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44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乡里乡情 - 九头鸟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车向鄂西行——风雨武当山(zt)
[版面:九头鸟][首篇作者:pondbear] , 2004年04月08日04:16:20 ,792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pondbea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pondbear (胖大熊), 信区: Hubei
标  题: 车向鄂西行——风雨武当山(zt)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Thu Apr  8 04:16:20 2004) WWW-POST

车向鄂西行——风雨武当山


        车向鄂西行

刚过建军节,客从珠海来,欲假我单位直入武当朝圣。领导命我去当男“三陪”(就是陪
吃陪喝陪玩不陪睡那种的),初不乐意,欲令我办公室那爱玩的女子去,转念又思:不行
,她去了,在这一帮鸟男人中不正是羊入虎口,得,只好牺牲小我了。再说,去外面观观
光总比成天憋在这钢筋的房里强。于是,与二三领导一起带上一台面包两台小车、一个拎
包七个男人,昂然而去。

车出武汉,驶入江汉平原,一路向西。平展的田里是一平如展的绿缎,秧苗正欲拔穗,高
过田埂,所以这一袭绿色的缎面便时常被洒上了一截截黑色的细线。而再往西的丘陵地带
,景象却又不同:一地的绿色在远近连绵起伏,没入绿色里的田埂就成了中年妇人的褶皱
,要现不现,欲掩还遮。车向西行。车窗外的绿色若睡不熟的小儿,不断摆出各式匪夷所
思的姿态来。再往西,田地里的粮食作物便逐渐被经济作物所替代。嗬,那嫩生生叶儿的
是梨树,那举着细白白小花的是芝麻,那矮矮壮壮的是棉花。久违了,我的田园,那溪前
拾级而上的妇人中哪一个是我的亲娘?那一群背着梦想狂奔而过的少年中哪一个是我的童
年?心,颤颤的,象路旁风中摇摆的叶。窗外阳光,刺得眼发涩。

刚过立秋,正是绿肥红瘦的时候。而这里的绿尽管是铺天盖地的架式,却也全无一点霸气
。这不,这儿那儿便安排了红的牵牛花黄的南瓜花白的棉花不时出来生动你的眼,若女人
鬓角边斜插的小花,不说也勾魂。而天色,越往西越阴,一场雨是早晚要来的了。

中午在枣阳歇脚吃饭。为了不负小城人的好客,只好为革命牺牲自己的胃,少不得又是一
番拼酒。酒酣饭饱,复出西行。广东来人不耐坐汽车,隔一会就要下车歇歇脚伸伸腰抽抽
烟什么的。看天色一分分晚去,我很有意见,但不能提。爷爷的,反正不是我来旅游,早
了晚了关我屁事。再者,官僚们观景,大多是到此一游而已,你还能指望他们真会赏个什
么景么?上次夜宿重庆,拉同住一室的一年轻小官僚去赏山城夜景,答曰:“最不爱看风
景,不如去看领导打麻将。”气得我吐血。想这命运也嫌贫爱富的呢:有权有钱的,因权
钱大多从机心得来,机心太多,便已不懂得风景的真意。但偏生这种人开会、旅游的机会
又最多。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想这风景和粮食都是天下人的,但为何只有有钱人才能买
得到呢?就如我恰才坐在小车里享受空调,又在宾馆里吃着两三千元一桌的饭菜时,却分
明看见自己的母亲还为了一毛钱两毛钱在地里辛勤劳作。对一个国家的国民来说,农民就
是种好地,工人就是搞好本职,企业就是要效益,官员就要为人民服务。也许坐在车里说
这话很矫情,但做为平民的我除了让自己平时多做事在酒桌上为防止浪费而多吃几口之外
,还能做什么?在老百姓眼中,所谓的政治家就是在那里空谈爱国主义就是要发展经济,
所谓的经济学家们推出的理论居然是发展经济就是要推行“下岗”机制。平凡如我辈,早
不是愤怒青年,为了讨生活,少说话多做事吧您哪!

车向西行,狂奔四百公里,终于到达古城襄樊边上的古隆中。山在山城外,楼在山怀里,
翠柏森森,青松亭亭,诸葛孔明隐居之地,果真仙气不凡。不是地域之见,想那河南南阳
卧龙冈与这里打官司,争诸葛亮隐身正宗之地,有那闲钱闲工夫打官司,还不如把城中那
块荒地重新修整一下,至少得让人有点看头,即使再不正宗也有人去凭吊的。今人凭吊的
真是古人么?其实感念的只是那一种民族情结而已。太多的民族的东西在湮没,太多的城
墙在崩塌,当我们一再徒劳地反对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为什么不是多花些工夫修
几个自己的战争纪念碑或历史纪念馆呢?

