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43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乡里乡情 - 九头鸟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我爱麻将——一个小老百姓的自白(zt)
[版面:九头鸟][首篇作者:pondbear] , 2004年04月08日04:21:26 ,79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pondbea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pondbear (胖大熊), 信区: Hubei
标  题: 我爱麻将——一个小老百姓的自白(zt)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Thu Apr  8 04:21:26 2004) WWW-POST


(辛心)
我爱麻将——一个小老百姓的自白

资料:麻将,又称麻雀牌,中国传统文化的又一“奇葩”,其历史当可追溯至唐代的叶子
戏。后因郑和下西洋而流传于东南亚一带。解放初期,麻将在中国一度灭绝,至八十年代
初改革开放后始复兴,并迅速以星火燎原之势度卷全国。所谓“饱暖思淫欲”,此亦改革
开放经济复苏老百姓有钱了的一大明证。麻将,犹如昔年的鸦片一样,侵蚀并占据了越来
越多人的幸福生活。以至一些文化馆、茶社、老年活动中心、工会俱乐部也成为“麻将室
”、“麻将中心”的代名词。随着时代的发展,麻将在人们的生活中越来越发挥出重要作
用,成为一种必要的、健康的、流行的交际手段。

(引自《新编麻将经》,作者:王五,即本人也。)


一、我是大刀我怕谁?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家万户麻将开”。改革开放就是好。他不但给官僚们小老板们带来
了财富,也给一般的小老百姓带来了麻将。自从有了麻将这项娱乐以后,我简直不敢想像
我以前的日子是怎样过过来的。

本人王五,绰号“大刀”,不过不是历史上的那把大刀,而是牌场上的。记得那次,在一
连输几个晚上之后,老子终于“火”(麻坛术语:指运气转好。)来了,“大刀”“小刀
”(麻将术语:“大刀”,大胡自摸;小刀:小胡自摸。)乱砍,打得他们莺歌燕舞。从
此,本人就得了“大刀王五”的英雄绰号。方圆几十里,提起大刀王五没有不知道的。原
因嘛,呵呵,想来一是因为本人牌技好,二是因为本人胆子大,再大的牌也敢打,再大的
博也敢赌。输了怎么办?卖房子,剁手指赌狠,在打人与被打中成长,拉“三角债”借了
东家还西家,或者等下次“火”来了,再一并还呗,反正活人不会被尿憋死的。

因为打麻将,老婆也离了。也好,我是没指望了,让她和孩子去过自己的好日子吧。也有
几次手持菜刀对着自己的中指发誓:以后不准再摸牌,摸一次砍一截。但最后还是抵不住
诱惑摸了,手指却是不敢砍的,砍了以后摸麻将都摸不出感觉来的,岂不输得更惨?你告
诉我:不打麻将干什么呢?口袋里没钱,电视里不是台湾女人在鬼哭狼嚎就是中国官员在
板着面孔训话,没啥看头,总不至于跟我那儿子一起看动画片吧?虽然我有时趁这小子不
在时也偷偷地看一些他租来的动画片,但在他面前总要把形象留住的。在家不行,那就出
去随便逛逛吧。但现在这年头,您最好别上街。来到外面,举头灯红酒绿太平世界,酒巴
林立,歌厅闪亮,出出入入的有几多不是挥霍着民脂民膏?穷人也是人,富人也是人,为
什么要人压人?我也不是没读过书,一场文化大革命毁了我的大学梦!我也不是没认真工
作过,可刚上班不久就逢企业破产,两千元救命钱一拿,改革了,自由了,下岗了!我也
不是没奋斗过——做生意,没本钱,好不容易找朋友借了两万倒腾服装,哪知下岗对手太
多,竞争太激烈,亏得一塌糊涂;开个下岗小商店,上面没人罩,警察和歹徒天天来捣乱
,赚的钱还不够打发他们的;就连踩个小“麻木”(武汉的一种载客小三轮),市政府也
叫嚣着要取缔,说要代之以“的士”,我KAO,咱不就是没钱吗,咱有钱买的士还用得着
天天在太阳底下出这份体力吗?每天胆战心惊在大街小巷穿行,我凭本事吃饭,没偷没抢
,却像做小偷一样。我愿意吗?还不是为了生活。可这些人,不就是爹妈扛过枪或者文革
期间受过批、或者前几年仗了朝中有人钻个政策空子做点生意发点财?他们的本事真比老
百姓大吗?在那位置上吃吃喝喝,偶尔到下面打两句官腔,这招谁不会?嗨,不看这些人
了,省得说俺们素质差,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就甩着两只空袖管在街上逛逛看看这城市
繁华景象也好。但不论在公共汽车上还是在商场里,到处见到的都两片嘴唇上下翻飞,听
到的都是一片麻将经。烦不过,拦了个的士。可坐下去不到半分钟,司机就说话了:“师
傅,您说昨天我胡的那一张牌怪不怪~~~~~”我KAO,我下车,我逃!我逃到麻将室,哪张
桌子三缺一?我“大刀王五”来也!虽然这两年的话题有由麻将向“斗地主”(南方流行
的一种扑克牌赌博法,三个人加一副牌,随时随地均可,简单易行,所以火爆至极。)转
变的走势,但大部分人还是执着地坚守着这一片麻将购筑的世界的。本人就是其中的一死
硬分子。

