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博客 - 未名空间
当前在线人数7338
首页 - 博客首页 - Melody_in_the_Wind [博客首页] [博客论坛] [博客搜索]
欢迎访问Pachelbel的博客 - Melody_in_the_Wind
[收藏该博客]
随便写写,诗文皆为抒发情感,相互逗乐
作者介绍
Pachelbel
上站次数:1743
经验值 :[13941](元始天尊)
表现值 :[58](优等生)
创建博客时间:2011-01-15
共发表日志: 51篇
栏目分类
杂想
情感
朋友赠文赠诗
小说
每月档案
2019年09月 2019年8月
2019年7月 2019年6月
2019年5月 2019年4月
2019年3月 2019年2月
2019年1月 2018年12月
2018年11月 2018年10月
2018年9月 2018年8月
2018年7月 2018年6月
2018年5月 2018年4月
2018年3月 2018年2月
2018年1月 2017年12月
2017年11月 2017年10月
2017年9月 2017年8月
2017年7月 2017年6月
2017年5月 2017年4月
2017年3月 2017年2月
2017年1月 2016年12月
2016年11月 2016年10月
2016年9月 2016年8月
2016年7月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2016年3月 2016年2月
2016年1月 2015年12月
2015年11月 2015年10月
2015年9月 2015年8月
2015年7月 2015年6月
2015年5月 2015年4月
2015年3月 2015年2月
2015年1月 2014年12月
2014年11月 2014年10月
2014年9月 2014年8月
2014年7月 2014年6月
2014年5月 2014年4月
2014年3月 2014年2月
2014年1月 2013年12月
2013年11月 2013年10月
2013年9月 2013年8月
2013年7月 2013年6月
2013年5月 2013年4月
2013年3月 2013年2月
2013年1月 2012年12月
2012年11月 2012年10月
2012年9月 2012年8月
2012年7月 2012年6月
2012年5月 2012年4月
2012年3月 2012年2月
2012年1月 2011年12月
2011年11月 2011年10月
2011年9月 2011年8月
2011年7月 2011年6月
2011年5月 2011年4月
2011年3月 2011年2月
2011年1月
友情链接
XML
[1 2 3 4 5 6 ]
 
2011-05-13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情伤(十一)

想到城的背叛,我有时在想,要么和Scott在一起好了:他是个好人,对我也挺好的,而且在很多方面都能帮我。但有时女人就是心软,念旧情,或者换句话说,比较傻。正如《第一炉香》里乔琪笑道:“你也用不着我来编谎给你听。你自己会哄自己。总有一天,你不得不承认我是多么可鄙的一个人。那时候,你也要懊悔你为我付出这许多!”薇龙笑道,“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

女人之所以是感情里的弱者,是因为她们的内心更敏感和脆弱。《2046》里的章子怡和梁朝伟赌气,比赛般的往家里带陌生的性伴侣,较着劲看谁的声音更大。可是有用吗?最后心里在意的,撑不住的还是女人。当章子怡狠狠地甩出一叠钞票对着梁朝伟说,“算我嫖你时”,已经默认了在这种感情的游戏中,自己就是失败者。

有一次Scott送我回家的时候,下车的时候,他牵了一下我的手,我本能地马上挣脱开了。那一刻,我很清楚自己的感情了,我心里根本没法接受他,哪怕城背叛了我,我还是要等他回来。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5-13 19:47:41  |  浏览[915]  |  评论[0]
 
2011-05-13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情伤(十)

(十)

我不知道在那个夏天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挣扎了很久,要不要问他。但我知道无论事实如何,他的答案肯定是没有。那样我何必还要问呢,只要他回来就好了。虽然是这样想,心里也未免凉嗖嗖的。Trust is a fragile thing—easy to break and hard to repair,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还那么毫无保留地对他。

一个人的时候,有时会胡思乱想此刻他们是不是在一起,想到他可能得背叛,我就很心痛。我只能跟自己说,是我多心了。或者他们就是纯粹的同学聚旧,别无其他。有时装傻未必不好,太敏锐的话,无论是开心,还是难过都会被放大,内心不容易平静。但装出来的傻,并不意味着自己真的不知道,感觉不到,只是压抑住而已。被压抑的情绪最终都会以某种形式发泄出来。

