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39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乡里乡情 - 九头鸟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武汉地名系列之四十八 —— 地名的遐想
[版面:九头鸟][首篇作者:huangshiren] , 2004年10月25日05:02:57 ,34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huangshire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uangshiren (黄世仁), 信区: Hubei
标  题: 武汉地名系列之四十八 ——  地名的遐想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on Oct 25 05:07:45 2004) WWW-POST

地名的遐想

程干庭

    地名是人类文明进化的产物。它带着历史风云的烙印,记录着城乡发展的轨迹。不论
是一条路名或一座桥名,往往封存着一段历史的故事。也许,这正是地方史最直观的注释
和见证。

地名,常常引发我许多跨越时空的遐想。在我生活了大半个世纪的这个城市,不必去追寻
、考证那些已经消失或者被更替了的古老地名,只要随意看看那些常被人们提及的当今地
名,就会联想到这个城市的漫长历史,感触到地名所特有的时代的气息。

武昌的大、小东门、汉阳门、平湖门、起义门……北城角、东城壕、西城壕;汉阳城区的
南城巷、北城巷、西大街……这些地名很容易使人追忆武昌、汉阳筑城的历史。前者是武
昌古城第二次扩建后的城门名,时在明代洪武四年 (1371 .年 ) ;而后者汉阳筑城则要
上溯至南宋度宗咸淳 10 年 (1274 年 ) ,距今已 700 多年了。悠悠岁月,可以想见古
城历经了多少次各类战争的考验。人所共知的清代太平军三进武昌城, 1926 年北伐军攻
打武昌城,当年,古城城头的厮杀拼搏,正义和邪恶的斗争、血与火的较量,那刀光剑影
的场景,似乎还历历在目。但是,两座古城终于在 20 世纪 20 年代中期先后拆除消失了
,只有这些留下的地名,在史册之外,还在证明着它们的存在。

武昌有条称作火巷的地名,蕴藏着一个 800 多年前的史实。宋代淳熙十三年 (1186 年 )
武昌古城南门外著名的商贸繁盛的南市 ( 今鲇鱼套一带 ), 一场大火烧了一万多家。这
场大火引起了当时官府的警惕,刚到任的鄂州知府赵善俊(宋太宗赵光义七世孙 ) 为杜
绝后患,当机立断,采取了“辟火巷”的措施,这里的火巷由此开通并得名。这位地方官
的举措明智而得民心,因而被载入了史籍。遐迩闻名的珞珈山,古时称落驾山,或逻迦山
,罗家山。相传战国时楚王驻此,故有落驾之称。 1928 年武汉大学在此新建校园时为建
校负责之一的著名诗大闻一多以逻迦夺字的谐音改山名为逻迦山。这一富有诗意的美称从
此流传。

洪山区和平乡境内有座北洋桥,始建于明弘治甲子( 1504 年)年间,至今已近 500 年
。,此处古为渡口,称白痒渡,桥以渡名,称白洋桥,后诡为北洋桥。古桥东南有郭郑湖
,今统称东湖;西北有余家湖,今为沙湖。两湖交汇处曾是淮、扬、婀、荆、襄、蕲、沔
、黄诸路客商往来途经必渡之地。一座桥名注释着一片地域的沧桑巨变,能不引人遐思么


明清时期形成的地名至今沿用的遍迹武汉三镇。武昌的司门口、粮道街、候补街、都府堤
、戈甲营、阅马场、读书院、楚材街、东西卷棚、太平试馆;汉阳的显正街、鼓楼街等等
,众多的地名表明这里曾是州府衙门和学府之地;而后宰门、扎珠街、八卦井、九龙井、
梳妆台、王府口这些地名图解的则是早已消失的明代楚藩王府部分建筑物的方位。明代开
国皇帝朱元璋分封第六子朱桢为楚王,于洪武四年( 1371 年)在今阅马场四周大片地带
,兴建了“宽二里、深四里”,其间分布着宫宇楼阁八百多间的楚王府。后宰门、梳妆台
等即为为王府内的建筑物称谓。二百多年后,张献忠率领的农民起义军于 1643 年攻进武
昌城,张献忠把最后一代楚王扔进长江,一把火焚烧了整个王府。今天,当你走过挂有梳
妆台这样的地名小巷时;你不觉得似乎走进了历史吗?

