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917
杜克医疗系统主席曹文凯博士专访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学术学科精华区 - 医学职业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杜克医疗系统主席曹文凯博士专访

发信人: croche (老蝎),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杜克医疗系统主席曹文凯博士专访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y 23 22:04:01 2006)

"Duke Top Administrator Interview"--Victor Dzau, President of DUHS (Part I)
     编者按:走近学校管理层,倾听他们的声音;换一种视角,重新审视多姿多彩的人
生奋斗历程。我们的网站从今天开始起推出新栏目——“高端访谈”。在这个栏目中,我
们将连线学校各个部门的主管领导,来听听他们的人生故事,看看他们眼中的杜克大学。
第一位接受我们采访的是杜克大学医疗保健系统主席曹文凯(Victor Dzau)。他现在担
任 Chancellor for Health Affairs at Duke University and President and CEO of
the Duke University Health System。采访全文由英文翻译整理而成,由于全文较长,
分为两次刊出。欢迎其他网站转载,但请注明出处DukeChina.Org。


     人物素描:

     曹文凯:1946年生于中国上海。3岁时随父母移居到香港。在香港接受了早期教育。
高中时全家移居加拿大。1968年在加拿大McGill大学获学士学位。1972年在McGill大学获
医学博士学位(MD)。

     73年至79年在美国Peter Bent Brigham医院任住院医师,同时在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任心脏科研究员。78年开始在哈佛大学医学院担任内科讲师,80年至84
年任哈佛医学院助理教授,84-90年任哈佛医学院副教授。90年至96年任斯坦福大学内科
讲座教授,心脏血管科主任。96年回到哈佛,任哈佛医学院内科Hersey讲座教授,
Brigham &Women Hospital 内科主任。2004年受聘于杜克大学,担任杜克大学医疗保健系
统主席。是整个杜克大学医疗系统的最高领导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曹文凯博士与美国劳工部部长赵小兰等五位杰出华人于2005年
一同获美国艾丽思岛移民成就勋章(Ellis Island Medal of Honor)。艾丽思岛移民成就
勋章于1986年开始颁发,以表彰对美国社会作出杰出贡献的移民和他们的后裔。历年的获
奖者包括拳王阿里(Ali),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等。颁奖地点选在纽约艾丽思岛,具有特殊
的意义。艾丽思岛曾是上个世纪初期,大批移民乘船进入纽约港的必经之地,因此又被称
为“移民岛”。艾丽思岛和自由女神像所在的自由岛相毗邻。当年衣衫褴褛,疲惫不堪的
移民在海上颠簸多日,历经艰辛,抵达纽约港,一看到高耸的自由女神像,就情不自禁地
朝她挥手,这样的情景已经深深印入人们的脑海中。



  第一部分:

     “......我的祖父死于肺结核。所以这些疾病给一个幼小的孩子的心灵以巨大的震
撼”

     “许多人之所以作研究是因为他们由此可以得到升迁,或者说这么做是可以出名—
—这些,我认为,都不成为作研究的原因。”

                                   ——Victor Dzau

DCSSA:Chancellor Dzau,您好!首先介绍一下我们DCSSA。我们这个组织由所有在杜克大
学学习工作的中国学生学者组成。

Dzau:你知道吗?我原来在斯坦福执教的时候,那里的华裔教授组成了一个“斯坦福华人
学者联合会”,并推举我为第一任会长。(笑)这是很有趣的经历。请开始采访吧!

DCSSA:谢谢!您早年的经历比较传奇。3岁随父母从大陆来到香港。在那里接受了中学教
育,然后又随父母去了加拿大的蒙特利尔。这些早年的经历给了你什么样的影响?

Dzau:我那时候很小,目睹了父母有勇气背井离乡,而不是安土重迁。我想这种勇气是对
我最大的影响。后来,他们又作了一件勇敢的事情——移民到了加拿大。他们的勇气,他
们敢于迁徙,他们愿意放弃已有的东西,面对不确定的未来….. 这些都是这个家庭的财
富。我们当时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我那时大概3,4岁,全家人就睡在帆布做成的小床上
。我们一家人在一个狭窄的小屋子里面住了1年多。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往事。

     另一个重要的影响是让我在小的时候就亲眼目睹了什么是贫穷。不论是在大陆,还
是在香港,当时到处都是贫穷、社会地位悬殊、疾病等等。我的祖父死于肺结核。我的祖
母也死于肺结核。事实上我应该说的更清楚一点,在我母亲家族这边,我的祖父有三个妻
子。我祖父死于中风,他的第二个妻子也死于中风。在我父亲家族这边,我的祖父死于肺
结核。所以这些疾病给一个幼小的孩子的心灵以巨大的震撼。当然在今天,这些疾病都得
到了有效的控制。所有的这些经历让我决定要做一个医生。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那
些病人和穷人。以上两点应该是早年经历的影响。

DCSSA:所以在大学之前,你就已经选择好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Dzau:没错。高中时候已经非常明确了。

DCSSA:那么为什么会选择心脏血管的研究作为你的专业领域?