那个暑假我之所以没回国是因为老师给我介绍了一份实习。是在local的Federal Reserve做summer intern。虽然实习生一般都是做dirty job,简单枯燥无味,但是对于一个本科生来说,在Fed实习也是很好的机会。主要就是给研究部的一个economist打下手。他是个中国人,刚博士毕业一年,戴着副眼镜,有点严肃。

商学院毕业的中国人有两个“臭名昭著”的特点:一是喜欢用英文名,二是喜欢name dropping。他两者都具备了。大家都叫他Scott,虽然他来美国也就六年,英文还不算很流利,但网页,名片一律都用英文名。有时中午我们会一起在楼里的餐厅是午餐。他的话题围绕他毕业的那家藤校,要么就是他跟哈佛,MIT合作的一些项目,或是什么时候跟某big name吃饭了。就连自己是某个fraternity的会员他都要炫耀一番,然后跟我说入会可不容易哦,都是受邀请才能加入。甚至连自己十几年前参加的数学物理竞赛也要拿出来讲。听他说话我常常不自觉地走神,觉得索然无味。

他出身在中国农村,靠着聪明勤奋和一点运气考上了中国最好的大学,又拿了奖学金在美国名校读了博士,内心却还是有点心虚自卑。哪怕在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实习生面前,他还不忘炫耀,寻求优越感。

因为我那时还不懂SAS,能帮上忙的不多,只是帮忙整理文献和收集数据。他主动给了我一些资料,手把手教我SAS,慢慢地我们就熟悉起来了。有时他会约我一起吃晚饭,虽然我觉得他很唐僧,总是说一些无聊的话题,但鉴于他是个好人,还是我上司,我一般也不拒绝。他知道我有男友,却还时不时试探性地说“我认识 xx学校的系主任,可以推荐你过去读博士。只是可惜你不是我女朋友”。他还总有意无意地问起我家里的情况,父母做什么工作,什么级别,多少房子之类的。

小时候看张爱玲的《倾城之恋》,看不懂里面的男女之间的算计和角力,现在终于在现实里体会到了。成熟的人考虑一段感情的时候,着眼的都是很“实惠”的因素。而我之前经历的感情更多的是本能的激情和迷恋。

虽然我有点不屑于这么实惠的感情,但由物质依靠而生的感情,就一定比由孤独绝望所产生的感情,或者是灵魂的共鸣所产生的感情要卑贱吗?你看不起前者的时候,说不定他们还在笑你傻,浪费了青春,还没有得到任何实惠。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5-13 19:47:02  |  浏览[1091]  |  评论[0]
 
2011-05-10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情伤(九)

在机场送走他的时候,我拉着他的手,一个劲地掉眼泪。他用手指轻轻地抹去我的泪水,刮一下我的鼻子,说,“傻瓜,我过两个月就回来了。”我说,“那我一会回去就给你写email,等你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的email就已经在信箱等你了。”他狠狠地抱了我一下,“这小傻瓜真粘人。”

其实他说得对,我不应该那么粘,有时两个人应该留有空间。不应该走得太近,近得没有缝隙,把一切都看得那么真切。

我回到家以后,就给他写了email,算着他可能回到家的时间。等了两天,也没等到回信。我忍不住就去登陆他的邮箱,看看他读了我的信没。我们在一起后,他把一切网上的账户密码都改成了我名字的缩写+我的生日,但我没怎么登陆过他的账户,除了有时在网上买东西,懒得注册,偶尔会用他的账户来买。

登陆了他的邮箱,发现我的信还是未读,有点失望。我估摸着可能他难得回去一次,应酬可能很多,来不及查邮件。有点落寞,有点无聊,我就翻了一下他的邮件。突然发现有一封信的题目是“等你回来”,我的心有点颤动。发信人是Amy Chen,很显然是个女孩的名字。我忍不住点进去看了一下。洋洋洒洒很长的一封信,写了等他回去以后,她要带他去哪里玩,还回忆了很多过去在一起的事情。那一刻,我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手有点抖,我在他的邮箱里搜Amy Chen这个名字,搜出他们所有的信。其实他们一直断断续续都有信件来往,好几个月了。她是他17岁时的初恋,现在在国内工作。他跟她分享身边各种事情,唯独没有提过我。唯一可能指的是我的一句话是,“这么多年来,你是唯一让我心动,心痛的女孩。在你以后交往的女孩都只是浮云。”

