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1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经济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东南亚危机与自由主义合集(二)
[同主题阅读] [版面: 经济] [作者:beb] , 1998年08月12日18:40:01
beb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beb (mimi), 信区: Economics
标  题: 东南亚危机与自由主义合集(二)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Wed Aug 12 18:40:31 1998), 转信

风眼-论金融风暴及对策

作者:渺民 作于 七 月 29, 1998 at 03:30:18:


在飓风的中心,有一处平静异常的地方,俗称风眼。也许用它来比喻中
国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处境是很形象的,不过这“风眼”是一个假象还是
我们难得的造化,非常值得思索,悲观论者和乐观论者基于同一事实往
往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但是我认为具体应对策略之优劣比之于主观
态度的差异更重要,首先回顾一下亚洲金融风暴的历史。
1997年年初亚太地区区内的经济乐观情绪达到高峰,房地产空前繁荣,
(回忆当时香港人疯狂炒楼的情景吧)外资源源不断涌入,新上的项目
一个接一个,政府官员忙着向上修正增长指标,经济学家齐齐探讨“亚
洲奇迹”,政客们一口一个“亚洲价值观”,一口又一个“亚洲世纪”,
有人开始嘲笑和责备欧洲经济发展过慢,看来亚洲即将踏着金光迈入新
世纪了。然而晴天中也似乎飘着几朵乌云,区内一些国家经常项目逆差
居高不下,而出口增长逐渐放缓,与此同时各国的金融自由化步伐开始
加快,短期流动资本流入过快,金融市场异常亢奋,经济过热的迹象随
处可见。年初泰铢开始出现波动,泰国央行不得不干预,韩国大财团财
务出现危机,“起亚”等大集团相继倒闭,还有个别乌鸦嘴老是喋喋不
休···
1997年7月1日香港举行盛大的回归庆典,我们的民族自尊心达到高潮,
区域大多数亚洲国家也感到兴奋和鼓舞。然而也正是这一天,泰国央行
宣布放弃护卫泰铢,任其浮动。(应仅仅视作巧合还是有更深的寓意?)
顿时东南亚各国货币应声倒下,急跌10%至30%不等,泰国首先申请IMF援
助,到八月底各国货币才暂时基本稳定下来。刚开始亚洲各国对货币下
跌震惊不已,根本无法冷静面对现实。受波及的国家要么一厢情愿,认
为风波很快(几个月内)就会过去,要么惊慌失措,应对无策,除了声
讨所谓金融大鳄,似乎并没有想到采取深一步的措施。紧接着九月份印
尼又申请IMF援助,金融风暴开始蔓延。而中国政府对亚洲金融风暴起
初也很麻木,当时无论香港还是大陆都处于回归的躁动期,香港股市楼
市投机到了疯狂地步,(而爆炒红筹股更是惊天动地)中国政府即使不
能说在幕后操纵着一切,但至少也是乐观其成,当九月份世界银行年会
在香港召开时,中国政府有点洋洋得意地捧着香港这只大肥鸭向世界金
融大佬展示着,于是金融大鳄在暗暗磨牙,金融狙击手加紧上子弹,送
上来的美味能不动心吗?
“砰!砰!···”十月份炒家开始围猎香港,他们采取了“虚攻港元、
实沽恒指”的老辣策略,可怜香港这只肥鸭惨被割肉,香港股市一泻千
里,从16800点落下,最低跌至7800点。并引起美国华尔街股市大波动,
山姆大叔被真正惊动,亚洲金融风暴从台风变成了飓风,十一月份飓风
扫到韩国,自负成性的韩国人屈辱地低下头,同时也破了一项不光彩的
世界记录(申请570亿美元IMF援助)。金泳三再三谢罪也摆脱不了“历
史罪人”恶名。而后金融风暴又暂时稳定下来,到了98年年初,更出现
了缓解迹象,某些人又开始暗暗称庆。但好景不长,金融风暴又从印尼
吹开缺口,并演变为社会动荡,再次引发区内股汇市地震。印尼危机五
月份到达了顶点,终以无数华人遭殃和苏哈托黯然引退做为初步结局。
而此时一股涌来的暗流开始拍打区内最大经济大国日本,它终于有机会
领略到成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真义,(看来鉴老和尚还真是少
教导了点什么)六月份日元大跌,区内股汇市大挫,中国政府也干着急,
开始有点沉不住气了,于是美日首次联手入市干预日元暂时稳定了日元,
七月份金融风暴又卷走了最近(但不会是最后)的牺牲品—桥本龙太郎。
下面先讨论亚洲金融风暴具有普遍意义的教训。

