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79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艺术殿堂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转载] 钱钟书给中国知识界留下了什么
[版面:艺术殿堂][首篇作者:cox] , 1999年01月16日20:36:29 ,521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cox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cox (您有信件), 信区: Arts
标  题: [转载] 钱钟书给中国知识界留下了什么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Jan 16 20:36:29 1999), 转信

【 以下文字转载自 Literature 讨论区 】
【 原文由 whg 所发表 】
作者: 邢宇皓(沈.国.橙.石) [2178], 18:37:11 1/15/99:



      1998年的暖冬,对许多人来说并不轻松。钱钟书先生的悄然远逝,
     给痛失巨星的中国社科学界带来了几分沉重。近日,记者走访中国社
     会科学院,分明感受到,透过洋洋洒洒的鸿篇巨制、幽默机智的灵性
     文章,这位传奇式的文化大家,给中国知识界留下的是深深的感悟与
     思索。

       
     “慎于出手”与“剽窃自己”

       张海鹏(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对于一个学者来说,潜心作学问、不受外界的诱惑是最重要的。
     书是不是写好了,才是学者唯一应该关心的,这是钱先生留给我们的
     治学之道。说似平淡,其实难得。在当今学术界,把拼凑的学术论文
     作为出国参加研讨会、“广结朋友”的敲门砖,这样的现象并不少见。
     我就遭遇过几次这样的尴尬:有的学者在国外的会议演讲平淡如水、
     报送的论文水平太低,甚至被国外的专家认为“不值一评”。还有的
     人在学术会议上把本来就不多的报告时间,大部分都用在感谢主办者
     邀请上,发言时间到了,报告却还没有进入正题。作为一个中国学者,
     我坐在那里很有些不安于位。我想,对于自己的著作,已经成名的学
     者一定要珍惜自己的名誉;还未成名的学者,更要首先把自己的学问
     搞扎实。

       目前,一些中青年学者在学术上“坐不住”,仅利用二手资料就
     写成了自己的书。有些在图书馆、档案馆都看不到影子的学者,出书
     倒是不少。这样的著作,内容肤浅不说,还有很多是围绕大体相同的
     内容反复拼凑、“编辑”而成的。人们都说,剽窃别人的作品是不道
     德的,那么对“剽窃自己的作品”又该有什么样的评价呢?这样的
     “著作”在学术上的贡献、对学科的推进到底有多大的帮助?

       我们知道,即便像钱先生这样的学术大家,他的著作相对于其学
     识而言,并不多,每一部著作都是倾心之作,对待学术的态度非常严
     谨。我觉得,作为学者,应该有这样的精神:你的研究成果一出,至
     少10年、20年没有人敢在这个问题上再做文章,你自己也没法再做下
     去了。在这一点上,真正的学者,要慎于“出手”。

       
     时间流逝与学术生命

       张炯(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关于钱先生,最遗憾的是他的学问没有完全写出来。时间对于一
     个学者的重要,从钱先生那里体现得十分突出。在“五七”干校,钱
     先生看农具、守菜园的时候都在读书。没有外文资料,他就读德共的
     《红旗报》来温习外语。尽管如此,十年文革,钱先生也和其他人一
     样,难以去著书立说。十年动乱以后,钱先生的时间抓得很紧,长期
     闭门谢客、潜心学术研究,他常讲时间有限,要抓紧时间把《管锥编》
     弄出来。我们探望他事先都要得到他的允许,每次也都是匆匆十几分
     钟就告辞出来。钱先生家客厅里有一张书桌,到他家里,他总是在伏
     案工作。

       按照钱先生的设想,《管锥编》的论述范围原本是从先秦到晚清,
     这项宏伟的计划没能最终实现,不能不说是中国知识界的巨大损失。
     回过头来看,十年浩劫,时间的流逝,不但使青年学者失去了成为学
     术大家的机会,也使钱先生这样的大学者未能充分向世人展示其学术
     造诣。

       
     独立人格与独立思考

       马大正(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钱钟书先生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他始终能够坚持知识分子
     的独立人格,潜心作自己的学问,不随波逐流做违背自己本心的事。
     钱先生为学、做人的方法与那些“花花绿绿”的“成功之道”形成了
     强烈的反差。

