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Tianzi的博客
作者: Tianzi
域名: blog.mitbbs.com/Tianzi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60801000000 ~ 20160901000000


2016-08-03 09:48:31

主题: [好文转帖]在中国怎样看穿一个人
原创  许锡良 2016-08-01 

为人处世,识人最难,但是也不是没有道道可循。比如在中国测试一个人,只要观察他
对毛孔两个历史人物的态度便知其为人秉性。凡尊孔之人,如果不是学识上的欠缺而遭
受蒙蔽的话,大多是有浓厚的威权和奴性情结的,拜大圣至圣的目的,是有朝一日自己
成为次圣、小圣,大大小小的圣人,构成一个传统的专制金字塔社会。尊孔读经者常常
代表中国特权利益集团,主要是以官为本,权力掠夺。所以老子说:“圣人不仁,以百
姓为刍狗”,庄子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远离孔儒圣人徒,是一个人安全的保障。崇拜毛的人,多崇尚暴力掠夺,多是被孔儒掠
夺之后激起反抗的底层暴民,他们无力自主,只盼望着毛一样有力量的人为他们作主,
失败则为寇,成功了则为王。用不了多久就会由崇拜毛,转而演变成崇拜孔,甚至毛孔
一起崇拜,也就是权力与暴力结合起来,对另一些尚在毛孔之外的人进行掠夺。毛孔二
者发展到一定时期会联手合作,并渐渐合二为一。对孔的态度可检验智商,对毛的态度
可检验良知。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是一个中国人,就脱不出毛为横座标,孔为纵座标
的座标系中的位置。



用活着的生命去证明

作为一个人,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文字其实只是生命活过的痕迹,思考的余絮。每天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大脑还能用,耳朵还能听,眼睛还能看,就要求自己赶紧活着。活
着就要记下自己的所思所感,所见所闻,要想不被圣人代言,自己活着的时候就要及时
记下当时的感想与见闻。要知道多少年后的中国历史又是面目全非,后人无从了解。如
果个人能记下一些真实的见闻和切实的感想,后人多少会有点真实的一手材料。要知道
在中国圣人、圣徒、圣崽、圣孙们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篡改历史事实,毁灭
真相。孔子当年作《春秋》令乱臣贼子惧,其实就是篡改了鲁国历史,开了一个极坏的
头……



中国人拜了几千年的祖宗,为什么乱了几千年?

有儒家学者撰文说,中国人不敬拜祖宗,社会就会乱,可历史事实却是:敬拜了几千年
祖宗的中国人也乱了几千年,可见拜祖宗不是治理良方。事实上我们崇拜的不少祖宗本
身就一直在打打杀杀、坑蒙拐骗、蝇营狗苟中混日子。孔子时代就是战乱纷飞的,而且
孔子自己也乱杀无辜。其实祖宗也是各色人员不一的一群人,有的其实是贪赃枉法、罪
恶滔天,有的欺名盗世,滥杀无辜,泼皮无赖一个,有的苟且偷生,得过且过,像猪一
样吃喝一生了结,当然也有的为民造福、为民请命,一身正气,留下清白在人间……

这些人后来都成了祖宗,岂能一概而论?如果不出意外,500年后我们也将会是祖宗,
是否值得后人怀念和敬仰,就看自己的所作所为了,不能因为是祖宗了,都要后人无条
件敬拜。事实上,敬拜祖宗的社会会不得安宁,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祖宗,都说自己
的祖宗好,别人的祖宗坏,所以祖宗在阴间就要干仗了。

活着的子孙后代也不得安宁,过得好的自然是托了祖宗的福,祖坟冒了青烟的结果,过
得不好的人只有骂你的祖宗:“他妈的”了。必须先污染你祖宗的血缘,让你家的祖坟
不再冒青烟,才能从根本上打倒对手,因此国骂“他妈的”才在中华大地流传数千年。
只有敬神的国度,人们才会有公认的规则与共同的底线,人们无论对祖先还是活人,还
是对后世来人,都以人性标准待之,而不是成王败寇那一套……



鲁迅的深刻之处主要体现在他的文字总能穿越时空看到了中国文化基因的弱点

这篇《准风月谈》前记说明:一是真切记载了一个作者的真实体验――民国绝没有言论
自由,正如1949年到1999年的台湾没有言论自由一样。民国的许多异议文字问世是用鲜
血与性命换来的,有些是靠在地方军阀割据势力保护下出来的,言论多样化缘于全国政
令还不统一,到政令统一的台湾时,老蒋也就毫不客气,该坐牢的坐牢,该杀头的杀头
……一样也不落下。

二是穿越时空说明孔子杀少正卯早已经是中国儒家文化的基因,用儒文化统治中国,言
论不自由,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有些人一方面尊孔崇儒,拜至圣先师,一方面又
嚷嚷要言论自由,就不知道少正卯因何而死――他不就是被孔子用思想言论罪杀死的吗
?鲁迅先生眼光独特,一眼洞穿两千多年中国传统文化的迷雾。

在中国,不论是什么人,什么党派执政,只要中国是儒文化统治,那么两千多年前的历
史就还会再现,官如此,民亦如此,一切历史,都是中国的当代史。



动机推测不是正常的学术批评

有时看到一些批评语言,感觉理性不足,愤怒有余,压根不是来讲理的。比如:“我看
你是别有用心!”、“你这样恶毒攻击……”、“你是居心叵测”……说来说去就是动
机论、诛心论,其实是典型的“文革”语言,放着事实真相与逻辑规则不顾,直接瞄准
人家的动机说事。要知道我们讨论问题其实主要是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对方提供
的关于事实真相的材料是否是真的,即事实认定;二是这些事实如果为真,则推出的结
论、作出的判断其逻辑推理过程是否正确。

如果从这两个方面讨论,就是学术批评,思想争鸣,如果去诛心、查动机、问立场,则
是站队,搞帮派,与学术问题无关了。一个学者当以理服人,用逻辑的严密性与证据的
确凿性来让人服气,而不是借政治强权、人多势众、权威等压服人。对于一个只服从真
理的人来说,事实真相与逻辑的力量远胜过千军万马。请用文明而不是暴力来征服我……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