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556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海外生活 - 为人父母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朱德庸:我只想抱一抱小时候的我 (转载)
[同主题阅读] [版面: 为人父母] [作者:moonflower7] , 2014年06月03日11:52:28
moonflower7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oonflower7 (teddybearmom), 信区: Parenting
标  题: 朱德庸:我只想抱一抱小时候的我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3 11:52:28 2014, 美东)

朱德庸:我只想抱一抱小时候的我
2014-05-31 更多请收藏>>> 报刊文摘

每个人身上,都有童年留下的深深烙印。台湾著名漫画家朱德庸也是如此。他说:“我
会画漫画,因为小时候受到的歧视,让我看清楚世界的假象。”朱德庸的漫画作品包括
广为认知的《双响炮》、《涩女郎》和《醋溜族》。


直到去年,朱德庸才知道自己患有亚斯伯格症,一种“没有智能障碍的自闭症”。最早
的相关记忆来自幼儿园下午茶时间,每个小孩一杯豆浆、一块饼干,全班发发发,发到
他饼干一定没有了,或者豆浆剩半杯。幼儿园郊游,所有小朋友都去,提前一天老师上
门找他妈妈,能不能不要你的小孩去?妈妈向老师求情,这样对小孩心理影响太大了,
你让他去,我叫他乖一点。他站在一边,听着她们对话。

“你想想看,我当时那么小。”54岁的朱德庸说,那些三四岁时曾困扰他的缺陷,现在
仍然在那儿。
  
那一刻起,我原谅了自己

我小时候一直很不快乐,非常非常不快乐。小时候我觉得世界不是我的,但我又跑不掉
。不管是我有没有能力跑、懂不懂得跑,我都会卡在里面。

我去舅妈家,拿一个玻璃杯倒水喝,正要喝,舅妈过来,把杯子拿走:“这杯子很薄,
很贵!”另换一个很粗、很厚的杯子给我。那种感觉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一个人
欢迎我。大人对我没有一丁点信心。

我对外面的世界没办法、没能力,只能回到我的世界。我的世界里,一个是画画,一个
是虫子。院子里,所有的虫子我都玩过,那画面我现在都记得,一个小孩蹲在墙角,一
下子跑到这个墙角,一下子跑到那个墙角。只有在虫子面前,我最自在,因为它们对我
没有威胁感,也不会不接纳我。我不用在它们面前自卑,我和虫子是平等的。

我看人,像看虫子。大学时,我请同学吃火锅,一边吃,一边放音乐,音乐慢了,他们
的筷子也慢,音乐快了,筷子也快,我就很乐。但我不喜欢人,很难参与人,人一多,
我就不是我自己。我像一只海豚,放出一个讯号,又弹回来,没有回应——我和世界的
交流是单向的。

小学五年级,我和一个同学去邮局,他很自信,跟我讲:“你去柜台问一下,××邮票
出来没?如果没有,什么时候出?”我却从兜里掏出10块钱,那时是很大的钱,我递给
他:“这10块钱给你,你不要叫我去问。”他看着我,眼神很奇怪,意思是,你问就好
了,干吗给我钱?其实,掏钱出来,对我是一个很大的伤害,那等于说,我承认自己是
一个完全无用的人。

你想,一个小孩,太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切事情告诉你,你是一个很蠢、很蠢的
小孩,我很自卑。直到去年,我53岁,我终于知道我是亚斯伯格症,一种自闭症。那一
刻起,我原谅了自己。

我换了3个补习班,该考上的都没考上。上私立高中,第一学期就被留校察看。我什么
也没干,喝酒,跳舞,追女生。晚自习别人做题,我就一个人出去校园里走,因为我一
道题也不会。

我沦落到最差的学校,居然警觉了,死马当活马医,拼命念书。高考前,我最好的朋友
来看我,我很高兴。临走他跟我说,你没希望了,考不上的。说完就走了。那是我又一
次看到人的恶意。本来我们都是混混,突然我要往上爬,他心里接受不了,所以他才来
看我,要给我一棒。

我还是没考上大学,考上一个三专。去念的时候妈妈就跟我讲一句话,她说,你千万不
要再被退学。结婚以后,我才知道我有识字障碍。所以我学不会。那些东西无法在我脑
子里停留,第一行字看完,看第二行的时候,第一行已经消失了。

亚斯伯格症人与外界沟通有一点偏离,以为说清楚了,以为接收到了,其实没有。我的
复健老师也有亚斯伯格症,我太太听我俩聊天,快要疯掉,她说,他讲一你讲五,他讲
四你讲九,最好玩的是你俩还一直讲下去,但是从没讲到一起过。


