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52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一场传染病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走向
[版面:史海钩沉][首篇作者:saddust] , 2019年07月15日19:50:01 ,2204次阅读,3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addus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addust (尘埃), 信区: History
标  题: 一场传染病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走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l 15 19:50:01 2019, 美东)

明末,是一段令人惊奇的历史。重兵把守的北京城一日被破,李自诚入北京后又弃城
西走,最终让关外的清军渔翁得利。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今天就来说说这其中不
为人所知的秘密!

崇桢十六年,大疫,南北数千里,北至塞外,南逾黄河,十室鲜一脱者。

——《明史纪事本末》

从崇桢六年起至崇桢十七年,以山西地区为起点,中国北方地区发生了一次规模巨大且
极严重的鼠疫灾害。根据记载,此次疫情之重,几乎消灭了整个北至蒙古地区,南至黄
河沿岸的大部分人口。

而此时的明朝,正面临着南有李自诚大顺军,北有后金军的两面夹击,已经处于岌岌可
危的境遇。而北京城也正是疫情的重灾区之一,北京城保守估计死亡人数已高达全城的
五分之一!大疫之后,驻守北京城的京军三大营因为鼠疫死亡近半数,正所谓“大疫军
死者众”。而逃过疫病,剩下的五六万士兵也已是体弱病残。

此时,李自诚恰好打到了北京城下。心想北京城防坚固,攻城困难,故向崇桢帝提出了
议和条件。但久居深宫的崇桢帝仗着北京城防坚固,且有数万大军驻守,拒绝了李自诚
的和谈要求。

三月十七日,李自诚率军攻城。万万没想到,原以为固若金汤的北京城只用了两天便告
失守!但让李自诚没想到的是,进入北京城的他看到的不是一个富饶繁华的京城,而是
一座遍地死人的鬼城!

更可怕的是,在进驻北京城没多久,李自诚发现之前漫延在整个北京城内的鼠疫开始找
上了入城的大顺军。短短四十天,李自成的大顺军就与北京城守军一样,在鼠疫的进攻
下,很快成为一支死伤过半的疫军。更不幸的是,已成疫军的大顺军在山海关遭遇吴三
桂的关宁铁骑与清军夹击,大败而归。李自成见势不妙,立即派兵在北京城搜刮财物后
,快速撤离了这座空有京城之名的北京城。

但请神容易送神难,鼠疫并没有远离李自诚的大顺军。由于疫病,大顺军的战斗力直线
下降,被吴三桂率领的军队大败,一路退到山西地界。从此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开始滑坡
,再也无法阻止。

与此同时,山海关以北的清军却神奇地躲过了这次大疫。与吴三桂在山海关联手击退李
自成大顺军后,便一路杀向北京城。而此时的明朝北境,也早已无力抵抗进入山海关的
清军。

五月二日,清军进占北京城……

我们之前学习历史,经常会有疑问:拥有先进火器,数量众多的明朝部队为何在李自成
的农民军面前2天不到就丢了京师?通过了解本次鼠疫,相信能够解答部分疑问。

明末大鼠疫的发生,直接造成了明朝华北和江南人口锐减,税银和粮食收入锐减,军队
非战斗损失巨大,人民体质虚弱。让仅有10万披甲的满清就征服了中国关内地区。

“东死鼠、西死鼠,人见死鼠如见虎”,一只来自山西北部荒凉山野的染病老鼠,如同
穿越心脏的致命一剑杀死了庞大的明帝国,也彻底杀死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其实历史也非常巧合,1910年10月接替了明帝国位置的清王朝的最后一个冬季,异常寒
冷。就在这个冬天,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鼠疫袭击了东北。第2年,清朝灭亡。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172.]

 
manchester9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manchester9 (man9), 信区: History
标  题: Re: 一场传染病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走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6 22:53:13 2019, 美东)

