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077
[BSSD]我和麦地的那些事儿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学术学科精华区 - 医学职业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BSSD]我和麦地的那些事儿

发信人: sunshadow (kageko),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BSSD]我和麦地的那些事儿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28 00:25:36 2011, 美东)

都别置顶置底首页十大了吧各位,我是来交作业的。

蝎子昨天跟我说,你来写写麦地的历史吧。我这才一恍发现,原来时光就这么过去了。
就好像,那天在图书馆排队借书,站在我后面的小朋友不老实晃荡来晃荡去的不小心撞
到我的包,他妈妈很不好意思地说,快跟这位姐姐说对不起。
我笑着淡淡说it's all right。心里却很怅然,我是从什么时候,都不习惯小朋友们喊
我姐姐而不是阿姨了。

写所谓历史,实实在在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我总觉得是吃饱了没
事干恋童癖的一帮人干的事儿。虽然我自个儿看历史总是看得很欢乐,但多多少少是带
着挖坟的好奇心作祟来的。
所以我只说说看我和麦地的那些事儿,好多时间线记不得了。

我总记得我想起医学院这茬事的时候是2006年的四月,苦苦憋在象牙塔里面四年的不开
心的我在通宵做完毕业论文的最后一个试验后,头也不回的跳上去云南的飞机,直到如
今我偶尔通宵试验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雨夜窗外广玉兰绒布一般的花瓣在路灯下荧荧
闪着白光。在云南的时候发生一些事,鬼使神差得让我觉得,我也许应该去做一个医生
,也是在那里,我收到我phd学校的offer letter。

真正下决心是在毕业旅行之后我独自背包的第一站。我和同一个论坛的id只相差一个字
的另一个斑竹决定在她大学的操场边碰面,那时候她校园里鸡蛋花开得正好,傍晚的海
风有点凉,她的声音好像海浪拍打礁石一样的清冽,你应该去考,为什么不试试,然后
狠狠地喝了一口手里的凉茶,我要去找我的男朋友,他在xx州,然后我再也不做
benchwork了,我想考牙医学院。
你,跟我一块努力吧!
我看看眼前那个跟我一般大却追逐爱情和理想的勇敢姑娘,觉得久违的勇气重新发芽。
那天,我在校园旁边的佛寺门口坐了很久,看潭中的鱼在我的倒影里聚了又散。然后我
去了最近的一家通宵网吧,用我的学生证买了三个小时,那天我第一次学会找代理翻墙
,yup,那天我踏足这里。

其实我明明记得那时候注册过了,一年之后却发现没有。anyway,再次回到这里已经是
一年之后,我人已经到美国,phd一年快要结束。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发帖就引起波澜,我还记得某人说,你是想在这里找个医生嫁了吧。
也许那人只是笑谈,但是不得不承认,当时我非常非常生气,而且这句话我一直记到如
今。但我也要谢谢这位同学,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在professional area,做为一个
女性,路要难走许多,因为许多人都认为,在危急关头,女性更倾向于会选择更简单稳
定一些的道路。如果真的要走下去,以后一定要面临更多的困难更多的打击,需要的是
强大的内心和源源不断的勇气。
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在这里讲话我异常的严肃小心,感觉总是想要证明些什么东西
,好像回到念书的时候,重点中学的每个物理老师都讨厌女生,我偏偏最喜欢干的事情
,就是宁愿不睡觉也要学好物理打败所有人然后在老师面前吊儿郎当把他气得半死。

再后来混熟了终于原形毕露,开始没大没小,逮着谁都刚开始叫同学老师DrXX,三帖一
过就立马大叔大叔或者xx姐姐好,以小卖小,嘻嘻哈哈。
我是猫头鹰,就常常半夜一边等实验一边灌水,认识了一大票同样跟我一样不怎么务正
业的id们。那个时候论坛上正儿八经的residents特别少,都是离门槛远近不一的准Dr
们,都是瞎聊。
那时候我还没有面临毕业的压力,research做得还算顺手,volunteer做的风生水起。
所以虽然外头经济危机闹得是人仰马翻水深火热,还是每天糊里糊涂上来傻乐灌水,觉
得医学院是tmd多容易的破事儿,毕业了一定能搞定,哈。哈。哈。
那两年认识了好多人,好多现在都还是朋友的id们,都是那个时候的因缘。

但是人总不能一直运气好,我phd的最后一年多,没有什么事情是顺利的。
争project失败,被老板冷遇,为医学院的事情和父母大吵,糊里糊涂的挂科。
当现实开始慢慢展示残酷的一面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自己曾经幼稚地可怕。这种心情
当年在高考后填志愿表的时候有过,我于是开始少说或者不说话,我看着周围当年一起
灌水的很多人match上,还有一些当年一起的premed考上医学院。我看许多人的背景介
绍才发现我自己,其实就如同我写在简历上跟人解释都需要解释半天的学校名称一样,
平淡地可怕。
父母知道我的惴惴不安,觉得看到说服我的希望曙光。我父母一直不同意我考医学院的
疯狂念头,只是知道我气急摔电话的倔强才不多说什么。于是我父母在我和老板闹得几
乎僵掉的去年夏天,开始联系他们能联系到的我身边的从爷爷辈到同辈的所有人,催我
放弃,催我把心思花在其他的地方,比如相亲,比如结婚,比如生孩子。
这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在初秋的一个早晨压倒了我,我对着电话声嘶力竭的大声怒吼然
后放声大哭。
我roommate过来轻轻敲门,are you okay?
过了很久我开门,微笑,i'm fine. i'm okay. no worry. thanks.
万念俱灰。

