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43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经济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Re:农殇--农业发展的思考
[版面:经济][首篇作者:jaglee] , 1998年09月14日10:08:06 ,272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jagle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jaglee (Laotiu), 信区: Economics
标  题: Re:农殇--农业发展的思考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Mon Sep 14 10:08:33 1998), 转信

1.对联产承包制的看法

  诚如《农殇》作者所言,公社化运动也好,推
行联产承包制也好,坏就坏在一窝蜂上。

  但二者还是有相当的不同。公社化运动,可以
说是典型的自上而下的“运动”,带着极强的强制
成分。其强制性达到了不少中央要员也挨批的地步。

  联产承包制则简直就是水到渠成;可以说“下
面”早就有这样的欲望,上面只不过是开开绿灯而
已。
  究其原因,还不是农民希望如此。切看承包了
若干亩地后的农民那冲天的干劲,那是与“给公家
干”不可一日而语的干劲。说农民若干年来被束缚
着的劳动积极性,一夜之间得到彻底解放,并不算
怎么过分。
  可惜什么事都不是只凭干劲冲天就能干好的。
不然大跃进也不会经常成为(针对某个人的?)笑柄。

  联产承包制的历史功绩在于,在体制僵化、农
业几近无所作为、而发展工业又需要从农业取得资
本积累的环境下,它打破了这个僵局。农业进一步
发展,需要工业支持。在一个原本没有多少工业基
础的国度,发展工业要有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对
于已不可能进行对外掠夺的中国而言,原始积累只
能从农业取得。而农业……这就是发展的僵局。
  可以这么说,虽然联产承包制起的是反动合作
化、退回到小农经济生产方式的作用,但它确实是
使农业生产爆发了极大的生机,给工业发展提供了
巨大支持;而工业的发展,必然为农业机械化、产
业化提供条件。换句化说,联产承包制这一改革,
种下了自我否定、自我超越的种子。


2.对农民的看法
  说农民的时候,不是说那些出身于农耕家庭的
人,不是说曾经从事农耕、当前却正在在经商或打
工的人。
  农民为我们国家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牺牲。长期
以来,存在城市无偿占有农村剩余生产的状况。
  历史地看,这也不是我们国家的特别现象。在
没有工业化之前,城市作为政治中心和商业中心,
聚居着的是统治者及其奴仆。从农村掠夺的税赋直
接或间接地养活了这些人。
  工业文明的发展逐渐改变这一切。到了现在,
发达国家已经对农业进行补贴了。

  农民,作为一个阶级而言,实在有太多的局限
性。那些局限性,并不是每一个个别的农民所自己
愿意的,更多地是一种阶级的束缚。在大谈其“阶
级斗争”的年代,统治者的压迫被看作这种阶级束
缚的来源。而我同意这样的看法,即农民自己形成
的一种潜在的阶级意识,客观上也对自己构成了束
缚。农民不能自己解放自己。
  鲁迅先生对国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应
用到农民身上最为典型。毛对农民有相当深刻的理
解。他从农民千百年的斗争只是局限于改朝换代,
意识到农民运动需要先进知识分子、而不是想当皇
帝的或支持想当皇帝的知识分子之领导的重要;也
从每次改朝换代,农民运动都是动摇旧王朝的主要
力量看出,在他那个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农村包
围城市”实现革命理想的可能性。如果说鲁迅先生
发现了国民可悲的一面,那么可以说毛发掘了国民
可敬的一面。虽然难免让人想,假如后者能意识到
国民的历史局限性、意识到“天道有常、不为尧兴、
不为桀亡”、意识到“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提法
有其不合历史的地方,那么也许,有着相当大的对
农业生产起破坏作用的人民公社运动就不会发动。

  农民的局限性,比较明显的大约一个是重农轻
商的思想,一个是分裂倾向。前面说过,农民作为
一个阶级而言,有“太多”的局限性。说农民重农
轻商,就是对其作为一个阶级整体而言,部分农民
走向经商致富,不能改变这个阶级整体的特点。重
农轻商的意识,通过意识到自己的统治和农民的利
益有一定程度的一致的皇帝们的御口,通过从隋唐
以来从底层科举而为官僚的知识分子的尊口,一次
又一次为封建国家机器所支持和强化。
  如果说资本主义在中国有萌芽——如果人们同
意确有萌芽——封建统治者的压制是罪魁祸首,那
么可以说这样的倒行逆施,农民意识也有其不可推
却的责任。

