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Little student
作者: fckdsb
域名: blog.mitbbs.com/fckds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101000000 ~ 20100201000000


2010-01-31 23:12:07

主题: 哎,生物啊,纠结啊...
发信人: geneticdrift (yellow),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哎,生物啊,纠结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31 16:25:01 2010, 美东)

同学们纷纷忙着转专业?那叫兽们不得郁闷死。我们实验室去年毕业了一个master,她
准备毕业后去非洲做一年 volunteer。实验室一起吃饭的时候导师问她以后想做什么,
她说还没想好,可能会去申请医学院,导师失望的表情马上就浮现出来了。



2010-01-31 19:44:28

主题: 谁知道"一百个最坏实验室"的网站?
发信人: Sailorvee (homeboy), 信区: Biology
标  题: 谁知道\"一百个最坏实验室\"的网站?
关键字: 博士后,导师,实验室,老板,变态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29 06:38:48 2010, 美东)

记得有人提到有个网站列举了名声最坏的实验室, 一时没有找到. 刚看到fruitarian转
的\"慎重选择博士后(或博士生)导师\",里面说的几大压榨法讲得太贴切了, 猜想原作
者定非常人, 虽在好老板实验室却能洞悉身外兄弟姐妹处境. 若是大家都上来交流信息
学弟学妹可免误入歧途,有些变态实验室也就少害点人了.

回想刚来到美国去了NIH碰到一撒克逊怪人Mark Mayer, 第一个星期就催着做实验, 我
说要看看文献设计下实验, 结果周五发EMAIL严词质问为什么不马上做,吓的鸡飞狗跳周
末两天把实验赶上.之后此人连连发难,事无巨细统统要按他的方式执行,譬如一周至少
工作50小时,离开实验室20分钟要汇报, 每月轮到一次组会做幻灯外还要写书面报告完
全按照Paper的形式, 让习惯了国内导师温婉风格的我惊慌失措,加上语言障碍更是关系
恶化, 一个月后老头明告我他花钱雇我是BUSINESS,再不适应就可以考虑换实验室了. 
我向他解释刚来美国需要半年一年的时间熟悉各方面事情,总算争取到一段平静,但是很
快此人变得越来越暴燥, 三个月后开始给我上黑名单细数我鸡毛蒜皮疏忽失误的事情,
比如大组组会没有开(其实根本没人告诉我).换实验室的话题一再提起, 半年后更是直
接告诉说\"I am expecting you to leave!\" 其间种种刁难举动早为旁人目睹. 一年后
我终于离开这个实验室, 老头送我句话\" I will not hire you if I knew this\". 就
是三年以后恨意犹存,在我申请J豁免是不愿出具同意信.

一是想说这个MARK MAYER在我去他实验室之前早已臭名昭著,他的实验室就是他的王国,
此人脾气暴厉极难容人,能幸存的多是牛人.记得我第一天去所秘书报到我问当时的身份
在NIH能呆多久,秘书回答我\"if you can survive in mark\'s lab we can extend your
appointment for another two year\". 但是NIH可以说是所有ACDEMIA里监管最严的地
方,特别是对雇主平等对待雇员方面.为了应对这些政策, 此人变态到写黑名单, 使用各
种手段边缘化他想赶走的人. 不相信你去看看他的文章不少著者就是他自己, 他身为
SECTION CHIEF却是光杆司令根本没有小老板.

另想说的是我也并非特别无能, 现在一作5,6分的有三篇,10分的一篇, COAUTHOR的若干
,如果不是在他实验室浪费时间,或许还可多做点. 错就错在当时太天真,以为博后老板
还真的会TRAINING POSTDOC.


一言难尽,本来不想说的,怕大家笑我太窝囊. 我说的半年时间的适应是指大环境上的适
应特别是语言上,文化上的适应. 大概大家来美国多年已经忘记了刚开始两个月里心理
上的挣扎,或许很多人很幸运遇到NICE的老板能给予理解和支持. 但是此人人格上极其
不成熟,不能理解中国人刚来美国会遇到的困难.他显然对我有太高的预期,因为我博士
时候的文章还不错他招我时候没有ON-SITE甚至电话面试,我加入实验室后也没有耐心细
致的交代,发现我信心不足沟通上有困难后变得非常焦躁开始质疑我的QUALITY, 不时问
实验室其他人对我的看法.有一次我配溶液因为固体太多压住了搅拌子我用钢勺搅了几
下,他冲过来咆哮\"how can you use spatula? how were you trained? i would never
, ever see this again!\" 试想你刚到美国举目无亲被投放到这样HOSTILE的一个环境
里是什么样的心情. 

此后他赶走我的想法越发明显,我的第一大组组会他没有安排REHEARSAL,并在会上奚落
讥讽我.在其他人多的场合也经常借机让我难堪.到第六个月左右我当时的实验有些进展
想做个小文章再走,没料到他已经急不可待. 有一天我分子筛纯化蛋白一开始用了较大
流速柱子超压后程序停止,他揪住我问\"why did you set 0.5ml/min to run a column 
in 20% ethanol?\", 我说\"i\'m sorry, but i already set pressure limit first. it
didn\'t damage the column. i wanted to speed up the experiment\". 这变态又咆哮起来反复问我\"why you set such high 
flow-rate? why are you rushing?\" 我无语唯有摇头叹息, 他见我一时不回应他竟用手
掌在我眼前上下划了好几下.如果不是有NIH的严格规定,估计他当时肯定已经失控到要
动手打人的地步了.



