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92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乡里乡情 - 九头鸟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少年砍人记(zt)
[版面:九头鸟][首篇作者:pondbear] , 2004年04月08日03:42:08 ,896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pondbea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pondbear (胖大熊), 信区: Hubei
标  题: 少年砍人记(zt)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Thu Apr  8 03:42:08 2004) WWW-POST

少年砍人记

辛心

发表时间:2002-11-27 21:17:33 字节数:10479


  “今晚我们去砍人!”小刚一听这话就兴奋了,浑身的血液也煮爆了。幸福得像个孩
子。砍人是小刚的拿手好戏。三把两把,几句汉骂,管你是青蛙是恐龙,一律杀无赦。通
常,这意味着:一、有人请客玩传奇了;二、可以上网泡妹妹了。从刚上网就知道了:这
年头,不会玩传奇的不是男人,网上没几个妹妹的也不是男人。 记得初次上网聊天,没
人理会,网管说:是MM!于是一大群男孩如风中群蝶以不同的姿态向MM扑来,强烈要求加
为好友。从此,小刚就对MM很有好感了。

  黑皮在电话里问:“你丫傻了,快做声呀?”
  “哦,几点?”
  “晚十一点,平价广场对面建筑工地门口。”
  “干嘛到那里去呀?”
  “真他妈罗嗦,不是说了砍人吗?来不来,晚上到先请我们喝酒,砍完人后再宵夜,
外带通宵上网。不来我叫别人了?”
  “来来来,我马上到!”

  小刚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姐姐,背着一个双肩包:“刚伢,你去干嘛?”
  “管我!”睃他一眼,小刚急步离开这个臭婆娘。婊子。不要脸的婊子。头发染得象
个鸡,老是夜不归宿。还动不动代替老娘管我。总有一天,你老了,我壮了,我会狠狠地
教训你的。

  一次砍人的对象是刘胖子,小刚上中学时就第一讨厌的人物。想起要砍他小刚就激动
得双手发痒。
  上网上到没钱时,小刚就跟小马、黑皮他们一起去“擂肥”。黑道生意,他们觉得还
是干这个最保险。就像读书时候一样,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最后来个死不认帐,谁都拿
你也没办法。黑皮上头有个哥哥罩着,是公安局的,派出所的什么时候要行动,他就事先
知会一声,他们马上躲起来,等风声一过再开始行动。小刚知道世界已经越来越现实,没
关系不仅难活人,也难做人,有了关系才能象个人。小刚想:还是黑皮家好!我那窝囊爸
爸和混帐姐姐,还有一大帮子窝囊亲戚,一点光也沾不到!所以小刚要建立自己的关系,
要凭自己的本事把日子过好。不要象那些不争气的人一样,一家十几口世世代代挤在几十
平米的老房子里,活得比下水道的老鼠还卑微。但刘胖子更牛逼,什么本事没有,又胖又
傻,却出手大款,他爹最多只算个小官,哪来那么多钱啊,不是贪污才怪!