Dzau:首先,当我在哈佛接受专业训练的时候,我的旁边就有一批杰出的心脏病专家,他
们是我的人生楷模。近朱者赤,我从他们身上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加之现在心血管疾病是
西方世界的头号杀手。现在这个领域在生理学的机制方面的研究已经非常先进了。我对于
把科学研究和临床医疗相结合越来越感兴趣,所以我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领域。
   
     当我进入心脏学之后,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心脏科的主任告诉我:“我收你的一个条
件是你必须要做科学研究,因为科学研究是非常重要的训练。”于是我事实上就在哈佛医
学院作了一年的博士后研究。从此,我就对把做研究和临床实践相结合特别感兴趣,因为
我能够从临床中发现问题,然后在科研中去把它解决。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DCSSA:你觉得一个好的研究者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Dzau:我觉得对于做研究来讲,最重要的一点是有创造力。你必须要能够找出问题,然后
找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第二点是一个良好的判断力。判断机会在哪里,哪些是我们没
有达到的目标,哪些是你必须优先考虑的。第三,是你必须对做研究要有激情,要投入。
你必须一想到实验室,人就变得很兴奋。做研究的目的不是说能够让你达到什么位置。许
多人之所以作研究是因为他们由此可以得到升迁,或者说这么做是可以出名——这些,我
认为,都不成为作研究的原因。你必须要有极强的欲望去明白研究的个中原理,去真的解
决这些问题,而这种欲望,应该是发自内心的。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有组织一个团队的能力。当前的科学问题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与别人合作的能力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同时,你还要懂得如何训练年轻人,因为
你的实验室中一定有非常聪明的年轻人。(未完待续)

发信人: croche (老蝎),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杜克医疗系统主席曹文凯专访下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y 23 22:05:06 2006)


"Duke Top Administrator Interview"--Victor Dzau, President of DUHS (Part II)
“对于杜克医学院来说,另外一个独特的优势在于它的地理位置。医学中心就坐落
于校园的中心,所有我就有很多机会与不同学院的人进行接触。”

“我们同实验室的同学全部都出去聊天社交了。但是我就一个人呆在实验里面,等
待他们来叫我......当时那种离群的感觉非常糟糕。”

“看待亚裔在美国成功的关键在于——你把你的背景、你的能力中最好的一面展示
出来,同时你又积极主动地融入新的文化,那样你就会成功。”

——曹文凯(Victor Dzau)

DCSSA:你来到杜克已经1年多了。你如何看待从哈佛到杜克的过渡?作为哈佛医学院的系
主任和杜克医疗中心的主席角色一定很不一样吧?

Dzau:我想职业道路的规划对于每个人都是难题、机遇和挑战。你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总是
要做出选择,我准备做这个,或是做那个。对于我来说,之所以来杜克的原因是我觉得这
里的机会实在太诱人了。大家都知道,杜克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学校,它的医学院才刚刚建
立75周年,而不是已经两三百年了。我告诉你一个有趣的事实:我在哈佛的教授职位是哈
佛医学院历史最悠久的教授职位(Professorship)。它于1791年创立,我是第十位拿到
这个职位的人。所以也就是说平均每位教授在这个职位上呆了20年!而你再回过头想想:
杜克医学院总共才75年!仔细看一看它的潜力,它蕴藏的能量,太让人兴奋了!回想杜克
医学院在过去75年中取得的成就,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如果你简单地来画一道轨迹,你可
以看到上升的斜率超过哈佛或是其他地方。我坚信我们有光明的未来。

对于杜克医学院来说,另外一个独特的优势在于它的地理位置。医学中心就坐落于
校园的中心,所有我就有很多机会与不同学院的人进行接触。在哈佛,医学院在波士顿附
近,而主校园在剑桥一侧,相隔很远。所以这就是杜克拥有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你如
果看一看《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排名,杜克排在综合类第五名。所以,我的想法就是
如果我接受这个挑战,我也许能够帮助杜克走得更远。另一个作为医疗保健系统主席的独
特之处在于:医学院、护理学院和保健系统,还有研究全部由一个人最终拍板。而在哈佛
,并没有这样一个位置。所以对我这样一个研究者,同时也对临床非常感兴趣的人来说,
这个位置非常特别。

再回过头来说一说我对研究的热情。虽然我现在担任了行政工作,但是我没有放弃
自己的研究。我目前做的研究课题数目大致与我在波士顿时候做的差不多。现在每周三、
周五,周六,我都会花上半天在实验室里面,与博士后们交谈,和研究生们开会,所以这
就是一种热情。我其实已经没有必要作研究了,因为我已经很成功了。我最近在Nature杂
志上发表一篇文章。所以我现在的生活就好像这样:我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医疗中心,让杜
克变得更好,而对于我自己的兴趣来说,我会继续作研究,就好像一个音乐爱好者继续弹
钢琴一样。

DCSSA:杜克的医疗保健系统创建只有短短的75年时间,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促使它前进如
此之快?

