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70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经济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关於朱镕基就任总理若干问题
[同主题阅读] [版面: 经济] [作者:jaglee] , 1999年03月05日07:44:53
jagle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jaglee (Laotiu), 信区: Economics
标  题: 关於朱镕基就任总理若干问题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Fri Mar  5 07:47:13 1999), 转信

Re: 《关於朱镕基就任总理若干问题》的思考等

  前些日子有几篇文章议论朱总理,当时就产生了抬一杠
的想法。然而也颇有犹豫,觉得辩论这个没多大意义。不料
这几天似乎空闲分外多,又觉得,议论议论不会使天塌下来,
怕什么。自己给自己打了点气,就贴出如下文字。


  以下所说的“原文”指《关於朱镕基就任总理若干问题
的思考》等篇。
  原文中以下观点是赞同、因而不再特别重复的:

1.“第一句话:我敬佩朱镕基;第二句话:我不那麽看好朱
镕基”
  只是理由有些不同。下面还要谈。


2.朱总理的许多值得的个人品质,如:
  实干(分外值得珍视)
  强悍(这是柄双刃剑。或者如原文所说,“有的时候,
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就好像一枚分币的正反两面。”)
  懂行(这略为言过其实,下面还要争论这一点。但相对
而言肯定是好的)
  廉洁(但是,有一句话不能不说:“贪官优胜昏官”对
老百姓祸害最大的,是昏官。算是提个醒。)
  幽默,很少装腔作势。形象好。(没有反对意见。)

  (再添一条)
  诚实和勇敢,敢于承认失误。至少有两个例子,一个例
子是上半年某些人拼命掩盖通货紧缩的事实时,他承认了;
另一个例子是,他承认了对今年三件事没有预料到:一个是
东南亚金融危机如此严重,一个是通货紧缩,一个是水灾。
虽然因为这个例子,我还要攻击攻击朱总理(其中,头一年
任期就赶上发这么大的洪水,这是意外,对此无法指责什么)。
但我必须先承认,我敬佩朱总理的敢于诚实的勇气。
  有这一条,我认为朱总理具有完善自我、超越自我的潜
力,尽管这种潜力的实现将是分外困难的(特别是对于一个
不能不考虑自己的政治信誉的超过12亿人的大国的总理而言)。


3.“朱镕基有他的充满自信的一面,也有他的过於主观的
一面;有他的强悍果敢的一面,也有他的刚愎自用的一面”
  (其实是同一种性格的褒贬两种形容,或者说成或败之
后两种后验评论。后一种说法,比起喻作“一枚分币的正反
两面。”,略微更强调性格之影响,而不是对性格的观察。)

  “我们是要民主,还是新的独裁? ”
  (//applaud!)

  “朱镕基要干的那几件大事,绝对不是他一个人能干
成的。这样的全国范围内的大事,需要有一个朱镕基,带
领从中央到地方的成千上万个「小朱镕基」,一起来干,
才有可能成功。”

  之所以把这三句分散开来的话摘集到一起,是因为它
们之间很明显地存在这样的逻辑关系:
  第一句说靠个人能力不足恃。
  第二句指出出路:民主(不过,要提醒一下,民主决
策不等于科学决策)
  第三句是前两句的自然发挥,实际也指出了,“民主”
所要做的,将不是直接以民主决策来指挥政事,而是通过带
领“从中央到地方的成千上万个「小朱镕基」”,“一起来
干”,“才有可能成功”。(虽然原文中用的是“有一个朱
镕基”带领,有些拥护开明君主制的样子,但我想,原文这
么些只是为了保持行文流畅,或者说只是一种比喻,没有刻
意拥护以朱总理为首的开明君主制的意思)


* * * * * *
  原文中不能同意的地方,是在不看好老朱的理由。我不
太认为,老朱所处的环境使之被动,所以必导致其失败;我
认为首先老朱自己的才智有较大的缺陷。

1.原文中一个充当论据的观点,即关于人民币不贬的决策。
  这里我要为朱总理辩护,我认为这个决策不是朱总理的
长官意识在作怪,而是经济理论界本来对此就莫衷一是。主
张贬值者并没有明显的优势(起码我这么个倾向于不必贬的,
是这么看。或许可以另行讨论。),再考虑到政治、外交影
响,作出不贬的决策有充足理性。
  (考虑到最近的美联储两次降息行动和相应的日圆汇率
变化,以上观点有点马后炮。)