  宝丰路口。王麻子牛骨头火锅城。生意好得很。桌子都摆到门外的街面上了。小刚想
:现在很多火锅店都流行用罂粟壳来做汤料,使人吃了上瘾,不知这家是不是呢?罂粟壳
应当不算贩毒吧,将来也卖罂壳去,供给武汉的火锅城,多来菜呀。一想到将来,小刚的
心头就充满向往。老妈常说:将来的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老人们都是这么说的,老人们
活了那么大年纪,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牛骨头上来了,白生生的汤,酽酽的,闻一闻就香,尝一口,“哧溜哧溜”,不想住
嘴了。
  黑皮说:“来,咱们先喝点小酒,为咱们今晚的行动壮行!”
  酒热耳酣,膀胱尿涨,小老二高举,小刚觉得自己俨然成年,已经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了!
  “小马哥说了,今晚把刘胖子和‘江城一枝花’抓住,‘江城一枝花’任弟兄们爽,
‘风云第一刀’你毛长齐没有,敢不敢上啊?”
  “风云第一刀”是小刚的网名,他们都有网名的。网络本来就是虚幻的,爱想什么名
字就什么名字,又有谁知道眼前的小四川佬就是玩传奇的顶尖高手“峨眉大侠”,而皮肤
黑黑的“黑皮”会叫“帅得想整容”呢?不过,对“江城一枝花”小刚可是久闻大名了。
她也玩传奇,也是聊天高手,经常约见网友,见过她的每一个人都会爱上她。今天的这场
架就是因为“甜蜜爱人”刘胖子施展“泡妞####”把“江城一枝花”从“星剑情圣”小马
哥手中抢去而惹起的。不过,小刚对大哥哥们的这一套不感兴趣。不知怎么,他一看到“
江城一枝花”这名字就没好感。他喜欢的对象是“一帘幽梦”,那是多乖巧伶俐的一个小
姑娘啊,她们甚至已经在婚礼堂进行了公证。但她一直不肯跟他见面,她说:“我们就作
永远不见面的爱人好吗?”小刚不同意,只答应暂时不见面。他说:我知道自己还太小,
等我将来有了钱,一定会跟你见面并把你娶回家作老婆的。他还说:我不在的时候,你要
乖乖听话,我允许你勾对,接吻要没烟味,跳舞只能摸背,乱来老子反胃。“一帘幽梦”笑
了,给了小刚几个笑脸,小刚说:你的声音真好听,你笑起来真好看。小刚相信自己的判
断。
  想起以前姐姐就揪他的耳朵,别跟小马混。小马是黑道上的,迟早要出事,不是被人
砍就是砍人后被抓进去。“会有那么一天的,总会有那么一天。”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先是鄱阳路小学,后来升入汉正街中学,小刚从小就是在富人窝子里长大的。家住汉
正街,又不是老板,一个小政府职员,肯定是腐败!我们砍他就是为民除害。将来我们大
了,也要适应社会,也会变坏,不如趁现在还有正气,让他老子放点血!
  砍砍砍,大刀向狗日的贪污犯砍去!
  每次到网上玩传奇,小刚砍起暴发户、贪污犯模样的人都是毫不手软!
  黑皮说:看来你很有黑社会的潜质,你个婊子能从杀戮中得到快感。
  快感,小刚不喜欢,小小的小刚觉得这个词比较色情。

  ——你的家伙呢!
  ——么事家伙?
  ——打架东西都不带还打个屁,你个婊子养的以为自己是霍元甲,赤手空拳打天下?

