学习的。Mitbbs.com

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和葡萄牙语其实就是一种语言的不同方言。学会了一种,就能学会其他几种。我就是这样。如果你学会了西班牙语,你就打开了一扇通向8亿人的大门,包括他们的文化、历史、音乐,以及同他们做生意的机会。这些人分布在60多个国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Mitbbs.com

如果抱负够大,你可以尝试一下俄语。过去的两年里,我自己就在学习这门语言。一旦学会了俄语,不仅可以和俄国人交流,甚至可以和其他斯拉夫语系的人沟通。Mitbbs.com

不过你先别激动,让我们先看看语言教学的现状再说。根据一项加拿大的调查,在课堂上日复一日地学了12年法语后,每147名中学毕业生中只有一名能达到中等熟练水平,比例是0.68%。根据另一项针对美国入境移民的调查,课堂英语教学对他们的英语水平几乎没有什么提高。Mitbbs.com

如果我们在自己的国家教自己的官方语言都如此失败,那我们还怎能教别人学会汉语、西班牙语等其他语言呢?更别说俄语和印度语了!Mitbbs.com

我能说10种语言,我知道会说外语的好处。我们需要做的是改变传统的语言教学方式。首先,我们要破除关于语言学习的7个错误观念。Mitbbs.com

1. 外语很难学Mitbbs.com

如果你不想学,那外语的确很难学。学语言要花时间,但并不难。你要做的主要就是听和读。相信我,就这么简单,我就是这么学的。只要不断地听和读,很快就能理解你所学的外语了,而且不知不觉中你就会说了。之所以很多人不喜欢外语学习,是因为我们的教法不对。Mitbbs.com

2. 学语言必须要有天赋Mitbbs.com

不对。不管是谁,只要想学,就能学会。在荷兰和瑞典,很多人都会一种以上的语言。他们不可能都有语言天赋。北美的外国运动员学会说英语的速度往往快于那些在正规的教学环境中学习英语的人。学习外语,重要的是态度,而不是能力。Mitbbs.com

3. 必须住在英语国家才能学会英语Mitbbs.com

实际上,一些来到北美的移民直到最后也只会说磕磕巴巴的英语。但在其他国家生活的一些人却能把英语说得很流利。1968年我住在香港时学会了流利的普通话,虽然那里几乎没人说普通话。现在有了互联网,只要有台电脑,任何人都可以接触到语言材料,还可以下载到你的ipod里听。所以,住在哪里已经不是障碍了。Mitbbs.com

4. 只有孩子才能学好外语Mitbbs.com

最近的研究表明,人类大脑的可塑性能一直保持到老年。很多成年人在失明后能学会盲文就是一个例子。成年人掌握了大量的本族语词汇,学外语比儿童更有优势。拿我自己来说,从55岁开始,我已经学会了4种语言。成年人需要做的只是像孩子那样乐于尝试,渴望交流,并且不怕被嘲笑。Mitbbs.com

5. 只有通过正规的课堂教学才能学会外语Mitbbs.com

这是问题的关键。课堂教学比较经济,通过课堂学习还可以结交很多人,而且这种教学方式历史悠久,已经成为传统。但对语言学习来说,这却是一种低效的方式,而且班里的的人数越多,就越低效。语言不是教会的,而是学会的。语法讲解让人难以理解,难以记住,更难以运用,而句型练习和课后练习则枯燥无味、令人生厌。结果是,很多学生在学习了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外语后,还是不能用它进行交际。Mitbbs.com

6. 必须通过说才能学会外语,(没人跟我说,所以我学不会)Mitbbs.com

能说外语一般是外语学习的目标,但“说外语”可以先等一等。一旦你学会了一门外语,自然会有说的机会。但在这之前,更重要的是听,而不是说。记住几个常用的句子然后就去说往往会让你陷入麻烦。如果你遇到一个外国人,你将主要是听对方说,这是难免的事,除非你已经学会了对方的语言。总之,不必为了学而去刻意说外语,而应该为了会说去学外语。Mitbbs.com

7.我很想学外语,但没时间Mitbbs.com

那么在排队、坐车、做家务或者散步的时候你有时间吗?为什么不在这些时候用你的ipod听听外语呢?开始的时候,即便你每天只能听10或15分钟也没关系,不久后你自然就能延长到30分钟甚至一个小时。只要有信心,你就能获得巨大的进步,只要你喜欢这样做――像我这样,你自然就能够找到学习的时间。Mitbbs.com