2 江朱关系
  诚如原文所言,朱总理的人气,首先是由于与前总理
李鹏的对比而产生的。
  但也不可忽视江的纵容。是的,是“纵容”。有人说
江打着如意算盘:搞好了,是我老江的政绩;搞砸了,是
你老朱无能。其实不然。且看毛时代与邓时代的对比。毛
时代,毛实际上大多数时间并不,也无力直接操纵政治、
经济,操纵者是他身边的人。但他是纵容者。所以,“四
人帮”之流固然挨骂,毛本人却尤其挨骂。
  在邓时代,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等人为改革开放立下
了汗马功劳,而总设计师之美誉则赠于邓。
  一正一反的对比只是为了说明,起码对于我们国家至
今为止而言,一个时代之或盛或衰,其功或过将首先压到
(实质)国家元首身上。
  所以,老江纵容老朱,自己并非不冒大风险。实际上
President江身边的人可能存在这样的疑虑:老朱搞好了,
荣誉自己收着了,甚至也许去要诺贝尔经济学奖;搞砸了,
老朱拍拍屁股走人,President江却被摁住,留下来擦屁
股。

  朱总理在那一次回答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的问题
「中国是否允许所有18岁以上的公民,能够有权利直接选
举全国性的领导人? 」 时,就失策了。他不同于我等小
民。我等小民并不拥有任何政治权力、因此也没有负任何
政治责任的理由,朱总理则不同。在没有和有关方面充分
交流、充分讨论之前,贸然以政府总理这么个仅次于国家
元首的重要身份,发表个人观点,大概不能算有谋略。某
种意义上还反应了这样一个危险:假如没有制约,朱总理
很可能是一个不见得怎样开明的独裁者。
  我想表达这样一个观点,就是不要把朱总理周围的制
约看成纯粹的坏事。也许这保证他能够善始善终。

  窃以为,Mr.朱和President江必须持配合态度。能够
看到的是,President江用朱是没有多大问题的,据说是
因为要利用朱,成则揽功、败则推过的缘故。但不管这无
法验证的动机,只看实效。实效反正是Mr.朱被信用了。
  而朱身边却似乎有一些人,捧朱媚朱甚嚣张。说什么
就凭使经济软着陆,即可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全然不顾事
情的两面性,过分忽视了紧缩银根阻滞商品流通的危险,
现在搞得那么被动(甚至有点惊慌失措了),大发其国债。
我怀疑如《邹忌讽齐王纳谏》中揭示的那样,老朱身边的
人——不见得一定是奸佞小人,只看人之常情,也会如此
——只顾说老朱好话了。这对老朱的判断力必然有极大的
影响,其中很可能包括,对与President江合作之必要性
的判断。

  我不太相信,对于我们这么个大国,哪一个人能够全
能全才、统揽一切。必然要有分工。有睬油门的,也得有
踩刹车的;只顾加速,不考虑失控的危险,那很可能会造
成灾难——实际上,Mr.朱在President江纵容下对经济实
施软着陆,某种意义上就是对92年邓南巡的结果踩刹车。


3 治理经济的才能

3.1 他身边的人
  从发表的一些朱总理的涉及经济学的文章来看,朱总
理比较倾向于经典自由主义学派,比较倾向于“小政府、
大社会”的理想,比较相信失业/待业问题是个“微观问
题”,比较寄希望于产权交易这样的自由化措施能够迅速
(这从他许诺“三年”解决国企问题可以看出)给国有企业
带来生机。
  不能因此就结论说,朱总理本人的认识过于理想化。
前一段时间,主流舆论大致就是这么宣传的。有一位叫渺
民的网友挖苦说,这种宣传者富有“鹦鹉的智慧”。
  我很担心,朱总理身边的“经济学家”理论太单一,
使得他没有条件兼听,容易陷入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
端的被动局面。

3.2 保守思想
  有时候总理的经济措施很令人奇怪,奇怪得令人以为
是妥协的结果。三个现象,两个倾向:
  第一个现象是信息产业部的成立。
  第二个现象是稽查特派员制度的制定
  第三个现象是“行业自律价”措施的推行。

  第一个现象和第三个现象反应了这么一个倾向:Mr.朱
很可能过分重视竞争之恶性的一面,而对竞争促进社会进
步的一面认识不足。象信息产业部的成立,实际上为正占
垄断优势的邮电方面,通过人事调整等措施,进一步依靠
行政力量强化垄断地位。我们国家的信息产业可没有太多
的好果子吃。而“行业自律价”,则有非常浓重的绝对平
均主义,或者说保护落后的色彩。与其花大力气去控制价
格,还不如让那些落后企业扫出市场,更能够起到扭转供
过于求局面的作用,还不失市场之优胜劣汰本色。有这么
大力气和决心去控制价格,也应当有同样大的力气和决心
来建立社会化失业保障体系,解决将落后企业扫出市场的
后顾之忧。