  黑皮18岁,比小刚整整大了四岁,叫他一声“婊子养的”也不算过,何况在这个城市
,“婊子养的”在很多人只是一个口头禅,并没有骂人的意味。
  ——带么东西,你事先又没说。
  ——你把老子吓跌倒了,这也兴老子教,锤子起子呀,三角刀呀,铁棒呀,能打人就
行!
  ——那不得打死人呀?
  ——你以为人命那不值钱,那么容易死,上次有个老姐(武汉话:男人),老子拍了
他几十砖,住了两天院就没事了!
  ——我赶紧回去拿!
  “算了,”黑皮乜斜着眼朝地上一睃,拾起凳子边半截砖头:“快,拿到手里,不时
那样拿,象个苕一样地,塞到怀里克,到了那里朝对方脑袋上直生拍就行!”
  一个老女人过来,小刚说:“滚,老子还恨不得找你要钱呢!”
  又一个小女孩子,其形已经非人。
  听黑皮说,他爷爷讲过,这些人并不是生下来就是这样子的。都是从小被“拍花的”
乞丐头子拐去,或毁了面目,或割断手足,再反接上,所以长成各种各样的畸形儿,用来
引人同情施舍,到晚上再统一上缴给乞丐头子,这就是旧社会常见的“采生折割”之术。
解放后已经绝迹了的,现在又多起来了。不知道这世界是怎么了。小刚关到“号子”(劳
教所)过,也听那里的牢友说起过:作为九省通衢的武汉,一度商贾云集,富甲天下。“
货到武汉活”,再没本事的人在汉口也能混下去。人一多,就杂,就形形色色,由此伴生
三教九流、黑社会、帮派。可据年纪大的人说,以前的黑社会讲杀富济贫,大多是针对贪
官污吏、流氓头子的机巧,现在的一些人把一些手法都用来对付一般老百姓,他们是黑社
会的败类。他们一边这样讲,一边津津有味有象个老手般地教他。象“做笼子”(一个人
故意在你面前把钱或所谓的贵重物品掉到地下,然后另一个人过来捡过去,拉你一起分钱
,结果是你把自己口袋里的钱掏出来后换回一包纸)、“撞猴子”(趁人不备迎面撞向你
,手上的东西掉地下粉碎,然后说那是古董,赔钱吧你)、“擂肥”(用威逼利诱之手段
向中小学生要钱,并不允许告之家长)等等,小刚出来后也跟黑皮他们一起干过,开始还
比较不适应。黑皮说,你首先是自己要活,就不要管那么多了。于是,小刚就命令自己不
想那么多了。可每次看到这种乞丐,小刚就心里直发酸,他们比自己还惨,原来世上还有
比自己更需要同情的人。
  每次从解放公园门口过,总会碰到这类乞丐,他都把自己买车票的钱给了他,然后逃
票回家。
  可这回,他从口袋里搜了半天,一个子儿也没有。
  小乞丐开始还满怀期望地盯了他摸索了半天,眼光终于是暗淡,拖拉着身子在污泥爬
向下一桌。
  忽然,那边人头汹涌地跑起来:“城管的来了!”
  擦皮鞋的,挖地脑壳的,摆小摊子的,都胡乱抱起自己的家什一阵风地往店铺里面那
一边跑去。
  小刚看见,一个小贩慌不择路,踩了地下那个小乞丐一脚。小乞丐挥起手中的小板凳
就向那人的足踝砸去,没砸中,在那龇牙咧嘴地冲那人背影诅咒。凶恶的样子,象山林里
要吃人脑浆的野猴。小刚看得毛骨悚然,连忙把头扭开来。
  看着眼前的人仰马翻的情景,黑皮直乐:“打雷下雨收衣服罗!”
  想起自己下岗后同样靠擦皮鞋为生的母亲,小刚笑不起来。

  “你们在哪里?啊,这么快!好,我们马上打的过去帮忙。”
  戴着墨镜打手机的样子,很象黑社会老大。整个那叫一个酷!
  小刚的爸爸混了一辈子也没有一个手机,姐姐倒是换了几个了,最近刚换了个彩屏的
,四十和弦。电话一来,叮叮当当象弹钢琴,气焰嚣张得很。小刚说借来玩玩,她象征性
地给他看了一哈,就宝贝一样地拿走了。总有一天,老子也会有的。小刚知道,手机是跟
着潮流走的东西,过一两年就淘汰了的,将来自己要买比这还高级的,可以看电视可以上
网,外加一千和弦,欠死她!
  “战斗提前,那边已经打起来了!”
  事情总是这样,你越是需要的时候,越是没有。急着砍人去呢,平时漫街都是的的士
就没见过来一辆。等车的时候,小刚全身哆嗦起来了。有点紧张,有点兴奋,心脏都缩紧
了,象一个上初上战场的小战士。虽是深秋,也不蛮冷啊。朝前面的黑皮看去,觉得,黑
皮拉开车门的手也在颤抖。
  长江一桥,龟山电视塔把远处,汉江桥象一个彩虹架在夜空,武汉关象一个具轮卧在
江边休憩,再远处,几座身着彩妆的高楼把射灯打向江心,而桥那边,黄鹤楼在灯光的妆
扮下象月宫里的嫦娥襟飘带舞地向着车流拥抱过来。城市正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
  打开车窗,江水粼粼,一对对情侣,相依走过大桥,想起上小学的时候,每年春游。