(1) 感性方面的教训
a. 愚蠢是要付出代价的。
b. 防患于未然,此教训对现在的中国尤其重要。事情一旦发生了,即使
   全力去解救,代价也未免惨而又惨,对于中国,代价更意味着万劫不复
   的深渊!
c. 不要把气球吹得过大,否则针一刺就会爆炸!(尼采的一句诗)

(2)导致金融风暴的原因
首先要断定经济基本面是主要因素,其它的因素也不可忽视

a. 短期资本的流出是引发危机的直接诱因, 区内的金融自由化步骤是导
   致短期资本流入的原因,而它的流出却有更其它的原因。概括而言有以
   下几点:
        a1. 金融监管机制不严使得借来的短期资本流入到高风险领域。在泰
            国和韩国短期资本流入到形形色色的财务公司,而这些财务公司
                几乎都把资金投入到高风险的投机领域,泰国是房地产和股市,
                韩国是资金高利贷,其它国家也多多少少有类似现象。而投机领
                域稍有风吹草动即引发资金外逃。
        a2. 信息披露不透明,存在重重迷瘴,金融市场受传言或谣言所左右。
        a3. 政府直接使用短期资本弥补赤字或进行大项目投资,而政府的财
            务信誉和贪污腐败现象严重打击债权人信心。印尼和马来西亚情况
                就如此。

b. 不适当的经济政策为金融风暴准备了爆发的条件。
        b1. 由于没有及时调整经济结构,区内出口日益放缓,而于此同时国
            内需求持续膨胀,需求膨胀既来自于消费过热,也来自于经济的盲
                目扩张。(也可以说是泡沫经济)所有这些使得区内国家经常项目
                逆差持续扩大,客观上带来货币贬值的要求。
        b2. 僵硬的汇率政策导致其货币价值扭曲。由于货币紧盯美元,而美元
            从1996年开始持续升值,导致区内货币实际升值,而各国出于债务
                庞大和金融自由化考虑,一直没有进行货币调整。
        b3. 区内各国普遍存在金权政治、裙带关系和贪污腐化现象,使得有效
            的市场竞争机制和理性的经济成长环境一直未能形成,劳动生产率
                和公司的真实赢利增长缓慢,经济的繁荣在一定程度上只是巨额投
                资的结果,而巨额投资大都来自外资,使债务急剧增长。这种经济
                发展结构上的脆弱最终挫败了外资信心。