汉口由江滩湖沼之地逐渐形成市镇不过四百多年,但发展迅速,清康熙年间已是人烟数十
里,行户数千家,典铺数十座,船舶数千方的名镇。老汉口留卞的地名随手拈来,一看便
明白:打铜街、打扣巷、绣花街、皮子街、药帮巷、板厂街、交易街、花楼街、车站街、
双洞门、水厂、水塔以及众多的江河码头名称,无不鲜明的渲染着市镇的商贸繁盛,百业
兴旺,充满了近代化的时代气息。

20 世纪初,先后出现了一些有着特殊深重历史烙印的地名。如起义门、起义街、首义路
、烈士街、工程营、彭刘杨路以及黄兴路、黎黄皮路等等。它们记述着中国人民为推翻最
后一个封建王朝满清政府,而爆发的辛亥革命武昌首父成功那段壮烈的历史。 40 年代中
期得名的张自忠路、郝梦龄路、陈怀民路、刘家祺路以及胜利街等地名,记述的则是
1937 年到 1945 年八年间,中国人民奋起抵抗日本蒂国主义侵略,浴血战斗直到取得完
全胜利的历史。张自忠等抗日将领为中华民族的生存与敌人殊死搏斗英勇牺牲,用他们的
名字冠以地名,是为了让后人永远纪念他们的英名。

新中国成立后,城市建设迅速发展,城区逐渐扩大,新的建筑物层山不穷,由此不断出现
的新地名,鲜明的标志着一个充满生气和革命豪情的新时代的到来。解放大道、解放路、
民主路、工农兵路、工人村路、建设大道、冶金大道、工业大菹、红钢城、钢花新村,以
及此后陆续出现的民院路、政院路、长江日报路等等,这些地名使人强烈地感受到新中国
的勃勃生气,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欣欣向荣。地名是时代的烙印;它展示着一个新的
时代。

50 年代末,东西湖地区出现了将军路地名,这是一条值得武汉人民铭刻在心的地名。
1958 年的冬天,东西湖围垦工程初期的工地上,活动着一切从严支由 80 多人组成的特
殊的义务劳动大军,他们全都是校级军衔以上的退役军官,其中大多数是老红军。许多人
身负创伤。这些老红军在天寒地冻的汛泽地上;凭着一腔革命豪情,强忍伤痛,肩挑背驮
,战天斗地,几天之内在一片冻土地上开辟筑成了一条通道。工程完工验收后,指挥部特
地召开大会,正式命名为将军路,不仅用以纪念这些老战士的辛劳,更重要的是要为子孙
后代留下革命前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传统。四十多年过去了,东西湖地区早已今
非昔比,当年的简易土路已是两侧林木成荫的平坦马路。人们不应忘记这条地名的由来,
也不能忘记当年十万义务劳动大军围垦东西湖的壮举一一集中反映了 50 年代的武汉人,
在建设新中国的征途中,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

在 60 年代的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几乎在一夜之间,使全城的地名变成了一片
红海洋。到处是红旗街、红日路、红星巷、红兵里、红光村、反帝街、文革路……。地名
,一时间竟失去了它应有的指导作用,令人感到茫然失措,好在红色风暴只是短暂掠过,
70 年代末,经过整顿,基本恢复了地名的本来面目,极少数留下的红色地名,算是这段
历史的点点烙印。

地名随着时代的车轮前进。 80 年代以来,人们发现汉口城区先后出现了台北路,马祖路
,高雄路,金门路,香港路和澳门路等地名。显然,这些地区反映的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内
涵,它们强烈的表达了武汉人民衷心欢迎香港,澳门的回归和对港澳台地区同胞的骨肉亲
情,同时也表达了对祖国统一大业的祝愿 和信心。

进入 90 年代,由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旧城改造大潮,不断地冲击着地名,几年之间,一式
两份些往日密如蛛网的窄街小巷消失了,代之以成片的高楼大厦和生活小区。人们熟悉的
地名,有些可能已不复存在。许多老武汉旧地重游,也未必能说得清那些地名的变化。地
名,一方面似乎出现了空白,而同时又陆续自发地出现了一些所谓的地名:或称“广场”
,或称“花园”,或称“ XX 城”,实则广场无场,花园无园,城更是不知所云。这些地
名的通名内涵含混,已经失去了地名所应承载的功能。也许,这已经不是遐想的话题了。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国成立后,武汉市人民政府所在地的汉口城区,自 50 年代末
开始,至 90 年代初,先后扩展,延伸,开辟,新建的三条同样是纵贯城区,大体平行于
中山大道,沿江大道和长江的通衢大道,分别依次先后命名为解放大遭、建设大道和发展
大道。解放、建设、发展,这些地名向人们展示的不仅是建国以来城市建设成就的历程,
更多的是表达了武汉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同心同德,奋发图强,为把武汉这个古老而又年
轻的城市,建设成为国际性大都市的宏愿和信心,

啊,地名 ! 正史之外的历史教科书。



--
穷生奸计 富长良心
※ 修改:·huangshiren 於 Oct 25 05:07:45 修改本文·[FROM: 134.129.]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34.12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九头鸟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