Experience: I can speak 50 languagesMitbbs.com

现身说法:我能说50门语言!Mitbbs.com

亚历山大?阿奎列斯(Alexander Arguelles)Mitbbs.com

《卫报》,2012年3月16日Mitbbs.com

【译者按】亚历山大?阿奎列斯(Alexander Arguelles),生于1964年4与人30日,是一位美国外语学者。他的名声不仅在于其作为一个多语者所达到的成就,而且在与他在网上分享的外语自觉建议和信息。阿奎列斯于1986年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学士学位,1994年从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曾在韩国首尔的韩东国际大学(Handong Global University)、旧金山的新加州学院(New College of California)等高校执教。现居新加坡,是东南亚国家教育部长组织地区语言中心(Regional Language Centre of the Southeast Asian Ministers of Education Organization,SEAMEO-RELC)应用语言学系的语言专家。Mitbbs.com

“常有人问我掌握多门语言的秘诀,事实是你需要日复一日地阅读、学习并在实践中运用语法。”Mitbbs.com




[对我来讲,最大的挑战在于学习异域语言。图片来源:斯蒂芬?周(Stefen Chow)供给《卫报》]Mitbbs.com

我从记事时起就对语言着迷。小时候,我们一家去过很多地方,无论到哪,我那通过自学掌握多国语言的父亲常常能自信、轻松地使用各种语言与我们所遇到的人进行交谈。我父亲的这种能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我自觉无法企及其成就,而且他也不鼓励我把他当作学习的榜样。Mitbbs.com

我在语言方面并没有什么天赋。11岁时,我的法语课成绩并不乐观,差点因此而放弃这门课。然而,当我在大学里接触德语时,情况发生了变化――我喜欢上很多德国作家,但我不满足于阅读英译本,而是想阅读他们的德文原著,这成为我学习这门新语言的主要动力。谁料一发就不可收拾。当我掌握了德语后,我对外语的学习更加着迷。接下来,我又迅速掌握了法语、拉丁语、希腊语和梵语。我一直期望自己能有一个百科全书式的脑袋以全面地审视这个世界。而掌握多门语言似乎是一种实现此抱负的好方法。二十几岁时,我下定决心在接下来的岁月中掌握尽可能多的语言。Mitbbs.com

常有人问我掌握多门语言的秘诀是什么,是不是某些人在学习单词与词组方面就是比别人强些?事实上,可以预言的是,它无非是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专心致志地阅读、学习并在实践中运用语法。此外,我还使用一种名为“影子学习法”的技巧,即在户外边听着外语录音边大声地复述其内容。在我结婚生子前的那五六年里,我每天要花上16个小时学习语言。我还试过抄录爱尔兰语、波斯语、印地语、土耳其语和斯瓦希里语著作。慢慢地,这些美妙的语言开始入脑入心,我也能够因此而接触到越来越多的伟大作品。Mitbbs.com

一路走来,其苦自不必言,但回报也颇为丰厚。举例来说,当我开始学习西班牙语时,有那么一刻,这门在我成长过程中并不陌生的语言突然间清晰地呈现于我面前,那种感觉就像耳屎突然从耳中滑落出来一样。那是我一直都很期待的时刻,它常出现在我学习印欧语、日耳曼语或罗曼语知识的过程中。此外,这种感觉很容易上瘾。我第一次去瑞典时就遇到了类似的请看:我从未学习过瑞典语,但当我听到周围的人们说这种语言时,我总觉得其中包含着我熟悉的元素。于是,仅用了三周时间我就能熟练地用瑞典语与人交谈。这就是人们都想要达到的境界,但在刚开始学习语言的时候,大家总觉得那是可望不可及的。熟练地掌握一门语言就像攀登一座高山,总需要花多年时间才能如愿。Mitbbs.com

现在,我能够以近36种语言进行阅读,并且使用其中大部分语言进行熟练交流,此外,我还在不停地学习新的语言。你掌握的语言越多,你越能够理解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Mitbbs.com