  说农民有分裂倾向不是说农民老想搞无政府主
义、闹独立、不服中央政府约束,而是说随着人口
不断增加、田地不断分割、人均耕地不断减少,产
权纠纷尤其是土地占有权的纠纷有日益严重的趋势。
即使没有贪官污吏的折腾,农民自己也会折腾自己。
“旺族”啦什么的——也就是儿子比较多的——也
会横行乡里。

  毛说农民千百年来的个体经济,是封建统治的
基础,这比说地主经济是中国封建统治的基础,无
疑更实际。所以毛是那么地高度期望合作化。


3.合作化
  即使不能说合作化必然失败,也可以说,合作
化绝对不能成为中国农业走向规模经济、走向产业
化的主要途径。须知,六国的和纵,终究没有斗过
强秦的连横。因为除非有强有力和明智的协调,合
作组织的某一个参加者稍有猜忌,就可以破坏整个
合作。

  毛的人民公社运动是我们的前车之鉴。有人认
为,在毛的时代,工业没有能力提供农业机械化的
条件,而国家机器的构造方式基本上沿袭国民党政
府的构造方式,部分参考了前苏联的那种僵化的政
府组织方式,缺乏民主成分。这样,合作化所必要
的“自愿”原则不能得到保证,所以毛会失败。在
我们的时代,工业已经有能力为农业提供机械化手
段,只要等农村基层民主进一步建立,合作化就很
容易成功。还举大邱庄为例,说当年被大肆宣传的
大邱庄(现在似乎改为宣传华西村了),简直是当时
的政府自己煽自己的耳光:当时政府正一直在吹联
产承包制如何如之何,而大邱庄根本就没分地,禹
作敏根本就不相信,从地里能刨出共同富裕。于是,
村办工业成了村里的经济支柱,而有钱了的大邱庄
终于有能力对土地进行资本密集型开发。
  前面说过,农民有分裂倾向。必须有掌握相当
的权威和智慧的人,才能弥和这种分裂倾向,团结
一座乡村,发展合作经济。
  这个条件在某些地方还真得被满足,例如大邱
庄、华西村、大寨。可那毕竟是少数。而且,现在
的不仅强有力而且也有智慧的村干部终究会死的,
其后合作组织会不会分崩离析,是很令人疑惧的。

4.合作化以外的选择
  合作化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事实证明也并
非没有可能。因此,不能勉强,既不能勉强成立合
作化组织,也不能勉强那些基于自愿原则成立的合
作化组织改作其它形式。其它形式有:

1) 随着土地买卖而产生的(市场化的)土地集中。
  这种方法很大程度上和农村高利贷等吸血的玩
意儿相辅相成,因为农民对生之养之为之一生提供
保障的土地有着强烈的感情,不到万不得以,绝不
可能出卖土地。
  那些认为市场经济“自然而然”能让中国农业
走向产业化的想法,多半有点一厢情愿。再不就是
农民的利益对其而言无关痛痒。

2) 国家强制的集中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现在宪法还规定土地国
有,也没有承认永佃制。由此,就法律的允许范围
而言,存在由政府出面,较大面积地成块地回收土
地占有权,并实行规模经营的可能性。当然肯定需
要对原占有者(不是所有者!按宪法,土地只为国
家“所有”)给予补偿。其中,最低限度的生活保
障是必需的。
  这种做法,有强烈的“圈地运动”色彩,有相
当的使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在内。倘若要实施的话,
只能结合城市化,一个局部一个局部地做。

3) 半强制的股份合作制
  可以说这种做法界于完全自愿的合作化和完全
的国家强制之间。
  这种做法的要点在于建立一个新的农业经营组
织,这个组织象企业一样是独立的法人。农民依照
以前对占有土地的多少(及其质量)而拥有这个组织
相应数量的股份。就是说,这个组织所占有的土地,
是参加这个组织的农民原有土地的和。这块和起来
的土地足够大,以便实现规模经济。
  所以需要半强制,是因为这种做法肯定造成两
极分化:少数原农民会成为新组织的管理层,而多
数会成为其雇工。而绝对平均主义的意识,在农民
心中有着如此之高的地位,以至于有人能喊出“要
富一起富,要穷一起穷”来——果然大家曾一起穷
过,不知道他满不满意。

*   *   *   *   *   *   *
  “天下一至而百虑,殊途而同归”,我想,不
管上面收集的三四个发展农业的可能途径是多么的
片面吧,总还符合农业产业化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哪种途径,都需要对国家
机器加以相当程度的改造。让一群会做官而不会做
事、精于贪污而不精于业务的人骑在农民头上指手
画脚,实在还不如让农民自己折腾的好。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59.22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经济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