我妈让我总在内疚中

亚斯伯格症是遗传的,我爸爸可能也有。知道亚斯伯格后,我和爸爸的关系清晰起来。
他从没像一个父亲一样向我传授人际间的规则,也不会跟小孩坐下来,递给你一杯酒。
他永远安安静静。周日、放假,他没有应酬,待在我家的院子里,修所有的东西。拖鞋
坏了他修,伞坏了他修,我妈妈一直骂,我们家什么新东西都不能买,因为所有坏的都
被修好了。

他从没对我说过“你这个笨猪”,也没有逼迫我做任何事情。他离开之后我想,他是透
过亚斯伯格来爱我的,你是这样,那就让你这样。

我妈妈却善于用一种使小孩内疚的方式教育我。我在家住了29年,日式房子的地板都是
架空的,本身就像一个大鼓一样。大年初四早晨我跟我妈说:“我明天要搬出去了。”
我妈一听:“什么?”咚咚咚从客厅走到后面厨房,我听她跟我爸说:“他说,他明天
就要搬出去了,你赶快去劝劝他!”爸爸就走到客厅来跟我说,你是真的要搬出去吗?
我说,对呀。我爸说,好。我就听到我妈在后面生气:“我不是叫你劝他吗?”所以我
住了29年的家,我只跟他们说一声我就搬出去了。我结婚完全没有咨询他们任何意见。
这就是亚斯伯格的好处。

结婚搬走后,常常很不安。打电话没人接,我立刻坐3个多小时公车回去看他们,其实
他们是去打麻将了。我妈妈让我总在内疚中。

我会画漫画,因为小时候受到的歧视,让我看清楚世界的假象。妈妈对小孩的爱可能是
有条件的,而亲戚对待你的方式就是社会对待你的方式,非常现实。



老师是正义的化身,往往最不正义,他的外衣让他可以滥用权力。你没有反抗能力,连
表达能力也没有,只有承受,这就是真实发生在小小的我身上的事。我儿子要一年级时
,我怀着极大的恐惧,担心我的经验在他身上重来一遍。

小时候我说话结巴,别人讲一句话30秒,我讲3分钟。老实说,不管亚斯伯格多不好,
至少它取代了蠢。如果有时光机器让我回到小时候,我只想抱一抱小时候的我,我只想
抱一抱他。

如果有一天我变大人,我可能就不会画画了

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我发觉我没有用漫画捍卫什么。其实我觉得我唯一在捍卫的是
我的小时候。我小时候的状态,是真实。

我整个成长过程几乎围绕的都是假象,包括父母的爱。很多父母的爱是有所求的,而亲
戚去掉亲戚这个名分之外,不会对你有任何期望,不会有任何包容。所以对我来讲真实
最重要。

我和太太花大量的时间在一起,和一般夫妻相比,我们相处的时间可能是别人的3倍那
么多。我们俩几乎总是窝在我们的小世界,一起伸出头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缩回来
继续过我们的生活。

人家问我对爱情婚姻是乐观主义者还是悲观主义者,我说我是旁观主义者,那是我的工
作,我看到了,画下来。

但是就人生来讲的话,其实我觉得我是悲观主义者。我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被
投放到这个世界来,一个人跌跌撞撞,有时自己撞,有时让人推着转来转去,有时人家
背后拍你一下头,你转过来,他又在你前面拍你一下头。


认识我太太之后,像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被投放到地球来,两个同时被撞,同时被
人转一转,拍拍头,有时我跟太太两人都会躺在床上沮丧,想不通,到底怎么一回事?
我觉得好像再也没办法画下去。两个人讲着讲着,很难受。好像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之外
的。

我从来不是个称职的爸爸。我儿子小的时候我一天到晚把他弄哭。我从来不让他。在我
的意识里,坐下去开始玩就是两个小孩的战争。我不但不让他,我还吓他。

有一次他哭着去找妈妈,我太太告诉他,其实你爸爸身体里住着一个比你还小的小孩。
他那以后就没哭过,他说爸爸我让着你,因为你比我小。我儿子到现在都常常让我。他
今年22岁,已经变成大人了,我好像没有变化。

如果有一天我变大人,我可能就不会画画了。



--
Everybody gets up in the morning, wanting their kids to have a safe day,
wanting to go to work and come home and provide for their family, are the basic
human needs. Every human being is entitled to that, so we stand against anybody who teaches hate or wants to produce any type of hatred that goes on the air, and that goes from Radio to Television and to the Internet.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28.]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