有意思。这样就都解释得通了。不光是干旱,还有鼠疫,

【 在 saddust (尘埃) 的大作中提到: 】
:  明末,是一段令人惊奇的历史。重兵把守的北京城一日被破,李自诚入北京后又弃城
: 西走,最终让关外的清军渔翁得利。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今天就来说说这其中不
: 为人所知的秘密!
: 崇桢十六年,大疫,南北数千里,北至塞外,南逾黄河,十室鲜一脱者。
: ——《明史纪事本末》
: 从崇桢六年起至崇桢十七年,以山西地区为起点,中国北方地区发生了一次规模巨大且
: 极严重的鼠疫灾害。根据记载,此次疫情之重,几乎消灭了整个北至蒙古地区,南至黄
: 河沿岸的大部分人口。
: 而此时的明朝,正面临着南有李自诚大顺军,北有后金军的两面夹击,已经处于岌岌可
: 危的境遇。而北京城也正是疫情的重灾区之一,北京城保守估计死亡人数已高达全城的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72.]

 
shaod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shaodian (有熊), 信区: History
标  题: Re: 一场传染病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走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l 17 16:36:01 2019, 美东)


明末鼠疫,又称明末华北鼠疫、京师大瘟疫、明末大鼠疫、疙瘩瘟,是指明朝崇祯帝在
位期间中国北方出现的大鼠疫。
明代中期以后中国进入了一个空前少雨的年代,出现全国性的大旱灾。万历、崇祯年间
,旱灾变得越来越频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波及华北数省的大鼠疫首先在山西
爆发。
明末大鼠疫开始于崇祯六年(1633年),地点是山西。崇祯十四年传到河北,并随着李
自成和清朝的军队传到更多的地区。崇祯十四年(1641年),鼠疫传到北京,造成北京
人口的大批死亡。 [1]
明末鼠疫这场大鼠疫是的“街坊间小儿为之绝影,有棺、无棺,九门计数已二十余万。
” [2-3]  北京在1643年的8月到12月间,保守估计死亡人数已高达全城的五分之一。
所以当次年的4月,李自成攻进大明帝国的都城北京时,他面对的是一座“人鬼错杂,
日暮人不敢行”的死城。 [4]
上海交通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曹树基根据华北地区明朝末年地方志以及一些明代人的记录
,在其论文《鼠疫流行与华北地区社会的变迁》中,首次提出了明末席卷华北地区的瘟
疫实际就是鼠疫。近十年之后,他与李玉尚合著《鼠疫:战争与和平》,对前期的研究
做进一步的完善,提出了“老鼠亡明”的观点。 [5]
异常寒冷的气候频繁引发水灾、旱灾、蝗灾、鼠疫等,成为波及全国范围的大瘟疫,形
成“水旱灾——饥荒——瘟疫”的恶性循环,,成为明王朝崩溃的根本原因。 [6]

    TA说

明朝末年那场鼠疫毁了大明也坑了李自成,为何唯独没传染给清兵 2018-11-05 21:11
史学界普遍认为,明朝末年那场席卷华北地区的鼠疫,是压倒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尤
其是上海交通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曹树基与李宇尚提出“老鼠亡明”的观点后,这一观点
更加深入人心,为更多的人所接受。...详情
内容来自