我的世界似乎瞬间倒塌了。不可抑制地哭了一场。他是我最珍爱的人,我只是他的“浮云”。他在我面前叫我“宝贝”,在另一个女孩面前称我“浮云”。把一个那么爱他,为他付出这么多的女孩称为“浮云”,就仅仅为了讨好初恋吗?或许人性就是这样,正如张爱玲说的,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感情不是种瓜得瓜,一份耕耘一分收获的。有时你越对他好,他越不在乎你。正如选举的时候,要讨好的是中间选民,而不是自己稳抓在手的票数。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5-10 09:48:37  |  浏览[2052]  |  评论[0]
 
2011-05-05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月色(二)

我天性胆小,不善言辞,缺乏化眼神为唠嗑,直接冲上去倾诉仰慕之情的勇气。我决定先给月色写封信。虽然我们都有可能在战场上被吓成痴呆,但在出发前的决心书里,我们都将是十足的勇士。况且,写信还可以铺垫出一个好的氛围,让一个烂演员流出真挚而完美的眼泪。我提笔开写有生以来的第一封情书:“亲爱的月色。。。”

“。。。如果我的冒昧让你不安,我表示由衷的歉意。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喜欢看你,我也曾试图在别的女孩儿身上寻求答案。然而,那只是加深了我看到你时醉心的感觉。。。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罪恶,我愿意接受任何方式的惩罚,只要这惩罚是你所首肯的。。。能在万千人潮中遇到你,谁又能说不是一种冥冥中的约定呢?!虽然我卑微,不敢奢望你的垂爱。但请怜悯我脆弱的灵魂,让我恬补在你的朋友之列。我想做月色的朋友,一定很酷很拽。。。”。

我去书店买了一本崭新的《诗史》,又在诸如“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不惜歌者苦,但悲知音稀”等等情诗旁边,用色彩笔做了标记。而对于“碧玉破瓜时”之类的淫辞艳赋,虽然我多看了好几遍,却没敢贸然下笔。我把情书折叠好,装入信封,夹在书里。我在一处会碰到月色的地方静候她的出现。此处环境优雅,有一排排的细长树木,郁郁葱葱,树木间,曲径通幽,可以让我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消失。月色说话嗲嗲的,很温柔的女孩儿,在大庭广众之下,应该不会让我太过难堪。

我心下忐忑不安,边等边胡思乱想。月色和她的伙伴儿如期而至,依然是一路嬉笑着说着话,时不时还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对方。我默默地注视着她一步步走近,又将一步步走远。我疾步上前,腿肚子竟然有些哆嗦,我说:嘿,同学,你东西掉了。她似乎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大眼睛警惕地看着我,我把诗史交给她,她下意识地接了过去。不等她明白过味儿来,我转身,跳过低矮的篱墙,迅速拐向小径另一端,逃离作案现场。

隔天,当我再次看到她们时,很令人沮丧,她似乎又忘掉了我是谁,说说笑笑就过去了,完全忽略我期待的目光。我想要冲杀上前的豪情随着她们的背影越变越小,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悲愤不已,对女人的记性表示严重不屑,怪不得科学巨匠里男人居多,才刚“捡”到她们的书,这就忘的干干净净。

郁闷之下,我陆陆续续又写了好几封信。每一次我都把信夹在一本新买的书里,有时下流行的爱情小说,《月色撩人》;有剖析情感的哲学小本本,《形而上的爱情》;也有探寻情感世界与宇宙本原关系的著作,《情感大爆炸--论宇宙形成的情爱基础》。我圈点一些自己有所感悟的章节,在信里极尽悲伤惆怅之能事,表达我的灵魂为她美丽的容颜而失神憔悴。不过,我不敢贸然贡献出自己的身躯,哪怕仅仅是两片嘴唇。

每一次看到我又帮她“捡”回来一本书,她的伙伴儿就开始挤眉弄眼,咬着月色的耳朵嘀嘀咕咕。月色微笑着,羞涩而矜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到后来,她的伙伴儿直走上前,也不多话,接过我手里的书,走回去再递给她。然后,在我目光的洗礼下,两个人渐行渐远。

我为自己的懦弱痛心疾首。我在私下里演习了一下如何上前搭讪说话,
“同学你好,可以和你说句话吗?”
“什么事?”
“你知道我很喜欢你,咱们做朋友可以吗?”
“哦。。。好的呀。”她欢呼雀跃。