c. 不可忽视的其他因素
        c1. 亚洲国家政治体制问题对金融风暴的形成演变起着相当关键的作用,
            亚洲政治问题包括政经界联系过于密切, 官商勾结, 风行家长制和
                裙带关系,某些国家更实施极权专制统治,鱼肉人民。例如:不符合
                商业条件的贷款在权势集团压力下被贷出,直接造成大量银行呆坏
                帐;政府官员在工程招标中大量索取回扣,使建设开本无节制膨胀;
                政府官员的家庭成员大肆攫取专营权,并以之牟取暴利;政府官员
                直接贪污,据说印尼获得的国际贷款中20-30%直接到了苏哈托家族
                的金库里,其后果不言而喻。更可悲的是危机到来后,当权者首先
                考虑的是自己家族和某些权势集团的利益而迟迟不进行真正的改革,
                时机一误再误,危机不断加深,最终使国家和普通民众损失惨重。
        c2. 经济全球化的影响, 经济全球化在金融全球化方面已经有大的进展,
            危机在东南亚爆发,而其实际操纵者却可能远在美国摆着一台计算机
                的某个房间里。数字化的指令不可逆转地被执行着, 几十亿乃至几
                百亿资金一瞬间加入或调出,市场被搅得天翻地覆,但一切都是按规
                则合法 出牌的。经济就是逐利,经济全球化就是逐利全球化,在全
                球化词典里没有慷慨、同情和怜悯,只有利益、手段和竞争。即使
                合作也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的。我们无法指责鳄鱼的本性,就象
                老虎捕食受人赞美,老虎扒食则要遭人耻笑。亚洲被全球化上了一课,
                学到的长进就是首先强化体质,然后机智参与,但躲是躲不过的。
        c3. 这次风暴中,欧洲和美国的态度也很微妙,亚洲过快崛起确实对他
            们构成威胁,更何况已有人公开向他们叫板,所以亚洲爆发金融风
                暴即使不能说是他们插手促成的,但至少他们心底里也乐观其成,
                只是利益相互牵制的因素使得他们不得不有所收敛。如果要他们出
                手挽救亚洲,就必须按他们的规则来,有一些国家也有可能受到修理。
                亚洲人要记住不仅自己有自尊心,鬼佬也有自尊心,而亚洲各国目前
                还不是那些列强的对手。大放厥词要吃苦头,妄自菲薄也不必要,未
                来的前景取决于两种不同的文化价值观如何更好共存(最好是某种程
                度的融合)这是一个重要而严肃的课题。

至于中国的应对之策,除了考虑国内因素外,还要受香港和台湾因素及国际因
素的制约,而焦点是人民币汇率和金融自由化步伐。先考察国内因素:由于中
国没有过早进行金融自由化而暂时免受了风暴的吹袭,但中国经济基本面在很
多方面类似于风暴中的亚洲国家。那么教训的吸取也是相似的。具体而言:

(1)泡沫经济遗留的问题要积极主动地解决,而不要再做“来一次大景气使问
     题自然而然解决”的白日梦。银行坏帐、房地产的积压、经济结构调整优
         化等等问题即使不会成为金融风暴的导火索,也在积累将来爆炸的当量。
(2)经济运行体制带来的问题如国企亏损和债务、资本市场混乱、腐败和权钱
     交易等必须从全新的思路来解决,从那些风暴中的国家的教训来看,不向
         权势集团和一些既得利益者开刀,改革根本无从进行,不要以牺牲未来的
         代价来暂时捂盖问题的严重性,否则国家和民众是最大的受害者,而政权
         的合法性就会受到历史的拷问。
(3)分析那些未受金融风暴严重影响的国家地区如新加坡、台湾(菲律宾勉强
     可列入)其共同特点是财政政策较稳健、经常项目顺差、金融市场受到有
         效监管,同时其经济结构较合理,存在强势产业。中国应从中吸取正面教
         训。

除考虑国内因素外,香港和台湾因素也很重要,对于香港,中国期望它能保持
金融中心的地位,这不仅是从面子角度考虑,(而这一点已足够让中国政府赴
汤蹈火了),还从中国需要香港这个最重要的企业海外融资市场的角度考虑。
如此中国的对策,就没太大回旋余地,甚至得有所牺牲。而香港也了解和利用
这一点,因而只从对己有利的角度来考虑对策,即便损害一点大陆利益也问题
不大,反之则绝对不行。台湾的态度很微妙,某种程度上它已不再认同大陆和
台湾是经济互补关系,而是竞争关系,香港就更不用说了,97年10月底台币那
次主动贬值已经流露了它的心态,所以大陆和台湾在金融风暴中既希望有某种
程度的合作,又各怀心思。国际方面美欧原先以为日本是亚洲金融风暴的挡波
堤,而不经意中国跳了出来,于是他们也就顺水推舟给我们带顶高帽,由于日
本行动迟缓导致美欧寄予其的希望日益破灭,美欧就开始认真对待中国的这一
承诺了,他们琢磨透,中国一向认为自己是“最义气”的国家,也一向有“舍
己为人”的光荣传统,于是拼命吹捧,(现在有意思的是日本也加入了这伙圣
诗班)也时不时给中国点小甜头,中美关系的接近就在这背景下展开了。但中
国所盼望的经济上的“投桃报李”却始终象那绑悬在磨房毛驴嘴前的玉米棒子。
至于中国政府戴着这顶高帽的滋味,就无从得知了。以上为后世留下了一幕小
小的“轻喜剧”。
回到两个焦点:人民币应否贬值?金融自由化是否应继续下去?
汇率贬值一向都是有利有弊,现在把利弊各自陈述一遍:

好处:
a. 有利于增加出口,缓解国内需求不足对经济增长和就业所带来的的巨大
   压力。
b. 打击外汇黑市,维护外汇管理体制

弊处:
a. 增加外债,尤其美元外债。
b. 由于进口产品加价,通货膨胀压力增大。
c. 外商投资资产贬值, 影响投资信心,不利于金融开放及国内资本市场的稳健。
d. 对港元造成冲击,港元联系汇率制度可能不保。
e. 再一次引发区内货币竞争性贬值(这似乎是中国最担忧的)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对利弊的衡量是决定的依据。然而真正难点在于以上利弊不是静态可测量的
而必须随时间考量。8%增长是考量的主要标尺,现在政府对国内经济的忧虑远
大于对周边经济的忧虑,而具体如何衡量则只有政府知道了,因为只有他们掌
握着真实信息。依本人之见人民币应小幅贬值5%-10%,目的在于:
(1) 测试周边国家反映,除东南亚外,触动一下日本,观察其反应。希望美
      国日本决策人更能考虑到中国的处境。
(2) 小幅贬值港币受冲击应不大,也可测试港币的稳定性。
(3) 适度改善外贸竞争力。
(4) 在反应过后,再决定下一步大的行动。

金融自由化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外商投资,尤其是中国国企改造需要大量外国
投资,而金融自由化有助于建立本地的资本市场。金融自由化对于外贸也有较大
好处,另外金融自由化也是加入世贸组织的一项条件。但此次风暴中国也正庆幸
没有过早进行金融自由化,而使中国暂时免受冲击。现在利害已无经明了,无须
多辩,中国现在绝对没有金融自由化的条件,看来国内经济烂摊子唯有靠自己力
量来收拾。如果能靠自己力量成功解决银行坏帐和国企债务危机,那么到时候再
实施金融自由化就相对而言时机成熟了。只是说得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基本同意,但有金融自由化的商榷


作者:一叶 作于 七 月 30, 1998 at 08:32:38:


我一直认为东南亚金融危机是这个地区经济结构深层次的
危机,货币贬值只是一根导火索。而深层次的经济结构包
括了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金融体制结构、贸易结构、国
家财政结构等等。对于曾经在其他论坛上看过的有关这次
危机‘阴谋论’的观点,我觉得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思维,
日当三省吾身,所有问题的真正根源和妥善解决只有在自
己身上。新加坡在97年8月汇率也一度跌到1.5225:1,金融
管理局被迫介入干预,但很快就稳定下来,对其经济未造
成太大的冲击,这得益于新加坡庞大的外汇储备,但更加
依靠的是其稳健的金融体制和经济结构。

所以提倡推行金融自由化首先要看到经济全球化的趋势,
中国入关就必须提前作好准备。说金融自由化要分开内外
两个方面来理解,不能一谈金融自由化就只是指金融全面
自由对外敞开大门,东南亚国家虽受累于资本市场的开放,
但其金融对外开放仍然是有不少壁垒的,比如国外同业准
入,市场分配限制等等。金融自由化也可以称为金融深化
改革,让金融体制更加得到高市场化程度。对内是金融体
制的健全,包括金融体制运做的独立性、市场化、透明度、
监控力等;对外是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程度,包括经常项
目、资本项目、市场准入等。中国通过这次金融危机吸取
的教训最重要就是如何加快国内金融自由化的进程和经济
结构的顺势调整。依靠国家的行政手段和金融壁垒政策来
妄图解决存在的金融问题只会陷入更深的泥潭中,切实金
融自由化改革,让市场多参与,行政少干预,才是真正能
抵御类似金融危机冲击的良策。