中文名
    明末鼠疫
别    称
    明末华北鼠疫、京师大瘟疫

开始时间
    崇祯六年(1633年)
开始地点
    山西
扩大范围
    华北、京师

目录

    1 背景
    ▪ 生态破坏
    ▪ 气候异常
    ▪ 流民因素
    2 过程
    ▪ 西北爆发

    ▪ 迅速蔓延
    ▪ 波及江南
    3 结果
    ▪ 妥善治理
    ▪ 自毁长城
    ▪ 明清易代
    4 轶事

    5 影响
    ▪ 人口锐减
    ▪ 明朝灭亡
    ▪ 瓦解军队
    6 艺术作品

背景
编辑
生态破坏
历史记载,自明嘉靖始,明朝与蒙古边境之间常有变乱,致使许多汉人被俘或逃往蒙古
草原,大面积的牧场被开垦为农田,改变了牧场的生态环境。其中,原本生活在草原上
的老鼠生存空间被压缩,人与鼠接触的机会大大增加。 [5]
气候异常
同时,明朝末年恰又是旱灾频发的年代,万历期间曾有过三次大旱且均引发瘟疫;崇祯
十四年,再遭大旱且历时4年。旱灾肆虐,逃荒保命的不只是难民,老鼠也需到处寻找
食物,较大数量的老鼠进入人类的居住地也就顺理成章了。鼠疫杆菌通过寄存在它们身
上的跳蚤将病毒传染给了难民,而难民的迁徙流动又使病毒延伸到更大的地域。华北地
区作为明末农民战争后期的主战场,天灾人祸并至,明末大瘟疫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
始酝酿。 [5]
1618年,万历46年,广东下起了大雪,这标志着“小冰河时期”的开始,从这时开始中
国遭到了持续干旱和低温的侵袭,到1638年,崇祯11年,漕河干枯,1640年,崇祯13年
,黄河干枯了,而长江和淮河竟然已经全部封冻。朝末年中国内地大部分地区进入小冰
河时期,全国性的旱灾蝗灾和鼠疫长年反复上演。对于一个庞大的农业国家根本无力抗
拒这种打击。伴随着自然灾害而来的是内部的暴动,东北和西南地区发生的叛乱。 [7]
崇祯10年-14年,中国华北地区连续4年大旱。崇祯14年,在山西北部一个春季干旱荒野
上的午后,一只因为体内鼠疫菌正在大量繁殖,而堵塞消化道无法吸血的跳蚤,跳上一
只灰老鼠身上拼命的叮咬它,这时大量的鼠疫菌进入被叮咬的灰老鼠体内。于是鼠疫菌
在这个身材比跳蚤大无数倍的新家更加快速的繁衍,十多个小时以后,灰老鼠开始出现
高热症状,它的内脏开始溃烂出血。在灰老鼠死时,它体内的大量鼠疫菌开始转移到附
件的其他老鼠身上,随后从一个老鼠家庭向另外的老鼠家庭传染。 [7]
常年干旱食物减少,老鼠们身体虚弱,免疫力下降,很快整个地区,都布满了鼠疫菌。
干旱缺水也导致了鼠疫菌以更快的速度繁殖。 [7]
很快成群结队的带菌老鼠由于高热导致身体炎热难忍,它们到处寻找水源拼命的喝水。
于是为了寻找水源,老鼠们集体出发,开始了向四面八方搬家的历程,在这个旅程中更
多被感染的老鼠加入了搬家大军。 [7]
崇祯14年夏天,中国内地突然出现大群大群的老鼠互相咬着对方的尾巴成群结队渡过江
河险阻,进入安徽,河南,河北等诸省。 [7]
50%的崇祯年份都是大旱,大旱造成粮食大幅度减产,国民体质严重下降,卫生条件极
度恶化。在这一年崇祯14年,中国内地还是普遍大旱,在河北春季几乎无雨,老鼠大军
找不到水喝继续向更南的南方进军。 [7]
同时饥荒中慌不择食的人们开始偷吃老鼠藏在洞里的食物,吃成片死在路边的老鼠,横
扫全国的鼠疫大爆发终于开始了。于是在中国的史书上留下了,崇祯14年始,大名府瘟
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岁大凶。广平府大饥疫,人相食。京师大疫,天津大疫。河南
全省大疫,开封府阳武县死者十九,灭绝者无数。荣阳,民死不隔户,三月路无人行。
[7]
山东青州,济南,德州,泰安相继发生大疫。安徽大疫,青蝇大如枣,凤阳府,安庆府