       今天,很多年轻人都是通过电视剧《围城》而“发现”钱先生的。
     像钱先生这样一个大学问家,几十年来被“遗忘”,是国人的不幸;
     而重新“发现”钱先生,又是一件幸事,因为这证明了学术发展终归
     会回到它本身的轨道上来。钱先生是用他生命中很长的一段时间证明
     了这一点。几十年中,很多“理论家”和理论文章都如昙花一现,而
     钱先生一些当时被认为是不合时宜的举动,如今看来却是正确的。这
     本身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社科界到底应该用怎样的方式为国效力?我认为,学术研究应该
     贴近生活,但还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只有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
     提出各种不同的观点,供决策部门全面参考,才能更加体现出学者和
     学术研究的价值。钱先生的著作留在世上,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来进行
     研究,各种纪念、回忆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多。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
     钱先生未变成文字的言行:他是如何能甘于寂寞、如何能抵挡名利的
     诱惑,保持独立的学术品格,这些东西更加值得我们思考。

       
     “打通中西”和“网上编辑”

       郝时远(民族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现在,社科研究人员的学历层次在提高、高级的研究人员也越来
     越多。但是,在学术上,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也很多。其中,主要的
     一个问题就是学术视野太窄。很多研究人员在上学的时候就选择了某
     一专业开始学习和研究,作硕士论文、博士论文,很早就定下了学术
     研究道路,这样教育的结果,造成了研究技能和研究方法上的单一,
     “博士不博”的现象普遍存在。培养出来的人与钱先生这样的文化大
     家拉开了差距。

       面对知识经济的到来,我们已有的东西能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
     时代要求我们应具有的知识系统越来越复杂,不仅是社会科学和自然
     科学的交汇,而且是各种学科之间的交汇。知识更新缓慢、学术基础
     不广博,其学术成果的效益也就非常有限了。现在有的学者,不但在
     知识积累和更新方面显得缺乏和僵化,甚至还在拼命维系自己学科的
     界限,自己束缚了自己的发展。钱钟书先生从未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
     学科中去,而是去做自己感兴趣的题目。因此,钱先生的作品所包含
     的内容十分广泛,使很多人都能从中得到教益,而不是只得到某学科
     人士的关注。两相比较,其中差距不言自明。

       同时应看到,在钱钟书先生广博的学识背后,是老先生青灯孤影
     下的不懈努力。在信息时代,像互联网这样的手段,一下子拉近了我
     们与最新信息的距离。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打通”了“中西”、可以
     “学贯古今”。学术重在研究,在互联网上查询,只是省去了我们以
     往做笔记、卡片的时间,而有些研究人员恰恰是将研究这一过程简化
     了。“网上编辑”,愧对学者称谓,那是“炒卖者”和“编书家”该
     去干的事情。

       
     “十年磨剑”与“为稻粮谋”

       刘扬忠(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钱先生淡泊名利、潜心治学的品格非常值得我们敬重和学习。自
     身的不懈努力是在学术上有所建树的前提。然而,必须看到,在实际
     生活中,又有很多外界的因素制约了这种精神的发扬。

       对于许多中青年研究人员来说,在职称的评定、住房条件的改善、
     孩子上学的费用等各方面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研究人员待遇普遍偏
     低的现象依然困扰着学术界。真正的学术作品没有出版社给出,受经
     济利益的诱惑,一些人围着出版社转,在不是自己所长的领域搞所谓
     的“畅销读物”。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作这种“短平快”的东西,
     不是作学问,但还是有人去做。这其中,不少人是为了名利,但也有
     的是出于“为稻粮谋”,不得已而为之。

       在学问上“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应该是每一个学者的追求。但是,
     现在职称晋级、申请课题研究等等,都有一个时间的限制,而且和学
     者的待遇紧密相关,三、五年没有搞出成果,各方面都要受影响。因
     此,在反对学术界浮躁之气、倡导学者潜心作学问的同时,政策上有
     所鼓励也应是值得注意的问题。

       有一个事实不容回避:今天的社科学界,在老一代相继淡出之际,
     新的文化大家却依然无处寻觅。在为巨星陨落黯然神伤之际,我们同
     样期待,新的一代能为学术的星空增添新的光彩。
--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65.91.65.233]
--
※ 转载:.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71.230.25]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艺术殿堂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