那天之后我很久很久没有上麦地。
一方面老板每天都在催我赶紧写论文毕业,一方面我在联系postdoc的位置。
那个时候我还是相信,即使我再平凡,也能按部就班的找到一个还不错的位置,但是九
月过去,十月过去,十一月过去,一直到我答辩结束,我连一个面试都没有,老板却很
高兴他终于不用养我,他常常对我说,你怎么不回中国去工作,你应该叫你爸爸给你找
份在中国的工作,然后给你找个中国男人结婚。
我一边在心底问候他父母一边微笑,然后回家发疯一样的找位置,常常找着找着就泪眼
朦胧起来。十二月中的时候有一个面试,我尽力了还是没有拿到位置。
于是十二月的最后十天,我和两个朋友去了西部,三个前途未卜的女孩儿决心结伴,在
搞不好半年之后就要离开美国之前,多看看这篇大陆上不一样的风景。

到了一月,全职在家投简历,整整一个月每天挂在indeed投了将近200份,opt倒计时。
投累了时候就去看治愈系的日剧,有一天不期点到一部新出的医疗剧,不过4集而已,
看完大哭。
我读法律的朋友在msn上小心翼翼地问我,去读法律,好不好。我另一个读金融的朋友
把她cfa的所有参考资料不由分说地打包给我,你不管,你就看着玩,看着玩。
一个月过去,我的面试杳无音信。
有一天我回来看了看版面,发现已经很陌生了。

然后到了二月,一切仿佛忽然好了起来,我从请勿靠近的狗屎变成香馍馍,两个
program都对我说we are gonna take you。
我高兴了一会,给家里发了封邮件,然后我发现,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跟家里联系了。
我phd的老板在我毕业后对我异常nice,我知道他的推荐信写得极好,他对我,到算是
仁至义尽,我本不应该有期望的。
但那时候,我已经快成没信心的人了。

我和我老板最后的对话是,你觉得我去那个地方做research能成功么。
我老板说,你能的,但是你要记得,你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情。you need to focus。
you need to sacrifice。you have to wait。
我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我笑着说谢谢,但是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有些东西,暂时杀掉就杀掉吧。
如果它是凤凰,总有一天会从那灰里复活的。
如果没有复活,那它也就是普通的山鸡而已,没什么遗憾的,本该如此,可喜可贺。



----------------------------------------------------------------------

最后,来说说我和在这认识的各位的故事总结。全部id用某人代替,过把dreamer版的
味道,欢迎大家对号入座。

在这里。
和某许多人吵过架,和某许多人灌过水,和某许多人一块奔过照片,pm过某许多人说悄
悄话。
教训过某无数人也被某无数人教训过。
被某许多人说过你肯定考不上,也被某许多人说过你一定能考上。还被某人说过,你以
后肯定考上也不能毕业毕业也不能survive住院住院了以后工作也会有问题。
还被某许多人说过你根本成不了一个好医生,也被某许多人说过你以后一定是个好医生。
还有在最困难的时候,被某无数人说过don't worry everything is gonna be fine。
还有常常在半夜,常常和某些人对着喊丫赶紧滚去睡觉。

在戏外。
和某许多人吃过饭,和某许多人k过歌,和某许多人脸书电话msn。
坐过很多某人的车,睡过某家的沙发某家的air mattress某家的futon某家的床,某两
位帮我买家具扛家具搬家,看过某人养的花花草草,托过某人家的地洗过某人家的无数
碗用过某人家的熨衣板。
跟某人上过夜班她切样本我抄数字,看过某人一边看样本一边做dictation,听某人讲
过各种药。
某人帮我看过简历,某人帮我找过工作,某人帮我refer过简历,某人帮过我想办法陶
瓷,某人帮我给实验室的老板处理关系提过建议。
尝过某人做的猪肉丸子汤某人的酸奶沙拉,和某人一块儿走去过菜市场买一大堆东西拎
回家,在某人家炖过西红柿牛肉汤。
看过某人的书也借过自己的书给某人看,收过某人寄的cd,收过某人帮忙买的星巴克城
市杯。
和某人一块看过musical,和某人一块走过布鲁克林大桥,和某人互相爆过感情史,和
某人打过大半夜的电话,和某人聊天一直聊到睡着。
哦,还有,昨天刚刚撞坏了某人和某人医院停车场的收费bar。

我觉得我自个是个特别不正经的人,所以某人曾经教训我过,你看你,所以你到现在还
没考上,你不看那个谁,那个谁谁,还有那个谁谁谁。
我以前总是笑,没脸没皮的一副模样,然后关上电脑就tmd大哭。现在,最多只笑笑,
我有我的pace,要你管。

但是偶尔挫败感还是会严重袭来,那种时候往往就是因为别的什么事儿睡不着的时候,
坐起身看看窗外黑嘛嘛擦白儿或者红云满天,慢慢让心情平复下来,然后再去睡。
'cause anyway, tomorrow,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True love never runs smooth.

※ 修改:·sunshadow 於 Mar 28 00:42:37 2011 修改本文·[FROM: 96.224.]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中国: mitbbs.cn 海外: mitbbs.com·[FROM: 96.224.]

[返回]
赞助链接
浙江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