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闲聊
作者: desmond
域名: blog.mitbbs.com/desmond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1201000000 ~ 20150101000000


2014-12-26 17:06:07

主题: The Interview: 恶搞的主旋律洗脑片(4/10) (剧透)
很喜欢恶搞片(Parody),那种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感觉。更
重要
的是,恶搞片把所谓的一本正经严肃面具无情的撕了下来,让它们赤裸裸地暴露在
光天
化日之下。比如,《南方公园》几乎每一集都是对一种流行的社会现象恶搞(感恩
节抢
购,苹果产品的狂热,美国的胖子福利现象等等),却精准地做出了肢解和批判,
让人
过目难忘。又比如,Seth Rogen和Goldberg的处女作电影《世界末日》,对于末
日危机
的恶搞显示出宗教,同性恋和大麻文化的方方面面,以及人性中被“正常”的社会秩

遮蔽的一面。

可惜,Rogen和Goldberg的第二部恶搞电影《采访》退步了很多,主要原因在于恶
搞影
片后部变成了主旋律洗脑的催化剂,隐藏在无数笑料之下的其实就是老套的美式宣
传。
如果电影在前三分之一的地方还有着对于媒体操控和showbiz的嘲讽,在后三分之
二就
是用一种恶搞的形式图像化了美国主流媒体对于敌对国家妖魔化的宣传口径。

James Franco虽然在电影前三分之一表演过火(不管电视上还是生活中几乎每一个
动作
都要作出夸张的样子,很不自然),却以内行的身份嘲讽了大众媒体的本质。比如
媒体
的首要任务并不是还原真实,而是"give them what they want”, 而普通观众喜
欢的
是什么呢?他们喜欢的就是八卦爆料隐私,喜欢 "McConaughey (Interstellar
的男主
)goat fucking",喜欢 “shit on their face"。对媒体操控本质的揭露虽然并
不新
颖(电影Network,The Player早已有之),却是一种可贵的试图深入本质的态
度。

但是,自从刺杀金正恩的政治任务被接受,敌我对立模式一旦打开,人物塑造突然
变得
扁平单一,简单得不可思议。比如,两个媒体老江湖莫名其妙地接受了刺杀政治任
务,
但James因为金正恩说了几句心理话给他,就准备放弃刺杀(美国人的善良本性),

后来因为发现了杂货店的几个假水果,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这样的反反复复来

太过廉价简单,媒体老油条难道就因为几句话几个假水果三观就完全转变了?再看
金正
恩,从在采访中的义正言辞到因为James说了几句回忆过去的话唱了一首歌,就流泪

能自控,最后失控到拉裤子?虽然说对于恶搞片合理性的要求可以放宽,但是这样
的人
物处理过于简单,基本上是为了合乎政治正确性而扭曲强加的处理,而非合乎人物
性格
自然的发展。

对于朝鲜女秘书的刻画更加因为需要符合主旋律的要求而脸谱化。美国人到了妖魔
国家
并不是要刺杀,而重要的是完成救赎,发动政变。“西方”代表的是自由,性解放和

权,而其他敌对国家的政治压迫,饥饿,就连女人的性压抑也需要西方才能解放。
在电
影中,Seth不仅仅释放了朝鲜女秘书压抑的性饥渴(use your big fat 
American 
teeth!),也释放了她政变的决心。最后,政变成功,美国人津津乐道地看电视上 
"
Liberating North Korea"正准备民主选举,女秘书(那时估计已经是重要领导人
了)
讲话的新闻。而Seth在回国之前居然可怜兮兮地说 “是她利用了我。”这与美国最

的颜色革命的套路多么类似,不用一兵一卒,通过媒体,facebook和camera就完成
了政
变,美其名曰,是他们国家自己的人民觉醒了革命,和我们无关。。。虽然每个人
都知
道是怎么回事。

总之,最近的网络黑客风波,停映风波和奥巴马的力挺让场外因素影响了电影《采
访》
正常的评判(IMDB居然曾经高达9.9),但就电影本身而言,《采访》虽然保持了
Rogen
和Goldberg的恶搞风格,但由于电影在后半部分过于贴近于主旋律宣传而丧失了恶
搞的
批判力,人物塑造也因此变得简单扁平而脸谱化,诸多笑料也因为失去了真实的土
壤而
变得生硬做作。是一部并不成功的电影。