自由并不能防范一切


作者:beb(mimi) 作于 七 月 30, 1998 at 11:13:29:


透明化, 自由化是比"黑箱操作"建康, 健康在有了问题可以
暴露地早, 但是暴露之后就总面临一个干不干预的问题. 而且
问题总是会有, 美国股市近来就处于徘徊阶段, 有人说可能也会
崩盘. who knows? 某些问题我相信不是自由不自由, 而是经济
发展本身的规律. 再鼓吹自由经济的人都知道绝对的自由是不
可能的. 别的不说, 股市崩溃以后政府什么都不作, 等经济自己
复苏就不现实. 人没有"坐以待毙"的习惯, 不管干预是挽救还是
不能挽救, Somebody is doing sth. 这就是一个心理安慰.
JAGLEE总说虹吸原则, 可是虹吸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就说政府
操作的迟延吧. 暴露问题-->制定政策-->执行政策, 政府
活动对经济的调节总是滞后的. 事实上这也是"自由论者"的
论据之一.

透明化, 自由化是现在可见的方向, 有进步意义. 但不是最终的.
最终的是要发现规律, 顺时而动. 这一点经济学已有的理论远远
没有做到.


“自由主义”的要义

作者:渺民 作于 八 月 03, 1998 at 00:32:57:


在中国的学术界,对“自由主义”的批判(既在经济领域也在政
治社会领域)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是建立在对“自由主义”曲解
的基础上的,最典型的曲解有如下几类:
a. 自由主义意味着放任自流。
b. 自由主义意味着无政府主义。
c. 自由主义鼓励极端自私自利,损害集体 与公众利益。
自由主义但正象罗素指出的那样,从来没有一套僵硬的纲领,但我
们大致可追溯其源头如下:
(1)个人理性主义。首先承认趋利避害,追求快乐是人的本性,
     其次个人行为准则可以经由上述前提,理性推导而出,最后
         个人合理追求其利益将会促进社会的和睦,增进整体利益。
         与此相对应的是蒙昧主义(例如以痛苦为乐的宗教或存天理
         灭人欲的理学)

(2)怀疑论。承认囿于人的认识能力,个人无法完全掌握真理(或
     至多只能掌握某一确切范围内的知识)这是言论自由和理性探
         讨的起源,它导致了学术上的宽容气氛。与此相对应的是对理
         论的迷信和狂热。
(3)权利天赋说。这是唯一从宗教里派生出来而为自由派所用的理
     论。尽管“天赋某某”说本身很牵强,但却有很强的鼓动力
        