对我来讲,最大的挑战在于掌握异域语言。我曾在韩国做了八年的教师,但我却花了将近十年时间才把我的韩语水平提高到近乎当地人的水准。目前我跟家人生活在新加坡,平时我在家里我与儿子说法语,除非我那来自韩国的爱人在家,我们才用英语。如果我跟爱人要说些不想要孩子们知道的事的话,我们就用韩语。Mitbbs.com

我不是一个天生的健谈者,而且我以前在跟当地人以他们的语言交谈时总是很拘谨。但是,当你想真正掌握一门语言时,你必须用它来进行交流,把它当作生活的一部分。现在,我发现当自己沉浸于一种语言时,我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有点喋喋不休。Mitbbs.com

这对于我来讲是一笔财富,它让我更加自信。如果明天我被绑架并被丢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认为这些绑匪得绞尽脑汁才能寻找到一个让我无法跟当地人交流的偏远之地。Mitbbs.com

我对那些正濒临灭绝的语言的兴趣与日俱增,并想设立一个多语者学院,那些与我有着相同爱好的人在那里能乐得手舞足蹈。我一直在学习世界语(Esperanto),尽管我能看到全世界人使用一种语言的益处,但我还是坚信如果这个世界失去了那些丰富多彩而且稀奇古怪的语言时,该是多么的乏味啊!这就像你去参观一座植物园,却看到它里面只生长着一种植物――想到这里都让人觉得恐惧。Mitbbs.c



2012-03-13 09:47:37

主题: 孟山都,转基因,阿根廷
标  题: 孟山都公司是怎么用转基因搞垮阿根廷的
关键字: 孟山都,转基因,阿根廷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2 11:06:03 2012, 美东)

根据威廉-恩道尔《粮食危机》一书摘编
  【核心提示】到2004年,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仅次于美国,全国48%的土
地被用来种植转基因大豆,其中90%以上是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品种,而种植
这种种子一定要用孟山都公司提供的农药。由于种子和农药都要从美国公司购买,以及
孟山都公司在专利费上所持的强硬立场,仅仅十年 时间,在技术进步的名义下,阿根
廷的粮食自给能力逐渐丧失,整个国家的农业经济彻底受控于外国权势集团。