2014-12-03 01:04:39

主题: Interstellar: 硬科幻外衣下的陈腐内核 (5.5/10)
5.5/10 
   
  电影的技术方面做得很好,无须多讲。 
     
  但就内容方面,电影可以做得更好的。对于岁月流逝产生的痛苦是人无可回避的
anxiety,也是海德格尔式的终极痛苦。 最让人思考的一幕是父亲面对和自己年岁相当的
儿子女儿,以及后来比自己“老得多”的女儿的时候,是如何思考人生和伦理上的问题的。可
惜电影除了奉献了几场哭戏之外并没有深层次展开。 
     
  电影的野心很大,搭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架子,不厌其烦地解释天体物理学原理。当然,
忠实于科学是很好的(电影的顾问和制片人之一是有名的物理学家Kip Thorne,还专门写
了一本大部头书The Science of Interstellar),但是,电影并不能等同于大学物理
系的seminar。要更真实地探究科学,还不如直接去上课,因为纯粹的科学来说是没有意识
形态掺杂的。但电影却有。揭开这个物理学的架子,电影的内核只是极其保守的family 
value和廉价的牺牲精神。 
   
  本质来说,Interstellar和陈腐的的2012等数不清的灾难片或是Argo没有什么不
同,都是预设一个异在的Other(不管是外太空,灾难,世界末日,或是伊朗人,本质是一
样的“敌人”),然后通过努力,爱,牺牲或是战争克服这个Other,从而回归意识形态所要
求的“正常”生活,满足于自己被社会规训的身份。这个“身份”(identity)在哲学上也被
称作同一性。比如说,有一间房,几条狗遛遛,自己小孩和邻居小孩欢乐地打棒球就是美国
意识形态要求所有人努力而能达成的同一的“中产标准生活”了吧。电影末尾,男主人公看
到“小孩打棒球”,各家各户安居乐业的社会景象(更准确地说:幻象),果然心满意足地笑
了。在社会“安定团结”以后,男主才想着去拯救被遗忘在另一个星球上的女主,并不费吹灰
之力地拿到了严密看守的飞船(男人太强大了)。最终结局: nothing is left over, 
everybody is happy。这些意识形态陈腐和保守的核心内容在“硬科幻”的光环下完全被
遮掩了。 
   
  相反,电影对于如何造成这种人类生存危机和世界末日的原因并没有更多的质疑,这是
政府职能的问题还是社会体制的问题?或是人类贪婪的本性造成的环境破坏污染的问题?电
影对这一本源是语焉不详,一笔带过的。最后通过爱和牺牲,通过情节剧和巧合的方式来解
决这一科学难题的途径也是廉价和不让人信服的。 
   
  电影对于性别位置的安排也是保守陈旧的。男性中心秩序井然。女儿总是等待着爸爸回
归,女人总是等待着男人去救赎。男性英雄角色却可以自由活动,充分展示其强大的自由意
志和行动力。而女性只能“被抛弃”,漫长地等待和被救赎。男性英雄通过“为了大我”或
是“牺牲自己”的名号抛弃了女儿,抛弃了女人,但牺牲本身也是主动的行为,况且在观众知
道男主永远不会死的前提下,这样安排的牺牲是虚假和做作的。 
     
  Nolan放弃了自己原先的特长:叙事中的不断创新(如同Memento和Inception),而
走入了James Cameron一样的缺乏叙事创新,社会批判精神和哲学思考的道路。作为一个商
业片导演当然没问题,但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他的电影也将沦为和《蜘蛛侠》或者《哈利波
特》类似的电影。人们会去看这些电影,票房也会不错,但是他却无法企及电影致敬的
Kubrick导演的高度,无法像《2001太空漫步》一样对人类的命运和存在提出更多的思考。 
   
   
  补充关于性别问题。首先有功并不代表女性不是“被动”的。家庭妇女承担了家里大部分
家务照顾孩子的责任,功劳也很大,但在主流意识形态中,她们的地位却是“被动”的。电影
中也暗含了这种“女人再有功劳也是男人的功劳”这样的意思。关键事件initialize的都是
男主:如果没有他发送了关键的信息,女儿很难取得这样的功绩。如果不是他“主动牺牲”,
女主也不会“被抛弃”到另一个星球上去。我不是说女主一定在电影中主观希望男主来救她。
但是从电影实际叙事来看,男主英勇地找到了飞船,然后镜头切到女主孤独等待巴望的申
请,最后一个镜头反切到天空,远处隐隐约约有飞船浮动的样子(实际上到底天空有没有飞
船并不重要,因为观众自然会联系到前一个段落男主拿到了飞船),这样镜头段落的安排,
会给观众一种“女人啊,再厉害最后还是要靠男人”这样的观感。当然这并没有好坏之分,我
只是觉得比较保守和主旋律,如果女性都有这样的想法的话,男权社会的统治倒反而比较稳
定。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