因此自由主义与其说是一种主张,不如说是一种比主张更深层的东西,
以至于两种主张大相径庭,却都可以声称是自由主义的。
自由主义在经济领域的表现是很复杂的,其名声比起学术上的名声要
差远了。自由资本主义的弱点及其遭受的冲击一度将其与不公正和社
会紊乱混为一谈。来自底层的批评是有力的,即经济上的自由主义没
有自动带来人们所盼望的社会公正,它甚至要为社会经济全面失衡承
担罪责。于是凯恩斯主义一度盛行,但当西方国家千疮百孔的福利制
度实在不堪重负时,以货币主义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又开始盛行。
然而显然无论在哪里,自由主义的经济学说都会使人百般警惕。这里
面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对政府作用的认识。政府从一头碍手碍脚的巨
兽变成人人欢迎的,能无所不包地解决难题的天使, 再变为只知道伸
手要钱,花钱制造麻烦的怪兽。如何看待政府的作用就成为经济自由
主义声誉的指标之一了。当然这只是西方国家的特有现象。在我看来,
抽象地谈论“政府的作用”对我们是很危险的,因为政府的种类很多,
有好的政府,也有坏的政府。有一心为公的政府(至少体制上有此制
约的)也有假公济私的政府。有清廉到家的政府,也有腐败透顶的政
府。想一想,一个腐败透顶的政府不管它信奉什么,它对经济又能起
怎样的作用呢?所以经济自由主义对于中国的真实意义还不同于西方
的情况(毕竟他们已经受惠良多,也体验良多)而在于对经济的廓清
和正源的作用。比如建设合理的个人主义,(对应于西方所谓的新教
资本主义伦理)弘扬信用和责任观念。(此乃市场经济看不见的基石)
提倡自由竞争的精神等等。
对于目前的一股全球经济自由化潮流需要仔细分析。虽然经济自由主
义仍然是其基础,但更不可忽视的是信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冲击,在
新技术浪潮中的今天,人类的制度除了受意识形态所左右外,技术手
段的影响也越来越不可忽视了。比如说新闻审查制度要执行起来就难
上加难了。因此某些政府就越来越象唐诘诃德了,只是其不自知而已。
(当然装傻的可能性也有)

Re: 风眼-论金融风暴及对策,提及“自由主义”

作者:jaglee 作于 八 月 09, 1998 at 05:10:05:


渺民在《风眼-论金融风暴及对策》中提到,金融风暴
>(1) 感性方面的教训
>a. 愚蠢是要付出代价的。
>b.防患于未然,此教训对现在的中国尤其重要。事情
>一旦发生了,即使全力去解救,代价也未免惨而又惨,
>对于中国,代价更意味着万劫不复的深渊!
>c. 不要把气球吹得过大,否则针一刺就会爆炸(尼采
>的一句诗)

这里,可很不自由主义:

“a.愚蠢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么,谁愚蠢、谁聪明,是那么好判定的么?人人都
错误地觉得形势大好,固然有几个清醒的,除非这几个
清醒的掌握国家强权,否则能避免那要付出代价的愚蠢么?

就这么说吧,有人说美国股市最近要崩盘??事实在,在
jaglee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已经听说华尔街股市有所走低,
并造成东南亚股市新一轮恐慌,但谁敢保证这不是一种
“技术性的调整”??,beb就问"Who knows?";足见,判
断经济形势,尤其是金融形势,决不是那么简单。

“b.防患于未然”,这话是不错的;但,你肯相信政府预
测的患是正确的么?你肯相信一个非政府人士、而“主义”
和你并不相同的人预测的患是正确的么?你打算让谁来防
这个患呢?你肯相信政府的能力吗?

假如完全没有政府干预,能防这个患么?如果回答是肯定
的,那如何解释大萧条?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自由主义的
信念是不是需要校正?

“c.不要把气球吹得过大……”,这大气球,是谁在吹的呢?
仅仅是好大喜功的政府么?或者是股民们?那么,不准股民
们炒股?

我的意思是说,经济危机有其不可抗拒的方面,不是简单地
谁愚蠢了、胡吹气球了、没有防患了的缘故。西方国家金融
体系不可谓不在不断完善之中,然而也还是不能完全避免股灾。
(马克思主义还没那么过时,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将成为我国经
济发展之中不会缺少的现象)

****

关于“导致金融风暴的原因”,窃以为一叶的分析更客观一些,
即“东南亚金融危机是这个地区经济结构深层次的危机,货币
贬值只是一根导火索。而深层次的经济结构包括了一个国家的
产业结构、金融体制结构、贸易结构、国家财政结构等等”。

象我们国家的产业结构、贸易结构、金融体制结构,都相当脆弱。
国家财政结构么,则寄生成分太多,同样很不健康。我们处于风
暴中的风眼之中,只能说我们的危机没有以金融风暴的形式表现
(目前在以通货紧缩的形式表现,并使改革进入两难境地。本版
中有文章叙说)。



关于对自由主义的“批判”