呵呵,跟女孩子套近乎,似乎是一门可以遗传的高深学问。很遗憾我先天不足,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勇气总是在最后时刻躲藏起来。不过,我的自怨自艾并没有影响我对月色的图谋,我知道我只是需要点儿时间,任何问题都有解决之道。

那天晚上同宿舍几个人一起围着桌子闷头吃饭。九泉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喂,你一个人在那里傻笑什么呀。小余接过话茬说:都他妈的笑了好几天了。橙子头都没抬,继续扒拉着他的大碗:靠,都什么眼神,他小子都单相思好几个月了。我有些窘迫,马上反击说:瞎扯蛋,相思谁啊?!橙子抬起头,鄙弃地看着我:靠,你天天去站岗,以为我不知道啊?!九泉一下子来了精神:真有这回事?是哪个妞啊?。。。快,你把袜子脱了,让我瞅瞅。

九泉有一怪癖,喜好相脚,据说还是祖传密法。大到公母,小到样貌,一只脚,惊鸿一瞥,结果便了然于胸。不过,自从上次误看芙蓉的脚丫却惊为天人后,信誉和技术一并破产。我被九泉逼迫不过,只好脱掉袜子。九泉装模作样看了看,用鼻子嗅了嗅,沉吟良久,然后惋惜地说:兄弟,你底气不足啊。

第二天,我没有再去“捡”书。我在老地方等着月色和她的伙伴。当她们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时,我快步迎了上去,心扑通扑通大跳着,我对月色说:月色,我可以和你说几句话吗?我似乎受到了惊吓,声音都有点儿发抖变调了。月色的脸上飞起一丝红晕,她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她说:好的呀。她的伙伴儿一脸坏笑地对她说:月色,那我先走了。月色很平静地回答说:好的,小幽,回头见。

我们转到旁边的小路上,一时之间我不知该如何开口。月色看了我一眼,说:谢谢你送书给我看。。。你的信写的也挺好的。我赶紧说:没有,胡乱说的,写得不好。说完我就想给自己一个嘴巴。我们同时张开嘴想说话,又同时收住,两个人都转头看着前方的空气。

我偷偷出了一口气,定定神,目光重新聚焦到月色脸上,我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月色,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5-05 20:20:37  |  浏览[1029]  |  评论[0]
 
2011-05-05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月色(一)

那还是开学第一周,我对周围的一切还在熟悉过程中。学校很大,各个教学楼群散落在这边那边,很容易迷路。每一次去上课,我都要对着校园地图看一看,确定前后奔波的最佳线路。而上下课间,所碰到的也都是些同样好奇新鲜的面孔,你来我往。刚刚开学,没有繁重的课业闹心,每个人都显得很开心的样子。

那天,我上完军事理论课,收拾好东西,再一次打开地图,一边确定要去的方位,一边快速往门口走去。就在要出门的一刹那,一个女孩子快速从外边悄没声地窜进来。我们显然都没想到对方会出现,差点儿来个正碰,于是赶快向旁边闪去,很可惜我们闪向了同一边,结果还是义无反顾地倒向对方的怀抱。她踉跄着想要站稳脚跟,却大有倾国倾城下倒头膜拜之势。我赶紧伸出手,将她稳稳扶住。我们尴尬地笑了笑,迅即分开。

我走出教室,才恍忽意识到,那其实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她似乎穿着一件白底淡绿碎花裙,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秀发乌黑卷曲,垂洒在胸前,脸蛋儿清丽,皮肤洁白色;一惊之下,眼睛大睁着,显得特别的可爱而调皮。我回味着刚才抬手间搀扶的一丝丝记忆,似乎还有些许女孩儿的芳香留在手上,心里美滋滋的。

再次见到她是在去上高等代数的时侯。这一次我们换了个位置,我要进去,她要出来。显然,我上次的英雄救美没有给她留下任何记忆。她和她的伙伴们嬉笑着,很快消失在楼门外,完全忽略了有一双小眼睛默默地注视着她。

之后,我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她,而她总是和伙伴们打打闹闹而去。偶尔相互还要摸几下,便听到她撒娇般地叫着:不要啦。声音嗲的要死,不过,真的挺好听的。她习惯性忽略我寻觅的目光,视我为无物。反倒是她旁边的一个女孩儿,偶尔会瞥我一眼。我对她的健忘心里很不满,于是隔天再见,便稍稍靠近些,目光聚焦,做一动不动状。如是者再三,终于有一天她身边那个女孩忍不住了,当我再一次明目张胆偷窥时,她偷偷推了推大眼睛美女。然而,她貌似不明就里,依然目不斜视地去了。

