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43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经济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张五常坚称国企没希望
[同主题阅读] [版面: 经济] [作者:xiaoyuer] , 1999年10月25日04:44:11
xiaoyu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xiaoyuer (坐看云起), 信区: Economics
标  题: 张五常坚称国企没希望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Mon Oct 25 04:44:32 1999), 转信

           张五常坚称国企没希望

为什么我一直坚持国企改革永远没有希望呢?

简单一句话,别人的钱永远不如自己的钱花得小心。我是一个大
学教授,经常要申请学术基金。基金申请下来了,用途却有限制。
请客吃饭是不允许的,也不能花在女朋友身上。那能干什么呢?
只能复印、打字什么的。这种情形下,就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
现象,从来没有例外,你会大量的复印一些说不上有用还是没用
的东西。如果换一个假设,把基金直接发给我用,我还会花那么
多钱在复印上吗?答案一定是:不。我会仔细斟酌,减少无谓的
浪费。国企不要再谈什么改革,要谈只能谈废除。

中国现在的很多事情,我实在想不通。想来想去也想不通。为什
么外国人不能以个人身份开人民币帐户?为什么外国公司不能租
用中国的私人住宅?公司的税率比个人的税率高?

张维迎教授一直讲,是资本雇佣劳动,而不是劳动雇佣资本。我
小的时候,躲避中日战争,坐船去广西。那时的船需要纤夫来拉。
有人在旁边拿鞭子不断地抽打纤夫,不让他们偷懒。纤夫们装作
很用力的样子,其实在偷懒。我就在想,到底是拿鞭子的人雇佣
纤夫们呢,还是纤夫雇佣了拿鞭子的人。后来,我写了一篇论文,
说明这其实并没有分别,劳动也是资本。

有人问到中国当前是否存在着道德危机的时候,张五常说:"经
济学不能回答Ethics(伦理、道德)的问题" 。

你们问我,如果中国走完全开放的道路,会不会变成现在俄罗斯
的样子。我看不会。俄罗斯在经济没有改革之前,就进行了政治
改革。这是激进的做法。现在整个俄罗斯是黑社会管制。国营企
业私有化如果不靠一个独裁的政府,一定会被黑社会搞乱。有人
让我去广东看看,十三四岁的俄罗斯少女,为了很少的一点钱,
背井离乡,去跟农民睡觉。一个曾经多么强大的国家,如果你有
女儿(张五常把手指向听众),试想一下,你会让她去跟你最看不
上的中国农民睡觉,那一定是苦到头了。我说,教授不能去,被
人看到不好意思。事实上,我这个作父亲的,心里非常难过。

十一年前,我和弗里德曼来中国,一再建议国企该收摊了,外汇
管制该取消了。十一年过去了,外汇管制不但没有取消,而且越
来越复杂,越来越看不懂。外资只能进来,不能出去。那还有人
进来吗?好大的笑话。现在还不准古文物出口。我觉得,保护文
物最好的办法是允许文物自由进出口,否则那些已经在外国的就
永远不可能收回来。

六年前,我又来中国,你们的领导人跟我说,担心如果政府完全
不管的话,北京人就会吃不上蔬菜。我说,如果开放完全不管一
定会有蔬菜吃。只要有钱赚,人们就会去干。

你们问我,中国未来十年改革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主要
出在特权阶级要维护他们的特权利益。你们要搞有中国特色的社
会主义,原来是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现在好了,私有产权
被承认了,这是一个进步。

你们问我怎么看待马克思和他的政治经济学。我曾经写过一篇文
章,叫《邓家天下》,讲得是邓小平、邓颖超,还有一个邓,是
邓丽君。在马克思主意的理论里,邓丽君这样的人不可能存在,
既不是地主,又不是资本家,也没有剥削。几分钟,就挣几千块。
她的剩余价值就在自己的口袋里。邓丽君的存在,就证明了马克
思主义的错误。你们现在还有很多的思想教育吗?我不反对研究
这些学说,但是读书不能信,要自己思考。那么多的经济名师,
我一个也不相信。这是我给你们的忠告。

为什么经济学是一门精确的科学?我有一个好的例子,经常举。
现在别人也常举。(张五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100 元的人民币)如
果这张钞票放在街上,没有风,没有警察,两个小时后,这张钞
票还会在那里吗?我跟你赌,你一定不跟我赌,1:1000你也不
肯赌。大家的答案一定是:钞票会不翼而飞的。物理学能精确地
解释吗?化学能解释吗?哲学能吗?都不能。只有经济学能。

事物都是存在规律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没有任何事情是
random的,我们说它random,是没有找到方法解释。我从八十年
代开始预测中国的变化,一篇一篇文章,从来没有错过。不过,
我在股市上,却没有这个本事。

对于中国的经济改革,我一直的观点是,长痛不如短痛。我曾经
和弗里德曼教授一起拜访当时的四川省长肖秧,我很欣赏这个人,
很不错。弗里德曼建议肖先生,砍掉老鼠的尾巴。肖秧先生反问
到,中国的情况是,很多条尾巴缠在一起,先斩哪一条好?弗里
德曼当时没能回答,我当时其实是有答案的,但碍于弗里德曼的
面子,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一起斩掉。这一点我强调过很多次,
如果不一次改,很容易走成印度的样子。

你们的领导人,应该对自己的人民有充分的信心。不要总想着保
护,应该尽快加入WTO。不要计较什么牺牲太多,要有信心赢过
他们。要我说,中国不光是劳力便宜,中国的天才也便宜。你们
的教授一个月挣多少钱?三千块?那实在是太便宜。我太太上星
期买了一件手工织的毛衣,非常漂亮,据说是中国十大设计师设
计的。可是才卖一百多块钱。那么说,成本不过几十块钱,中国
的天才实在是太便宜了。我看现在那些出国读书的年轻人,比张
五常厉害多了。我们一定能够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的。

高科技中国不行,我看中国也不用搞。美国实在是厉害。高档产
品,日本最好。中国无论如何也做不出Honda那样的汽车来,二
十年也不行。大众工业,中国是排第一的。

你问我经济学有没有可能从众多的流派变成统一的学科。现在很
难讲。六十年代的时候,很多经济问题一下子冒出来,研究得可
真过瘾。八十年代,game theory起来了,说实话,我不看好。
搞了十多年了,我没有看到什么精彩的结论,也不具备什么解释
问题的能力。可是数学多的不得了,方程很多。我认为,重要的
文章从来没有很多的方程的。高斯得诺贝尔奖的那篇文章,就一
个方程都没有。杨小凯用数学证明了我提出的企业理论。我很乐
意他去证明。反正出名的是我,而不是他。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202.101.]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