作者:jaglee 作于 八 月 09, 1998 at 04:57:47:

有人抱怨,中国学术界对自由主义的批判,是建立在“曲解”上的。
我想,把某个人的主张标签为某主义——不管是他自己标签,还是
别人强加——,都会带来曲解的危险。我更乐意就事论事。

1.先看“自由主义意味着放任自流”这一“曲解”。

这一“曲解”一般是在争论政府在经济工作中的作用时所有的。
自由主义”在宏观经济管理上的态度是什么呢?早先,大约可以用
“管得最少的政府,就是管得最好的政府”,但因为事实(大萧条)
使这一信仰难堪了,除了最肤浅的自称自由主义者的人还这么唱之
外,多数已经开始要一个“适度规模”的政府了。可惜的是,这高
深莫测的“适度”,由不得别人没有争议,由不得别人不产生不同
的理解,就是标签自己为自由主义者的人们本身,敢担保对什么是
“适度规模”有一致的理解么?

2.“自由主义意味着无政府主义”。

自由主义者决不会承认,自己是压根就不想要政府的。我想,多数
人内心之中确实也不会那么要求。可一到具体问题上,对政府首先
采取怀疑态度(这种态度无可厚非,考虑到我们的政府实在并不高明),
从而对政府干预经济的积极作用也产生怀疑,从而结论“政府反正
管不好,不如不管”;而不考虑在政治体制上进行变革,设法使一
个能够管好的政府产生。这不是无政府主义,又是什么?
如若不然,那说“人没有"坐以待毙"的习惯, 不管干预是挽救还是
不能挽救, Somebody isdoing sth. 这就是一个心理安慰”这么清
描淡写地说“不管干预是挽救还是不能挽救”,都“是一个心理安
慰”,又是什么意思呢?“政府活动对经济的调节总是滞后的. 事
实上这也是"自由论者"的论据之一”,又是什么意思呢?

3.“自由主义鼓励极端自私自利,损害集体与公众利益”

这当然是个曲解。自由主义倾向于强调私人利益,但我是看不出有
蓄意鼓励损害集体与公众利益的自私行为的意思。相反,自由主义
者常常使用帕累托最优,大意无非是,在不损害别人的利益下能够
使自己活得更好,就是贡献(可惜这种最优够乌托邦的。)。个人利
益与团体利益明显有着“对立统一”的关系。对立点,被上面这个
“曲解”给说明了,就不多说了。统一点则是,团体利益无论如何,
应该是这个团体内的个体利益的总和。如果个体利益都得不到保障,
何谈团体利益?可是,如果只是肥了少数人——奴隶主也罢,官僚
也罢——,在两千多年前,也许是为了整个社会的进步所不得已的
(否则,也许就没有金字塔,没有秦佣,没有万里长城),到了即将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那还合理么?
就是说,如果只是少数人获得更大的自由,而多数人还是那么的不
自由——其中某些人甚至连不饥饿的自由都无法获得——,那是一
种什么样的自由?而这种自由最终又会带来什么?还不是独裁:墨
索里尼和希特勒的掌权,不就很“自由”么,似乎没有外人强迫。

4.“个人理性主义”,“怀疑论”,“权利天赋说”

实际上,“乌托邦”正是从“个人理性主义”推出来的,推法据看
大致如下:

1)人是社会性动物。社会利益达到最优,个人利益才能最优。
2)“趋利避害,追求快乐是人的本性。”
3)个人为了追求自己的快乐,需要促进社会和睦、增进整体利益,
才能从整体上更大的馅饼为自己分得绝对大小比原来更大的一块。
4)所以,xx主义必然实现。

“怀疑论”则是对上述乌托邦的纠正。“囿于人的认识能力,个人
无法完全掌握真理(或至多只能掌握某一确切范围内的知识)”,
因此,

1)人们无法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能判别,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能
“促进社会的和睦,增进整体利益”
2)人们因此决不是一致化地考虑自己的利益和整体的利益。有那么
一句话,叫“预富私者取于家,欲富家者取于国”,个人利益与整
体利益之间的冲突,常常更容易被人们认识到。