2010-01-31 12:42:42

主题: 一个白条WSN的对话
一个白条WSN的对话

美国白人小伙,一路名校,化学出身,念了好几个鸡,最后是有鸡的皮挨着地,一上车
就给他的蜂蜜打电话,
然后就听到里面女人斯斯的哭泣,和WSN的安慰,女人说在也不想听他的欺骗,这一辈
子都每有什么指望,
男的说现在终于找到工作了,是什么chief director,在不要女的担心了。那是2003年,不知道他现
在这么样了,



2010-01-07 20:42:52

主题: 电脑丢了,LD火了 in motel
发信人: cella (cella), 信区: WaterWorld
标  题: 电脑丢了,LD火了
关键字: LD    火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7 15:36:42 2010, 美东)

电脑丢了,LD 很生气。看了LD两天的脸色。只好发文发泄一下。

送LD 回去的那天晚上,在外面订了个简单的quality inn. 两个星吧。 Check in之后
才知道是开放式的,电梯和楼梯都是在外面的,也就是说随便什么样的人都能够走到你
房间的门外。前台在另外的一个地方,还有两道门禁,后来才知道前台前几个星期才被
抢过。

开车累了,就没有去餐馆吃晚饭,在超市买了些东西,大包小包的提着, 我身上背着
自己的电脑,手里提着LD的电脑,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棉衣,LD 在后面跟着。开门的
时候, 我第一次没有打开,就把手里的电脑包放在了门口,腾出一只手去开门, 进
了门我就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地毯上,把肩上的电脑包放在床的另外一侧,然后就一下
子躺在了床上, 开了六个小时的车,累坏了。LD把东西收拾好,把买的水果放在冰箱
, 然后就去洗澡。因为想讨好一下LD (之前跟她发火了,嫌她买东西动作太慢)就
厚着脸皮一起去洗了。LD 果然很开心。 出来之后爬到床上准备拿出她的电脑看会儿
连续剧,才发现电脑不见了。在屋子里找了一会,没有找到。 又去前台问了一下,也
没有落在他们那里。仔细想了想, 我才记起是我把电脑放在房门口忘了拿进来了。之
后又去前台问,有没有人在我们之后check in 的, 被告知,整个一排房子,只有我
们隔壁有人住,而且她刚刚还出来到前台来拿东西。前台还告诉我们,那里住着一个黑
大妈,有好几个孩子,房子烧了,现在暂时住在这里。打电话过去,回答是没有看到任
何东西。虽然在意料之中,不过还是很失望。前台一直说很抱歉,听我的心烦。他们还
说,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这里经常发生入室抢劫,现在经济不好,人们都疯了,前一
段还有个小女孩被抢。后来我们又去隔壁问那个黑大妈。敲了很长时间的门,她才透过
玻璃机警地看看我们,她好像和我以前见到的黑人不太一样,要比一般的黑人黑很多。
说的什么也听不见,又过了几分钟,门开了一个很小的缝,我们问她有没有看到一个黑
色的包,她很生气的样子说前台已经打电话问过了,然后就关上了门。回到房间里,LD
第一句话就说以后再也不住旅馆了。然后就开始埋怨我把她的电脑弄丢了。这个电脑
是我不久前给她买的,她一直都很爱惜,我拿手摸摸屏幕她都跟我急。我开导她,不想
让她这么难过,说丢了就丢了,再买一个,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什么的,还说人家黑大
妈也不容易,房子都被烧了,要是她拿了我们的电脑也算对她的安慰之类的。谁知道我
越说她火越大,特别是最后一句刺激了她,说我一点也不难受,我根本不care她, 当
她的男人不合格,根本没有照顾好她,把她的电脑给弄丢了而我的没有丢…etc. 然后
LD蒙头便睡,还不准我开空调(外面零下好几度吧),说噪音太大睡不着, 我只好
关了空调。后来我打开电脑想上网给她看看电脑,她又一把夺了过去,说影响她睡觉,
我反驳了几句,她马上坐起来要跟我吵架。我一看不对劲,马上蜷缩成一团,蒙上被子
就睡。夜里梦见自己去找那个黑女人了,把电脑要了回来。

第二天LD 一天也没有跟我说几句话,晚上去沃尔玛看电脑的时候我就随便骂了那个黑
女人几句,谁知道LD 一下子喜笑颜开,说我终于转变态度,跟她站到同一个阵营,开
始关心她了。搞得我开始莫名其妙的,然后才恍然大悟――要是我昨天晚上就开始骂那
个黑女人该多好呀。



2010-01-05 14:13:26

主题: NEJM vs CNS
发信人: microyu (yu),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生物海归好去处:被大家遗忘的角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0 15:01:17 2009, 美东)

医院里不应该做那种很基础的科研。做就应该是临床科研。发sci就发临床杂志。NEJM
,lancet之类比 CNS只高不低。国内医院能做到发 sci临床杂志的感觉还不多。钟南山那
个大课题前阵发篇lancet,得了60万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