,庐州府相继被鼠疫攻陷,死者最多的地方死亡人口达到90%,于是庐州府,就是现在
的合肥一带,民有绝户,繁华大街如同静夜,无人行走。 [7]
流民因素
气候变化还会导致瘟疫的流行。由于大规模的流民出现,瘟疫在明代后期也日益猖獗。
据《明史》记载,从1408年到1643年,发生大瘟疫19次,其中1641年流行的一次瘟疫遍
及河北、山东、江苏、浙江等。当时著名医学家吴有性在《瘟疫论·原序》就着重指出
:“崇祯辛已(1641年),疫气流行,山东、浙省、南北两直,感者尤多。至五六月益
甚,或至阖门传染。” [1]
过程
编辑
西北爆发
这场“古今方书所无”的怪异瘟疫在这一年遍传北京城内外,患者会忽然在身体肢节间
突生一个“小瘰”,接着“饮食不进,目眩作热”,还会呕吐出“如西瓜败肉”的东西
。一人感染,全家都会传染,甚至有的“阖门皆殁”,全家死绝。亲戚更是不敢上门慰
问吊唁,因为只要一进病家门口,必会感染,等到他回去时,又把瘟疫带回了自己家中
,瘟疫死亡如此之巨,以至于帝都的九座城门“日出万棺”。但这还不是这场瘟疫最恐
怖之处。死亡在一瞬间发生,甚至来不及诊断和治疗,这才是这种瘟疫最可怕的地方。
[4]
明万历年间,政府的赋役越来 越重。随之全国各地几乎连年遭灾。先秦晋,后河洛,
继之齐、鲁、 吴越、荆楚、三辅,并出现全国性的大旱灾。万历、崇祯年间,旱灾变
得越来越频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最后波及华北数省的大鼠疫终于在山西爆发
。 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瘟疫 大作,十室九病,传染者接踵而亡,数 口之家,
一染此疫,十有一二甚至阖 门不起者"。同年,在太原府(治今太 原)的太谷县、忻
州、苛岚州及保德 州都有大疫的记载。次年,疫情传至 辽州(治今左权),再传至潞
安府(治 今长治),疫情进一步扩大。 [8]
山西鼠疫也向周边省份传播。崇祯七八年间兴县人民因避疫而逃之一空,有可能将鼠疫
传播到相邻的地区。从兴县过黄河,就是陕西的延安府和榆林府,崇祯九年至十六年,
榆林府和延安府属县相继发生大疫,如崇祯十年“大瘟,……米脂城中死者枕藉,十三
年,夏又大疫,十五年,……大疫,十六年,稔,七月郡城瘟疫大作”。
崇祯十七年(1644年)秋天,鼠疫南传至潞安府,“病者先于腋下股间生核,或吐淡血
即死,不受药饵。虽亲友不敢问吊,有阖门死绝无人收葬者”。 [9]
迅速蔓延
崇祯十三年(1640年),顺德府、河间府和大名府均有大疫,并且是烈性传染病的流行
,“瘟疫传染,人死八九”。
崇祯十四年(1641年),疫情进一步发展。在大名府,“春无雨,蝗蝻食麦尽,瘟疫大
行,人死十之五六,岁大凶”。死亡人口的比率相当高。广平、顺德、真定等府,类似
的记载相当多。左懋第督催漕运,道中驰疏言:“臣自静海抵临清,见人民饥死者三,
疫死者三,为盗者四。米石银二十四两,人死取以食。惟圣明垂念。” [10]  这时华
北各省又疫疾大起,朝发夕死。“至一夜之内,百姓惊逃,城为之空”。 [11]
崇祯十四年(1641年)七月,疫疾从河北地区传染至北京,病名叫“疙瘩病”,“夏秋
大疫,人偶生一赘肉隆起,数刻立死,谓之疙瘩瘟,都人患此者十四五。至春间又有呕
血者,或一家数人并死。” [12]  “疙瘩”是对腺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肿大的称呼。
崇祯十五年,天津开始爆发大鼠疫,有朝染夕死者,日每不下数百人。排门逐户,无一
保全。崇祯16年,疫情还在进一步加剧,北京及其附近地区大疫。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
死。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 [7]