这个世界上本没有萎缩男,美女们的记性太差,才让娃们越来越萎缩。我生性腼腆,跟女孩子说话很容易就脸红了。可是因为一次不经意的碰撞,一次下意识的搀扶,让我觉得她应该还记得我,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决定继续唤起她似乎已然消失的记忆。我对她每天在哪里哪个时刻出没了如指掌,我站在最佳做战点上,默默地注视着她,耐心地等着她想起我的那一刻。就这样,在每一天里,我们重复着同一个故事。哦,不,故事其实是一个成长中的娃,一天天都在慢慢改变。她开始不再和同学嬉笑,总是低着头从我面前匆匆而过;她后来抬起了头,一脸的冷静和不屑,从我面前昂然而过;最后,她又开始和同学嬉笑,而且,她总是叽叽喳喳嗲嗲地说着话,从我面前欢快地飘过。

一晃几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我想我们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倘若我正好有事不能去看她,下一次再见时,她会显得格外的活泼,和同学打打闹闹,四周围都给她们感染的欢乐无比。但是,她的目光从来没有偏离出轨道过,我依然在视野之外。不过,很快就有了一次机会,让她终于不得不承认我就在眼前。

那一天,我去自习,正好发现她和她的伴儿在某个教室里边。我便进去坐到她们身后。我想她们“看”到了我,因为她打了她一下,她迅速打还,却都没有说话。我假装学习了一会儿,便出去在走廊里蹓跶,时不时透过门玻璃,继续看她。她写了一会儿作业,她开始看书,她站起来了,走到伴儿身边,两个人似乎在讨论什么。我突然脑子里灵光闪现,迸出个主意来。于是我快速走回教室,走到她的书桌旁,一屁股坐下来,然后双手抖着,翻开桌子上一本书的封页,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飞快地瞥了一眼,确定看的一真二切。然后,我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对不起,我搞错了。我站起来,假装没有看到她诧异的大眼睛投射来的无比吃惊的目光,一本正经地走回自己的地盘,稳稳坐下。

我重新翻开书,正襟危坐,认真地读起来,而书上满眼望去都只是两个字:

月色!

PS.朋友赠文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5-05 01:28:35  |  浏览[1969]  |  评论[0]
 
2011-04-17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她在何方

怀念着我心爱的那姑娘
拥抱她在春日里发飘荡
目光中柔情似水舞飞扬
任时间的笔描画绝世芳
我爱恋着她从此心迷茫
为情爱躲藏像孤雁彷徨
春去冬来等待四季回响
不改她模样宛若月之光
朝如青丝暮成雪我的伤
如潮思念随春风化成香


注:朋友赠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4-17 22:36:47  |  浏览[2448]  |  评论[1]
 
2011-04-17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征文】怀中的她

我怀中的她,像是四月份阳光,暖透了我的心房。看着她闪亮亮的眼睛,甜甜的微笑,我的心很温暖,很踏实。

虽然我知道,这只是我的幻想。我从未把她搂入怀中,懦弱的我,只能把思念酿成酒,独饮而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日以继夜地想,殚精竭虑地想着她。有时真的很奇妙,世界上这么多人,而我为何唯独对她钟情。对她的迷恋让我想起尼采《悲剧的诞生》里说的“痛苦与狂喜交织的非理性酒神状态”,让我想起尼采说的“艺术和审美是站在理智和道德的对面的”。这似乎让我为自己心灵的放纵找到合理的安慰。可其实我和她也就是我一个人空想出来的心灵关系,我甚至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我只知道自己纠缠在这种情欲中不能自拔。

可能这只是某种莫名其妙地来也将莫名其妙地消失的激情。她是我心目中美轮美奂的女神,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我的心痛。

这是我人生当中最怯懦的一段时期,对她的迷恋让我深深地感到自己的卑微。我向周围的人打听了尽量多的关于她的事情,默默地关心着她,支持着她。我知道也是仅有的我能做的,我敢做的事情而已。

我想某日能拥她入梦,却发现自己身在梦中,怀中的她却是这么真实,像是四月份阳光,暖透了我的心房。


注:某版征文,我以男性角度写的一篇文章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4-17 22:35:17  |  浏览[2419]  |  评论[1]
 
2011-04-14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读博士的人你真是伤不起啊

我当年一时想不开master毕业不去工作,还来读PHD啊!!!