“个人理性主义”与“怀疑论”显得那么的不协调,以至于宗教性
的“权利天赋说”赶紧前来圆场,宗教性的东东么,确实有很强的
鼓动力,至于它是不是一种“对理论的迷信和狂热”,是不是又一
种“蒙昧主义”,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5.政府的作用

在西方国家,政府似乎从来没有变成人人欢迎、无所不能的天使。
相反,学术界不仅对,"ImperfectMarket",而且对"Imperfect
Government",早就有相当深的研究。概而论之,无非因为怎么
样才是“适度”规模的政府吵得火热。诚如渺民所言,抽象地谈
论“政府的作用”对我们是很危险的,但我们可以具体的谈论,这
具体法,就是,认清那些问题必须由政府解决,那些明显让自由
市场解决更好,那些一时难以判别;对于必须由政府解决的,下
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应该如何组织,才能办好它有义务办的事;对
于明显地自由市场能解决得更好的,赶紧放开;一时难以判别的,
则可以先保持现状,避免反复折腾。
比如,基础教育,明显是必须由政府解决的。无论从历史经验上
讲,还是从经济理论中有关“公共产品”的论述上讲。
比如,饮食服务业,大概没有人愿意想象,非由国家开食堂、搞
大锅饭,会是什么样子。这是必须让自由市场完成的事。
比如,国有大中型企业,现在既然意见颇多、争执不下,又遇上
金融危机,股份化有种种困难,更不要谈私有化,那就继续国有着,
其它难题先解决了再说。

6.诚如渺民所言,技术进步,给人类进一步带来的自由,其中包
括突破新闻管制这种由政府强加的不自由。

但是这种自由和经济学意义上的自由并不可混为一谈。我想这不
会有问题。我们总不能因为念念不忘“自由”,结果告别老的乌
托邦,又迎来新的。

必要的回应

作者:渺民 作于 八 月 09, 1998 at 22:22:29:

你对于“自由主义”的一些评论有助于我认真思考,并提醒我提
出观点时应更严谨,尽量避免他人误解,(如果被说成是另一种
“蒙昧主义”就实在太冤枉了)。但是我觉得其中某些争论未免
过于琐碎。大胆地讲我心里还把“Jaglee”及其他网友都认作是
自由主义的。因为自由主义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开放态度,而学
问的深浅,论争的高低却需要个人其它素质而不是仅靠标榜一种
“主义”来评判的。而我对目前一些热点的经济问题发表的看法
之所以和“自由主义”联系起来起因于本人的视角,那么在此我
希望论争能更多集中于视角所引出的论点上。(而视角本身出于
个人信仰是无从改变的。)以下是本人的一些具体回应。

(1) 关于感性教训的三个命题。
因为用了“感性”之词,所以如果别人有其它的“感性”之词,
出于对等原则我都全盘照收。(吃了这个亏后,以后就我就不
用“感性”之类的词,笑话而已。)
(2) 东南亚金融风暴的起因根本在于“经济结构”,而货币
危机只是导火索的论点与我文中的观点并不对立,只不过我更
侧重于对金融风暴诱因(文中即短期资本的流出)的分析而已。
中国之所以没爆发金融风暴正在于“恰巧”(?)避过了这一
诱因。而这一点更涉及中国金融自由化的问题。但是“一叶”
在回应文章中指出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原因之一恰恰在于没有真
正的金融自由化,还提到真正的自由与有效监管的程度有关
(这一点我们在美国金融市场可以看得很清楚。自由与监管,
辩证法论者在此正好可以大展宏论,这里面涉及到的可能是经
济自由主义所发生的引人注目的变化)。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
意思的观点。对这一课题的解答将是未来经济学大家的功力所
在,而现在我们只能从墨西哥、东南亚和最近俄罗斯的惨痛经
历中吸取表层的教训—“借来的钱不是自己的钱。”

********************************************************************************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9.37.153.6]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