半个小时走马观花,在我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的时候,又得走了。鞍马劳顿车未歇,牧童
遥指武当山。

晚六时,到达山脚。汽车行经上下十八盘,在山谷中左冲右突。遥看武当主峰,恰如一朵
燃烧的烈焰,喷向浩天;又如莲花绽放,睥睨天下。到紫霄宫时已是晚上七时。其时天色
暝暝,游人全无,不见白日烟熏火缭、香客如织的气势,反是别一种真正的修道圣地味道
。整个宫殿只有我们的足音在山间轻轻清清叩响。武当为道教圣地,其主神真武大帝据说
主管皇帝命运。所以自唐以来,历代皇帝多在此设下道场托了大臣前来祭拜。故其古建筑
异彩纷呈。紫霄宫为清代建筑,背依青山,遥对主峰,左右对称,布局华美,庄重肃穆,
可与故宫媲美,为清代木质结构的经典。

晚八时,夜宿半山腰省邮电局开办的宾馆。都是前两天主任亲自来定好了的。游客稀少,
我们便每人一标准间,全是资源浪费。晚餐自不免觥筹交加,醉生梦死。舞厅开了,几个
服务员兼职的小姐冷清清地坐着。无人愿意光顾。几个人打麻将,其他人无事可干。怠慢
了客人不好,便问酒店还有其他服务否?桑拿没有,保龄球也没有,山里毕竟是山里。只
有洗头按摩,她们说“那里什么服务都有”。便与领导一起拉剩下的客人去松松骨。这事
岂可喧嚣得?当然无人去。独自归房,山下停电,电视也收不到,只有宾馆自己放的录相
,外面下雨了,也无松涛可听,甚觉无聊。

夜深了,拉开窗,却见头发已花白的老主任正顶着一把伞,带着一位女孩急急地奔进楼来
。夜半敲门,有没有哪位领导需要呢?唉,“为谁辛苦为谁忙”~~~

第二天上午,坐索道上金顶。这一截路,我七年前爬过,上山下山用去六小时,现坐索道
,二十五分钟即可上到山顶。据说这是中国最长的索道。坐在厢里,望着索道笔直向上,
不见尽头,外面细雨纷纷,远近茫茫一片。仿佛步入混沌,身无所依。下了索道,顺石级
而上,游客却多了起来,伞伞相连,摩肩接踵。驻足回望,只见行人不见风景,雨声噗噗
,敲出禅意。过南天门,到了海拔1816米的武当最高峰——金顶。金顶正处火焰最高峰,
且四处山峰皆向此倾斜。晴日里,拔剑四望,应是万山来拜、舍我其谁的美景。而今日雨
雾笼罩,目力不过一丈。金顶的签比较灵验,却你望我我望你无人抽签。哦,都是无神论
者,好!小道士无事可做,手捧一本经书,眉毛一掀一掀地读得起劲。当地导游说当道士
也不易,先当学徒三年,通过考试才能正式披上道袍呢。山雨淋过来,山风吹过来,脆生
生的凉。

下山,过转运殿,说不迷信,那广东老总看见“转运”二字,犹豫半天,居然转身走了,
说:“我的运气已够好了,这一转转过头了反而坏事。”来了不玩是白痴,何况这世上的
好人有几多都真有好运呢?所以无论香客达官,有了佛都是要拜拜的,种下一节美好的愿
望,在佛前,也在心底。转身殿里漆黑一团,室内有大佛,佛与墙壁之间仅留一隙,侧身
方可入。在彻底的黑暗和四周的压迫中,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作用,凭着一丝气息往前蹭,
依稀转了一个弯又一个弯,前面迎来了一线亮光,整个人终于从黑暗的深渊中解脱出来了
。老道士在外面敲响了木鱼,大喝一声:“转过来没有?”“转过来了!”响亮地大喊一
声,跳入光明中,似把满身的浊气与所有过往的不如意都转过去了。明天,又是一个新的
大我。这一刻的体验,竟比所有的佛理来得生动鲜活。

守门的是二三小道士,一人笑笑地,一人在悠然自得地吹笛。不远处有箫声相和,把这上
午的雨天里倒打扮得与黄昏的山村相似。一步步地下山,箫笛声一直在我耳边绕。山下等
候的司机问我看到了些什么,我竟不曾听见。
(作者:辛心)


--
               .--._ _...:.._ _.--.
              (  ,  `        `  ,  )
               '-/              \-'
                 |  o   /\   o  |  
                 \     _\/_     /
                 /'._   ^^   _.;      看着我深情的眼睛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34.12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九头鸟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