怎么,警察不管?管啊,但管得完吗!那俗话说了:“十亿人民九亿玩(麻将),还有一
亿在旁边站倒看。”再说,30、40岁就让我们下岗了,看电视显弱智,打门球不够年龄,
玩女人又玩不起,难不成成天坐在家里,憋出病来没钱治,只好跟了李洪志去学练“法轮
功”?难怪一天听得一啃着咸菜馒头很旧社会的老人说:公检法比那黑社会还可怕!为什
么?黑社会还有个规矩,大多还讲个杀富济贫啥的,这公检法人员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就
是!原先我没下岗的时候,天天有警察到这小区来抓赌。一堵一屋子的人,都捉到号子里
去了。然后就等着中国老百姓各显神通:有路子的找路子,有熟人的找熟人,给张条子卖
个人情就可以出去了;什么都没有的只能乖乖地掏钱,每人次两千,否则拘留15天或告单
位。看他们那张牙舞爪的架式,好像不是靠纳税人养活的,而是他们在养活纳税人。我呸
,都什么年代了,他们还以为老百姓什么都不懂,任由他们欺压,却不知道很多时候咱只
是敢怒不敢言罢了。下岗以后,咱就敢怒也敢言了,这些警察也知趣,不敢来了。抓我呀
,一没单位二没钱财,抓到号子里去还要管饭。榨不出油水还要倒贴,这交易划不来,所
以他们不抓我们,找效益好的单位抓去了。哪里是抓赌,是抓钱呢!因为有提成啊,有任
务啊,国家付的钱不多,他们也要创效啊。我呸死他们呀!我有一警察亲戚,捞回来了钱
,还不照样和我们一起打麻将。

二、刀子是怎么磨成的?

记得小的时候,我还是很聪明的一个小孩,学习成绩总是第一名。第天上学放学听到的都
是蛙声一片的夸奖,生活过得象蜜一样。可不知怎么搞的,有一天,下班回家后没人管我
了,我伸了鼻子嗅嗅,空气中有老鼠屎和阴谋的味道。

我做完作业,推开房门一看,堂屋里四个人还围成一桌,将桌上一些花花绿绿的积木推得
哗啦哗啦响。“妈,我饿了!”我喊道。“好,你先吃点饼干压压饿,等妈打完了这圈就
来。”桌子那头回了一声。我只好回房从枕头底下翻出《红楼梦》,偷偷地看起来。从贾
宝王的故事中挣扎出来时,肚子已咕咕乱叫如鼓。气鼓鼓到厨房一看,依然是烟熄火熄凄
凉景象。搞邪了?大叫:“妈妈,我要吃饭!”这回的回答连头也不抬了:“你就吃方便
面吧!”什么东西这样令人上瘾?本少爷也不吃素的,上去就把桌子掀了,生平第一次结
结实实吃了老爸一顿老拳,但还是胜利了,在晚上八时之前吃上了饭!但从此以后,我的
晚饭时间就没有规律了。我总不能每次都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来争取按进时吃饭的自由吧。
这皮肤好好地生在我身上已是看得起咱了,我不能把它们不当数嘛!后来,我就直接到旁
边看他们打牌。呵,就这一套,岂不太简单了。要知我对打扑克下棋呀之类的都是一看就
懂的,何谈这个?于是,在这“赌博世家”里耳濡目染,我的牌技也蒸蒸日上。十岁时我
就能上桌和大人对垒。每次放学回家,爷爷从老花镜里瞥见我的身影,便主动从牌桌上让
出位置:“来,乖孙子,帮奶奶‘挑’一把‘土’。”(“挑土”,麻将术语,即“暂时
代替”之意也。)而我每次都能帮她挑回一大把钱来。久而久之,牌艺精进而学业日废。
最后只能花钱买了个自费中专。

这中专也非净土,打起麻将来照样通宵不睡,输赢也是好几百,常常是这个月将父母给的
伙食费输个精光只好啃馒头饿肚子,下个月又赢了几千,就请同学们集体去洗桑拿泡迪吧
,反正是不义之财,吃光花光算完。每天下课后,寝室里外听得最多的就是“三缺一”的
呐喊。唉,老师要来管,咱不是在外面租的房子吗,他敢管?逼得急了时,找帮兄弟揍得
他鼻青脸肿哭爹喊娘!最辉煌的一次是咱们四个兄弟找了三天三夜麻将没顾得上吃一粒米
,后来连站起身子或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真是过足了瘾!
这世上干任何事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诀窍。一分汗水一分收获,刀子,就是在汗水中磨成的