Dzau:我认为古老的学院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有的时候我们称为传统。所以你会发现不同
的想法通常很难实现。如果你想去改变一些东西,遇到的阻碍会非常大。我们就拿新兴的
一些公司来说,Google! 在那里,新的点子层出不穷。所以我要说创新非常重要。我觉得
对于美国这个国家,创新就是推动力。人们喜欢说:你有新的点子吗?让我们试试吧!而
对于古老的学院来说,你有了新的点子吗?但是,我们不太想改变……杜克在创新这一点
,让我想起了斯坦福,虽然斯坦福比杜克还要古老一些。

DCSSA:那么你能不能具体比较一下哈佛、斯坦福和杜克这三所学校各自的特点。

Dzau:我想我不仅可以比较医疗研究方面,还可以说一说整个学校的情况。哈佛历史悠久
,个个学院都是世界一流的。哈佛的重要特点之一是非常庞大,相比较斯坦福就要小很多
,但是聪明人云集。对于哈佛来说,问题也很明显:每一个学院都非常独立,学院之间“
老死不相往来”。但不管怎么样,哈佛都是最顶尖的。

斯坦福是一个充满了创业者气质的地方,高质量加上高密度的人才,始终愿意去探
索新的点子。他们坐落于硅谷中,是一个前进有动力的学校。

杜克有自己的特点。它在南方,南方在目前是一个独特的地区。如果你想一想,下
面美国哪一个地方会有爆发式的增长?答案是南方。如果你看新英格兰地带,他们的人口
是在不断流失的。现在很多人移居到北卡州,所以这就给杜克带来了很好的机遇。杜克非
常年轻,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校园非常集中所以合作非常容易。我非常看好杜克的前途。
杜克在美国的名声非常响亮,但是我们也知道在中国,它比起哈佛和耶鲁还有差距。所以
Brodhead校长和我正在大力提倡国际化。

DCSSA:自从当上医疗保健系统的主席之后,你积极地在全校范围内开展了减少医疗保健
的不平等项目,而同时你不断声称运作医疗保健系统也是一个商业运作,那么我想问一问
如何平衡利益与帮助穷人之间的关系。

Dzau:很棒的问题。我经常说:做得好和做得出色之间还是有差别的。如果你在收入方面
非常成功的话,那么你就可以用这些盈余来做善事。问题在于,如果你不小心运作医疗保
健系统的话,你可能连最基本的投入到研究中的经费都没有了,更不用说去帮助有需要的
人。我想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因为医疗保健中心承担着社会责任,对此我们有
很强的commitment. 我们希望能够不断地改进我们的设备,不断地加大对科研的投入,不
断地增加对年轻人培训教育的经费投入。如果你有很强的道德责任感,很强的正义感,不
断确保整个机构运作良好,那么你就有足够的盈余去为人们作好事。

DCSSA:最后一个问题。在美国的华人常常说有“玻璃天花板”。就是高级的管理层职务
很少由华人来担当。那么作为一位非常成功的华裔领袖,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Dzau:我经常和亚裔的学生以及老师们交流,他们也常常会提及这个问题。我觉得在美国
的亚裔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像我这样的第一代移民,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融入美国文化的
过程。第二种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第二代、第三代移民。往往他们的父母会告诫他们:你
还是要遵守中国传统美德,你应该找一个中国人做男朋友/女朋友。我觉得对于所有的亚
裔来说,挑战都不小。

我记得很清楚我第一次在实验室工作,那是一个暑假。中间有休息时间,系里面提
供咖啡。我们同实验室的同学全部都出去聊天社交了。但是我就一个人呆在实验里面,等
待他们来叫我。当然你知道,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你应该主动地加入他们的行列,而不
是等他们来叫你。但我不清楚,所以我就一直在实验室等着,等啊等,一直到他们回来。
当时那种离群的感觉非常糟糕。但是你换个角度,想想我的那些美国同学会怎么想我?他
们会说:这个人太害羞了,或者不喜欢社交。所以这件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我明白了,
如果你要想在美国成功,你必须要懂得这个国家的风俗。你必须要让别人认同你的能力、
你的价值和你的贡献。所以我一直和学生们说的是:看待亚裔在美国成功的关键在于——
你把你的背景、你的能力中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同时你又积极主动地融入新的文化,那
样你就会成功。

人们如果讨论“玻璃天花板”的时候,我想这种天花板有两种可能,一种当然是歧
视;另一种可能性是这样的:如果杜克要选择一位医疗系统的主席,那么这个决定就等同
于问这样一个问题——这个候选人真的能领导我们吗?他真的明白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和
挑战吗?他能够和我们进行交流吗?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必须要表现出这样一种能力
,这种能力让别人认同你作为一个领导,认同你是能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合适人选。所
以我要说的是:所谓的玻璃天花板其实不存在,就算存在一捅就破。

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美国人想到中国去发展,他们也必须融入中国文化才能取得
成功。总之,把你的优秀的背景和对新文化的理解融合起来,你才能成功。这就是我要说
的。

DCSSA: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宗兴采访,根据录音整理并翻译,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DukeChina.Org)

--



--
※ 修改:·youcc 於 Nov 28 11:00:19 2008 修改本文·[FROM: 160.129.]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http://mitbbs.com·[FROM: 24.136.]

[返回]
赞助链接
浙江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