崇祯十六年(1643年)夏秋间发生的腺鼠疫至崇祯十七年(1644年)春天转化为肺鼠疫
。崇祯十六年京师大瘟疫,疫情很严重,夏燮《明通鉴》记载:“京师大疫,死者无算
。”染病死亡之多,无法计数。《崇祯实录》又记载:“京师大疫,死亡日以万计。”
尽管缺乏准确的统计数据,但上述官方记载说明:当时的大瘟疫,势态极其严重,北京
城死亡人数之多,竟达无人收尸的境地——“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
人收殓者”。北京城中的人口死亡率大约为40%甚至更多。 [13]  北京郊区的疫情也很
严重。在通州,“崇祯十六年癸未七月大疫,名曰疙疽病,比屋传染,有阖家丧亡竟无
收敛者”。昌平州的记载中称为“疙疽病”,而且“见则死,至有灭门者”。河间府景
县“崇祯十六年大疫,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
这场鼠疫,发生在北京城破前一年的二月到九月到崇祯十六年四月时,北京每天死人上
万,以至于城门都被运出的棺材堵塞。沿街的小户居民,十之五六死去,死在门口的最
多,街头连玩耍的孩子都没有了。有一个统计数字,这场大疫夺走20万北京人的性命,
而北京城当时的人口,估计在80 万到100 万,也就是说,每四到五个北京人中,就死
掉一人。“堪称是一场超级大瘟疫”,不但是士兵、小贩、雇工大批倒毙,北京城连叫
花子都找不到了。
崇祯十六年(1643年)八月,天津爆发肺鼠疫:“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
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
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14]
崇祯十七年(1644年),天津督理军务骆养性说,“昨年京师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
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 [15]
波及江南
江南在崇祯十三年(1640年)遭大水,崇祯十四年(1641年)有旱蝗并灾,崇祯十五年
持续发生旱灾和流行大疫。地方社会处在了十分脆弱的状态,盗匪与流民并起,各地民
变不断爆发。 [16]
结果
编辑
妥善治理
10月初的北京,一座恐怖的绝望之城,来了一个担任后补县佐虚职的福建人,他发现了
鼠疫的治疗办法。他使用刺血法给病人治病,每天来看病排队的患者多达万人。到崇祯
16年的冬季,大雪纷扬,北京的老鼠差不多死光了,人口也死的差不多了,导致人口密
度大幅度下降,再加上这位福建人的治疗。北京的鼠疫病情逐步得到扭转。但彼时的北
京城里,人鬼掺处,薄暮人屏不行。时人称因北京死人太多,鬼魂白天就在城中游荡,
夜里更是群鬼夜号,处处鬼影。 [7]
自毁长城
崇祯17年4月,北京这座被鼠疫折磨了超过1年的帝国京城早已元气大伤。京军三大营的
军队因为鼠疫死亡过多,正所谓“大疫军死者众”,而京军的2.7万匹战马,也只有1千
匹可以骑乘,京军已彻底失去野战能力。北京内外城墙15.4万个垛口,只能由5万名羸
弱士兵据守,这些大疫之下,侥幸存活下来的士兵们“衣装狼狈,等于乞儿”。士兵们
全都身体虚弱的坐在地上休息,以致鞭子的抽打都不能让他们站起来。 [7]
4月16日,李自成的50万农民军开到北京城外,虽然在崇祯14年大疫以前,李自成曾经
屡次被明军打的满中国的跑,但是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双方经过了2天不算激烈的战斗
,李自成的大军就攻陷了这座阴气森森的“鬼城”。冲入城里的李自成大军到处搜刮金
银妇女。那位治疗鼠疫,拯救了北京全城市民生命的福建人也被李自成的士兵杀死。 [