三、麻将故事天天有

奇怪的是,虽然麻将流行如此之甚,人民群众爱之有加,社会上的看法却是明显不同,好
像打麻将者就是过街老鼠似的。干点自己喜欢的都得像那些官员们嫖小姐一样,偷偷摸摸
的,真是不爽!其实,依我看来,说句公道话,对于依靠麻将大赌豪赌乃至倾家荡产者,
确实要加以贬斥;但对于稍微“带点彩”来点钱“意思意思”的,大家都是持认同态度的
嘛,麻将这玩意儿就是有亲和性,是上班族和非上班族业余生活的一种正常的消遣和招待
亲友的另一桌好“菜”,人都说“小打可以怡情”。君不见节假日父子兄弟婆媳姐妹彼此
“怡情”,亲朋好友同事之间见了也要“小摸”几把,以至于到谈生意也有在麻将桌子上
进行的。至于有些人把持不住,因这麻将打多了,不知不觉就侵入骨髓成了瘾,醒也是它
,梦也是它,终于小赌成大赌,“怡情”变“败兴”,乃至闹出家庭不和、夫妻反目、自
杀上吊、偷盗抢劫、贪污犯罪等种种荒唐事件,就不是麻将一家的罪过了。凡事过了头,
都是不行的嘛!就如这钱,人人都喜欢,但钱多了,也不见得就是好事。

爱麻将爱到死的,不光只我一人。关于打麻将的故事,我这里就有一篓子。比如说吧:我
住的小区有一位姓余的老太婆,平时省吃简用,日子过得很是清苦,但是对麻将却情有独
钟。据说这一天在居委会玩麻将时“火”太差,身上带的几百块钱都快输光了。老太婆胆
子也大,心一横:爱拼才会赢!便一个劲专门往清一色、清七对等大胡上整。这一把好容
易有了三张八万,老太婆额头上的汗水都冒出来了,手也颤抖了,终于摸到了第四张。“
噫哟!双豪华,我胡了!”只听得一声大叫,老太婆忽然全身抽缩,坍倒在地上,一命归
西。医生诊断:激动过度,心脏病发而亡。

还有,武汉白玉山有一对兄弟,一个号称“麻坛高手”,一个叫“铁脚”,两人的牌瘾之
大,远近出名。话说去年严打期间,这兄弟两人仍然耐不住手痒,便又约了另外两个“麻
坛”老将,选了某栋楼房四楼的阴暗背街的房间,摆开牌局,大站起来。一直从凌晨七点
,战斗到子夜十分。忽听到敲门声响。“联防队员来也!”四人忙做鸟兽散。另两人急忙
钻进被窝,这兄弟俩个“哈子”(武汉话:傻子。)一人躲进衣柜,一人顺着下水管爬到
二楼,见地面也有联防对员把守,便象壁虎般的摊开四肢紧贴墙壁趴在那里。联防队员进
入四楼逮住三人,寻遍房间不见第四个,而室外漆黑一片,能见度低。这联防队员也是缺
德,就顺下水管扔下一砖头,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趴在管子上的仁兄不仅头被砸得
鲜血直流,而且失手从二楼掉下,弄得个右腿粉碎性的骨折,罚款丢财不说,从此落下残
疾,“铁脚”变成“跛脚”。

唉,至于其他因为上班时间打麻将而受处分或丢掉乌纱帽之类的事情也是不胜枚举,因打
麻将输红了眼而杀人越货者也大有人在。我不也是被抓进号子里了吗?经过管教干部苦口
婆心的一番教育,本人已深深认识到:“赌祸猛于虎”,麻将之患可谓大矣,千万不可掉
以轻心。据医学家介绍,麻将的危害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打麻将容易导致“麻将
综合症”,危害身心健康。使人久嗜成瘾,精神恍惚,萎靡不振,烦躁易怒,并产生坐骨
神经炎等疾病;二是容易引发犯罪。一些赌输了的人为了“翻本”,不惜铤而走险,以身
试法,形成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同时打麻将也会造成一些父母终日陷入“方城”而不思工
作,不事家务,不管孩子,使有识之士不得不发出“救救家庭”、“救救孩子”的呐喊。


看来,这麻将瘾我的确是该戒了,但我想不通的是:没了麻将,这世界就变好了么?他们
光看到麻将的坏处了,看到打麻将的好处了么,我没文化也可以列出一大堆来:一来可以
箍住人,所谓稳定人心吧,一桌麻将坐下来就是一天,很好的打发时光的方式,省得没事
到外面游荡,或闲极生事,或浪费钱财购物呀什么的;二来可以修身养性,可以暂时忘记
生活中不顺的事烦心的事不关我事的事,麻醉良心,再说对人的耐力也是一种考验;三来
还可以学些人生的道理,你看那麻将原则的“盯上家、卡下家、防对家”之类,不是很适
合现实生活吗?所以,在我还没有被生活逼到去杀人放火之前,只要手头有点闲钱,我是
不能担保我还不去碰麻将这个“恶魔”的!唉,咱一没文化二没本事,平头小老百姓一个
,就这点娱乐和爱好了,也不行吗?



--
               .--._ _...:.._ _.--.
              (  ,  `        `  ,  )
               '-/              \-'
                 |  o   /\   o  |  
                 \     _\/_     /
                 /'._   ^^   _.;      看着我深情的眼睛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34.12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九头鸟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