  车里的人都不说话,听得见每个人的呼吸。车载收音机里播放着“午夜悄悄话”,一
个女人刚问完房事出血怎么办,又一男生打电话进来问包皮过长是不是病。呼提每个人呼
吸更加粗重。
  大战之前,气氛有点沉闷。小刚不喜欢听这种节目。小刚觉得第一次砍人不应当是这
样子的。
  小刚问“小四川”:“不是说好十一点半的吗?”
  “小四川”说:“我怎么知道?大约两边的助阵的人都先到了,就打起来了。”
  黑皮回过头,朝司机一努嘴,后排叽叽喳喳的两个马上住了口。

  ——么样?已经打完了?
  ——几个小卵子,还有姑娘伢,不经打,捂着脑袋都跑了。剩两个一个女的,在那边
,被四大爷在亲呢,你要不要尝鲜啊
  工地上好大风,小刚一下车就觉得头晕,原来是酒劲上来了。小刚还是童男呢,生怕
他们把自己拉去,就问:“刘胖子呢?跑了没有?”
  “在另一边,几个人在审问他!”
  “好,我去给他一砖!”小刚捏紧手中的半截砖,急急地向前奔去。走不到两步,脚
一歪,酒液和食物残渣冲喉而出。

  刘胖子衣服都被扒光了,全身赤裸着,象一头刨光毛待宰的肥猪,中部吊着一个硕大
的短裤头夜风中飘扬。
  小四川背着吐得一塌糊涂的小刚过来的时候,审问正进入高潮:

  你爸是贪污犯不?
  不知道
  你的手机是不是贪污的?
  不是,是我爸去年过年给我买的
  还说不是,我爷爷说过了的:现在当官的,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
  说,你爸爸屁股干不干净
  你为什么抢了我的马子
  是她勾引我的
  她跟我要这要那,金银手饰,还在外面租了房子
  哟,吓老子,你们还蛮会享受,还租房啊
  是她要的,她说她们家住得太挤,要搬出来
  骚婊子
  要不是为了她,我爸也不会贪污
  说,你们每天干几次
  传来一阵干笑声,小四川也附和着笑起来。

  妈的,老子们每天手淫,怕是将来不会搞女人呢,生儿子呢
  要不要去试一试,那边有现成的
  不,老子怕得性病

  你们两个狼狈为奸为奸啊,不如现在就奸给我们看看
  对,现在就奸
  快快去把‘江城一枝花’押上台

  少年们兴奋起来

  小休了一会,小刚觉得舒服了些,他努力睁开眼,看到了眼前突兀的一副画面:

  一群少年,张大了嘴巴
  中间是两个腰部连在一起的半兽人。一个长发披面的女孩子,嘴巴被胶皮封住,身上
的衣服被扯破了,跨坐在一个胖男孩子的身上,一起一伏地运动,两个乳房像刚露头的莲
蓬在水面上下跳荡。
  一道道手电光在他们身上晃来晃去。

  蓦地,一道光打在女孩的脸上,小刚一个激灵:这面孔好熟!
  小刚的眼里要滴出血来:那人,分明是姐姐。
  “臭婊子养的咧!”
  小刚想起手里的砖头一直没用过,扬起手,一砖拍了过去。
  姐姐的脑袋瓜子,发出沉闷的一声响,鲜血象自来水管的里的水,向外飙出来。
  警笛声刺人地响起来,小四川拉了小刚一把:“小刚,快跑!”
  小刚愣在那里,小刚跑不动了。

--
               .--._ _...:.._ _.--.
              (  ,  `        `  ,  )
               '-/              \-'
                 |  o   /\   o  |  
                 \     _\/_     /
                 /'._   ^^   _.;      看着我深情的眼睛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34.12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九头鸟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