7]
43天后,八旗军联合吴三桂的关宁军大破主要由饥民组成的没有多少战斗力的李自成部
队。一般传说李自成大军是在北京感染了鼠疫才失败的,其实不然。因为在李自成进入
北京的时候,鼠疫已经得到了控制。其原因很简单,李自成的部队根本就打不过明军的
关宁军,在鼠疫大爆发以前,关宁军就经常在关内杀得高迎祥,李自成等各路反军到处
抱头鼠窜。所以山海关之战李自成大败,随后1万已经投降清朝的关宁军,又在永平,
卢沟桥,保定,庆都,真定等地连续大破李自成。 [7]
明清易代
鼠疫的流行与旱灾、蝗灾及战乱的接踵而至,明王朝抵不住清兵南下,也就在情理之中
。9月19日,清世祖福临,也就是顺治皇帝进入北京,清朝建立。令人惊奇的是,席卷
肆虐全国的干旱和鼠疫鼠疫在清顺治元年后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华北各地风调雨顺,社
会经济开始复苏。 [17]
明末大鼠疫的发生,直接造成了明朝华北和江南人口锐减,税银和粮食收入锐减,军队
非战斗损失巨大,人民体质虚弱。让仅有10万披甲的满清就征服了中国关内地区。 [7]
“东死鼠、西死鼠,人见死鼠如见虎”,一只来自山西北部荒凉山野的染病老鼠,如同
穿越心脏的致命一剑杀死了庞大的明帝国,也彻底杀死了中国历史的进程。1910年10月
接替了明帝国位置的清王朝的最后一个冬季,异常寒冷。就在这个冬天,一场百年不遇
的大鼠疫袭击了东北。第2年,清朝灭亡。所以,我们不要亵渎那些萌萌的老鼠,也许
这次亲密接触将改变未来的历史。 [7]
轶事
编辑
一个化名为“花村看行侍者”的明代遗民是这场1643年京师大瘟疫的亲历者,在他的回
忆录《花村谈往》中,他一口气举出了几个耸人听闻的突然死亡的个案。
一名官员前一刻还和同僚喝茶打恭时,后一刻就“不起而殒”了;两个人一前一后骑马
聊天,后面的人刚叙话几句问前面那个人,却发现这人已经“殒于马鞍,手犹扬鞭奋起
”;最令人骨栗的恐怕是两个小偷的诡异之死:一家富人在瘟疫中全家死绝,于是这两
名小偷打算发一笔横财,这二人约定一个在屋檐上接应,一个下到房中将偷来的东西递
上来,结果下面的人递着包就突然猝死,而上面的人在接的时候也染上瘟疫毙命,死的
时候,这两个小偷手里还攥着偷来的包袱。 [4]
有的新婚之家,新婚夫妻一起死在婚礼上,有人骑马而行,正在说话,后面的人已经死
去。 [7]
有一个叫吴彦升的官员,刚准备去温州赴任,他的一个仆人死了。他命另一仆人去棺材
店买棺材,久久不见回来,原来竟然死在棺材店里。有一对新婚夫妇,婚礼之后,夫妇
坐于帐中很久没有出来,打开帐子一看,夫妇两人死于床的两头。只有鼠疫才能有如此
烈性威力。
影响
编辑
明末的大鼠疫深刻地改变了社会秩序、人口结构、政治格局和人文环境。 [18]
人口锐减
据史学家不完全统计,明朝末年关内各省全部人口大约是1亿人口,万历和崇祯年间两
次鼠疫大流行中,华北陕、晋、冀3省死亡人数至少在千万人以上。北京人有四分之一
被鼠疫夺去生命,20万人命赴黄泉。 [19]  时人记载崇祯16年“疙瘩病”“羊毛瘟”
盛行,呼病即亡,不留片刻,八九两月,死者数百万。 [7]  而据曹树基估计,明末的
崇祯年间,死于鼠疫流行核心区即山西、直隶、河南三省北部的疫死人口,要占到这三
个省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而根据外国学者估算,明末经过持续的干旱,蝗虫,鼠疫,天
花和饥荒造成全国损失了40%的人口,整个国家元气大伤。就是到1651年,清朝顺治8年
,全国也仅有1036万壮年男丁,全部人口在6000万左右。 [7]
4-8月滴雨不下,飞蝗遮天,鼠疫大军攻入江苏,浙江,嘉兴府桐乡县居民90%被感染鼠
疫,蛆虫从房子里一直爬到街道上。邻近的湖州府则损失了30%的人口,民众无病而口
中吐血而死,民多投河自杀,哭声震天。 [7]