就尼玛走上学术这条不归路了啊!!!

拿到offer的时候朋友说商学院好啊,人傻钱多啊,捣捣糨糊就毕业了!!!

发现被忽悠已经晚了啊!!!

你们都说商学院只要懂满嘴跑火车就可以了啊!!!

可那是MBA啊!!!

我这是天天都是model啊,data啊!!!!有木有的啊!!!

matlab学完了还有sas啊!!!

probability学完了还有time series啊!!!

经济里最难的计量课还要学三门啊!!!

数学统计学得比化学生物的同学多多了,还要被歧视是文科生啊!!!有木有的啊!!!

特么经济系的人哭天喊地的啥微观,计量,博弈论,统计系的啥概率,随机分析,实分析,我们特么通通都要学的啊!!!!

特么optimization我提都不想提啊!!!!!

跟统计系的PHD一起上课也就算了,居然还有已经拿了一个物理博士的人来和我们抢饭碗!!!

跟数学博士一起上实分析,老师居然还说成绩要curve,按比例给A!!!

老师指着那个啥Taylor series approsimation说,“这都是algebra,so simple,so straightforward啊!!!

拜托,老师您是普林斯顿的数学博士,俺是“文科生”!!!

每周上seminar都要讲paper啊!!!

每篇paper三五十页,一周要看三四篇啊!!!

连footnote都要看得仔仔细细,model都要尝试推导啊,万一被老师抽问了答不上真是伤不起啊!!!

学期末老师说眼动不如手动,光看paper不行,要replicate别人的paper,就是用别人的方法来重复别人的结果!!!有木有!!!

跟sas奋斗n小时,电脑都过劳死了,结果还跟作者完全不同!!!有木有!!!

老师还说,要写research proposal,至少十页纸啊!!!

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了个题目,放狗一搜,十年前就有n多人做过类似的了!!!

他们的research design还比我脑袋里的sophisticated n多倍啊!!!有木有!!!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啥人做过的topic,满怀希望地跑去找老师,老师说这个东东是
unpublishable的!!!

老师说,俺们聪明勤奋的colleague早在n年前把常见数据库能做的topic做得七七八八了,你们年轻人要勇于hand collect数据来做project!!!

你知道啥是hand collect吗?就是手动收集几百几千家公司的数据啊!!!手动的,有木有!!!

临近期末,要赶project,还要给那些小本,MBA批改作业,case study!!!有木有!!!

好不容易改完,email不断,个个找我argue要分了,说我改得太严,给分太少!!!

好不容易到了summer,老师说要么去给小本上课,没么暑假没钱!!!有木有!!!

小本们埋怨多多,连用excel算time value of money都学不会,还说我英文太烂,教得太差!!!有木有!!!

理工科的同学说,你们商学院真好混啊,大部分人一篇publication都没有就毕业了!!!

可是你知道俺们top journal审稿期都在一年以上,接受率都在10%以下吗!!!

什么,你说投稿到小杂志?老师说那是bad signal,宁可没pub,也不能让人一看就知道你水平烂!!!

怪不得PHD是permanent head damage,permanent的呀!!!

读博士的人你真是伤不起啊!!!还不如回家卖红薯!!!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4-14 23:26:15  |  浏览[1347]  |  评论[0]
 
2011-04-12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情伤(八)

他很忙,实验学科的性质决定了要投入大量的时间,无论你多聪明。他晚上也要做实验,我常跑到他实验室那陪他,听他讲他的实验,讲他最近在用放射性元素来标记什么蛋白质,讲他给老鼠打针打多了老鼠抑郁绝食。他时常抱怨,说自己当年考上清华的时候,生物系是全校最高分,说当年报纸上的“人类基因组计划”激起他的雄心壮志,一心要投入生命科学事业里,现在才发现这条路竞争很激烈,这个领域很多东西是无解的,人类的基因太复杂了,很多实验就是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不断地去尝试。他老板也很push,从来不会在意他花了多少时间,付出多少努力,要的就是数据,而且也不顾辐射对身体可能带来的影响,实验里常用到放射元素。