  阿根廷成为第一个实验品
  到20世纪80年代末,一个由接受过遗传学训练的、虔诚的分子生物学家组成的全球
网络已经形成。与此同时,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的一个庞大的转基因项目也正式启动
。该项目的实施地点选中了阿根廷,在那里,戴维?洛克菲勒和洛克菲勒家族的大通曼
哈顿银行已经与新任的总统卡洛斯?梅内姆建立起了 密切的关系。阿根廷的农业用地
被确定为转基因作物的第一个大规模实验场,阿根廷的人民也因此成为转基因作物的第
一批活体实验品。
  到2004年,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3400万英亩(约1375.9万公顷),在种
植面积上仅次于美国。转基因农业的历史和阿根廷的“大豆革命”,是一个国家在“进
步”的名义下全面失去粮食自给能力的典型案例。
  1991年,早在美国批准和开始进行田间实验好几年之前,阿根廷就成了开发转基因
作物的秘密实验室。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变成了这个项目的活体实验品。
  委员会总是秘密碰头,讨论结果也从未公之于众。它只是充当了转基因种子跨国公
司的代言人。这毫不奇怪,因为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来自孟山都、先正达、陶氏益农等
转基因生物巨头。
  1996年,在决定许可种植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之后,阿根廷随后发生了一场
革命,它被倡导者们赞颂为“第二次绿色革命”。
  阿根廷转基因大豆革命的结果,至少在一个方面令人印象深刻:在不到10年的时间
里,这个国家的农业经济被彻底改造了。
  20世纪70年代,在债务危机之前,大豆在这个国家的农业经济中所占地位微不足道
,种植面积只有9500公顷。在那些年月里,一个典型的家庭农场种植多种蔬菜和粮食作
物,还养些鸡,有的还养有少量的牛,来生产牛奶、奶酪和牛肉。
  在改种孟山都大豆和采用大规模生产技术四年之后,到2000年,转基因大豆的播种
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到2004年,面积扩大到1400万公顷以上。大型农业收割机械大量
砍伐森林,并扫荡由当地农民占据的土地,以便为大豆种植提供更多的土地。
  阿根廷农业的多样性——一垄垄玉米地、麦田和广阔的牧场——被迅速改变成了种
植单一农作物的地区,就像埃及的农作方式在19世纪80年代被棉花取代并被摧毁一样。
  到2004年,这个国家所有农业用地的48%被用于种植大豆,其中90%~97%种植的是
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阿根廷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毫无控制的转基因实验场。
  1988~2003年间,阿根廷的奶牛农场减少了一半。破天荒第一遭,牛奶不得不以比
国内高得多的价格从乌拉圭进口。随着机械化的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迫使数十万农
民离开土地,贫困和营养不良现象大量出现。
  在风平浪静的20世纪70年代纽约的大银行进入之前,阿根廷的生活水平是拉丁美洲
最高的国家之一。官方公布的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比例1970年仅 为5%,到1998年
,这个数字陡升至30%。而到了2002年,又激增至51%。以前在阿根廷闻所未闻的营养不
良现象,到2003年上升到约占3700 万总人口的11%~17%。
  在因国家拖欠债务而引发的全国性严重经济危机当中,阿根廷人发现,他们已经不
能再依靠小块土地生存。这些土地已经被大片的转基因大豆所占据,甚至堵死了种植能
维持生存的一般作物的出路。
  在外国投资者和孟山都、嘉吉等农业综合企业巨头的支持下,阿根廷的大土地所有
者有条不紊地采取行动,从无助的农民那里夺取土地,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得到了国家的
支持。
  农民们突然接到通知,他们的土地已经划到了别人的名下。通常,如果他们拒绝“
自愿”离开,武装团伙就会偷走他们的牛,烧毁他们的庄稼,而且威胁他们还要吃更多
的苦头。转基因大豆出口的巨额利润的诱惑酿成了全国各地围绕传统农作方式的(Bao
力)骚乱。
  几年之内,超过20万的农民和小农场主被逐出自己的家园,为大型商业化农业大豆
种植商让路。
  孟山都用欺骗手段进行征服
  由于阿根廷的国家《种子法》并不保护孟山都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种子专利,当
阿根廷农场主在下一季再次使用其种子时,从法律上说孟山都不能要求他们支付专利费。
  但是,收取这种专利费或者说“技术许可费”,是孟山都市场营销方案的核心。美
国和其他地方的农场主必须与孟山都签订具有约束力的合同,同意不得再次使 用收获
后保存的种子,并且每年要向孟山都支付新的专利费。持民族主义立场的阿根廷国会,
拒绝通过新的法律授权孟山都通过由法院施加严厉罚款的手段来强制征 收专利费。