灾荒、疫病、战争,1640年代的中国,这几种因素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使得神州大地
生灵涂炭,山河破碎。据学者统计,明清易代之际,因非正常死亡,中国的人口减少了
约四五千万。
明朝灭亡
对于大明王朝灭亡的原因,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一般认为是李自成推翻的,满清人在
后面撬墙脚。也有的认为是大明朝廷内部出了问题。坏在宦官和政治腐败上。这些观点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如果跳出史学,从流行病学的角度分析,问题便很
简单了——鼠疫,是鼠疫直接导致天下大乱。崇祯年间的大鼠疫,间接造成了北京的沦
陷与明朝的灭亡。 [20]
明末爆发的“疙瘩瘟”,就是所谓的“鼠疫”,因为从发病到死亡既烈且急,所以有时
也被称为“电击性鼠疫”。鼠疫分为“腺鼠疫”和“肺鼠疫”两种,前者死亡率达50%-
90%,而后者死亡率几乎高达100%。非常不幸的是,崇祯十六年的京师大瘟疫,很可能
是这两种鼠疫同时肆虐的结果,所以死亡率才如此之高。较之关内闯献作乱,关外满清
南下,这场鼠疫大爆发才是名副其实从内部断送帝国国祚罪魁祸首。 [4]
据台湾著名明史专家邱仲麟的估算,自鼠疫始至李自成攻破北京,约20万北京人殒命,
占当时北京总人口的1/5到1/4。在这样的情况下,驻守京师的明朝军队自然无法幸免。
据历史记载,当时驻守京师的军队有10万人,大疫过后,仅余5万多人。加之,明末军
队腐败严重,军心本就涣散,经此大疫,更是溃不成军。李自成率军攻打北京城时,当
时的守城将官不得不低声下气求人守城,仍“逾五六日尚未集”,最后连三四千宫中的
太监都上了城墙。1644年3月,大顺农民军兵临城下,此时,北京内城上平均五个城垛
才有一个士兵,瘟疫中的守城明军“鸠形鹄面,充数而已”。这样军队,抵挡不住李自
成的精锐之师。疫病肆虐的北京城,是大明朝最后的仰仗,崇祯帝可能从未料想京师会
如此快速沦陷,自己连从容出逃的时间都没有,最后不得不自缢于煤山槐树之下。也许
,连闯王李自成也没有想到可以如此轻易地拿下北京城。 [5]
纵横帝国内部的鼠疫,也间接摧毁了帝国的边防系统,比如明军最精锐部队云集的九边
重镇中的大同,山西,蓟州、宣府等镇在明末改朝换代的巨大社会变革中,根本就没有
发挥出作用。大疫,南北数千里,北至塞外,南逾黄河,十室鲜美一脱者。纵横帝国内
部的鼠疫,也间接摧毁了帝国的边防系统,比如明军最精锐部队云集的九边重镇中的大
同,山西,蓟州、宣府等镇在明末改朝换代的巨大社会变革中,根本就没有发挥出作用
。在跟着闯王有饭吃口号下,远近灾民纷纷加入李自成的队伍,应之者如流水,日夜不
绝,一呼百万,而其势燎原不可扑。 [7]
廷现在需要关外明军尽快击败包围锦州的八旗军,随后调入关内平乱。于是皇帝连续发
布密令要前线明军尽快出战,速战速决。最后在崇祯14年的秋季,冒然出击的明军战败
,多年累积的全部精华丧尽。最后皇帝催促陕西大帅孙传庭立刻出战剿灭李自成。这时
的孙传庭处于苦于鼠疫横行,人死过半,根本无法征收税粮,军队缺乏口粮的困境。最
后孙传庭带领饿七扭八歪的大军穿过潼关战败身亡。《明史》云“传庭死而明亡矣”。
这北京大疫之下,侥幸存活下来的士兵们“衣装狼狈,等于乞儿”。士兵们全都身体虚
弱的坐在地上休息,以致鞭子的抽打都不能让他们站起来。以至于李自成轻易的就夺取
了北京城。 [7]
瓦解军队
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最后失败的真正原因一直是个历史之谜。百余年来,专家们
对此有多种解释,有的说他败于不得人心,有的说他败于骄傲自满,有的说他败于腐败
,也有人指出,李自成的百万大军亡于鼠疫。 [21-22]
艺术作品
编辑
电影,《大明劫》。 [23]