他一直想换个专业,而我是金融系的,就建议他转到我们系来。但他家里是农村的,自费读书他家负担不起,只能转到有奖学金的PhD program。而我们学校金融的博士录取比较少,一年两三个,申请人却很多,包括很多想转系的数学物理系的PhD。虽说生物也是理科,但是学的数学不多,申请金融系竞争力比不上数学物理背景的申请人,intuition和institutional knowledge又比不上经济或者商科背景的申请人。

我恰好parttime在系里打杂,帮系里整理申请材料,接电话,给教授整理资料之类,跟系里的教授我都认识。我就一个个地去问他们要不要RA,说我朋友对金融研究有兴趣,可以义务帮他们。虽然是unpaid的RA,很多教授并不愿意,一来是怀疑一个没有专业背景的人做的数据是否可靠,怕瞎搞会影响到自己的reputation;二来是担心他做了一点工作就要求coauthorship。问了七八个教授,终于有一个答应了。

其实大部分人只是缺少了一个平台。城做了那个教授的RA后,自学了sas,熟悉了wrds。刚开始只是帮忙收集数据,后来慢慢地就开始独立做empirical部分。在那个教授的大力推荐下,他顺利地转到了金融系,而且第一年拿的是fellowship。

他拿到录取那天,我拉着他去Lake Michigan看日落。那天他格外地开心,把我的手紧紧地捏在手心。夕阳变成了比玫瑰还要艳丽的颜色,湖面波光粼粼,美不胜收,远处白帆点点,在岸的这头,他捧着我的脸,吻了很久很久。人的一生,必然有几个数得出的最美好的吻,那肯定是其中一个。他说,我们的婚礼可以在夏威夷举行,我们租个水上屋,每天看日出日落,啥都不干,只是晒太阳和跟鱼儿玩耍。他还说,想我以后给他生一个儿子,因为男孩都会像妈妈。

那晚,他把我放倒在床上,指尖滑过我每一寸肌肤,然后把Tequila倒在我身上,一路舔过去。酒精的蒸发让我觉得寒冷。他紧紧地抱着我,温暖着我的身材……

可惜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那么地短暂。正如阿多尼斯的诗句,什么是时光,那是我们穿过,却再也脱不下来的衣服。

暑假他回国了一个月,回来以后,一切都变了。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4-12 21:48:59  |  浏览[2160]  |  评论[0]
 
2011-04-12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情伤(七)

到了美国,一切都是陌生的。刚开始我英文不好,上课的时候似懂非懂,班上以美国学生为主,他们平时说话都很快,很模糊啊,group discussion的时候我半天插不上一句话。虽然美国本科课程不难,但是学业很重,一个学期五六门课,每门课每周上两次,时常有quiz。我大部分精力放到了学习上。也有过一些美国同学约我喝咖啡,吃饭,看电影,只是我似乎对他们没太多感觉。一来觉得没法充分交流,二来美国人说话的时候都喜欢长时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我觉得近距离地被一双蓝眼睛盯着怪恐怖的。

那两年我过得很热闹,却无论每天多早出门,都会把灯打开,为的是晚上回家能看到温暖的灯光。一个人的夜晚,有时还是会想起雯,会想如果我没出国,不知道我们会怎么想。孤单,无助的时候,那种思念是心如刀割,直到我遇到了城。城在我们学校读博士,是我实验课的TA。他的眼睛很清澈,笑起来有点腼腆,但很可爱。虽然他英文不是很好,但每次演示实验的时候都很认真,每个步骤都讲得很清楚。

他似乎对我格外照顾,我做实验的时候,常常能感觉到被他盯着。他也总时不时地经过我旁边,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我的实验报告他一直都给A。有一次在学校餐厅遇到他,他问我买了车没,如果需要买东西或者办事要用车可以找他,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写在纸巾上递给我。我看到他的手似乎微微地在颤抖,就欣然地接受了,笑着说了声谢谢。虽说在学校本科生和博士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我们很快走到一起。

城平时话不多,他越是沉默,越激发了我对他了解的渴望,就像真正的性感不是一丝不挂,而是露得恰好好处,激发了你的想象。那时的我太寂寞了,他成了我感情的寄托和宣泄。而且我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自己当初太绝情,对不起雯,我决心要好好对城,减少我的负罪感。

Pachelbel 发布于2011-04-12 21:48:15  |  浏览[732]  |  评论[0]
 
[1 2 3 4 5 6 ]

访问量 97366 更新时间: 2011-05-13 19:47:42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blog.mitbbs.com/Pachelbel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