  为了在阿根廷扩展大豆革命,农民们最初以优惠条件购买所需的种子。在最初阶段
,孟山都故意放弃“技术使用许可费”,以尽可能加速其转基因种子在这片土地上的扩
散,特别是尽可能扩大与这些种子一起使用的、拥有专利的草甘膦农达除草剂的使用。
销售抗草甘膦种子的市场营销战略背后的险恶 用心是,农民们被迫购买专门与种子相
匹配的孟山都除草剂。
  种植转基因大豆的土地已经增加了14倍,而孟山都的抗农达大豆种子的走私现象遍
布整个潘帕斯平原,并进入巴西、巴拉圭、玻利维亚和乌拉圭。对于其种子非法传 播
的现象,孟山都公司却坐视不管。孟山都的合作伙伴嘉吉公司自己就受到了非法走私转
基因大豆种子的指控,说它将转基因种子与非转基因种子混在一起,从阿根廷走私到巴
西。
  最终,在1999年转基因大豆引入三年之后,孟山都公司正式要求农民们为种子支付
“延期专利费”,尽管事实上这一要求并不符合阿根廷法律的规定。孟山都声称,收取
专利费是 必要的,因为它要收回用于转基因种子的“研究和开发”的投资。由此孟山
都发起了一场精心策划的公关宣传运动,目的是将自己装扮成农民们滥用和“盗窃”行
为的受害者。
  2004年初,孟山都紧锣密鼓地对阿根廷政府施压。孟山都宣布,如果阿根廷拒绝承
认“技术许可费”,它将在进口大豆的地点诸如美国和欧盟强制收取专利 费。在这两
个地方,孟山都的专利都是得到承认的。这一措施意味着,阿根廷商业化农业的出口市
场将受到毁灭性打击。而且,孟山都进一步威胁说,将阻止阿根廷 销售所有的转基因
大豆,并声称在所谓的“黑市”中销售的85%以上的大豆都是由农民们非法再次种植的
。之后,阿根廷农业部长米盖尔?坎波斯宣布,政府与孟山都公司 达成了协议。
  阿根廷农业部拟成立一个由其管理的“技术补偿基金”。农民们不得不向粮食储运
加工商或嘉吉公司等出口商支付几乎高达转基因大豆销售额1%的专利使用费。这种使用
费在加工场所收取,农民们除了乖乖付钱之外毫无选择,因为他们必须加工自己的收成
。然后,这笔使用费再由政 府返还给孟山都公司和其他转基因种子供应商。
  尽管农民们提出强烈抗议,但“技术补偿基金”还是于2004年底开始实施。
  到2005年初,卢拉总统领导下的巴西政府也举起了白旗,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首
次使种植转基因种子在巴西合法化。到了2006年,阿根廷、巴西,加上由孟山都转基因
大豆主导的美国,占据了世界大豆产量的81%以上,因而保证了世界上豆粉喂养的所有
动物实际上都在食用转基因大豆。
  结果是,由于经济危机恶化,饥饿遍布这个国度。由于担心粮食危机引发骚乱,在
孟山都和嘉吉、雀巢、卡夫食品等国际大豆用户的帮助下,阿根廷政府向饥饿的人群提
供免费食品。因此,用大豆制成的食品被到处分发,其中伴有培育更大的国内大豆消费
市场的动机。
  一场全国性的推广运动开始了,它鼓励阿根廷人用大豆来替代新鲜蔬菜、肉、奶、
蛋等健康食物。杜邦农业科学公司建立了一个组织,并给它起了一个听起来很 健康的
名字“生命蛋白”,目的是宣扬人类应食用大豆,尽管原来种植大豆的意图是作为动物
饲料。作为这场推广运动的一部分,杜邦向数千名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穷 人分发大豆强
化食品。在所有国家当中如此众多的人口直接食用大豆,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到目
前为止,阿根廷人在很多方面都成了活体实验品。
  政府和私营公司大肆鼓吹大豆食物对健康有巨大的好处,可以代替牛奶或肉类蛋白
。但是,这种宣传纯属谎言。它故意忽略了这样的事实:以大豆为基础的食物 不适合
人类长期食用。而且研究已经证明,与用母乳或牛奶喂养的婴儿相比,用豆奶喂养的婴
儿的过敏症发生几率会大大提高。他们并没有告诉阿根廷人,未经加工 的大豆和经过
加工的大豆均含有一系列有毒物质。如果大豆作为人们食物中的主要成分,这些物质会
损害健康并可能导致癌症。他们绝口不提,大豆含有一种抑制剂 ——胰蛋白酶,瑞典
人的研究已经将这种物质与胃癌联系起来。
  在农村,大规模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的后果更是可怕。因为农达把除了经过基
因改造能够“抗草甘膦”的孟山都大豆之外的所有植物都杀死了。
  200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这种喷洒不仅杀死了附近农民的庄稼,他们养的鸡也
死掉了,其他牲畜尤其是马匹也受到了严重影响。老百姓则因除草剂出现 严重恶心、
腹泻、呕吐和皮肤损伤等症状。有报告称,转基因大豆种植田附近产下的动物出现严重
的器官畸形,香蕉和甘薯也变得奇形怪状,湖里突然漂满死鱼。有些农户报告说,邻近
的大豆田喷药之后,他们孩子的 身上出现了奇怪的斑点。
  对珍贵的林地的破坏更大。这些林地被推土机推掉,以便大规模种植大豆,这种状
况在巴拉圭附近的查科地区和永加斯地区尤为严重。森林的破坏给当地居民带 来了急
剧增加的医疗问题,包括黑热病,这是一种通过沙地苍蝇传播的寄生虫病,治疗费用极
其昂贵,而且会留下严重的疤痕和其他畸形。在恩特雷里奥斯 省,120多万英亩(约48
.6万公顷)森林到2003年被全部夷为平地,而到这个时候,政府才终于颁布毁林禁令。
    (摘自威廉-恩道尔《粮食危机》 第八章 P148)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