  稽查特派员制度的制定,则说明老朱还这样迷信,即
只要有一批象他一样廉洁奉公的人督察,企业自会变好。
这与现代经济、现代企业制度思想格格不入。


3.3 法治治国
  现代经济条件下,各种各样的经济关系错综复杂,没
有章法,而依靠少数人分别“酌情处理”,是难以想象的。
这一点人们早就达成了共识。
  我们国家对各种经济关系的处理大权,主要掌握在行
政体系方面。法院(和检察院)这个司法体系既然在人事和
财政上依附于行政,因此也必然为行政方面所左右,很少
能真正依法处理经济关系。
  老朱对此无所作为。他不象是个真正同情和理解法治
的人物。他敬佩商鞅,却不象当年年轻的变法者商鞅那样,
依靠自己亲自树立信誉的(容易记起他的新法未颁将颁时
先“依法”奖励搬运长木之人的故事)、有则必依的法,
而不仅靠个人决断来富强国家。
  当然不能否认,有法,还得有忠于法律的强人去推行,
才能有法必依。连斯大林不都说过类似这样的话么:当策
略和路线确定了之后,干部问题就是主要问题了。(不知
道怎么搞的,这句话经常被剪裁成“干部问题是主要问
题”)。
  所以,提出重视法治的观点,并不等于否定朱总理这
样实干而强悍的领导的价值;相反,那种实干和不畏强梁
的“强悍”精神,是实现法治所不可或缺的珍贵品质。

3.4 统筹兼顾的战略眼光
  这就到了本文开始时,就声称要攻击朱总理之处了。
宏观经济事件常常是相互关联、甚至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对已发生的经济事件作出判断,对未来的发展作出预测,
是一个高级领导人必须具备的素质。
  下面几个众所周知的现象,则暗示这样的素质朱总理
可能还有所欠缺(其他人似乎也并不更好):

1) 治理三角债的失败
  这与经济失信其实直接关联,与“无法可依、有法
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直接关联。“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拿着把钝刀想迅速割下一块肉,只怕太
理想化了。

2) 对通货紧缩危险的无所防备
  既然要以减人的方式增效,既然知道人浮于事是大范
围、深层次的问题,就应该意识到,大量工人会“下岗”,
而如此大量的“下岗”会严重影响社会购买力,会造成生
产相对过剩——时髦叫法即“有效需求不足”或“无效供
给过剩”,或“通货紧缩”。
  我们本来有相当充足的时间——从现在向以前推算,
至少是两年半吧——来建立全国性的失业工人生活保障体
系,一方面对起码的社会安定很有好处,另一方面,也是
保持最低的社会购买力,避免严重的恶性循环和负螺旋。
  很可惜,“下岗”工人的生活保障责任还加在日益困
难的企业头上。不少单位连在岗职工的工资都发不出,又
怎么保障“下岗”工人的基本生活。

3) 对东南亚金融危机危险的认识不足
  或者说,对国内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抱有过分
乐观的看法。
  这可能真不能怪老朱缺乏远见。想想官僚们一级级上
报的统计数字中水分之多,使人简直就不敢相信官方数字。
老朱虽然是聪明人,在欺上瞒下已成风气的环境下,想知
道点真相,未必很容易。
  不说老朱吧,据说President江一度因物价上涨问题
伤脑筋,发现某市物价报得令人振奋地低,于是视察该市,
大约想取经。在市场上,President江果然看到了很低的
物价,美中不足的是购买者寥寥。回京之后,派出便衣三
两个,再去那视察过的市场——结果该市的头目失去了晋
升的机会。
  但是可以抱怨老朱的地方是,他似乎没有这样一个想
法,即建立一个相对独立的、个人利益与上报数字无关的
统计调查体系。相对独立、个人利益与上报数字无关,指
这样的统计调查体系应是一个专家型公务体系,其经费的
来源固定、不受任何其它行政部门的控制,人事关系自成
系统,不受其它任何部门干预。
  我怀疑如果没有这样的体系,再聪明的人都可能会被
蒙蔽。

4) 房改问题
  很明显地缺乏统筹兼顾、缺乏平滑过渡策略。试图通
过死命令一步到位,反应了长官意识确实在作怪。


* * * * * *
  说了那么多朱总理的坏话,不免有人要问,jaglee你
是不是倒朱派啊?
  不,绝对不是。首先冲着不能让那些贪官污吏快意,
我就会坚决支持老朱干下去(假如居然需要我表态的话)。
  其次,jaglee作为一个狂徒,也曾设想过假如自己在
老朱的位置上,又能怎样。结论使自己不敢再狂了:似乎
很难能比朱总理做得更好。象惩治腐败,象坚持减人增效,
象抓金融秩序,象大力推进房改,这些工作,都得做;而
单单要想把这些工作做好,就足以占据现有所有的工作时
间。
  仔细思量,我觉得我以上的抱怨其实是对朱总理以后
工作的厚望,似乎很有些鞭打快牛的成分,更似乎有看人
挑担不费力的看客心理。

  最后,有一个问题想问一问,假如你是朱总理,在明
年春天的人大会议上,你如何报告第一年的工作,又如何
阐述以后的打算?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59.226.]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