参考资料

        1.
         
        明朝灭亡的真正原因是天太冷  .腾讯网[引用日期2017-03-27]
        2.
         
        计六奇《明季北略》卷十九《志异》:崇祯癸末,“八月至十月,京城内外号
瘩病。兵科曹良直方与客对坐,举茶打恭,不起而殂。兵部朱希莱拜客急回,入室而殂
。宜兴吴彦升授温州通判,一仆先卒,一仆买棺而卒于卖棺处。有一友姓鲍,劝移寓,
随行李去,入门而殂。吴速看视,亦即殂。……沿街小户,收掩十之五六,街坊间的儿
为之绝影。有棺无棺,九门计数,二十余万也。……发内帑四千,三千卖棺,一千治药
,竟不给。”
        3.
         
        《四忆堂诗集校笺·卷之三》
        4.
         
        人类防疫七千年  .凤凰网[引用日期2017-03-27]
        5.
         
        专家谈明朝灭亡:鼠疫或为重要原因  .中新网[引用日期2017-03-27]
        6.
         
        杨奕望,吴鸿洲,陈丽云,《明代瘟疫产生、爆发与流行》,人类健康理念国
际论坛、学术年会, 2009。
        7.
         
        万历46年广东大雪小冰河期来了  .网易网[引用日期2017-03-30]
        8.
         
        周同,《被瘟疫灭亡的明朝》,《健康大视野》, 2005(1):58-59。
        9.
         
        顺治十八年《潞安府志》卷15《纪事》
        10.
         
        《明史·卷二百九十五·左懋第传》

11.
 
周同,《被瘟疫灭亡的明朝》
12.
 
崇祯时人刘尚友,《定思小计》。
13.
 
抱阳生在《甲申朝事小计》卷6中提到崇祯十六年二月的北京城,“大疫,人鬼错杂。
薄暮人屏不行。贸易者多得纸钱,置水投之,有声则钱,无声则纸。甚至白日成阵,墙
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则痛哭咆哮,闻有声而逐有影”。
14.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
15.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气候寒冷导致了明朝灭亡?  .中华网[引用日期2017-03-27]
16.
 
《明史》:“帝承神、熹之后,慨然有为。即位之初,沈机独断,刈除奸逆,天下想望
治平。惜乎大势已倾,积习难挽。在廷则门户纠纷。疆埸则将骄卒惰。兵荒四告,流寇
蔓延。遂至溃烂而莫可救,可谓不幸也已。然在位十有七年,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
心治理。临朝浩叹,慨然思得非常之材,而用匪其人,益以偾事。乃复信任宦官,布列
要地,举措失当,制置乖方。祚讫运移,身罹祸变,岂非气数使然哉。迨至大命有归,
妖氛尽扫,而帝得加谥建陵,典礼优厚。是则圣朝盛德,度越千古,亦可以知帝之蒙难
而不辱其身,为亡国之义烈矣。”
17.
 
董强,《猖獗肆虐的大瘟疫》,《百科知识》, 2009(12):49-51。
18.
 
中国科学报,《罗马亡于疟疾明朝亡于鼠疫》,《中国科学报》, 2014。
19.
 
据《北方网》,《明清易代之际北京鼠疫肆虐》,《健康必读》, 2013(9):41-41。
20.
 
《明朝灭亡都怪老鼠这东西》,《养生保健指南》, 2012:20-21。
21.
 
谢少萍,《李自成百万大军瓦解于鼠疫》,《文史月刊》, 2009(6):1-1。
22.
 
胡尉新,《跳蚤加速了明朝灭亡》,《现代青年:细节版》, 2010(4):59-59。
23.
 
王海龙,《小小细菌摧毁大明朝》,《家庭保健》, 2010(5)。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6.]

 
shaod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shaodian (有熊), 信区: History
标  题: Re: 一场传染病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走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l 17 16:46:13 2019, 美东)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李自成的军队与清军有过“亲密接触”,为什么清军没有感染鼠疫
?难道满人天生对鼠疫具有免疫力?当然不是这样。

这个问题,曾经一度困扰了学术界很久,后来还是欧洲人帮忙揭开了这个谜。

众所周知,早在十四世纪,欧洲就爆发了一场大鼠疫,导致两千五百多万人死亡,幸存
者还留下了相关壁画和文字,后来人们对那些壁画和文字进行研究,发现那场鼠疫害死
那么多人,却单单放过了骑兵。

他们由此得出结论:鼠疫是经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播的,而跳蚤讨厌马的气味,所以骑兵
很难被鼠疫传染。

而当时的清军,也主要由骑兵组成,所以有人推测,清军之所以未被鼠疫传染,也是因
为这个原因。

文:沙尘暴

参考文献:《明史》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史海钩沉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